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为世界献上美好祝福
黑尾猫2019-09-09 19:167,153

  清晨的房间是宁静的,微弱的阳光透过云雾,穿过窗户,把一缕阳光如同水一样撒在了地上,使得冰凉的房间里添上了一丝暖色调。女孩从床上坐起,缓慢地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走到镜子前,望着陌生的自己,便开始洗漱起来。

  伴随着洗漱声,镜头转向房间,破旧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崭新的相框,里面有着女孩(左)和一个小女孩(中)以及一名男子(右)的合影,她们的笑容很真诚,是漏出牙的微笑。

  相框旁的泰迪熊看着有点破旧不堪,但在阳光下让人感到莫名的舒适。女孩洗漱后,移出了桌下的板凳并坐下,捋起耳边那垂柳般的黑发,握起笔生疏地写起自己的独白。

  大家好,我叫奈,想必看到这个名字时你们便能想到我是名孤儿。是的,没错,是雾都—迪斯特上万孤儿中的普通一个。

  我从小都没有父母任何的印象,在这个每天都被大雾所笼罩的大都市里留给我们的只有生存……潮湿的环境,社会的歧视,高标的犯罪率,使得我从骨子里憎恶这个城市,没有吃,没有住……

  天天渴望着逃离这座城市,但身为孤儿的我们活在当下,那有诗和远方,只有铤而走险得以苟活。

  这个城市的“下面”便是黑暗,无限的黑暗,我们从小便被“组织”收养,为组织卖命,做尽了违法犯罪的事,每次行动我们都会带着自己的面具以防爆漏长相,如果能活着回来的话就会得到生存下去的食物。

  我们本想反抗,逃脱,但是黑暗的笼罩中是没有方向的。进入组织时,他们便会给我们印下“诅咒”,会在使用者手臂上出现印记,这是一种药物,它可以提高力量,反应,速度,使我们拥有超越常人的体能,但是它也会加速我们身体的衰竭,消耗生命。

  而且这东西也有它的另一面,那便是一切违反命令,或者逃跑的行为,都会触发负面效果,把我们化为灰烬,彻底坠落于冰冷的角落里……

  在组织里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代号,以方便管理,而我的代号是黑齿奈。其实这是一个很可笑的想法,那时候我还小,以为无论任何皮肤的人,他的牙齿都是白色的,当牙齿都变为黑色时,那个人从内心到灵魂都是黑色的。而我是个孤儿,在这样的环境下,必定会成为时代的落寞者,堕落于黑暗中。

  在组织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留给我的只有罪恶感,自己犯下了数不清的罪,说真的,我很恨自己。

  我曾经有一个和桌子上一模一样的泰迪熊,它陪伴了我很长时间,那……也是我现在唯一的犯罪证据,也是我最感谢的礼物。那个泰迪熊是一个议员女儿的生日礼物,当时她还举起来问我,“姐姐,它好不好看?”她不知道她的父母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中,当时我心情很复杂,但那只是一时罢了,鲜血还是染红了她的衣服,如同一朵洁白的花静静地躺在血泊中,为了自己的生存,只有杀戮。

  后来我把她的泰迪熊带走了,尽管上面有规定是不能带走赃物的,但我们私下都把好处留下了,没错都是这样。但这个比较特别,因为我没有把上面的血迹清洗掉,我只想把它留下来告诫我曾经犯下的错,告诉我自己是有多么可恶,有多么和自己过不去。

  政府虽然这么多年加大力度清剿过我们,但都没有什么效果,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本以为这就是我的人生,用自己那仅有的一点良知不断批评自己。但命运女神眷顾了我,我自己的命运发生了转折……

