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见齐齐格木尔
笙箫一曲奏平生2019-09-12 16:272,716

  早年间,约莫是大清朝末期,东北有一伙儿绺子,外号“撅子军”,穿黑衣黑帽脚踩黑靴,腰间扎着“白红黄紫黑”五色腰头,脸上戴着厉鬼面具,平时不杀人不劫货,尽干些挖坟掘墓的勾当。后来一次行动当中,无意挖到了“黑仙姑子”的棺材,找到了个神秘的盒子,当时匪首“老刀把子”带了数10人进去,可最后全折在了里头,只有他一人得以逃生,再后来,传闻老刀把子获得了黑仙姑子的传承,可呼风唤雨,召唤牛鬼蛇仙,短短一年东北所有的绺子,全为老刀把子马首是瞻,“橛子军”空前壮大,最多的时候达到了1万多人,堪称一只不大不小的地方武装。来了民国时期,张总司令还未改旗易帜,在这块地皮上,张学良第一,老刀把子就敢说自己是第二。这还真不是盖的,毕竟那时候大小军阀混战不堪,明面上都是你敬着我我敬着你,可实际里都卯着劲儿往对方的心窝子里扎刀。可在老刀把子的管理之下,东北这嘎达的土匪胡子,那是空前的团结,从察哈尔到北朝鲜,从辽宁到黑龙江冷河,可以这么讲,绺子们能不认张公子的号令,但绝对听老刀把子的指挥,用“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逮兔子,我绝不撵鸡!”这句话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各家绺子不敬关公佛陀十八罗汉,反倒就拜一个庙堂,这就是黑仙姑子。各家的瘤子之间若盯上了同笔买卖,相互保的正好,双拳举过左肩一瞧对方的腰带按秩序排辈分,该叫哥的叫哥该认怂的叫怂,劝退的那人也毫无怨言,还得冲天高喊一句“天王送紫铜,黑仙奶奶送我还金洞!”从不发生火拼哄抢,这也是那时间东北绺子之间的一种怪象,叫做“报号敬黑仙”。日本人占领东三省后之后,各大塘口的土匪头子就神秘消失了,传说老刀把子带着他们去了地下的迷踪之国,就在长白山地底头,有一条万里绵延的金脉,藏有数不清的黄金,稍微得了点儿就可以快活一辈子。还有传闻说,日本的关东军“江流一川”抓住了老刀把子的命门,为筹措军费胁迫他前往地下的金脉,后来惹怒了黑仙姑子,一发狠,将这一伙子人连同老刀把子全埋在了里头,不过也有人持反对意见,说老刀把子没死的,讲到有鼻子有眼儿,说老刀把子认得黑狐仙为干娘,在那一次地埋当中并没有死,这只是一个计策,目的就是为了弄死那伙子关东军,而老刀疤子从地里头出来后至今还活着,救活在东北的某一个角落。直到现在民间上还流传着不少有关于“撅子军”盗墓夺宝的传奇,这老刀把子这个人究竟该如何定位,一时间还真不好说,有人说他是一个杀人如麻吃人不吐骨的恶魔,有人说他是一个懂得诡术用精神控制匪徒的妖人,也有人说他是盗墓夺宝劫富济贫的奇侠……究竟谁是谁非,也是众说纷纭。

