十七
冷色的冰2019-09-15 14:004,404

  李月终于下班了。她和邓军在厨房忙碌一通,一桌可口的菜肴做好了:海带排骨汤、青椒炒肉片、卤肉三个素菜:辣椒炒豆干、凉拌茄子、炒白菜。

  邓军对正哗哗哗洗牌的几个人说:“别打了,吃饭吧。”

  大家嚷嚷着打牌的得失,洗了手,围坐这张不大的折叠桌边吃起来。

  邓军朝大家晃了晃手里的“江津”酒瓶,说:“今天我们就喝白的吧。”

  “可以!”

  邓军给程勇、赵龙、张伟他们倒好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赵龙开玩笑说:“嫂子的酒怎么不倒呢?”

  李月笑笑说:“这可不能搞平均。——这样吧,我以茶代酒,陪你们喝一杯。”

  说完李月为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赵龙不依不饶:“不行不行。喝酒就必须喝真酒,谈情就必须谈真情,对不?”

  张伟跟着附和:“就是呀就是呀!——这话有道理。——你说呢,程勇?”他拍了拍程勇肩膀。

  张伟和程勇一块儿坐的,他想到自己的酒量:“谈情自然必须谈真情。可喝酒——我主张顺其自然,能者多劳。”说完,他的头沉了下去。

  赵龙嚷开了:“不行不行,嫂子不喝一点绝对不行。

  另两个邓军的同事则只是笑,不表态。

  邓军只能给老婆解围:“这是两码事呀!——大家说是不?我同意程勇的说法:能者多劳。”

  只见李月不慌不忙地倒掉自己杯子里的白开水,提起酒瓶,“看着,这可是和你们喝的一样的酒,”往杯子里倒了约一两酒,“来吧,举杯!”

  李月的豪气镇住了赵龙。

  大家跟着举起了酒杯。

  李月充满感情地说:“你们都是邓军的朋友。——今天感谢大家帮忙搬家。——我在上班,忙不过来。全靠你们呀!”

  “哪里哪里!——嫂子,别客气。”

  “都不是外人,这点小事,算啥呀!”

  ......

  这时赵龙说道:“嫂子,什么都别说了。邓军平时带我们不薄,在班组里拿我们当人看。——今天我们几个做的事只是区区小事。——来,别说了!为祝贺邓军和嫂子的乔迁之喜,干杯!”

  “干杯!”

  大家一饮而尽。

  李月再次谢过大家,自己先吃饭了。邓军又给几个兄弟满上了酒。

  他举着杯子,不紧不慢地发了话:

  “赵龙是个好兄弟。这是没什么说的。——但......”

  大家一时不明白邓军要说什么,都抬头注意着他。

  邓军打开了话匣子:

  “但是我不同意赵龙的‘乔迁之喜’的说法。”他抿了一下嘴唇,继续说:“我和李月搬到这出租屋来,算哪门子‘乔迁’?又有从哪里来的什么‘喜’呢?”邓军叹了口气,接着说:

  “说起来,我和老婆的婚礼都是在非常寒碜的条件下完成的。我几乎没有给她家里什么聘礼。我只能说,这是我邓军前世修来的福啊!——我得感谢我丈母娘和岳父!感谢我老婆!他们没有瞧不起我这个挣不了多少钱的人。没有问我要房要车。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从内心来说,让老婆跟我吃苦,我心中有愧呀!我的家里很贫穷,父母年老了,体弱多病;姐姐出嫁了,家境也不怎么好。家里几乎给不了我什么帮助。结婚的时候,家里东拼西凑,给了我10000块钱。可你们知道,这点钱能做什么呢?我们在外面打工,多么想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啊!我和李月每个月工资不足6千块,我们不吃不喝一年才挣7到8万左右。你们给我算算,就算我们不吃不喝,我们多少年才能凑足30万来买房子?......来喝酒!”

  “喝酒!”

