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煎药
凯特夫人2019-12-20 16:113,234

  玄儿见皇上依然有些怒气,连忙劝慰。

  “皇上宅心仁厚,臣妾佩服。那不知还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格尔丹贪婪,却不知我朝是何等的天下,尽管给些封赏,岂不是也能让他们安稳一时了?”

  皇上却未说话,直直的看着玄儿,玄儿心里一惊,连忙跪下:“皇上赎罪,臣妾自知后宫不得议政,却在此与皇上议政如此,真乃死罪。”

  “无妨,你起来,是朕叫你来的,你可尽管说,绝不降罪。”

  “谢皇上。”玄儿起身,却不敢再说什么了。

  当晚,玄儿直接在养心殿侍奉。谁知半夜,皇上无意间压住了玄儿的一只胳膊,第二天早上全都麻了。

  早上要去问皇后早安,玄儿来不及休息,直接从养心殿去了坤宁宫。

  众位妃嫔都已经到了,玄儿连忙下跪:“臣妾给娘娘请安,今早臣妾来迟,还请娘娘赎罪。”

  “无妨,我听闻昨天你在养心殿侍驾,以后若是侍君,早上可不过来请安。”

  “臣妾谢娘娘体恤。”

  “赐座,上茶。”玄儿写过之后坐在了自己的位置。昨夜滴水未进,如今还真是口渴了。

  王贵人突然站了起来,道:“娘娘,臣妾昨夜,隐约感觉胎儿在腹中踢了臣妾呢。”

  “哦?是吗?那是好事啊,说明皇子一切正常啊。”

  怀过皇子的妃子纷纷暗骂,真是奈不住气的贱人,只不过两月而已,孩子还都没有成型,怎么可能踢你呢!

  王贵人见皇后夸奖,更加洋洋自得起来,说道:“昨天皇上还命人给臣妾……”

  玄儿端起了茶杯的手,突然酸痛无比,水杯没有拿住,一下摔在地上,开了花。玄儿吓了一跳,王贵人也下了一跳。

  玄儿知道自己失仪了,连忙下跪:“请娘娘赎罪,昨夜皇上无意间压住了臣妾手臂,现在酸痛无比,刚刚一时失手,才摔了娘娘宫中的器物,还请娘娘赎罪啊。”

  众人没说话,蓉贵妃却道:“王贵人正在说皇子只是,你现在摔了杯子是给谁看啊,莫非是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嫉妒王贵人不成?嫉妒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这猛然的一声响,若是吓到了王贵人,动了胎气,岂是你所能承担的了的?”

  “臣妾多谢娘娘教诲,臣妾果真是无意之失,还请娘娘赎罪啊。”

  皇后忙解围道:“本宫想纯贵人也却是无心之过,还是不要多计较了,纯贵人,你既然身体不适,还是回宫休息去吧。”

  “臣妾谢娘娘体恤,臣妾先行告退了。”

  出了坤宁宫好远,玄儿的心还是怦怦直跳,若是刚刚王贵人真的有的什么意外,真是有口也说不清了。

  刚刚回到宫里,却有公公过来通报,说谢常在来了。玄儿心想,自己与谢常在一起进宫,却一直没有什么交际,不知道怎么现在她倒是来看自己了。

  正想着,那谢常在就走了进来:“臣妾见过纯贵人。”

  “妹妹见外了,都是自家姐妹,还拘什么礼数呢。快快过来坐着吧。”

  “姐姐,这里好雅致,皇上对姐姐真是宠爱,不像妹妹,如今还没有正眼看过皇上呢。”

  “妹妹年纪尚小,受宠何须急于一时,日后必然大有机会。只是姐姐不知,今日妹妹如何得空来看姐姐呢?”

  “新春刚过,妹妹一个人寂寞无聊,宫里也没个能说话的丫鬟姑姑,只能到你这里来串一下门了。和我们一起进攻的,冯常在徐贵人都已经不中用了,王贵人又是那样一副坏脾气,还有一个郭采女,听说进宫后就生病了,得到了特许,无需给任何人请安,至今大家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是何等人物。如今看来,也只有能够找姐姐说说知心话了。”

  “妹妹的心情,姐姐何尝不知呢,皇上虽然偶尔召见,可是一月之间也不过那么几次,还是有二十几天,独自一个人守着空房,这后宫妃嫔众多,能见上一面皇上已属不易,姐姐也再无多求了。只是妹妹大好的年华可不能虚度,还是早日为自己打算,得到了圣宠才是真的啊。”

  “姐姐说的是,只是妹妹不争气,长得不好又不会讨人欢心,你看着众位姐姐,哪有几位是喜欢妹妹的,想来都是受人白眼,也就只有姐姐不嫌弃,才能说上几句话解解烦闷了。”