  我七舅姥爷是一个猎户,住的地方叫黑岗营子,山下有一大片村落,但距离较远,属于蒙族汉族杂居,村子里男女老少从小练起,都好打猎这口。东北人这里管打猎叫“轰山”,任何一个行当想要存活下去,就必须得讲点儿规矩,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这嘎达“轰山”,蒙族的规矩是最严的,向来讲究的就是“打公不打母,打老不打壮。”,他们管这个叫“向天讨饭”,认为这一切东西吃喝用度都是老天爷赐予的,人不可和老天爷作对,否则那是要遭报应遭雷劈的。我刚来的时候,也看不太惯他们的这种老规矩。毕竟我可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青年,从科学的角度分析,不打母的为了保证后代的繁殖,至于打老的,那是为了促进族群的新陈代谢,这好像和封建迷信也没半毛钱关系吧。我每次想给他们普及点科学,话一出口,那些蒙族汉子一个个的虎视眈眈,铁青着个脸,一副要打人的样子,不过,我都尽量避免着摩擦,我七舅爷还搁这儿住呢,我也不能老给他添事儿不是?这些彪悍的少数民族汉子对我这个“外来货”,似乎充满着敌意,时不时的就喜欢搓吧搓吧我,若不是看我七舅老爷的面子,我他么真要一个个的一人赏两大耳光子。有一次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和一个名叫铁木奇的蒙古汉子“约架”。这草原上的人就是重诺哈,说给你干架,他还真就来了,不过不是他一人,而是拖家带口的全来了。我那个天,好家伙七七八八,好几个人打我一个,那手下的可真重,没两下,我就被打趴在地了。我虽然从小练武,但“好虎”也架不住这群“草原狼”,本来我还想杨刀立威的,这下可好,真的是丢脸丢到姥爷家了。从这之后,我就谨言慎行尽量不去招惹他们,人家不喜欢听的,那我也就不说了,免得又被他们群殴,不得已说,他们也忒不讲究!七舅姥爷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上山打猎,而且喜欢“独猎”,我根过他两次,发现没意思就不再去了,所以有事儿没事儿我就喜欢往山下跑,尽管这些村民大多数都不喜欢我,没给我多少好脸子,不过我是带着目的来的,我也不去计较这些,一边寻宝一边感受着这里的风土人情,权当开个眼界。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半拉月,好死不死,平平淡淡。正直寒冬腊月,黑岗营子总算是落下了年关前的第1场雪。这里地形特殊,处于大兴安岭余脉南侧,高耸的山峰挡住了呼啸而过的西北风,小的寒流直接就被抵挡在外,营造成独特的“温室”,与“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的传统意境不同,这里雪下的格外的迟。不过嘛,雪虽然下的迟了些,但真应了那句话“好饭不怕晚,后来者居上”,落雪那叫落得一个大,瓦片大小的雪花纷纷扬扬的撒着,一夜的北风呼啸,将这片山河点染的一片雪白,就好像裹上了一条银色的绸子。我是个地地道道的湖北人,我老家也下雪,不过就跟闹着玩儿似的,撇下两瓣儿雪花就打发了。东北人之所以大大咧咧,喜欢一杆子捅到底,我怀疑和这环境有着莫大的关系,这里的雪大气的很,不来则已,一来就把七舅姥爷的马棚子压塌了。一大早姥爷就把我唤起来了,幸亏昨天晚上及时把马挪走,才不至于让雪把着马儿给埋了,我们俩上下其手,忙了个把小时的功夫,总算是清出了一条雪道。

  搞完事儿后姥爷进了屋猫冬,可我就按捺不住了。年轻人嘛,玩的就是刺激。无聊了这么多天,我是该出去溜溜了。我一溜烟的牵出姥爷的马,一拍马屁股,握着缰绳驾着马就冲进了这辽阔的雪原,耳边的风嗖嗖的刮着,眼中的场景不停的切换,我用心感受着这一切,感受着这难以言说的奇妙,这是一种自然的真美,一种让人释放身心的愉悦,那一刻,我陶醉了。

  从大学毕业后,我屡受挫折受尽打击,尽管我自认不凡,尽管我很不甘心,可苦难的现实还是冷却了我心中的热枕,让我变得昏昏噩噩,唯恐出一点差错。可就在那一瞬间,当骏马载着我飞驰在这片雪白的天地,我才发现我的心并没有死去,心里面凝固的热血又再次冲动起来,涌动、涌动、再涌动,我觉得,这才是我应该停留的地方。

  ……

  “唉,你在干嘛呢!快下来,这里不让骑马,你难道不知道吗!”

  正在这时,我的耳边传来了一个银玲般的嗓音,我顺着声音看去,不远处,一个女孩就站在那里,那个身影离我越来越近,慢慢地倒映入我的瞳孔里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淘金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淘金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