  我们的小队接到了新任务,前去捣毁某处科研院的一个实验室。(那天晚上下着小雨,我们按计划进行,袭击了门口警卫,清理了通道的摄像故意引发警报,便开始分为两队,一队向主要通道深入拖住增援,另一队走通风管道摸入内部实验室安放定时装备。)开始发展的很顺利,没人发现我们潜入,目标实验室的人都撤离了,门是上锁的,通风口无法直接进入。我们爆破炸开了门,再从内部安装定时装置。这个实验室更像一个储藏室,摆放着很多药物,以及实验台上的溶液,金玲剔透。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说话的是泷,可能是为了缓和气氛的吧,我并未接他的话,我继续在工作台装置炸药,对我来说每次的任务心情都是沉重的,与其说点这样的废话还不如赶快结束。

  突然,一颗手雷滚了进来,突如其来的爆炸轰鸣声打破了实验室里的安静,工作台上的溶液撒在我身上。一批支援小队赶到了这里,也许是爆破门时的响声引来的,我们直接交上了火,虽然损失惨重但还是逃出了实验室并炸毁了它。

  这时另一队发来消息,他们同样损失惨重快顶不住了,任务已经完成准备提前撤退,这种被抛弃情况是经常发生的,任务是第一位,接着便是自己的生命,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存。

  我们临时指定了个逃离方案,逃到了科研院的高处平台,从这里用滑翔衣逃走。就在我一只脚已经踩到栏杆准备起跳时,突然感到身体颤动了一下,重力失衡,直接从平台上掉了下去,那时能感觉到泷想抓住我,但是差了一点,不过还是谢谢你,我闭上了双眼,也许我会死在这里吧。

  “奈!……”我听到了泷的喊声,“不,我不能死,要活下去,”内心的潜意识冲破了全身的麻痹,我睁开眼睛看到下面是一片森林,张开双臂尽可能滑行一段距离来减轻冲击。

  最后运气不错,我活了下来,只受了点轻伤,借助雨水的冲刷躲避了警察和猎犬的搜捕。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体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但活着真好,心想可能是使用能力过度而引发的负面反应,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河边,来清洗身上的泥土和伤痕。也就在这时,我发现身上的“诅咒”消失了!

  我想起来实验室里撒在身上的溶液,我才明白这个任务为什么会交付给我们精英小队,为什么组织会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摧毁那个实验室,为什么守卫会那么严。这是政府和组织对抗的一个转折点……而我……算了,现在想想该怎么办吧,回去?如果我没了“诅咒”的话,组织那边应该不会显示我的信号,也就是在那边我是已死亡的状态。

  “难道……难道……”我抱头看着水中自己,那疲惫的身躯仿佛在向我哭诉,待雨下大,浑浊了水面,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可以摆脱组织了吗?只要不回去,只要不被组织发现我就可以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人生,也不用担心政府的追查,只用当个流浪者那样,找份工作就行了。(当时我哭了,那是我几年来第一次哭,感觉最多的是激动的心情。)

  也就是在那时我脱离了组织,也是几十年来唯一个活着离开组织的孤儿,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可以享受这份自由,一切都光明起来。

  起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露宿街头,天天如同流浪猫狗一样在垃圾桶里找食物,晚上去桥下和众多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们睡觉,时不时会有些小混混来骚扰我,但好在都不是我的对手,几十年来除了战斗我别无所有。对于这样的生活让人憔悴,没有安全感,但对我已经很满足了,现在的我才是我正真的我。

  之后,我找到了一份饭店清理工的工作,为什么是清理工?因为文化低,服务员胜任不了,不过也好,累点苦点在后面工作见的人少也是种安全保障。不用露宿街头,在一处废弃的铁路旁租了一间小屋,每天工作很忙,要清洗很多的盘子,不断清扫地面,都是很晚才能下班。不过生活内容多了许多,可以去超市买东西,而不是黑市;在生活中见到了很多各行各业的人,而不是刺杀资料上;自己的一切都可以通过努力劳动换取,而不是用命来换……

  “奈,你们几个把活做完才能下班……”

  “哎,今天老板的心情不好啊。”

  “散了,散了,每天不都是这样吗?赶紧忙完回去吧。”

  “真是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那天天有点小冷,我还像往常一样走在回去的路上,不过,今天,哈哈。走过小巷与我的“小天使”相遇。她很漂亮像我小时候一样,这不是自夸,嗯,她无依无靠蹲在墙角哭泣……

  “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你父母了?”

