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半个月后娶你
百鸟尽2020-02-18 16:102,751

  花绽顺从的躺下,而那女子则站起来,俯身帮她拉了拉身上的被子,之后便转身走了出去。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朱红色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一身白衣的洛翎羽款款走了进来,而那个婉转温柔的女子,则紧紧地跟在洛翎羽的身后。

  洛翎羽走到花绽的床边,保持一个不太近,但也丝毫不显疏离的距离,开口道:“你醒了?”

  花绽点了点头。

  洛翎羽凝视着花绽的脸庞,原本苍白的脸颊已经微微上了些血色。

  “脚还疼吗?”洛翎羽平和的问道,那语气既不显得过于亲昵,也不显得虚假搪塞,只是有礼有距的平常问候。

  花绽摇头,仍旧没有开口说话。

  此时侍立一边的女子轻轻地拉了拉洛翎羽的衣袖,洛翎羽回过头来,只见她先是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花绽,最后左手虚空着仿佛端着一个看不见的碗,右手做出进食的手势。

  洛翎羽看着不断打手势的女子,一直温润平静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暖意,眼神也柔得好像刚刚化开的水,他嘴角上扬,微笑道:“去吧,做点流食。”

  女子轻轻地笑了笑,随后躬身无声的道了个万福,便退身而出。

  花绽很是好奇的观察着眼前的这两个人,一个是位高权重,倜傥风流的大将军洛翎羽,一个是身有残疾,无法言语的王府婢女,只是从他们两个人刚才的表现,以及彼此对望时,那种温柔却像进了骨子里。

  洛翎羽静静的目送着女子走出门去,等到朱红色的房门再次被小心关上,这才回头看着床上的花绽。

  花绽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我将会在半个月后的黄道吉日迎娶你。”许久,洛翎羽才平静的道,语气如常,神色不变,却带着让人无法违逆的肯定。

  花绽本以为洛翎羽只是为了将她从大牢中带走,所以在嬴启面前随口说说,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打算迎娶自己,于是苍白的脸上顿时笼烟眉一挑,淡淡道:“我并非你的未婚妻。”

  洛翎羽依旧是平静的道:“现在是了。”

  花绽闻言,神色复杂的凝视着洛翎羽的眼,看着他那闲淡却又深邃的目光,竟觉得整个人都好像被这温度烫伤,不由得转开了视线,低头看向自己被包扎的妥妥帖帖的断指,眼睑垂着,陷入沉默。

  虽然有很多事情她不明白,很多事情无能为力,但起码,眼下的这个安排,这个机会,能够让她活下去。

  既然出来了,她必须活下去!

  一念及此,花绽涣散已久的眼神,微微下垂带上坚定,带上勇气。

  两相沉默中,气氛开始慢慢变得尴尬,好在此时朱红色的房门被轻轻推开,正是那不能言语的女子双手端着托盘,侧身款款转入。洛翎羽见女子进来,立刻站起身,从她手上接过盘子,静静的托着。

  女子低头羞涩的笑了笑,端起托盘上放着的冰糖燕窝粥,便在花绽的床边侧倚着坐下,舀起一勺轻轻地吹了吹,递到花绽的口边。

  花绽略略有些迟疑,低声道:“我不想吃。”

  女子毫不介意的抿嘴一笑,勺子往前又是一递,并不强迫,但却十分温柔的坚定。

  可花绽却别过脸去,仍然不肯张口。

  一边站着的洛翎羽此时看着那女子一勺热粥停在半空中,表情已经有些尴尬,不禁挪近了些,站在床边俯视着花绽,立刻带来了一股铺天盖地的压迫感。

  “你要不想活,我完全可以把你再扔回去,又何必为了你开罪兵部尚书,得罪圣上。”洛翎羽淡淡道,仍然是平静的语气,却突然显得冷冷森森。

  花绽微不可见的一阵颤抖。

  那女子转过身来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洛翎羽,一面摇着头,一面频频摆手,要他不要再说了。

