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祥建2019-09-08 13:464,910

  孟吉祥被大夫人的提醒,他醒悟过来了,自从他进了后府堂,孟合就在吃药,是一匙子一匙子的,难一下咽的吃着汤药。孟吉祥生气了,他大白脸立刻疆硬起了,唬着脸说教孟合说:“孟合,今天大喜成喜

  婚了,就是成人了。一后吃药汤要揣起碗来,大口大口的吃下,病才能康复的快,还能长成个大身躯……”。孟合畏惧孟吉祥的威严,他怯生生的揣起了,汤药碗两口喝下去了。大夫人如释重负的,长舒口气息,纠着的心情缓和了,疚心疾首的心情没有,忙为长子孟合擦拭去口角的药渍。孟吉祥怨言大夫人说:“齐乾,大表哥的女儿嫁到咱们孟府门,是长枝又长子的大少夫人的大位,孟合大婚冲喜病情好转了,夫妻俩能够撑起孟府的门面”。大夫人被长子的病情,愁绪低落了苦了这么多年,今天长子孟合大婚了,她解脱了出来,但,仍是心情高兴不起来,是眉面强挤出来点笑容说:“但愿长子的病情早日康健起来”。老夫人又沉默不住了,她又关心起府务大事,又问二子孟吉祥说:“吉祥,齐国送亲的主贵宾,都是那家的客呀!咱们不能待慢了亲系贵客”。孟吉祥又调转身来,回复母亲老夫人,说:“母亲,从齐国传来的喜简上看,主贵宾是我大舅府上的四表弟张齐田,女贵宾客是孟府的长偏枝,以上的族人闺女,孟氏的族女。新娘的二舅亲,叫晏庆德”。大夫人不熟知新娘的舅亲,是那族人便问老夫人说:“这晏家是那族亲人脉,前世有过祖亲始么,咱们要热情的招待人家”。老夫人沉思想了片刻时说:“晏家的二子,是我表姐的孩子”。大夫人慈善心肠说:“都是祖亲联亲,小宾客们从齐国一路走下来,冰天雪地的,都冻的紧衣缩身的不容易,为了让娘家人念叨个好,每个宾客开赏喜银二两喜银,以告慰长途跋涉之劳累”。孟吉祥虽抢袭了孟府侯爵位子,占去了西城区,又霸占去了六百亩的良田。但,他只有荣耀的爵位,没有磅大的财政富源。孟吉祥的西府过着小府门的财政支出,夫人孟乔氏过日子,更是刻意的鸡蛋里算出骨头,精算着维持西孟府的运行和发展。孟吉祥被大夫人孟张氏的,大度的话语惊呆住了。齐国来送亲的宾客近六十人,可是上百多两银钱。他心里在怨责大夫人,女人当家执府政是胡导闹,是个散财败家的女人。他还没有发言表态,去劝慰大夫人要惜钱财时,老夫人又发了言,她也支持大夫人的府政,并大度的喜赏齐国宾客的喜银两,说:“赏吧!赏吧!都是娘家人,让娘家人回齐国唠叨着张府老姑娘,大姑娘,小姑娘个好”。孟吉祥听了母亲的府政,他更是被气乐了。母亲的府政表态了,孟吉祥是无言可在劝说什么了。是孟府在出银子,他是临时的喜主,自己在齐国贵宾面前,也体面说话也有力度了。孟吉祥突然的醒悟了,齐国小客都有了喜赏银钱,贵宾没有喜赏,却漏了主贵宾的喜赏的银子。他是怨气的说:“齐国的宾客都有了喜赏银了,咱们却忘了主题了,三位主贵宾没有喜赏银”。老夫人和大夫人,被孟吉祥的话题提醒,二人是自怨言情的说:“忘了,忘了主题了,赏,赏,这主贵宾应该赏多少呢!”。老夫人也在帮着说:“这喜婚办的好和赖,全在主贵宾的身上,回齐国他们最有话语权”。孟吉祥更是心怨母亲,和大夫人喜赏齐国宾客,事先没有筹算,害的他是差点出了大错。