  许久后,小女孩哭泣着说道:“爸爸,妈妈让我在这里等着他们,他们说一会就回来,天都黑了他们也没回来……”

  我很难过,明白小女孩是被父母遗弃,生活的压迫不仅仅是我们底层,也让很多中层家庭没有能力承担高昂的支出,只有忍痛割爱。

  “好吧,可以给姐姐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吧?”

  小天使她看了我很久,“我叫莉莉。”

  “好的,莉莉你现在是不是很饿呢?如果你相信姐姐的话可以跟我去我家吗?我给你吃的。”

  她有点犹豫,不停地翻动着她蓝色眼睛。

  “你看,姐姐呢,是名饭店员工,我现在穿的都是工作衣服,不是什么坏人,你在这里时间长了会碰见坏人的。”

  她点了点头,“嗯,谢谢姐姐。”

  “没事的,我叫奈,你也可以直接叫我姐姐,我一个人也没亲人,以后我就把你当成亲妹妹了,我就叫你小莉,好吗?”

  “嗯。”

  回到小租屋后,找来一张毛毯,便拿来面包给她吃。

  “那个,姐姐怎么开灯的。”

  我听到有点尴尬,“不好意思,我工资低没钱交电费,在外面捡来的煤炉还能用就先用着了,给面包,热水,有点烫,小心点。”

  “谢谢姐姐,不过话说回来,感觉挺温馨的。”

  “是吗?那还是真的挺棒的,就先留在这里吧,等你找到你家人再回去。”

  “不用了姐姐,我知道爸爸妈妈他们不要我了,很早的时候弟弟生下来他们都想不要我了……”

  “别哭别哭,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我会照顾你的,你要坚强起来。”我的话也只能说这么多,再多就会食言的。

  “嗯……”那双小手揉着眼睛,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至今印在我的脑海里。

  从那开始我摆脱了一个人的日子,开始了新的生活,虽然支出多了一点,不过我们很开心。

  时不时的会做些噩梦(梦见我在逃跑,小河旁边有组织的人在搜查我,我躲在树后不敢出声,我慢慢向后移动却不小心踩到了树枝,惊动了他们,他们把目光都向我这里看来,那一张张惊悚的面具下藏着无比丑陋的灵魂……)我被吓醒了,惊吓声吵醒了小莉。“抱歉过了一段时间,还是忘不掉这份恐惧。”

  清晨我便叫醒了小莉,“昨晚睡得好吗?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走走吧。”

  “今天姐姐不用上班吗?”

  “请了一天的假,你来这里都几天了,也没给你买什么衣服,走吧。”

  一个早上我们都在逛超市买了很多东西,尽管都是些比较便宜的,还是花了不少钱,是很心痛,但不知道人生会有几次这样的机会呢?看到小莉试衣服,觉得这是值得的。中午还破例下了趟馆子,没错就是自助餐,(中间还看到电视上插播的新闻:政府近期发布了一系列解救组织孤儿的措施,并加大对社会上孤儿的关照。)我叹了口气,心想这已经不属于我。)最后吃的太多被老板请了出来。

  后来吃撑的小莉问道我:“姐姐今天下午做什么呢?用不用打扫屋子。”

  “今天就是出来玩的,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折断树枝,搭理成棍,安上细线,挂上蚯蚓。

  “姐姐这样不好吧,湿地公园这里是不让钓鱼的。”

  “嘘……为了今天晚上的烤鱼豁出去了。”

  “嗯嗯。”

  直到夕阳黄昏时,还没一点动静,我这急性子有点按耐不住。“天啊怎么还没鱼,不会鱼被捞完了!”

