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巧遇
凯特夫人2019-12-20 16:113,216

  “若曦,那个侍卫可是你亲自找的?”

  “正是,怎么……主子想?”

  “没有,他是宫里的人吗?”

  “不是,我怕宫里的侍卫不可靠,所以就偷梁换柱,把她守门的侍卫换了一个。”

  “竟然这样,换掉的那一个呢?”

  “杀了啊,自然不能留着,以免后患无穷。”

  “那你找的那个人,能不能再找回来呢?我有用。”

  “能倒是能,不过主子又何必呢,皇宫里面培养亲信,是最好不过的,从外面带进人来,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不,我一定要他,有一些人才,别人不能代替呢。”

  “只是,那个侍卫已经死了被我找人处理掉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说和徐贵人私通的就是他,死无对证。但是想要找一个男子进宫,那也要让他参加御林军或者太医,不然就只能变成不男不女的人进来了。但是就算是便成为侍卫,也不一定能够安排到主子这里来啊。”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办法倒是多得是,比如说主子如果受宠,下次选侍卫的时候,你说内务府给安排的人你不中意,要自己选几个,皇上估计也不会说什么。”

  “下次招御林军入宫是什么时候?”

  “大概还有两个多月吧,也巧,正赶上这个时候了。”

  “那你现在就去办这件事儿,让他准备着,有什么需要的就说,还有,让他进宫的时候打扮一下自己,但是,是要把自己扮丑。”

  “奴婢明白,奴婢这就去办。”

  养心殿。

  啪!一个杯子被摔碎了。

  “她好大的胆子,在皇宫里竟然也敢做这样的事情!难道不知道即使在宫外,淫乱都是重罪!他如今这样,也是她父亲没有教育好,传朕旨意,徐贵人,淫乱宫廷,其家人皆不可丢其责任,凡八岁以上,满门抄斩,八岁一下的,入宫做苦役!”

  “嗻。回禀皇上,若有八岁一下男童,进宫可需要阉割?”

  “嗯……先不用,苦役做上两年,有意留在宫里再做不迟,不然就发配边疆充军好了。”

  “嗻,奴才这就去传旨。”王安刚退下,皇后便从后殿出来了。

  “皇上何必动这么大的怒气,当心自己的龙体啊!”

  “我怎么能不生气,她若真的是多年不受宠倒还罢了,或许还可以放过她的家人,但是她入宫才不到一个月,竟然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要知道朕还没有碰过她呢,就失身给别人了,岂不是给我脸上抹黑!”

  “相比徐贵人也是一时糊涂吧,后宫多美男,妃子难耐寂寞,这解决办法,还是皇上要多去后宫走走,给妃子们一些活下去的希望才行。况且现在皇嗣也不多,臣妾年龄大了,延绵皇嗣的人物,还要交给诸宫妹妹了。”

  “这朕都知道,只是最近忙于政务没有心情罢了,过一阵子,朕定会恩泽后宫的。”

  御花园。

  “主子最近身体好多了,人也活泼起来了。”若曦拿着风筝,看着玄儿正在系风筝线呢。

  “就你多嘴,不要说我身体好了,我觉得病着挺好的,没有人会把我放在眼里,也可以不怎么和她们挣,就这样无忧无虑的。”

  “那可不行,主子,宫里就没有这么一个安稳的位子,就算你再无世无争,还是会有人担心,万一皇帝就喜欢你的与世无争,于她们还是有风险,这样的人,只有把别人全都压下,自己才能安心,所以主子尽管不想害别人,也要防着别人害自己。而最好的办法呢,就是有皇上宠着,就谁也不敢欺负了。”

  “说的轻巧,前几天你也见了,一个淫乱后宫,就满门抄斩了。连八岁以下的儿童也要松紧宫里来,多惨啊。”

  “她设计陷害主子,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我们只是以牙还牙罢了,主子何必放在心上,这样的事儿,您是没见过,我是见多了,自古皇宫多风波。”

  “这倒也是,只是徐贵人不过是一个愚人,不足为惧,可是宫里高深莫测的人多着呢。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谁心里想的什么谁也不知道。今天她们可以和你称呼姐妹,明天可能就会在背后捅你一刀,实在可怕!”