  大家一饮而尽。然后是闷着动筷吃菜的动作和声音。

  邓军的话让李月心里酸楚,也让大家心里变得就像今天的天气:凉凉的。

  邓军开始给大家倒第三杯酒的时候,张伟说出了安慰的话:“邓哥,你也别急。现在不是有公租房、经适房吗?”

  酒已经倒好了,这次他并不急于举杯,而是把目光对着坐在左侧的张伟说:“你们都知道,那公租房是便宜一些,但在时下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得等到驴年马月呀!再说经适房,买过来倒是一件好事,可那指标不是同样如大海捞针吗?”

  大家都嚷起来了:“等公租房、经适房?你怕胡须都白了可能还没有你的份。”

  “那就像摸奖一样,慢慢摸吧,看你这辈子有没有运气。”

  “或者看你有没有关系。你有关系的话他妈的就会有办法。”

  “哎呀,我投错了胎啊!出生在老百姓家里。要是我投在当官的家里或投在有钱人家里就好了。”

  说着说着大家笑了起来。

  说投错胎的人是叫朱征程。赵龙这下抓住了话柄:“你的确投错了胎,投到猪(朱)家去了,当了猪八戒。”

  “哈哈哈!”大家又是一阵笑。

  张伟好像终于找到了良方:“邓军,其实,买房不是做按揭多吗?——你何不采用这种方式?”

  邓军还没有发言,李月抢了先:“我们就是打算选择这种方式。”

  邓军充满歉意地对老婆李月说:“那我们要熬很多年了。哎!——大家喝酒!”

  李月平平静静地说:“只能这样了。”

  大家一起举起了酒杯。

  酒顺着喉咙、肠道往胃里走,大家的话便更随意起来。邓军吃了几口菜,对大家感慨道:

  “我们这些打工的,生活在城里,不容易啊!——有人说,前半辈子的钱是给房地产商挣的。后半辈子的钱是给......是给医院挣的——你们看是不是这样?”

  张伟停止咀嚼,立表赞成:“谁说不是?——我父亲给我买了套房子,他给了5万首付。我今后也还要15年左右才能交完余款啊!”

  赵龙啃完一块排骨,说:“我有个亲戚,交了首付,月供6千。也是要一、二十年才能交完。可中途生意亏了,供不起了,只好任银行把房子收了回去。”

  ......

  程勇这一阵吃的多,喝的多,听的多,就是说的少。一来他的运气要好一些。因为父亲这些年开车挣了些钱,已经在老家县城的西头以20多万给他买了断了一套房,二来因为今天王小丽将要结婚的消息令他痛苦万分。

  李月早就注意到程勇今天的反常,开玩笑道:

  “程勇,今天怎么了?我看你不对劲呀!”

  程勇吃了口菜,露出苦笑的表情:“没有啊。”

  李月的目光露出探究的神色:“没有?谁信啊?——平时活蹦乱跳的人今天倒少言寡语的了。”

  程勇开玩笑道:“嫂子,我这不是舍不得......舍不得邓军离开吗?”

  人们乐了。

  赵龙又说出下午的说法:“他这是跟邓哥同房久了,也就日久生情了。”

  “哈哈哈!”大家乐翻了天。

  程勇摇晃着头:“这是友谊。懂......不懂?”他举起酒杯,“来,邓哥,为友谊干杯!”

  邓军:“要说和程勇同住,大家还是很融洽的。今天离开了,还真舍不得。来,大家都把杯子举起来。——为友谊干杯!”

  “为友谊干杯!”

  人们扬起脖子,倒净了杯里的酒。

  赵龙还在饶舌:“只是不能为同房干杯。”

  “嘿嘿嘿!......”

  张伟:“真正和邓军同房的权利是嫂子的。大家说是吧?”他一脸坏笑地看着李月。

  大家“对呀对呀”瞎起哄。

  李月若无其事地指指张伟:“你吃菜吧,没人把你当哑巴。”张伟笑得更欢了。

  程勇这时把话题引到了更远的地方:“我承认,我......我邓哥在一起,顶多......顶多是假夫妻。”看着大家乐呵呵的面孔,又说:“邓哥......邓哥离开我,说明他......他想更好地和嫂子过......过真正的二人世界的生活。——我......祝福你们!”说完,他低头看自己的酒杯,“怎么没倒酒呢?”