  玄儿心想,既然你想让我提拔你,何须这么多废话,不如拿出点什么手段来看看,如果你真的有培养的潜质,我不妨就好好扶植一下你,不然,你还是自己回去独守空房好了。

  “妹妹不知,姐姐虽然偶尔得到圣宠,如今最受宠的确实王贵人啊,她如今身怀皇嗣,皇上几日都是在那里安寝的呢。”

  “那又怎样,以姐姐今时今日之得宠,怀上皇嗣也是迟早的事情,王贵人如今就如此横行霸道,且不说日后能够生下来,是皇子还是公主,如今不过两个月,剩下的七八个月说不定有什么情况呢,人不是总能够一直狂妄下去的。”

  “妹妹可不要这么说,不然若是日后真的有什么事儿,可不就是怨在妹妹的这几句话上了。不过妹妹说的倒是有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永远狂妄,只是我们姐妹在这里,尚可说说这些发气的话来,但是说话毕竟不能伤人啊。”

  “姐姐说的是,话虽不能伤人,却是弹箭之弦。妹妹宫里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

  “若曦,好生送谢常在出去。”

  送走了谢常在,玄儿心里就像一只兔子在乱撞,这个谢常在,到底要做什么!

  王贵人永和宫里。

  “沁芳,安胎药煎好了吗?”

  “回贵人,马上就煎好了,奴婢这就去端来。”

  沁芳到了偏殿,奇怪的是,煎药的宫女竟然不在,药都已经煮沸了。这时候小宫女跑了进来:“沁芳姑姑。”

  “你去哪里了!若是贵人的药出了岔子,你可能担待得起?”

  “姑姑赎罪,奴婢只是去出恭一下,刚刚见药还没有煎好,料想一时半会还好不了,还请姑姑不要告诉贵人,奴婢重新煎来就是。”

  “不用了,这药刚刚好,我端过去了,还有,你我皆为宫女,以后无需自称奴婢,别人听了还以为我怎么样自大轻狂呢。”

  “是,妹妹知道了。”

  虽然这药,沁芳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王贵人现在就要吃,说是喝了以后睡觉,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沁芳便端给了王贵人。

  看着王贵人喝完了药,并没有什么不妥,沁芳才放下心来,侍奉王贵人睡着了。

  第二日早上大家在坤宁宫给皇后请安,玄儿在中间坐着,她隐约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因为谢常在在下位坐着,一直露出一副什么事请得逞的神情。

  “王贵人,你的胎象可还好?”

  “谢娘娘关怀,臣妾的这一胎本来就不是很稳,一直用着安胎药,也没什么大碍,只是昨晚又有些胎动,想必也没什么大的事情。”

  “嗯,你要好好的养着,已经六个月了,想必孩子都已经成型了,这段时间不要到处走动,也不用过来请安了。”

  “谢娘娘。”

  昨夜?稍微有些胎动?难道是?玄儿真的不敢想,是不是谢常在做了什么,虽然她也对王贵人恨之入骨,但是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坤宁宫里散了出来,又是与王贵人同行,因为两人同为贵人,自然退出来的时候,是在一条线上走的。

  “纯姐姐,一向可好啊?”

  玄儿一看见王贵人那张嘴脸,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恶心,刚刚对她的一丝怜悯也荡涤的无踪无迹,甚至觉得,谢常在杀了她全家也是应该的!

  “妹妹说笑,我又没有身孕,就算是跌了打了的,也没什么大碍,哪像妹妹这么好的福气,眼看皇嗣都要生出来了。”

  王贵人被捧的立刻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哈哈大笑的说道:“是啊,已经六个多月了呢,最多三个月,就要生了呢。也不知道是个皇子还是公主。”

  “皇子也好,公主也罢,近些年来宫里都没有孩子出生,姐姐生出什么来,想必皇上也是开心的。”

  王贵人一时间也没多想,只以为是纯贵人羡慕嫉妒恨,却看着纯贵人昂首挺胸红豆走了过去,也不知道器宇轩昂什么。

  生出什么东西来皇上都喜欢?纯贵人!什么玩意儿啊!

  王贵人有些怒气的回到了永和宫,纯贵人,你既不是十分的受宠,有没有怀上皇嗣,就凭着皇后对你的那点儿好,也敢这样嚣张跋扈!

  越想越气,就觉得肚子里不对劲儿了。王贵人有些紧张,怀孕的时候是不可以动气的!“沁芳,快去端安胎药来!”

  “是,贵人。”沁芳见贵人有些不对劲儿,心里也吊了起来,莫说原因是因为那碗药,就算不是,自己是服侍王贵人的,要是有什么差错,怕是也难逃其咎吧。

  王贵人睡到半夜,突然觉得腹中一阵剧痛醒了过来,那感觉不像是正常的腹痛,竟像是胎儿出了问题。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调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步为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