  “姐姐快看,线动了。”

  “嘿嘿,看我的,我拽。”一只湿漉漉的鞋子撞到了我头上。

  小莉看着挂钩,“看来蚯蚓很早就脱钩了。”

  “今天怎么这么不给面子,”气不打一处来,我举起一块大石头往水里扔去,结果慢悠悠地浮上来几条鱼。

  “姐姐快看有鱼了。”

  声音惊动了安保,“哪来的小毛孩,这里不准捉鱼。”

  “拿鱼快跑,别让逮到。”

  “站住,别跑。”

  “不跑才是傻子,哈哈,今天收获满满。”

  火焰燃着柴木,火花划过夜空,烤鱼发出阵阵香气,我们坐在废弃铁道上静静地享受这份宁静的时光。

  “姐姐你说,这份美好的时光会不会一直停留下去。”

  “嗯?”

  “不不,我是说很姐姐在一起的时间里让我感受到了幸福与温暖,我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我抬头看着星空,“就像你所说的希望一样,它是一份希望,不可能一直停留下去的,今天晚上的星空很美丽,触动人心,但谁能保证明天早上就是晴天不会起雾。我们怀着美好的祝福来到这个世界,就要坚强的活下去,为世界献上美好的祝福……”

  “姐姐,你不恨这个城市吗?”

  “恨啊!当然恨它了,可恨它有什么用,你不也不是又恨又爱自己的父母一样吗?它在带给你黑暗的同时,有时也会带给你希望,关键看你自己怎么对待了,鱼烤好了,给吃吧。”

  “嗯,好好吃啊。”

  “是吧,那就多吃点。”从那以后我们关系越来越好,她也把我当成亲姐姐,给我敞开心扉说话,我也多么希望这份美好的时光一直停留下去,多么希望,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那天其实天气还不错,我早早的下了班,不过天也早早黑去,我转动钥匙,推开房门,里面一片漆黑。

  “小莉,你在家吗?今天下班早,去买了点菜做饭吃。”

  没人回应,心里的潜意识让我感到不安,我往屋里望去,在那皎洁的月光下一个身影转来看向我,“面具!”如同噩梦成真让人窒息,丢下菜袋子滚出来洋葱,刹那间又被踢很远。我拼命地沿着铁路跑,脑子一片空白,“对不起小莉,我没办法,对不起。”泪水还未落下便便被组织人员追上,上来一脚把我踢倒在地,巨大疼痛让我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也许是嘲讽,或是让我死的明白,他们摘下面具,总共三个人,其中有泷,兴许是他把我没死的消息上报的吧,当时只有他看到我下坠估计出来我死没,但我不恨他,每个人不都是为了自己而活。这时那两人走过来,又是一脚。

  “臭女人,害得我们几个多月来一直没日没夜的在找你是死是活。”

  “你以前不是很强吗?精英小队队长,有本事起来为自己的自由奋斗啊!告诉你,你到死还是一无所有,脱离组织就是自寻死路……”

  在他们的施暴下,疼痛打乱了我的思考,只剩下一片空白,我放弃了挣扎,向命运低头,只知道慢慢就会失去知觉,死在这里,罢了,我也累了。

  一阵风吹过我的脸颊,吹走了嘈杂的辱骂声,少了肉骨的疼懂,隐约听见,“泷,咳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快住手啊!”……打我的两人躺在了血泊中,我缓缓抬起头,看到泷站在我身前,我声音在颤抖,“你为什么这样做,你应该知道下场的,对不起,我还以为是你上报的我,为什么?你……”

  “嘘…奈,不要再说了,你还记得18岁你的生日吗?我向你表白,却挨了你一巴掌。”泷的声音很温和。

  我有点呜咽,“你是知道的,那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为什么还要这样为了我,不值得的!为什么你这么傻,为什么……”泪水滚落下,落在麻木的手上,却感不到一丝温度。

