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算是肌肤之亲吗? 2
流逝的时光2019-12-20 16:171,812

  所以有很多的前辈,他们出去之后,凡是回来的,基本都留在了月狐坛,或是帮助族人做事,或是指点后辈。即使是那些在外面的月狐,也时时刻刻的想着族人的利益,会在各处收集情报,并把这些情报安全送回去。

  “那个,还是让妹妹来帮忙吧,我,我还是出去好了。”天南的话,打断了银月的沉思。

  他说完之后,飞快地跑出了屋子,心跳的太快了。

  天啊!那个银月姐姐,她穿的是什么啊?刚才不注意摸到了她的腿…………

  哎呀,不是亲人的女人,这不是肌肤之亲么!天哪!让老妈知道没法活了啊!

  回来的时候,他和天儿都没有发现,只是认为银月穿着一件蒙古袍。样式有点奇怪,但还是袍子。可是蒙古袍里面,应该还有长裤才对,穿蒙古袍都会穿长裤,无论多热都会穿。否则,会被虫子和蒿草伤到腿。

  可是这个叫银月的女子,穿的裤子不到大腿的一半,陈天南刚撩开袍子,准备检查一下银月的伤势,可天南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子,在蒙古这样保守的地方,哪里见过这样的诱惑呢?手忙不迭的一阵哆嗦,直接按到了膝盖上方的雪白的大腿上,愣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跑出去叫妹妹来帮银月检查包扎伤口。

  陈天南出了妹妹的房间,关上门,背靠在门上,天啊!自己都干了什么啊?摸到了银月姐姐的腿,那不就是和她有了肌肤之亲么?等她告诉了妈妈…………天哪!!不敢想象了,老妈真的会凌迟我的。陈天南惴惴不安的想着。

  其实说实话,对于女人的身体,作为小男生的陈天南,还是很好奇。但是母亲和他说过,绝对不要在女人没有穿衣服的时候,看她的身体,更不能随便摸,尤其是腿和身体绝对不可以。

  结果那天母亲和他说完之后,天南晚上就骗妹妹,脱光衣服让他看了半天,也瞎摸一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有一个地方有一点差别…………

  结果第二天,妹妹告诉了母亲,母亲把他一顿好打,但他还振振有辞地说,妹妹是妹妹不是女人…………

  因为这个,他被妈妈凌菊差点凌迟了。还好有爸爸和妹妹求情才算罢了,不过凌菊罢手,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在对陈天南说过之后,也警告过天儿这样相关的事情,可是天儿也和陈天南也一样,说哥哥是哥哥不是男人……………

  结果这对天真的极品兄妹,弄得凌菊非常无语,再大的气都得泄完了,教育一顿也就完事。不过后来兄妹两个有时,还是会禁不住睡觉的时候看看对方。但是母亲娴静温柔的表面下,掩藏的暴力和嗜血,让天南至今仍有后怕。

  天南挥手赶走这些以前痛苦的回忆,他很想亲自帮助银月,但天南还是让妹妹去做。天南一个人在外面弄了些热水,为银月处理伤口之用。

  几分钟过后,天儿已经清理完伤口,只需上药便可以包扎。正在她要包扎的时候,看到了伤口中金色的东西,忍不住叫出声来,并跑出去把天南拖了进来。

  天南正在外面准备热水,可是当他被天儿拉进去之后,顺着妹妹的指尖,看到银月大腿上的伤口正中央,有金色的东西,似乎是金属。

  天南愣了一下,立刻就想到了子弹,呃,这个还是电视剧的功劳!

  这怎么办呢?通常是把子弹取出来,可是自己没有弄过,电视上是怎么处理这种情况的呢?先和银月姐姐商量一下吧。

  陈天南想了想,征求了银月的意见,并没有当着天儿的面戳穿她的谎言,而是说伤口里面有东西,可能是荆棘扎进肉里断在了里面,他要用烈酒擦拭过的五金钳子,拔出来。

  对于天南这样的说法,银月自然知道他话里面的含义,对天南善意的谎言,也是十分的感动。不禁又想起报恩的那个说法,害羞的银月,真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虽然按照人类的年龄计算,银月的年龄已经很大了。

  征得银月的同意后,天南打发天儿出去,给银月嘴里塞了一块干净的手帕。银月自然明白,紧咬手帕转移拔出子弹的疼痛。

  消毒伤口和工具,在得到银月许可的目光后,天南小心翼翼的用左手的镊子拨开伤口,右手用钳子深入子弹四周,试了几次终于夹住子弹的末尾,用力拔了出来。伤口血流不止,银月疼的银牙紧咬,额头豆大的汗直往下滴,天南也很心痛。他不想让妹妹看到子弹,背过妹妹的视线,把刚才拔出来的子弹藏进了口袋里,又让妹妹换新水。

  其实他完全多心了,自从看到银月开始,天儿心里就一个想法,让哥哥娶了银月姐姐,以后可以天天和漂亮的银月姐姐一起玩,根本没有注意其他的事情。

  天南重新在银月的伤口止血上药。包扎完毕后,他长吁一口气,打发银月侧身躺下。安慰了几句话,并把准备好的食物和水,放在了银月可以抬手拿到的小桌上,就招呼妹妹走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碎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碎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