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这也是将来的你的影子
拉风的学霸2019-12-20 16:163,298

  表面上仰洛风是在说客厅里的佣人们,实际上却是说给仰洛尘听的。这个“外人”的说法在阿离的耳中格外刺耳。仰洛尘却没出声辩驳,只是冲仰洛风笑笑,算是和这个多年未见的哥哥打了个招呼。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息事宁人的过去了,没想到仰洛琪却没放过阿离的打算。在仰洛风走上楼梯后,仰洛琪又举起手狠狠的给了阿离一巴掌。仰洛风闻声回头看了阿离一眼,这个很倔强的姑娘依然没有低头认错的打算,捂着被打了的脸,一双眼狠狠的盯着仰洛琪。仰洛风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妹妹的脾气自己是知道的,只要得罪了她,就算那个人跪在她面前认错,也只有在她气消了以后才会原谅那个人,就现在阿离的态度来看,免不得再被仰洛琪打一顿。仰洛风不再关心楼下发生了什么,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在经过仰洛尘的身边时,停了一下。在仰洛尘的耳侧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是不是在这个姑娘的身上看到了你当年的影子。哈哈。”

  仰洛尘握紧了垂在身侧的双手。面无表情的看着楼下的阿离,回答仰洛风:“这也是将来的你的影子。”仰洛风似乎没听到他的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在仰洛尘刚来到仰家的时候,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妹妹经常和仰洛风联手欺负自己,那时的仰洛尘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侵占了别人的领地的强盗,所以对他们一再忍让。有一次他们把家里的一个古董花瓶打碎了,然后诬陷仰洛尘。仰父对仰洛尘的辩解不闻不问,直接就是狠揍了一顿仰洛尘,仰洛尘的妈妈跪在一旁求仰父下手轻点,奈何仰父一看到仰洛尘冒着恨意的眼神就不自觉的想要驯服他。抬起脚想要踹仰洛尘,仰洛尘的妈妈一下子扑了过去,仰父的脚不偏不倚的踢在她的背上。仰洛尘看着妈妈的脸逐渐发白,而仰父却没有消气的继续踢着,直到仰洛尘的泪水落下,哭着说:“爸爸我错了,就是我打碎了花瓶,你不要再打了。”而小洛尘在听到拐角处仰洛风和仰洛琪的笑声时,眼泪便决堤了。

  此时,看着楼下阿离和自己当初类似的情节,仰洛尘的心揪了一下,这更加坚定了他要把之前自己和妈妈受的苦连本带利的还回去的信念。他缓缓的松开拳头,抬腿向楼下走去。

  “我就是恶心你这种装出来的坚强。你哭啊!这样就能激起那些和你有一腿的男人们的怜惜了!你不是就用这招勾引男人的嘛?”仰洛琪肆意的羞辱着阿离,眼睛里只有韩予澈替阿离辩解的影子。边羞辱阿离,边用8厘米高的高跟鞋踢着阿离的小腿。

  而阿离就那样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远方,阿离想:“什么时候才能解脱?”一阵阵的痛意从小腿传来,阿离能感觉到,自己的腿已经被仰洛琪名贵的高跟鞋踢破了。阿离笑了一下:“原来高跟鞋不只是好看,实用价值也这么高啊。”

  这个笑容激怒了仰洛琪,于是仰洛琪一把扯过阿离的头发,用另一只手狠狠的扇着阿离的脸颊,脚上的动作并没停止。此时的阿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仰洛尘加快步伐走到仰洛琪的身后,一把挥开仰洛琪,接住了站不住即将倒下的阿离。

  “啊,仰洛尘,你疯了是吗?难道你也想一起被打吗?”被仰洛尘推倒在地的仰洛琪冲他怒吼道。

  仰洛尘看都没看仰洛琪,抱起阿离想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下仰洛琪在他身后吼叫。

  阿离在昏倒前眼前的最后一幕就是仰洛尘坚毅的下巴。她在仰洛尘的怀中失去了意识。

  仰洛尘把阿离抱进房间,这个受了惊吓而昏倒的小女生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白兔,依偎在自己的怀里,仰洛尘看着她带有泪珠的脸颊,心底不自觉的柔软了一下。轻轻的拭去阿离的眼泪,将阿离放在床上。昏睡中的阿离紧紧地揪住仰洛尘的衣襟,因为出乎意料,没想到阿离会有那么大的力气,仰洛尘重心不稳抱着阿离摔倒在床上,不偏不倚,正好亲在阿离的唇上。

  阿离在被仰洛琪羞辱的时候一直咬着下唇,因此现在仰洛尘能清晰的感觉到阿离唇上的那丝血腥味。一向有洁癖的仰洛尘不但不讨厌这股血腥味,反而尝出了一丝甜甜的味道。

  仰洛尘并没有立即起身,而是加深了这个“吻”。他用牙齿轻轻的在阿离已经破了的下唇上辗转,并用舌头在破了的地方舔舐。仰洛尘托起阿离的后脑勺,使劲的吸着阿离嘴里的香甜。昏睡中的阿离因为仰洛尘的吻无法正常呼吸,不得不张开嘴巴,这让仰洛尘有机可乘,不再局限于在唇边徘徊,将舌头长驱直入,带有一丝迫不及待。

