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薛老贼
流逝的时光2019-12-20 16:171,785

  安顿完银月后,天南和妹妹收拾了东西,关上门,让银月一个人好好休息。

  “哎,等妈妈他们回来,不知道会妈妈他们会做些什么呢?他们看到银月姐姐,肯定会和我们一样大吃一惊的!”陈天南和天儿说道。

  天儿还想着银月做她的嫂子之后,她们一起玩的情景呢,故而幸福的傻笑着,没有接天南说的话。

  但是令陈天南想不到是:等来的不是老爸老妈惊愕的表情,是他自己傻眼咧嘴的表情,还有天儿,也同样傻眼外加咧嘴的表情。

  安顿好银月后,兄妹两个还没有喘口气,就听外面两只狗在对叫,天南走到窗户前,看到来人的反应,比看到银月的反应更吃惊,好半天之后,才自顾自的说出一句电视里面的台词:

  “今天可是特别的一天!好人坏人,女人男人,天仙饿鬼都遇到了,这个世界还真是有趣啊!”

  能获得天南如此赞美的人,自然是神仙的屁,不同凡响。

  远处摇摇晃晃的出现一人,此人乱糟糟的花白头发,看上去似乎就可以感觉到,长时间没有洗头所包含的刺鼻气味。苍老的脸上满是皱纹,半眯着的眼睛,眼光猥琐,让任何人看到,都有上去狂扁一顿的冲动,满嘴的大黄牙露在外面,叼着半根没有过滤嘴的烟;正领着一条和他一样龌龊的大狗,向着天南家的牧场走来。这个长相猥琐的屁样老头,就是天儿前面提到过的老薛真。

  他们一家人在这片牧场混吃混喝,坑蒙拐骗无恶不作。就是老薛真那个8岁的小孙子,也是牧场有名的小恶棍,真是天生的一窝人渣啊。

  借用陈枫一句话说就是,家族特殊遗传基因的稳定性,可以在他们家人身上,得到了完美诠释。牧场附近其他人的有这样的话,道理和天南老爸陈枫是一致的,只是说法完全不一样:

  老薛真女人那破鞋,生出来的居然全部都是老薛真的种,太不容易了!。

  这话很让天南和天儿很无语。

  他走路一摇三晃,看的就有想上去扁他,天南和天儿也都有着相同的冲动,当然只是冲动而已。遇到这样的人,天南和天儿怎么会主动招惹他?

  冲动使得天南头脑发热了一段时间,不屑的又看了老薛真一眼,无意间瞥见了他肩上突出来的————枪管。

  绝对是枪管,是步枪的枪管,就是电视上以抗日战争,或是解放战争为题材的电影电视上的主角,打一枪之后,噼里啪啦的上一下子弹的三八大杆儿。

  以前天南听陈枫说过,老薛真有一支这样的抢,当时他还很不以为然,大概是老爸逗他们玩呢。但是现在不一样,天南看到枪筒非常震惊。

  牧场的牧民是允许拥有枪的,像双筒猎枪,基本每家都有一支,这些枪地方政府也是不会管理。但是不能有威力过猛的枪,像M16、AK47之类的枪支,则是绝对不允许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们这样的牧民可能有M16、AK47这样的枪么?

  震惊只是分秒钟的事情,天南随即联想到了银月受的枪伤,老薛真背的枪,那个子弹的样式,带着狗从他们,回来的那个山坳方向过来,难道是……

  一系列的事情,瞬间在天南脑海里清晰地串联了起来。他猛然意识到,他们三个,有大麻烦了!

  不说天南和天儿,距离天南他们家有一里半的路,老薛真也不着急,牵着大老黑,慢慢的走向天南家。

  他的这条猎狗,已经跟了他七八年,这条狗和他的脾气一样———坏!不是一般的坏,大老黑在牧场经常欺负其他家的狗,羊啊、牛啊更是见到就去骚扰,但是遇到厉害的狼狗,这条杂种狗就变得比孙子还孙子了。大老黑的鼻子却很灵敏的,追了很多次他打到的猎物,从来没有追丢过的。

  前几天老薛真出事,牧场里的沈寒去帮忙,吃饭的时候,看到了老薛真的三八大杆儿,想和他借来玩玩儿,看看能不能打到些东西,可是老薛真这样的钢铁公鸡,怎么可能借出去呢?骂骂咧咧了半天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前几天拖拉机出了问题,他修理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只好求助于沈寒。沈寒自然不是小气的人,没有借到枪也没什么,但是从老薛真家里出来的时候,几个人都笑话他,搞得他很没面子。结果沈寒一直记得那天老薛真薄他的面子。

  于是老薛真来的时候推说自己难受,老薛真也是心知肚明,但是这话又不能明说,才有了今天他拿着大杆儿,去沈寒家的一幕。

  老薛真走过两个山头,忽然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在前面窜过,想也不想就取下肩膀上的枪,火速上好子弹照着白影就是一枪,但白影还是跑了。

  他跑过去看到草地上有一片血,估计那个白狐狸或是白獭子受伤跑了,凭经验判断是跑不远了。于是他立刻赶回家,拉着他的宝贝儿大老黑,返回来追踪白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碎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碎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