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受辱
凯特夫人2019-12-20 16:113,209

  “主子,奴婢都问过了,今天王爷确实进宫了,我去的时候,他正在养心殿陪着皇上下棋呢。”

  “下棋?我怎么没听说皇上喜欢下棋?他每天国事那么多,对外人说他那么忙,竟然青天白日的和王爷下棋,真是奇了。”

  “这有什么啊,我听说这个王爷,是皇上最喜欢的一个皇弟,除了是一母所生,这个王爷,对权位什么的完全没有兴趣,皇上觉得这样的王爷留着安全呗。”

  “那倒也是,和自己的敌人在一起,总是不能安心的,前朝这样,后宫也这样。”

  清晨,阳刚沐浴,玄儿刚睁开眼睛,就闻到了一股怡人的花香。

  “若曦,怎么宫里来了这么多鲜花啊?谁送来的,真好看。”

  “这是今天一大早花木司送过来的,并没有说是谁的命令,主子看到的这些,都是插瓶,给主子养眼的,院子里还有很多盆栽呢,现在我们宫里可好看了。”

  “是吗?院子里已经有那么多兰花了,再多了,还能往哪里放啊?”

  “这些人也真是有才能,在院子里用主子搭建了花棚,还在下面做了秋千,柱子上慢慢的都是牵牛和爬山虎,在棚子下面坐坐秋千乘乘凉,可舒心了。”

  “看你说的那么好,还不快帮我更衣,让我也去悄悄。”

  “是,奴婢遵旨,哦,对了,今天皇后娘娘那边不知道为何送了一枚金簪过来。奴婢收下了,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哦?拿来我看看。”

  若曦取来了一个锦盒,里面放着一枚精致的金簪,镶着几块硕大的红宝石。

  “我都没看过呢,这簪子可真好看!”若曦看着眼都花了,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成色啊!

  “看来皇后娘娘还真是关心我呢,给我梳妆吧,我先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再说,这簪子给我戴上。”

  “是,奴婢遵旨。主子最近打扮都是随心所欲的,今天要不要隆重一些?”

  “你是说我平日里邋遢的很吗?今天就穿樱红色的那件衣服吧,梳正发髻,要大红的唇膏,还有……”

  “还有前几天刚刚赏赐的斑竹黛,是不是。”

  “正是了,你这丫头,跟着我久了,竟然可以揣摩我的心思了,这斑竹黛据说得来不易,每年也就产那么一点儿,皇上赏了我一斛,足见对我的恩宠呢。”

  “可不是吗,新来的妃子就不必说了,那些贵妃什么的,也只有蓉贵妃、庄妃两人才有呢。”

  “怎么,没有给皇后娘娘吗?”

  “皇后娘娘对自己的容貌很是自信,平时既不画眉,也不描唇。娘娘自己说,年龄也大了,画的妖艳的,就像老妖怪一样,明中是让自己显得年轻,却像是摇尾乞怜一样可怜自己的容貌衰退。”

  “皇后娘娘还真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呢。知道得不到的,就不挣。”

  “别人不知道,难道主子也不知道,怎么能够不争呢,现在是皇后,日后可能就是太后,但是皇后身后并无皇嗣,她总要为什么算计以后的,所以只能拉拢年轻的妃子为自己所用,生下龙子,就要叫她母妃。”

  玄儿笑了笑,她又何尝不知道,皇后娘娘之所以照应自己,也不过是为自己寻找后路罢了,有一天自己有能力了,她自然有驾驭不了的一天。而蓉贵妃虽然无需靠自己争皇恩,却也担心自己被她人所用,所以才对自己好的。

  皇后宫里。

  “皇后娘娘金安,臣妾来迟了,还请娘娘赎罪。”

  “无妨,你们这些年轻人,身子乏了要早休息,早上若是醒不来不给本宫请安也是无妨,先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为皇家延绵子嗣才是最重要的。冯常在,昨晚皇上召幸了你,你倒是成了第一个受宠的了,但是要记得,不要恃宠而骄,日后皇上去其他宫里,更不能争风吃醋。”

  “臣妾记下了,臣妾自然会好好伺候皇上,也会保护好自己的身体,绝不会摔着了碰着了,让皇上和娘娘担心。我说的对不对啊,纯才人?”

  玄儿心里暗怒,自己摔倒也是别人所害,不然现在这样得意的就不是你了,再说了你不过是个常在,比我高一级的贵人我尚且不放在眼里,你这是要自讨苦吃!