  花绽看了看那女子,又抬头看了看洛翎羽冷漠的表情,视线最后回到了那碗冰糖燕窝粥上。

  不,我绝不能再回到那个地狱去!花绽心中想着,随后伸出受了伤,打着厚厚绷带的右手,直接把勺子从那女子的手上拿了过来,埋下头去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一碗粥。

  许是粥凉的不够,等到花绽终于吃完,放下手中的勺子时,嘴唇已经被烫的鲜红。

  她不以为然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又将勺子递回到那女子手里,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

  女子浅浅的笑笑,又宽和的摆了摆手,随后便站起身来,收拾好了碗筷便往外走。

  此时的洛翎羽正负手站在窗前,凝目远眺,却不知在眺望些什么。花绽抬眼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救我?”

  洛翎羽闻言回身,表情依旧是平静而深沉,泄露不出丝毫情绪,他淡淡道:“东西必然是在你那吧,我只不过是替燕王保一子。”随后,他突然话音一转,深邃的眼神也是猛地一厉,接着道:“以后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你是我的未婚妻,我理所当然的要救你。而且你记住,从今以后你不再是花绽,而是大将军夫人。”

  花绽低头垂目道:“我知道了。”

  洛翎羽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走到床边,伸手帮花绽把被子拉好,掩齐了被角,又回身拿起熏香炉边的小棍,将安神香捣了捣。

  “好好养伤,切莫太过伤心。”洛翎羽说着,颇有些漫不经心。

  花绽的眉睫微不可见的抖了抖,低低的应了声:“好。”可心中却暗暗想着,此时此刻,此种境地,她恐怕连伤心的资格和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也不再说什么,洛翎羽最后向窗外瞟了一眼,便拉门而去。

  淮南王府很大,雕梁画栋,曲径通幽,处处都是勾心斗角的飞檐,郁郁葱葱的草木。

  洛翎羽负手,沿着一条长廊缓缓而行,过了一个转角,正是水榭楼台,水榭边的栏杆上,那温婉女子正斜倚着向前探身,全神贯注的给池里的金鱼喂食。

  本能的从心底升起一股暖意,洛翎羽毫无意识的勾起唇角笑了笑,慢慢走近到女子的身后,声音温柔的唤了一声:“暖烟。”

  那被唤作暖烟的女子回过身来,抿嘴笑了笑,躬身一福,模样羞涩而温婉。也许正是由于她不能言语,所以才衬得她更加静谧柔和,那种浑然天成的宽和韵致,实在是普通女子望尘莫及的。

  洛翎羽拉过暖烟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扣着,深沉的眸子仿佛一泓潭水,深深地将暖烟印了进去。他低声温和的道:“外面冷不冷?”

  暖烟笑着,摇了摇头。

  “傻。”洛翎羽宠溺的笑骂道,同时还曲起右手食指的指节,轻轻地刮过暖烟的鼻尖。

  暖烟任由洛翎羽这般的柔情漫溢,一双明亮闪烁的大眼睛充满单纯而无辜的神情,她仰视着洛翎羽,从容的打了几个手势,动作虽然简单,可洛翎羽仍然能够清楚的明白,她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你要娶那位小姐吗?”

  洛翎羽只觉得口中有些干涩,仿佛如鲠在喉,本能的避开暖烟那两道清澈如同见底湖水的视线,踌躇着不知该如何回答,沉默了半晌,才终于吐出一个字:“是。”

  闻言,暖烟清澈闪烁的眸子突然有一瞬间的暗淡,但却立刻又笑开来,看着洛翎羽,继续打了几个简单的手势。

  “她很漂亮。”

  洛翎羽心头一震,他低头看着抿唇微笑的暖烟,那感觉好像是被一双手用力的揉捏着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他张开双臂,狠狠地抱住暖烟,紧紧地抱着,好像要把她揉进怀中一样。

  “傻。”许久,洛翎羽又是低低的一句,空出右手来,轻轻的刮过暖烟的鼻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轻点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轻点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