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龙兄凤妹戏双犬
流逝的时光2019-12-20 16:171,802

  大老黑在那血旁边嗅了嗅,向西叫了叫,就往西面跑,老薛真很放心大老黑,就放开了绳子,让大老黑自己去追,他在后面远远的跟着。

  大老黑一路追到,天南和天儿遇到银月的山坳里,大概是嗅到了其他味道的原因,就在那里叫着,等老薛真过来。

  老薛真看到草叶子上的血渍,拉着狗脖子上的链子让大老黑嗅,意思让它继续追。

  大老黑顺着天南和天儿回来的路,来到了天南家的牧场。

  天南家的狗,是一条很厉害的狼狗,天南给它起名叫‘刀狼’,天儿则一向叫狼狼。

  以前老薛真这条大老黑,经常欺负天南家的羊。于是有一次陈枫将刀狼混在羊群里,在大老黑来的时候,让刀狼收拾了大老黑一顿。在这之后,大老黑再也没有来过天南家的牧场。

  快到天南家牧场的时候,大老黑想到了刀狼的厉害,嘴里呜呜呜的不愿意往前走,老薛真生气的踹了它一脚。

  不过现在大老黑去不去都没有关系了,老薛真知道那个狐狸还是獭子,肯定是被陈枫他们家抓到了。

  陈枫和凌菊那两口子,还是很不错的人,要的话肯定会还给自己的。再说了,那个东西身上还有自己的枪弹呢,那也是证据,等要了回来,再去沈寒家里,让他修理拖拉机……

  老薛真这样想着,已经到了天南家门口。

  天南兄妹,同样也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准备打发老薛真了。

  天儿把家里,桌子上,茶几上的小东西,可以接触到的东西,全部放到抽屉里面。有抽屉的写字台前面,放上了吃饭用的方桌,并把方桌打开,顶住抽屉。方桌上放上了奶茶碗和茶壶,还有少量的奶食品,一点手把肉。

  看到这些,天南紧张的神情终于缓和了下来,嘴角还挂着难得的微笑,看着妹妹在家里忙的不可开交的样子,他当然懂得妹妹的意思。防火防狼防薛真,他们这么做,就一个意思————打发乞丐!

  还记得一次老薛真来陈天南家,吃掉了20多斤肉,还顺手带走,两把用来割手把肉的小刀,几只笔,还有天儿的几个小玩具。

  这事过后,每当老薛真来的时候,他们家都会做足迎接,并打发老薛真的各项准备工作,每次老薛真,都得不到什么好处,使得他非常郁闷,但是又没有办法。

  自从天南一家针对老薛真的秉性,而制定出来的坚壁清野政策,老薛真来了几次之后,除了一碗水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收获,之后他到天南家的频率就很低了。

  看到了妹妹的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完成,而自己这面,银月姐姐也安排好了,等一会儿就可以开始对老贼薛真的作战了。

  “薛真爷爷!哥哥,你看是薛真爷爷来了!”

  天儿甜甜的声音很有穿透力,老薛真却半点声音都听不到!但是看到天儿脸上的笑容,老薛真那个开心啊!干瘪老脸上的皱纹都展开了,本来就阴沉的脸,显得更加阴森,或许这就是他开心的表现?鬼知道他是在开心的笑,还是扮鬼脸吓唬天儿?

  不过说到老薛真的开心,那绝对是发自内心的。这确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老薛真那极品的恶劣行径,有人对他语气稍微缓和的说话,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奢求。今天先是打到了猎物,之后又是得到了天儿的尊敬,让他顿时心情大好,拖拉机坏掉和没有追到猎物时的沮丧心情骤然消失大半。

  在老薛真自我陶醉的时候,天儿回过头,阴沉着脸对着哥哥说:“哥,就按咱们刚才商量的办法,让这个老家伙,以后再也不敢随随便便的来咱们家!

  在外人眼中绝对无公害的天儿,笑嘻嘻的去给老薛真开门,两只眼睛弯弯的,笑得更加的甜了,让老薛真浑身舒坦,都找不着北了,差点忘记自己是来要猎物的。

  在天儿的‘善良’笑容迎接下,老薛真走进院子,天南装模作样的去给老薛真看狗,不让刀狼乱叫,心里却想着,刀狼啊刀狼,待会得配合我啊!

  刀狼仿佛是通灵性的,感觉到这次小主人,是装模作样的阻拦它对来人的吼叫,而且还很希望自己,去难为来的这两个家伙。于是不顾天南的阻拦,更加卖力的吼叫,而且还有挑衅大老黑的一味。

  大老黑觉得主人在这里,和刀狼打一架也是可以的,而且刀狼还是拴起来的,但看到刀狼凶猛的模样,又让这条癞皮狗很害怕,畏畏缩缩的跟在老薛真后面,嘴里呜呜的响着,一幅不甘心的样子。

  其实老薛真和大老黑老哥俩不知道,在他们来之前,陈天南和天儿制定的计划中,就有用刀狼牵制大老黑这一项。所以刀狼的项圈早就已经被天南作了手脚,只等时机到了。

  院子的门口,距离家的门口有三十多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在这里发生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就算老薛真有怀疑,那做梦也不会想到是天儿这个可爱的小丫头,为他精心安排的陷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碎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碎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