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将军大人
百鸟尽2019-09-09 12:052,463

  “慢着。”朗朗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随后一个人便从牢门口走了进来,从那蒙蒙的一片灰暗中走来,却偏偏像是漆夜当中的一簇烛火,更像是阴霾天空中的猛然一缕阳光,刹那间照亮了一室的晦暗,那般夺目的光彩,几乎让人移不半寸目光。

  一袭白衣就这样款款的踏入这遍地血污之中,却仍然是纤尘不沾,白的仿若是千山剑气。

  花绽无力的抬起头,见那来人白衣玉冠,面目如画,虽然眉梢嘴角都是笑着的,可那一双眸子里却半点笑意也无。

  那是大将军洛翎羽,花绽认得他。

  没有人不认得他。

  洛家三代在朝为官带兵打仗,深得先皇器重,乃至洛翎羽接位,先皇更是将天下兵权尽数交予他手,封大将军,还曾特赐他可以面圣不跪,甚至有佩刀上殿之权,年纪轻轻独揽大权,当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天下谁人不识君。

  洛翎羽已施施然走到贺千山面前,不卑不亢的道了一句:“尚书大人。”

  贺千山见洛翎羽到来,嘴角立刻扬起,爽朗笑道:“洛将军,牢狱脏乱不该是您来的地方,您这是有什么事?”

  洛翎羽道:“我上佛山寺休心半月,谁料刚回京城便被下人告知臣的未婚妻身陷牢狱之灾,心急如燎,特地向尚书大人讨个人情。”说着,还侧眉斜睨了一眼花绽,深沉的瞳仁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此言一出,不仅贺千山颇感意外,就连花绽自己也禁不住疑惑,自己与洛翎羽本就是半点关系也没有,他又为何会突然说自己是他的未婚妻?花绽抬眼看了看洛翎羽,眼神中的一丝诧异一闪即逝。她只知道洛翎羽的突然出现,必定是别有用意,可这用意到底在哪,她却是应无暇多想,她已经没有更多的气力去应付疼痛以外的事情了。

  贺千山勾起的嘴角微微下垂,笑意变得有些牵强,依旧强撑朗声道:“洛大将军订了亲,在下怎么不知道?竟是连请帖也未给在下半封,莫不是看不起在下?”

  听到贺千山如此虚伪言语,洛翎羽依然是温文尔雅的笑着道:“不敢,只是说来惭愧。绽儿幼时本是订了娃娃亲的,本将也是夺人所好了。这类事情本就不耻于口,只怕被人嘲笑。”顿了顿,随后他又突然话锋一转,正色道:“花家一事本将也略有耳闻,确实有败朝野之风。但绽儿生性单纯,绝不会同流合污,这一点,我再清楚不过。”

  洛翎羽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贺千山纵然千般怀疑,万般不愿,却也只能任由洛翎羽将人带走。他双目微垂,强撑笑颜道:“既然是大将军的未婚妻,圣上又怎么断她的罪。如此刑囚也是奉命行事,还望大将军不要怪罪。”

  之后,他便缓缓站起身来,微笑道:“那在下,就只等喝大将军一杯喜酒了。”说完,便一拱手先行离去,走出审讯的牢门,走进那一片灰暗,恨得牙痒痒却也是毫无办法。

  眼看贺千山离去,洛翎羽俯身一捞,便将花绽从地上抱起,此时的花绽早已是满身血污,全身抽搐,瘫软的缩成了一团。

  洛翎羽冷哼一声,冷睨着大大小小一屋子的人,厉声道:“敢刑求于绽儿,你们……有几条命够活?”

  刚刚从地上爬起的众人听了这话,立马再一次翻身跪倒,捣蒜一般的拼命磕头,“大将军饶命”四个字嘤嘤的喊成了一片,洛翎羽也懒得和他们计较,抱着花绽就走了出去。

  出了牢门,终于在一次走进了光天化日之下,然而抱着花绽的洛翎羽并没有注意到,在身后的一棵大树旁,有两个人的视线,正紧紧地盯着他们。

  贺千山面色阴沉,牙关紧咬,就连眼皮都好像在为不可见的跳动,站在他身旁的是皇上身边近侍杨朗,两个人目送着那一袭白衣抱人离去,牙根都气的直痒痒。贺千山心中怒火实在是难耐,猛地挥起一掌,拍在身边的梧桐树上,那碗口粗的梧桐树顿时晃了一晃,几十片叶子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

  身为高高在上的兵部尚书,处处受制于这嚣张跋扈的大将军,他贺千山怎么可能不心怀怒火?可洛翎羽手上的兵权,朝中的党羽,却都是他所忌惮的。

  若是平时,他也习惯了,对这些杂事也并不计较,然而今天他洛翎羽竟然硬生生的从他手中把花绽抢走!他也竟只能任由洛翎羽轻轻松松的抢了去!

  且不说这口气,谁咽得下?更何况那东西的下落,花凝眉的去向,他仍然没有任何的头绪。圣上必然怪罪于他。

  一边站着的杨朗似是完全了解贺千山此时的想法,幽幽道:“末大必折,尾大不掉。圣上必定不会放过他的。”

  贺千山没有答话,依旧是定定的看着远方,目光阴鸷。

  花绽趴在洛翎羽的怀中,手脚都扭曲的下垂着,除了喘气和发抖之外,已经一点多余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一番酷刑折磨下来,别说是十六七岁娇生惯养的小姐,就算是个男子也未必能够撑得住。

  洛翎羽怀抱着花绽,径直上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等候已久的马车,车厢里帐幔轻柔,鹅绒垫软,小小的香炉里气雾袅袅升腾,焚的似乎是极为名贵难得的龙涎香。

  吃力的抬起头,花绽总算得以好好的看一眼抱着自己的男子,那个面容温柔的将军,可是神智恍惚当中,竟然起了幻觉,那张明朗如晴空万里的脸庞,竟然化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笑意,微微扭了扭身子,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倚靠下去。

  也许是太过紧张与疲惫的关系,没过多久,花绽便沉沉的睡了过去,睡梦中无知无觉的一声梦呓,双唇轻启,唤出一句:“忘机……”

  再醒来时,已经是身在一间精致华贵,暖香四腾的卧室当中,单单只看卧室当中的陈列摆设,就能够看出这卧室的主人,必定是一个乐于享受,而且更是善于享受的人。

  这是不是大将军洛翎羽的府邸?

  花绽微微有些疑惑的转了转眼珠,发现正有一位女子坐在床边,眼含笑意的看着她。那女子看着十分温柔莞尔,令花绽的心里不禁生出一丝好感来。

  尝试着动了动手指和脚踝,发现受伤处都已经妥善的包扎好,想必也是上了名贵的外伤药膏,不再是撕心裂肺的痛,还带点微微凉意。

  花绽此时心情复杂,有很多事情想问,很多话想说,可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竟然一个字都讲不出来。

  那女子看到花绽已经醒转过来,清澈如水的眸子欣喜的一亮,仿佛碧波漾漾的一湾池水,突然反射出一抹明媚的阳光。她温和的笑了笑,左手冲着花绽摆了摆,安抚她躺回去,右手则伸出一根手指,先指指自己,又指指门外,那意思仿佛是让花绽不要乱动,我先出去找人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轻点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轻点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