  “唔……”身下的阿离传来一声呻吟。仰洛尘压抑住心里的欲望,最后在阿离的唇上咬了一下便依依不舍的将阿离放下,让她平躺在床上。

  仰洛尘看着阿离微微皱起的眉头,笑了一下。这是一种很和煦温暖的笑容。“似乎你让我产生了兴趣,是因为像仰洛风所说的,你现在的遭遇就是我的曾经而让我产生了对你的同情吗?”仰洛尘看着睡得不安稳的阿离问道。

  仰洛尘将阿离的裤脚卷起,检查起阿离的伤势,阿离的小腿已经被仰洛琪踢破,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仰洛尘打电话给刘叔,让刘叔把私人医生叫来。

  在等待私人医生的到来时,仰洛尘替阿离把身上的衣服脱下,强压着心头那股欲火,扭着头不去看阿离,但还是免不了碰到阿离身上的敏感部位,惹得昏睡中的阿离娇喘连连。。

  仰洛尘无奈的摇摇头:“我仰洛尘什么时候沦落到给一个女仆换衣服的地步了,小女仆你要快点强大起来然后才能为我所用。”此时的阿离好像听到了仰洛尘在说些什么,“嗯”了一声作为对仰洛尘的回应。

  刘叔带着私人医生火急火燎的赶到仰家,却被楼下的仰洛琪拦住。

  “这大半夜的,你带一个陌生人来仰家,万一仰家丢了什么东西,或者我出了什么事,你承担的起吗?”仰洛琪坐在沙发上,示意高管家将刘叔和私人医生赶出门外。

  刘叔瞪了高管家一眼,因为知道刘叔是仰洛尘的人,所以高管家并没有轻举妄动。

  “这位是洛尘少爷的私人医生,洛尘少爷突感不适,我带他来给洛尘少爷看看的。”刘叔谦恭的对仰洛琪说道。

  然而知道是仰洛尘派私人医生来给阿离看伤势的仰洛琪自然不相信刘叔说的“突感不适”,下定决心要将他二人赶走。

  正当仰洛尘闻声准备出门看看楼下的情况时,一个人的声音从仰洛尘对面的房间传来。

  “琪琪,适可而止。人是你伤的,放他们进去。”仰洛风用不庸置疑的语气对仰洛琪说道。

  仰洛琪似乎还想辩解什么,但当视线触及仰洛风犀利的眼神时,立刻噤了声。狠狠地看了刘叔一眼,转身离去。

  刘叔擦擦额头冒出来的汗,带着私人医生飞快的向仰洛尘的房间走去。推开仰洛尘的房门,便看到坐在床边拉着床上昏睡中的女子的手的仰洛尘。待刘叔走到床前看清床上的人时,着实吓了一跳。

  阿离皱着眉,闭着眼,一只手垂在床边,另一只手使劲的握着仰洛尘的手。平时娇小可人的脸现在更显柔弱,脸上苍白现在一点血色都没有,仿佛腿上的伤口把她身体里的血都流光了一般。

  仰洛尘并没有向刘叔解释什么,只让私人医生快点给阿离处理伤口。破了的伤口接触的酒精的疼痛是仰洛尘所了解的,本以为阿离会惊叫,没想到她只是咬着嘴唇,闭着眼睛一声不吭,指尖的指甲刺入手心。仰洛尘不作声的在阿离身旁坐下,掰开阿离的手指然后握住,直接忽视刘叔诧异的神情。

  将阿离的伤口处理完毕后,仰洛尘便让刘叔和私人医生离开了。“就让她留在这吧,我会看着她的。”仰洛尘对走到门口还回头看床上的阿离的刘叔说道。

  刘叔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阿离睁开眼便看到一双明亮且幽深的眼眸。仰洛尘早就醒了,躺在阿离的身边,注视着阿离刚醒来的睡眼朦胧。仰洛尘眼含笑意却绷着一张脸,坐起身后对阿离说:“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回过神的阿离连忙掀开被子,当看到被子下的自己本来的衣服不见了,换在身上的是一件男士的白衬衫,且衬衫不着一缕,阿离颤抖着指尖将被子拉到遮住嘴巴的地方,小声的呜咽着。

  仰洛尘最反感女人的哭声,这让他想到了“矫揉造作”这个形容词。用大拇指和中指做深思装揉了揉额头,仰洛尘一把掀开阿离身上的被子,俯下身子,以一种征服者姿态在阿离耳边说道:“我还不至于对你产生任何兴趣,不过你如果实在欲求不满,像仰洛琪说的那样,那些男人还不能满足你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和你做一次。”

  仰洛尘的这些话瞬间让阿离回想到了昨天仰洛琪对她的羞辱,因为愤怒,阿离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她故作镇定的看着仰洛尘,说:“这是我和哥哥欠你的,你想要便拿去吧。”说着便动手解衬衫的扣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在光年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在光年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