  众人嚷嚷:“邓哥,你这个酒司令是怎么当的哟!”

  邓军急忙给大家满上酒。

  程勇继续说:“来,祝邓哥......邓哥和嫂子在这里过好你们的......你们的二人世界。祝你们早点造一个.......一个胖小子!——干杯!”

  “干杯!”

  “哈哈哈哈哈。”

  李月的脸红得象一个大苹果。她不甘心程勇的玩笑的袭击,反击到:

  “程勇,我看你刚才那么沉闷,一定是和女朋友闹矛盾了吧。——说说看,也许嫂子可以帮你化解呢。”

  果然,李月这么一说,程勇立刻不说话了。本来他不想让人们知道自己的绝望的想法。但现在,李月不经意的玩笑,却成了锐利的尖刀,直刺到他的心脏。尽管李月并不了解真情,但这个本没有恶意的玩笑却让程勇感到痛彻心扉。

  程勇痛苦地摇摇头:“女朋友?谁.......谁是我的女朋友?——人家都快结婚了,还什么......什么女朋友啊!”

  “谁呀!”

  “怎么没听你小子说过?”

  “怎么了?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抢勇子的女朋友?——给大家说说,我们一定帮你揍那小子!”

  程勇醉态十足地笑看着大家,用力地摇摆着手:“不用......不用。没你们什么事......”

  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氛围突然转向。

  邓军不明白程勇为什么说出这话。因为他知道,厂里就有喜欢他的女孩儿。邓军猜测,一定是这一段时间经常和程勇手机聊天的那位。是不是和她闹了矛盾?再不就是他真的对制药厂那女孩儿有单恋情节?——当然,程勇今天身体也不舒服,又喝了这么多酒......于是安慰道:

  “程勇,真有什么不愉快的事,说出来可能更好些。——也许我们可以给你出出主意呢。”

  程勇嘴里咕哝着“没有没有”,转身找酒瓶。

  程勇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小青的,程勇接了:“啥事啊?”

  小青的声音清脆:“你不高兴啊?——我是问你宽带装好没有。”

  程勇愣了两秒钟,这才明白过来:“宽.......带,你说宽带啊,装......装好了。”

  小青:“那你怎么没上网呢?——你在喝酒吗?”

  程勇心想:她倒还真心细。看了看大家,又对着手机:“我.....我帮哥们搬家。大家......大家在这里聚一下。——没别的事我......我就挂了。”

  程勇挂了电话,又开始找酒瓶,“酒呢!”他大声嚷嚷。

  “没有了。”李月用手拽着程勇说。

  大家开始探究程勇刚才的电话。

  赵龙红着眼睛说:“你小子还说没有.....没有女朋友?——这怎么解释?”

  大家跟着嚷嚷:“就是呀,怎么解释?”

  张伟给大家散了烟,自己也点上,他的目光迷茫:“程勇老实说,怎么回事?——别忽悠我们哟!”

  程勇的手臂在空中晃了晃:“一个普通朋友,能怎么解释?——酒呢?”

  酒瓶已经被李月藏到旁边去了。程勇不相信,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迈开步。终于,他找到了旁边的酒瓶。他也不管别人,自己倒上酒。酒都满出来了,他还在倒。人们不明白怎么回事,都愣愣地看着程勇。

  程勇端起酒杯,寻找着邓军。他目光散乱地看着邓军,说:

  “邓哥,今天......今天我真的......真的很高兴。干杯!”

  说完,程勇咕嘟咕嘟把酒喝下肚去。

  杯子没放稳,从边缘滑到地上,随即,是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

  程勇倒在桌上,旁若无人地大睡起来。

  邓军看着程勇的后背,对着大家说了句:“看来,他今天有点喝过量了。”

  大家低声笑了起来。不料程勇突然睁开眼睛:

  “我没醉!”

  说完,又倒下呼呼大睡。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了人们的耳朵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