  “没有什么不值得的,爱一个人好难,但是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誓要一直守护你下去,如果可以的话,我还会选择继续守护下去,如果可以……奈,拜托你一件事,希望你坚强的活下去……”泷微微一笑,“诅咒”已经开启了,风吹过,随风而逝,消失在了夜空中,如同玫瑰花瓣去寻找心爱的女孩。

  我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泪水,身体的疼懂,我嚎嚎大哭,哭的撕心裂肺,像孩子失去心爱的玩具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泷……对……对不起……谢谢你……谢谢……对不起……”我反复说着,哭声划破了夜空,更像生命的呐喊,风再次吹干我脸颊上的泪水,不知道哭了多久,声音干哑,周围的宁静让我沉思,很长很长时间的寂静。许久后,我拖着受伤的身体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缓缓向前走着,“放心吧泷,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

  我回到了租的屋子,给小莉画下了告别信,泰迪熊的告别,告诉她姐姐可能回不来了,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坚强的活下去,最后带上染了血迹的泰迪熊走过道路。虽然每一步都很沉重,很痛,但是我看到了,前面是一片光明的,我渐渐的被这道白光笼罩。

  “你好,姑娘,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吗?天啊!你怎么遍体鳞伤的,发生了什么?”

  “你好,警官,我叫黑齿奈,是“组织”的成员,我是来自首的……”

  (一个月后……)法庭上,装严肃立,台下听众席议论纷纷。“肃静,肃静,现在开庭。被告人,你自称自己为组织成员“黑齿奈”,但是并没有证据证明你的身份。不过你提供的泰迪熊我们已经提取上面的血液,确认为普斯·卡罗议员女儿的血液,可以确认你为杀害他们一家的凶手,但鉴于你主动自首,加上政府近期出行的孤儿保护政策。最终,本庭判决奈,因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不得保释,被告人奈,你有什么反驳吗?”

  “不,法官大人,我没有什么反驳,我接受判决,谢谢……”

  我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看着天花板上一排排白灯,留下了泪水,和上次是激动的泪水,感觉自己做对了一件事,心灵被洗漱了,自己自由了,得到了救赎。

  后来小莉在法官的帮助下来到了监狱看望我,“姐姐!”

  “小莉!你怎么来这里了?”

  “是法官先生帮我的,他也来了。”

  “谢谢你,法官先生。”

  “不用谢我,我也是尽我一份帮助,你们别叫我法官了,太客气了,叫我海森好了。”

  “嗯,谢谢海森先生。还有你小莉,那天晚上你去哪里了快担心死我了。”

  “对不起,姐姐,这个送给你。”

  “泰迪熊!”

  “嗯,那天晚上我找到了和姐姐一模一样的泰迪熊玩具,现在不在姐姐身边了,就把这个泰迪熊留给姐姐吧,虽然破旧了一点……”

  “不,姐姐很喜欢,谢谢莉莉。”我紧紧抱着我的小天使,生怕她离我而去。

  “还有姐姐,不在姐姐身边,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

  “嗯,小莉,姐姐为你感到骄傲,你一定会很棒的,加油。”

  “那个,奈小姐,你不用担心小莉的,现在小莉会作为第一批孩子送到新建的孤儿院。”

  “真的吗?那太谢谢法官,哦不,是海森先生的关照了。”

  “不客气,这本书送给你他可以教你读写,以后的日子不会枯燥无味,哦,最后我们拍个照片留作纪念吧?”

  “嗯,好的!”

  “那么,三二一,茄子……”咔嚓……

  “扎……扎……”窗外飞来一只小麻雀,打断了奈的思绪,奈合上了书站起来,伸了个腰,看着小麻雀吃着自己以前撒在这里的米粒,奈轻轻的凑了过去,脸贴近窗户轻轻地说道:“飞吧,飞向属于自己的蓝天,不要迷失了自我。”一滴泪顺着奈的脸颊落了下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缕阳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