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救赎I
黑尾猫2019-11-03 15:022,500

  清晨的房间是宁静的,微弱的阳光透过云雾,穿过窗户,把一缕阳光如同水一样撒在了地上,使得冰凉的房间里添上了一丝暖色调。女孩从床上坐起,缓慢地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走到镜子前,望着陌生的自己,便开始洗漱起来。

  伴随着洗漱声,镜头转向房间,破旧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崭新的相框,里面有着女孩(左)和一个小女孩(中)以及一名男子(右)的合影,她们的笑容很真诚,是漏出牙的微笑。

  相框旁的泰迪熊看着有点破旧不堪,但在阳光下让人感到莫名的舒适。女孩洗漱后,移出了桌下的板凳并坐下,捋起耳边那垂柳般的黑发,握起笔生疏地写起自己的独白。

  大家好,我叫奈,想必看到这个名字时你们便能想到我是名孤儿。是的,没错,是雾都—迪斯特上万孤儿中的普通一个。

  我从小都没有父母任何的印象,在这个每天都被大雾所笼罩的大都市里留给我们的只有生存……潮湿的环境,社会的歧视,高标的犯罪率,使得我从骨子里憎恶这个城市,没有吃,没有住……

  天天渴望着逃离这座城市,但身为孤儿的我们活在当下,那有诗和远方,只有铤而走险得以苟活。

  这个城市的“下面”便是黑暗,无限的黑暗,我们从小便被“组织”收养,为组织卖命,做尽了违法犯罪的事,每次行动我们都会带着自己的面具以防爆漏长相,如果能活着回来的话就会得到生存下去的食物。

  我们本想反抗,逃脱,但是黑暗的笼罩中是没有方向的。进入组织时,他们便会给我们印下“诅咒”,会在使用者手臂上出现印记,这是一种药物,它可以提高力量,反应,速度,使我们拥有超越常人的体能,但是它也会加速我们身体的衰竭,消耗生命。

  而且这东西也有它的另一面,那便是一切违反命令,或者逃跑的行为,都会触发负面效果,把我们化为灰烬,彻底坠落于冰冷的角落里……

  在组织里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代号,以方便管理,而我的代号是黑齿奈。其实这是一个很可笑的想法,那时候我还小,以为无论任何皮肤的人,他的牙齿都是白色的,当牙齿都变为黑色时,那个人从内心到灵魂都是黑色的。而我是个孤儿,在这样的环境下,必定会成为时代的落寞者,堕落于黑暗中。

  在组织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留给我的只有罪恶感,自己犯下了数不清的罪,说真的,我很恨自己。

  我曾经有一个和桌子上一模一样的泰迪熊,它陪伴了我很长时间,那……也是我现在唯一的犯罪证据,也是我最感谢的礼物。那个泰迪熊是一个议员女儿的生日礼物,当时她还举起来问我,“姐姐,它好不好看?”她不知道她的父母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中,当时我心情很复杂,但那只是一时罢了,鲜血还是染红了她的衣服,如同一朵洁白的花静静地躺在血泊中,为了自己的生存,只有杀戮。

  后来我把她的泰迪熊带走了,尽管上面有规定是不能带走赃物的,但我们私下都把好处留下了,没错都是这样。但这个比较特别,因为我没有把上面的血迹清洗掉,我只想把它留下来告诫我曾经犯下的错,告诉我自己是有多么可恶,有多么和自己过不去。

  政府虽然这么多年加大力度清剿过我们,但都没有什么效果,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本以为这就是我的人生,用自己那仅有的一点良知不断批评自己。但命运女神眷顾了我,我自己的命运发生了转折……

  我们的小队接到了新任务,前去捣毁某处科研院的一个实验室。(那天晚上下着小雨,我们按计划进行,袭击了门口警卫,清理了通道的摄像故意引发警报,便开始分为两队,一队向主要通道深入拖住增援,另一队走通风管道摸入内部实验室安放定时装备。)开始发展的很顺利,没人发现我们潜入,目标实验室的人都撤离了,门是上锁的,通风口无法直接进入。我们爆破炸开了门,再从内部安装定时装置。这个实验室更像一个储藏室,摆放着很多药物,以及实验台上的溶液,金玲剔透。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说话的是泷,可能是为了缓和气氛的吧,我并未接他的话,我继续在工作台装置炸药,对我来说每次的任务心情都是沉重的,与其说点这样的废话还不如赶快结束。

  突然,一颗手雷滚了进来,突如其来的爆炸轰鸣声打破了实验室里的安静,工作台上的溶液撒在我身上。一批支援小队赶到了这里,也许是爆破门时的响声引来的,我们直接交上了火,虽然损失惨重但还是逃出了实验室并炸毁了它。

  这时另一队发来消息,他们同样损失惨重快顶不住了,任务已经完成准备提前撤退,这种被抛弃情况是经常发生的,任务是第一位,接着便是自己的生命,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存。

  我们临时指定了个逃离方案,逃到了科研院的高处平台,从这里用滑翔衣逃走。就在我一只脚已经踩到栏杆准备起跳时,突然感到身体颤动了一下,重力失衡,直接从平台上掉了下去,那时能感觉到泷想抓住我,但是差了一点,不过还是谢谢你,我闭上了双眼,也许我会死在这里吧。

  “奈!……”我听到了泷的喊声,“不,我不能死,要活下去,”内心的潜意识冲破了全身的麻痹,我睁开眼睛看到下面是一片森林,张开双臂尽可能滑行一段距离来减轻冲击。

  最后运气不错,我活了下来,只受了点轻伤,借助雨水的冲刷躲避了警察和猎犬的搜捕。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体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但活着真好,心想可能是使用能力过度而引发的负面反应,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河边,来清洗身上的泥土和伤痕。也就在这时,我发现身上的“诅咒”消失了!

  我想起来实验室里撒在身上的溶液,我才明白这个任务为什么会交付给我们精英小队,为什么组织会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摧毁那个实验室,为什么守卫会那么严。这是政府和组织对抗的一个转折点……而我……算了,现在想想该怎么办吧,回去?如果我没了“诅咒”的话,组织那边应该不会显示我的信号,也就是在那边我是已死亡的状态。

  “难道……难道……”我抱头看着水中自己,那疲惫的身躯仿佛在向我哭诉,待雨下大,浑浊了水面,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可以摆脱组织了吗?只要不回去,只要不被组织发现我就可以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人生,也不用担心政府的追查,只用当个流浪者那样,找份工作就行了。(当时我哭了,那是我几年来第一次哭,感觉最多的是激动的心情。)

  也就是在那时我脱离了组织,也是几十年来唯一个活着离开组织的孤儿,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可以享受这份自由,一切都光明起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缕阳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