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赏诗
凯特夫人2019-12-20 16:113,243

  “庄妃娘娘言重了,我对大皇子不过是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哪敢称教导呢,还是娘娘教导有方,大皇子前途无量呢。”

  “那就多谢纯贵人吉言了,今天大皇子去配皇帝了,不然定要他端茶问安呢。”

  “时候不早了,臣妾就不打扰庄妃娘娘休息了,臣妾就先告退了。”

  “嗯,好的,不过你今日既然来看我,自然不能让你空手而归,我就送你几句话吧,蓉贵妃不好惹,只是她家大势大后台大,之前又受皇帝宠爱,但是皇后娘娘却是心计极重,不好碰触啊。”

  玄儿略一思忖,笑道:“臣妾谢娘娘提醒,臣妾告辞了。”

  庄妃看纯贵人走了出去,心想,你一进宫,我就知道你有多大的能耐,只怕我身上的仇恨,只有你能帮我报了。

  回想当年,蓉贵妃对自己的各种侮辱,皇后娘娘对自己无端的压迫,不就是因为自己生下了大皇子,深得皇帝喜爱。若是有一天我做了太后,她们可还有活路?便对我的迫害日益增加,只等我先死了,她们谁争到了大皇子的抚养权,谁就成了最大的赢家,只是现在,来了一个纯贵人,以后谁输谁赢,倒还说不准了呢。

  初二,宫中惯例是要给太后请安的,只是前朝的后宫争得太厉害,最后新皇登基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太后,所以这个惯例就给了皇后,大早上皇后就命人打扫好了宫廷,摆上水果和许多水仙,屋里香气扑鼻,暖意融融。

  各位妃子都来了,先是妃位和嫔位给皇后请安,然后是贵人,才人,常在,采女等,大家正在寒暄,突然王贵人捂着嘴做呕吐状。

  皇后娘娘忙作关心:“王贵人这是怎么了?可是吃错了什么东西身体不舒服吗?”

  “会皇后娘娘,我家主子不是身体不舒服,是有喜了。”她的随身宫女采薇说道。

  “哦,真的吗?这是天大的喜事啊,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回皇后,臣妾半月来都觉得恶心反胃,还以为病了,后来找太医看过了,才知道自己已经有孕一月有余了。”

  “好,大年的有了这个好消息,这真是喜上加喜啊,你要好好的保养好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需要的,就给本宫说,万不可出了什么差错。”

  “臣妾一定会好好照顾好皇嗣的,请娘娘放心。”

  皇后笑着点头,转身对玄儿说:“纯贵人,你也颇得圣恩,怎么肚子也不见有动静啊?”

  玄儿道:“臣妾无福,不能为皇上诞下皇嗣,实在是有违圣恩。”

  蓉贵妃冷笑:“王贵人有福气怀上了龙种,可不是谁都有这个福气的,王贵人哪里,皇上也不是经常去,王贵人就怀上了,有的妃子确实不下蛋的鸡,皇上去的再勤快,还是没有生皇子的本事啊。”

  皇后脸上不悦,一个贵妃怎么能够说出这么没有水准的话来!只是碍于面子不好说什么,倒是庄妃接过来说道:“蓉贵妃所言极是,只是这宫里,得了皇上多少年皇恩的也不在少数,也不是每个人都生下了皇子,纯贵人还年轻,以后自有机会的,你说是吗,蓉贵妃娘娘?”

  蓉贵妃心里暗火,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的皇恩多年,却没有诞下一位皇子,连肚子都从来没有动静过,若是他人敢说自己,自己还能顶上几句,只是偏偏这庄妃生了个大皇子,深得皇上喜欢,且不说自己生不出皇子,这会儿就算是生了,等到成年,大皇子已经继位也未可知呢。

  皇后娘娘忙打圆场:“好了蓉贵妃,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要说这些不愉快的话了。”

  从皇后宫里出来,玄儿给庄妃娘娘作揖致谢:“多谢娘娘今日帮臣妾解围,不然臣妾今日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呢。”

  “有什么好谢的呢,我只是看不过蓉贵妃那副嚣张气焰罢了,她在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如此嚣张跋扈,只是她兄长父亲都是朝中大员,先帝对这个儿媳也不知怎么处理,如今她倒是变本加厉了。”

  “臣妾倒是以为,贵妃娘娘其实已经不再是嚣张跋扈了,而是怕得很呢,她的年纪越来越大,新人却会一批批的进来,她没有皇子,自然有一天会垮台的。”

  “你说的有道理,人再是多么的强硬,也终会有心理防线坍塌的哪一个点,没有人会永远狂妄。”

  刚和庄妃分开,皇上身边的孙安公公就过来请,说是皇上召见纯贵人。

  玄儿坐着轿子来到了养心殿,却见皇上伏在案上睡着了,玄儿召来侍奉在侧的太监骂道:“怎的皇上睡在这里,也没有人提醒着,若是染了风寒,伤了龙体,你们可还想活命?”

