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魔鬼
拉风的学霸2019-12-20 16:163,194

  阿离想,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像魔鬼,欠他的东西一日不还便永远不会得到解脱,所以,用最简单的方法一次性还清吧。

  仰洛尘伸手按住已经解到胸前扣子的手,阻止阿离继续的动作,却没有立即移开自己的手,而是从衬衫的领口处将手移到阿离的胸前。“为什么你的表情很不情愿,可是你的这个地方却告诉我你很期待呢?”仰洛尘用手按压着阿离心脏的部位感受着阿离加快的心跳,用一种很轻蔑的语气问道。

  未经人事的阿离哪能经得住仰洛尘这一情场高手的玩弄,不一会儿便娇喘连连,她紧紧地咬住唇不让声音从口中逃出,因为害怕,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颤栗着声音对仰洛尘说:“别再说了,求你了,不要这么折磨我。”泪水早就打湿了枕头。此时的阿离像一只送入猎人口中任人宰割的羊,看起来那么美味,而仰洛尘就是那个猎人。

  仰洛尘突然将手抽离阿离的衬衣,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阿离的下巴,迫使阿离抬起头直视自己的眼睛。阿离却将头扭向一边,不愿让仰洛尘看到自己屈辱的泪水。

  “只有你变得足够强大,才能够真正的不受屈辱。”仰洛尘似乎看到了阿离的心声,松开手,起身站在床边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的现在就是我的曾经。所以我们都要变得足够强大。”

  阿离听到仰洛尘说的话,将头扭过来,看着已经起身站在床边看着窗外无限神往的仰洛尘。仰洛尘的背是那么的宽广,好像是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然而阿离却在心中补充了一句:“这个港湾随时会爆发风暴,所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把它作为自己依靠的对象,阿离,记住。”

  仰洛尘转过身子看着躺在床上出神的阿离。当仰洛尘的倒影遮住了阿离眼前的光线,阿离才回过神。

  “谢谢你照顾我,我该回家了,一个晚上没回去,哥哥会担心的。”阿离避开仰洛尘意味深长的打量说道。

  因为阿离的衣服早就被仰洛尘扔了,所以阿离不知所措的看着仰洛尘。只见仰洛尘拉起坐在床上的阿离,打量了一眼只穿着白色衬衣的阿离,说道:“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让你代替我到台前演一场戏吗?”

  阿离点点头表示自己还记得。

  “那就好,从现在开始,你就要正式的配合我的指挥了。”仰洛尘告诉阿离,从明天起,阿离就只负责为自己一个人服务,换句话说,阿离就是仰洛尘的私人女仆,而除去女仆需要做的一些事外,阿离还有一件大事要替仰洛尘完成。

  原来仰洛尘是让阿离代替自己管理一家上市企业,一次作为对仰洛风和仰洛琪反击。在仰洛尘的计划中,阿离就是一颗棋子,一颗用来暴露在大众眼前,代替仰洛尘承受一切风险的棋子。

  A市有一家旅游公司叫做尘舞飞扬,之前一直不温不火的发展着,在经济不景气的如今,这家公司更是遇到史无前例的冲击,仰洛尘在这个时候出手收购了这个公司70%的股份成为公司最大的股东。但尘舞飞扬其余的小股东们只知道这个公司幕后有一位最大的股东,却始终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仰洛尘一直在幕后操纵这家公司,使得真有可能变成尘舞飞扬的旅行社扛住了经济危机的冲击,并逐渐走上一条上坡路。

  本打算再过一段时间等到很好的时机,这个时机或许要等仰洛尘的父亲去世后,再正面出击,然而近期从仰洛琪和仰洛风暗地里做出的种种打击仰洛尘的事情看,仰洛尘不能等到那个时机再出手了。仰洛风已经暗地里掌握了仰家集团的一部分股份,仰光去世后,整个仰家的家族产业都将由仰洛风和仰洛尘接手,即使仰光还有少许良知,将股份分成三份,仰洛尘双拳难敌四手,终是被仰洛风吞掉。于是,他选择了阿离作为自己在幕前的傀儡上演一出商业大戏给仰家一家上下看。这样才能在仰洛风无法抵挡之前削弱他的后备力量。

  而阿离要做的就是演好这出剧,充当尘土飞扬最大的股东在商场上代替仰洛尘与仰洛风正面交锋。当然,这些内幕仰洛尘回避性的没有告诉阿离,只是对她说,自己和她都需要变得强大,这是一个帮助她变强大的机会。

  仰洛尘附在阿离耳边说:“现在需要你做的就是从头到尾的改变。你现在回家收拾收拾,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贴身女仆了,以后你只需要贴身照顾我。对我对你,这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况且,你没得选择。”

