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夜宴
凯特夫人2019-12-20 16:113,003

  眼看天气越来越冷,转眼就是新年了,宫里到处都洋溢着喜气,各处宫灯大亮,歌舞齐鸣。

  皇上在欢宜殿设宴,宴请诸位王爷,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一年差不多也就这一次吧。

  因是家宴,诸位妃子也都参加了,皇上坐在中间正位自然不必说,皇后娘娘和蓉贵妃娘娘分别坐在两边,右边下面依次有庄妃、端妃、馨嫔等,左边是文成王爷和王妃,文宣王爷等。

  皇上看了看四周,问道:“怎么纯贵人还没有过来啊?”

  皇后娘娘道:“臣妾不知,已经派人去请了,今日宴会盛大,相比纯贵人要好好的打扮一番呢,应该快到了。”

  正说着,玄儿身穿枣红色袍子,华丽非常的走了进来:“臣妾见过皇上,皇后娘娘,诸位姐姐和诸位王爷,臣妾来迟了,还请皇上赎罪。”

  皇上笑道:“你来迟了,待会可要多喝几杯,快入座吧!”

  “皇上可错怪臣妾了,臣妾并非是有意来迟,只是刚刚在位皇上和娘娘准备新年贺礼,所以才来迟了。”

  “哦?是吗,那就把你的贺礼呈上来看看吧!”

  玄儿拍了一下手掌,鼓乐骤停,换了另一首曲子,霓裳羽衣曲。一辆花车缓缓的开到了大殿中央。众人看去,这车上竟然有牡丹、红药等春夏季节才开的花。争奇斗艳,煞是一派荣华富贵的气象。

  “纯贵人这是怎么做到的啊,这些花都是春夏才盛开,如今菊花都已经谢的差不多了,你这一车花实在是惊喜,让大殿顿时春意盎然,蓬荜生辉啊。”

  “回皇上,臣妾入宫之前素爱养花,知道一些摧花的技术,这些牡丹芍药,都在冰库中冷藏了一个月,让它们在七八月的时候,就提前过了一个冬天,到了九月份,又开始在暖房里培养,现在正是开花的时节。如今正在除夕之夜盛开,也算是臣妾功德圆满了。”

  说完玄儿又拍了一下手掌,花车慢慢移动,那花篮下面,竟是一个个的舞女,开始捧着花在大殿跳舞,众人乐呵呵的看着,那舞女们把鲜花送到各桌子上面。

  “纯贵人费心了,快入座吧。”

  “臣妾谢皇上。”玄儿看给自己留的座位,就在庄妃娘娘下面,比馨嫔还高了一级,心里不知道是喜是忧。

  坐下之后她悄悄的问馨嫔:“馨嫔娘娘是不是坐错了?怎么在我的下面啊?”

  馨嫔小声回道:“坐着就是了,这是皇上的安排,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还是有些惶恐,不如还是换过来吧。”

  这时皇上正见两人窃窃私语:“纯贵人和馨嫔娘娘说什么悄悄话呢?”玄儿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馨嫔站了起来:“回皇上,纯贵人正问臣妾,这花儿怎样,臣妾以为纯贵人为家宴锦上添花,实在是劳苦费心,应该赏赐呢。”

  玄儿向馨嫔点头致谢,皇上道:“说的是,朕必然重重赏你。馨嫔也很好,也赏。”

  两位下坐谢恩。这时对面一个一样的眼光投了过来,是文成王爷。

  “本王之前就听说皇上得了一位贵人,很是眉毛,就是这位纯贵人吧,果然是国色天姿,不知道纯贵人可会歌舞,为大家再献一曲啊?”

  纯贵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整个大殿都安静下来,王妃在一边暗中骂道:“歌舞那是歌舞伎的事情,你怎么可以让皇上的贵人唱歌跳舞,成什么体统!”

  文成王爷说:“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啊,我倒是看看这女人有什么能耐。”

  纯贵人起座道:“回王爷,臣妾无能,不会歌舞,让王爷见笑了。”

  “不会?那今天大家可怎么乐的起来呢?”

  玄儿顿时红了脸,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和这位王爷五行犯冲,怎么第一次见面就这样难为自己呢!