  “妹妹说的极是,皇上有时一时兴起,随便到哪个宫里转一转,都说不准,诸位姐妹都要学着冯常在,保护好自己,不要皇上想召幸谁,却碰巧无法侍君了。”

  冯常在冷笑一声,暗想,你说我只是偶然得皇上宠幸,也不看看你自己,还没见过皇上吧,这样的衰运气,你就等着老死宫中吧!

  这时蓉贵妃抿了一口茶,说道:“今天本宫早起晨练,经过纯才人的宫外,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花香,相必是皇上赏赐的吧?”

  “臣妾惶恐,今天宫里确实多了很多名贵香草,臣妾受宠若惊。”

  “看来皇上对你真是上心,每天送去鲜花养眼怡神,就连本宫当年,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啊。”

  “皇上对娘娘的宠爱,臣妾万不能及,只是皇上用些花花草草引得臣妾开心罢了。”

  这一来一往,冯常在脸都绿了,纯才人身体初愈,不能侍奉皇上左右,也是正常。可能皇上竟然三天两头的赏赐东西。自己昨天承恩,今天皇上只是赏赐了几匹缎子,还不是很好的货色。这对自己来说都太不公平了,若是自己能够怀上龙裔,倒还罢了,若是怀不上,还不知道下次见到皇上是什么时候呢。

  这个纯才人,太难对付,自己一定要乘胜追击,不然日后她能侍君了,恐怕皇上再也不会去其他的宫里了!

  出了坤宁宫,冯常在从玄儿背后走了过来:“纯姐姐,今日妹妹多有得罪,还请姐姐见谅啊。”

  “这是哪里话,自家姐妹,什么话都说得,只要不让外人笑话就好了。”她看冯贵人的眼神,是蔑笑。

  “姐姐不见怪就好,臣妾就先回去了,我要回去好好准备一下,今晚还要侍奉皇上呢。”

  “那妹妹就请先走吧。”

  看着冯常在的嚣张气焰,真是好笑又恶心。若曦愤愤不平的说道:“她一个常在,竟然在主子面前这样说话,看她那个得意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这是什么话,以后不要议论主子,让人听到了,以为我们宜兰宫的人都没素质呢。”

  “奴婢知错了,只是奴婢看不过去,她只不过是得了圣恩,还没怀上龙裔呢,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嚣张的!”

  “她得了宠,自然有换上龙种的可能性,自然是对我们这些不受宠的人冷眼相看了,只是你应该听说过一句话,上天让谁亡,必先让其狂,狂的收不住了,就是等死的时候了。”

  “嗯,奴婢记下了。到底谁才是真的受宠,日后大家就见分晓了。”

  午后,玄儿去御花园养心,御花园的秋千是最大的,玄儿很喜欢这里,经常到这里来坐一坐,虽然自己的宫里现在也有秋千,但是远远不及这个好玩,倒像是一个幌椅。

  玄儿玩的正开心,一个妖媚的身影伴着妖媚的声音走了过来:“我以为是谁在这里呢,原来是不受宠的纯才人啊。”

  玄儿定睛一看,可不就是那特别得宠的冯常在吗:“常在不去好好准备着侍奉皇上,怎么有空闲到这里来了。”

  “我倒是想,只是我的宫里就在这里附近,听到有人吵吵闹闹实在不得安宁!所以才来看看是谁在这里取闹。”说完径直坐在一边的石凳上。

  若曦怒言:“你好大的胆子,你不过是个常在,为何见了我们家主子不行礼呢,有没有一点规矩!”

  “还轮不到你个下贱的丫头来教训我!她高一级,我矮一级又能如何,她不过比我高那么一点点,现在受宠的是我,皇上给我封位也是早晚的事情,这后宫里头,谁受宠谁才是真正的主子,不然,连个奴才也比不上!”

  玄儿笑道:“奴才尚且知道见了主子行礼,那才算是个好奴才,见了主子却不行礼,那真的是连奴才都不如了。”

  “你!纯才人,你以为你真的算什么东西,等我诞下皇嗣,你就等着受人冷眼吧!今日我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我们走着瞧。”

  “你不和她计较,我却想和你计较!”两人正翻天覆地着呢,一个男人是声音突然传来。

  “臣妾见过王爷,这是臣妾的家事,还请王爷不必费心了。”

  冯常在见纯才人竟然称皇上为王爷,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臣妾参见皇上,纯才人对我出言不孙,又蔑称皇上,真是不识礼数,还请皇上好好管教!”

  “哦?是吗?我看不识礼数的是你!”皇上暴怒,一个巴掌将冯常在扇在地上。

  “皇上赎罪,臣妾知错了。”

  “哼,你不过是承了一夜皇恩,就如此嚣张跋扈,若是给你封位,你还不识藐视整个后宫了吗!”

  “皇上赎罪,皇上,臣妾真的知道错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 得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步为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