  阿离当然不会相信仰洛尘有那么好心,但考虑到自己欠仰洛尘太多,所以无论仰洛尘要求什么,阿离都会答应的。

  仰洛尘挥挥手,示意阿离可以离开了。趁现在大家还没开始工作,阿离飞快的跑出仰家,向刘叔的家跑去。

  虽然此时的行人不多,但还是有一些上班族在路上。接受者行人们异样的眼光,阿离觉得自己像是不着寸缕在光天化日裸奔的疯子。她害怕的颤抖着身体。这个时间连出租车都截不到,阿离只能继续在大家不怀好意的眼神中低着头行走。

  就在阿离行走了一段时间后,身后响起了一声“滴滴”的车喇叭声。阿离经常听季慧说,路上有人按车喇叭的,千万不要回头,很有可能是诱拐少女的坏人,他们会在你回头的一瞬间打晕你,然后就把你拖上车,然后怎样你就自己联想去吧。一想到季慧当时猥琐的表情,阿离就情不自禁的加快脚步,然而身后的“滴滴”声却此起彼伏的叫嚣着。

  “怎么越是按喇叭,你走的越快啊!”车子绕到阿离的前面挡住阿离的去路,车窗摇下来以后露出韩予澈那张阳光的笑脸。

  仰洛琪昨晚欺负过阿离后觉得不解气,碰巧韩予澈打电话给她。韩予澈死乞白赖的向仰洛琪道歉,却遭到仰洛琪的百般刁难,对话中仰洛琪说道:“阿离那个小贱人居然那么会勾搭男人,要不是仰洛琪那个私生子帮着她,她现在就该在医院躺着了。”韩予澈稍微联想一下便猜出了事情的始终,一句话都不愿对仰洛琪多说便挂了电话,本想直奔仰家看看阿离的情况,但为了避免和仰洛琪见面发生冲突,便强压住内心的冲动。韩予澈开车去朋友的夜店买醉,喝醉酒后被送到VIP休息室睡了一夜,早上匆匆赶回家,没想到却在路上碰到了阿离。

  韩予澈停下车子,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冲阿离摆摆手,示意阿离上车。阿离想到仰洛琪对自己的羞辱,潜意识里想远离眼前这个给自己带来温暖的大男孩,但是想到路人们的眼神,还在犹豫中的阿离被韩予澈突然伸过来的手拉到了车里。

  因为重心不稳,阿离一下子正面倒了下来,正好趴在韩予澈的大腿上。胸口的纽扣也被撑开了,露出一片迷人的风景。

  阿离的脸像火烧了一般,霎时间布满了红晕。韩予澈连忙将阿离扶起,并脱下自己的外套从正面包裹住了阿离瑟瑟发抖的身体。

  韩予澈故意岔开话题跟阿离聊天:“刚才从后面看你背影只觉得有点像,我还担心自己认错人了,会被别人误以为我一大早就调戏路上的少年呢。”

  这话逗乐了阿离,阿离呵呵的笑着说:“我是不是太吓人了,觉得认识我的话都会很丢人?”不作声色的远离了韩予澈一点。

  韩予澈看出了阿离对自己的排斥却也不点明,坐直了身子,咳了一声试图缓解气氛。阿离说了刘叔家的住址,让韩予澈送自己回去。对于仰洛尘韩予澈经常听仰洛琪提起,但仰洛琪口中的仰洛尘就是一个靠着妈妈进入仰家的私生子,尽管韩予澈与仰洛尘的接触不多,还是对仰洛尘的印象不好。所以当韩予澈送阿离到刘叔家看到出门迎接阿离的刘叔时,皱了一下眉,和刘叔点点头就当打了招呼,便向阿离说先回去了。

  待韩予澈走后,刘叔看着阿离身上明显是韩予澈的外套,问阿离:“这是仰洛琪小姐的未婚夫,你怎么和他走到一块了?还有,你昨晚不是在洛尘少爷那养病的嘛,怎么是韩少爷送你回来的?”

  阿离晃着被刘叔一连串的问题绕晕了的脑袋,拉着刘叔向屋内走去,边走边喊“刘婶出来救命啊!”

  “怎么了?怎么了?”刘婶还没看到阿离,就慌张的问着。

  刘叔拍了阿离一巴掌说道:“你这孩子,吓嚷嚷什么呢,别吓着你刘婶了。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只有在亲人面前阿离才能卸下伪装像一个孩子,她吐吐舌头,缩了一下脑袋:“刘叔,再打我的头我就变笨了,以后没人要,我就一直赖在您和刘婶一辈子这不走了。”

  刘婶和刘叔听到这话笑了起了,刘叔想,这孩子自从去了仰家可受了不少罪,这么明显的避开昨晚发生的事不说,那就不再勉强她了,就当一切都过去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在光年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在光年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