  “臣妾实在是不能歌舞,怕是玷污了各位王爷的眼睛啊。”

  皇上暗中叹气,却不好发作,文成不和文宣一样,他的手里有军权,要顾及很多事情,只怕此言既出,纯贵人难逃这跳上一支舞了。

  “纯贵人,你就随便调一下吧,今日家宴,都是自家人,跳的不好也无妨。”

  玄儿只能奉命:“既然这样,且容臣妾去更衣吧。”

  片刻,玄儿穿着桃红色的舞衣走了上来,对诸人深鞠一躬,突听一阵琴声传来,文宣王爷道:“既然是家宴,不如大家一起取乐,臣弟原为纯贵人弹琴伴奏。”

  玄儿这才知道谁是真正的文宣王爷,来不及看上一眼,开始翩翩起舞。

  舞姿轻盈飘逸,紧接着那些舞服统一的舞娘也纷纷加入了这场迷人的舞蹈中,刘玄儿笑容灿烂,那双凤眼更是不断的散发出勾人的气息,让众人都不禁感到一阵惊艳。

  此时悦耳的箫声幽幽飘来,为这段舞添上了一端光环,随着箫声的缓急,纯贵人那舞姿时而缓,时而急,众人都被深深的代入这段舞之中。

  “好,朕实在是没有想到,纯贵人各个才华都十分了得,就连舞技也是如此出众。”

  “臣妾谢皇上夸奖,文成王爷,不知臣妾舞的怎么样啊?”

  “皇上都说好了,本王自然也觉得极佳,你说呢文宣王爷?”

  “皇兄所言极是,纯贵人是舞姿曼妙,宛若仙子,实在是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观,今日看纯贵人跳舞,真是觉得以前看的那些舞蹈都是玷污了眼睛了。”

  玄儿笑道:“王爷谬赞了,臣妾谢王爷为臣妾伴曲。”

  皇上笑道:“甚好,今夜朕就去纯贵人的宫里,再好好的看看纯贵人的舞姿,哈哈,我们干上一杯!”

  酒足饭饱,纯贵人也喝了不少,回去的路上,还一直对文成王爷的故意挑衅耿耿于怀。若曦也奇怪的说道:“主子和文成王爷并无交往,更谈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知道怎么今天文成王爷会故意刁难呢。”

  “我虽不知道,但是既然他今天刁难我,我就不能这样便宜了他,自然有一天是要还回来的!”

  第二日就是新年,各宫里都相互串门拜年,也像是平常的人家一样,这个到那个宫里坐坐,那个来这个宫里串串。玄儿给皇后娘娘请安之后,对若曦说:“我们去庄妃娘娘宫里吧,自那日见到大皇子,我曾经说要去看望庄妃娘娘的,只是最近一直很忙,也没有得到空闲,就拖到现在了,今天新年,也没有什么事儿可做,趁这个功夫。估计庄妃娘娘也在家。”

  “正是了,庄妃娘娘身体不好,昨天都提前离席了,去看看也是很应该的,奴婢去准备一些礼品吧,送一些什么东西呢?”

  “什么东西,庄妃娘娘宫里的不比我们的好,自然是上不了眼的,只有一样,就是我亲手做的那个抱枕,虽然不是什么新奇之物,只是料子是西域进贡的海蚕缎子,宫里也是极少见到的,里面更是丹枫一叶做的枕芯,娘娘身体不好,这抱枕可以让她累得时候靠一靠,那丹枫的味道沁人心脾,对娘娘的身体也会有所好处吧。”

  “是,奴婢这就去取来。”

  主仆两人来到了端妃娘娘的宝仪殿,让人通传了,庄妃娘娘竟然亲自出来迎接了,玄儿赶忙请安:“臣妾给庄妃娘娘请安,怎么庄妃娘娘亲自出来了,臣妾受宠若惊,只是娘娘身子不好,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

  几人一边走,庄妃娘娘一边说道:“我和诸位妃嫔交往甚少,今日新年也少有人过来,你来看我我很开心,真是劳你记挂了。”

  “娘娘这是哪里的话,臣妾一向听闻娘娘无世无争,很是钦佩,今日也没有带什么贵重的礼品,只有臣妾自己做的一个抱枕,还望娘娘笑纳。若曦!”

  若曦把抱枕拿过去,庄妃惊讶的看着:“海蚕丝绸缎,这么贵重的礼品,本宫哪里好收啊?”

  “正是珍贵的东西,才敢送到娘娘的宫里来,这是臣妾亲手做的,里面的丹枫叶对娘娘的身体有好处呢。”

  “既然这样,我便收下了,只是东西再好,怕是我这身体,也难以再好起来了。”

  “娘娘这是哪里的话,娘娘才多大年纪,以后大皇子长大成人,娘娘还有的是享福的时候呢。”

  “说到这,还感谢当日纯贵人对轩儿的教导。”

  轩儿,玄儿,自己竟然和大皇子的名字如此相似,也算是自己和他们一家的一种缘分吧。

继续阅读:第十章 赏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步为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