  一群奴才吓得跪地求饶,纷纷说是皇上不让靠近才不敢过来的。玄儿心疑,怎么难道皇上有什么秘密吗?她支退了太监,来到皇上一边,见皇上身下压着一张纸,只是大部分都被压住了,只留下一个角角,若隐若现几个字,都猜不到是什么,只有最边上一个字能看得真切,竟然是一个杀。

  玄儿心里已经,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召见自己,却这么一会儿就睡着了。

  “孙安,皇上怎么回事儿?大早晨的怎么这般疲惫?”

  “回纯贵人,昨天皇上几乎一夜没睡,今日早上一早就让奴才去请纯贵人了,谁知贵人你去了皇后宫里请安,奴才碍于皇后娘娘的面子,就一直等在外面,等纯贵人出来才敢通报,谁知皇上竟然已经睡着了。”

  “以后这样的事情,自然是皇上最重要,皇后娘娘再大,也要以皇上为重。”

  “奴才知道了,只是现在,贵人您看是叫醒皇上还是?”

  “不必了,我在这里等着就好,你去取一件薄毯过来,给皇上披上,以免着凉。”

  “嗻,奴才这就去办,顺便给贵人上一杯茶。”

  等了半天,方才听到书案那边传来声响,玄儿赶忙过去,拿住了眼看要落到地上的毯子:“皇上醒了?”

  “朕睡了多久了?”皇上甩了甩脑袋,有一种一觉睡得不知何年何月的恍惚感。

  “不多,皇上只不过睡了一会儿,却一夜没有睡好,还是没有补过来的。不知道皇上召见臣妾,有何事情?”

  “哦,也……没什么大事儿,昨晚夜半无眠,朕望着窗外的明月,有幸得诗一首,我知你也颇通诗律,所以请你过来一起评价一下。”

  玄儿心里顿时觉得,远远大山压来,进了才发现不过是一片乌云而已。

  “皇上神笔,自然是极好的,臣妾有幸读到,真是福气,那就请皇上与臣妾看一下吧。”

  皇上把身下那张草纸递给了玄儿,只见上面几行清秀娟丽的小字,完全不像是男子的手笔。

  等到秋来叶落尽,我忘那花开花谢,冲杀秋景,满城尽是一金黄。

  原来刚刚那个杀字,竟是出自这诗中。只是如今皇上身居一国主位,怎么可能写出这样的诗来呢,这看起来倒像是反诗呢。

  “皇上,臣妾愚钝,只看得这是首赞颂菊花的诗,并未觉得有皇上以往诗词之妙笔,还请皇上赐教。”

  “你说什么,你说朕所写的诗不妙?”

  “臣妾不敢,皇上请恕罪。只是这诗清冷孤幽,皇上乃万民福体,是在不应出此感叹,臣妾冒昧了,请皇上赎罪。”

  皇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玄儿,你很聪明,这当然不是出自朕的手笔。这是王将军在城外偶然听到的,就写给了朕。”

  “王将军?哪个王将军?”

  “就是王贵人的哥哥,王时安。他素爱诗词,因而懂得这诗词的妙义。”

  玄儿才不在意这诗有什么妙义,她今日才知王贵人竟然是王将军的妹妹,王将军是朝中二品大员,手握军权,怪不得他妹妹在宫里也如此放肆,只是听闻王将军人还不错,却知道怎么有这样一个妹妹。

  “臣妾愚钝,怕是不能体会这诗中更深邃的含义了。”

  “不,你很聪明,你若是看懂了,或许现在将会不在此处了。既然不懂,朕便给你讲讲,这是有人要造反啊!”

  玄儿连忙跪下:“皇上何出此言,我朝人多物丰,百姓安居乐业,谁会放着好日子不过,没事儿想着造反呢,皇上多虑了,还是让臣妾烧了这反诗吧。”

  “无妨,正是本朝物资丰满,才会遭他人窥欲。这是一群格尔丹人的杰作!”

  “臣妾听闻格尔丹人前些年已经归于我朝,只是地处边疆,难于管理,莫非是今年又不安分?”

  “正是,朕这几日得到边境快传,为此事忧心不已。”

  “皇上也无需忧心,我朝兵强马壮,何惧一个小小的格尔丹,就让王将军出兵讨伐,怎么还能任他逍遥几日?”

  “你却不知,格尔丹倒没什么,若是真打无需几日,只是其后面的哈撒王国,兵力充足,实在是大患,以往格尔丹就是我朝盾牌,若是大了格尔丹,后面的哈撒国必然趁机出兵,那将会是一场大战,劳民伤财,还未必能大胜!”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煎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步为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