  两人说的正酣,突然一阵歪风吹过来,玄儿还没有注意,风筝就径直落了下了,挂在了一颗碧桃树上,惊齐了一群栖鹤,惊落了一阵花雨。

  “呀,挂在树上了,怎么办啊,这么高,若曦,快去找一根长长的竹竿过来。”

  “是,奴婢这就去。”

  若曦去找竹竿,玄儿就走到树下,看看自己是不是可以爬上去,这桃树虽然是斜着长的,很容易攀爬,只是这风筝落在树尖上,根本受不住人的重量,再想往上爬,整个树枝乱颤,花瓣纷纷扬扬全落了一地。

  “谁在树上,还不快下来!”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玄儿吓了一跳,一下子没有抓住树干,竟从上面掉了下来。

  尖叫声从树上一直到树下,玄儿眼看就要落地,突然一双胳膊伸过来把她抱住了。

  玄儿站稳之后,连忙挣脱了那人的怀抱:“多谢,请问阁下是。”

  “我是……皇上的亲弟弟,文宣王爷。”

  “怪不得我看着你有些眼熟呢,竟然是皇上的胞弟。臣妾多谢王爷出手相救,只是臣妾不明白,王爷也可以随意出入后宫吗?不是男子是要禁足后宫的吗?”

  “哦……我和皇兄关系极好,所以我平时喜欢来御花园喝个小酒什么的,皇兄自然允许。却不知道……哦,怎么称呼?”

  “臣妾纯才人。”

  “哦,却不知道纯才人怎么爬到树上去了?”

  “真是让王爷见笑了,臣妾刚刚在放风筝,一不小心风筝挂在了树上,臣妾想试一试能不能自己取下来,结果被王爷的一声叫喊下了一跳。”

  “入此说来,倒是本王的不是了?那本网可要赔礼道歉了。”

  “王爷言重了,臣妾不敢。哦,臣妾出来的久了,怕是要回去了。”

  “怎么,不要风筝了吗?”说完,腾身跃到树尖上,取回了风筝,送回玄儿手里。

  “臣妾多谢王爷,臣妾告辞了。”

  “且慢,你不是要多谢我吗?怎么谢我啊?总不能说说就算了吧?不如我们……”说着竟然伸手去抱住了玄儿。

  玄儿心惊,这要是被人看到了抓到了把柄,岂不是死罪啊,刚刚处理完徐贵人,自己怎么能落到这样的地步!

  “王爷不可,王爷请自重!”说着玄儿推开了他,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主子,你这是怎么了?”若曦正拿着竹竿过来,却发现自己的主子竟然摔倒在地,旁边还站着一个男子。一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怎么任由我家主子摔在地上了?哎……你怎么能到后宫里来呢,这是你来的地方吗?”若曦言语犀利,那人却面带微笑。

  “若曦,不得无礼,这是文宣王爷。刚刚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和王爷无关,我们走吧。”

  “是。”若曦丢给那男子一个嫌弃的眼神,扶着玄儿回去了。

  玄儿走远,孙安走了过来:“皇上这又是何必呢,没有吃到豆腐还碰了一鼻子灰。”

  “你说什么?”

  “奴才失言,奴才该死。”孙安知道自己又耐不住乱说话的性子了。

  “好了好了,你懂什么,这样的女人才好玩,不然后宫那些人,一个个只会卑躬屈膝,有什么意思。幸亏玄儿和她那个宫女都没有见过朕,不然还真的不好玩了。”

  “现在人都走了,皇上就别留恋了,文宣王爷还在殿前等着您去下棋呢。”

  “呵呵,这个正杰,平时正事儿不干,老是缠着朕弄些琴棋书画什么的,真是让朕头疼啊。”

  “皇上每次都说文宣王爷缠着皇上,却又每次都纵容王爷,足以见到皇上对王爷的宠爱啊。”

  “呵呵,他是朕的亲弟弟,我自然会偏爱于他。况且正杰是个于是无争的人,对我也极为敬重,和他在一起,我能觉得做什么事儿都很放松。朕的这么多皇兄皇弟中,也就只有正杰,虽说游手好闲,又可以给我很多提示,我能不宠着他吗。”

  “那就不要让王爷久等了,銮驾已经在御花园门前等候了。”

  “好,我们走,还有,今天的事情,不许和任何人说起,若是纯才人问你什么,你要掂量着说。”

  “是,奴才的这颗脑袋是长在嘴上的,自然知道怎么让自己活着。”

  “你,如果真的知道怎么三缄其口就好了,要不是我对你一再纵容,你有十颗脑袋也全掉光了。”

  孙安伸了下舌头,自然知道皇上对自己也很纵容,毕竟自己是在皇上刚做皇子的时候就跟着了,忠心自然不必说,自己要是没了,他在培养一个心腹,也很难。

  宜兰宫。

  “若曦,你去问问,今天文宣王爷是不是进宫了啊?”

继续阅读:第六章 受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步为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