他冷情的说:“大喜期前,我们没有筹划到这项喜事务,是差点出了大问题。张齐田夫妻二人还好说,他们是孟氏的姑爷姑娘,这个晏庆德这表亲,可是有怨气的话语”。大夫人沉思片刻,思想着主贵宾只有三人,两位是弟弟和弟妹,她大气的说:“赏主贵宾每人十两喜银”。孟吉祥是不在阻拦了,主贵宾赏的多了,他在主贵宾面前更体面大度。齐国亲系贵客还不知现在的孟府,分为东西孟府,这喜赏的银两也有他孟吉祥份子。老夫人是多年没有回齐国娘家了,没有见到娘家侄子,她心慈亲善的也赏,齐国贵宾的喜赏银,说:“多年没见娘家人了,我在赏主贵宾客,每人加赏十两喜银”。孟吉祥听了母亲又加赏了十两喜银,他叹息千户侯府的大府大宅的女人就是大度,是散银钱如同撒谷米一样。他喜悦颜笑的说:“好,好,我在贵宾面前也体面”。忽然族人急忙跑来后府堂,来向孟吉祥禀报,说:“禀告府侯叔,齐国的喜驾车队己接近府门了”。孟吉祥忙起身去迎接,齐国贵宾去了。老夫人忙再三的叮嘱二子,孟吉祥说:“吉祥,不能怠慢了送亲大小宾客……”。孟吉祥向老夫人说:“母亲,我把二位表弟,直接领到你的后府堂来,让您看着二位表弟……”,他急忙迫切的离开后府堂。孟喜的侍从人员来领新郎孟合,去饰衣新郎装去了,大夫人也回前府堂饰衣去了。孟府邸门前广场,是客人车驾分流开来了。客人去招待客房,车驾马匹分引到空地去了。孟府门前只留下新娘的喜车马驾。婚庆主持孟喜是发号喜令说:“鸣礼炮,奏喜乐……”。孟府门前礼炮声炸响,两班乐队在比着赛的奏乐。孟府奴仆快速在喜驾前,铺上红席通道。孟喜朗声说:“族人架新人出喜驾”。四位女族人是两位上了马驾,引架出新娘张贞菊,是两位族人又引新娘下了喜马驾入了喜席地,拥架新娘的右左。新娘张贞菊的身躯高俏,两位女族人低矮了张贞菊,形成个山字。族人簇拥护着娇小玲珑,病态中的新郎,交付到了婚庆主持人孟喜的手上。孟喜尽职忠主的轻拥着喜主人新郎孟合,到了高大的新娘的身边,将红绸带的另一端交新郎孟合,示意新郎孟合交到新娘的手上。孟喜是婚庆前,己经同孟合演练过了,新郎孟合机动的上前,扒开了新娘张贞菊的手,将红绸带塞进,新娘张贞菊温暖的大手里,他的小手是诡计多端的,在张贞菊大手掌里抓了两下。新娘张贞菊感觉一双冰冷的小手,扒开了自己手塞进来了布物,她是握紧了红绸带的一端。孟喜将红喜绸带的另一端,拴在了新郎孟合的腰上,将孟合向前引领走出两步,拉起了红绸带后,朗声喊呼:“新郎喜牵新娘步入喜堂”,他缓慢的拥抚喜主人,在乐声炮声中缓慢的入了喜堂。喜堂上是大夫人孟张氏,新郎的娘亲端庄喜悦,坐在夫君孟吉年的座位上。孟吉祥坐在大夫人的座位上,接受一对新人的跪拜。婚庆主持人孟喜,敬职的拥护着新郎站好位子,他看一对新人相并着,尽责的朗声高呼,”新郎新娘,一拜天地”。一对新人在各自的仆从的拥抚着,缓慢的拜了天地。孟喜又高呼,“二拜高堂”。新郎新娘跪拜大夫人和孟吉祥。孟喜高呼:“夫妻对拜”。孟合是喜悦颜笑着同新娘对拜,孟喜怕人小诡计多端的新郎孟合,干出什么事情来,又忙叫喊:“新郎新娘步入喜房”,他忙上前扯着新郎孟合,护送去喜房。在喜房门口将新郎孟合,交给了他的侍女大红的手中。新郎新娘入了喜房。喜庆的孟府是基本上平静下来了,完了职责的主,仆,奴役们都去房内去暖身去,只有职责在房外的人们,在忙碌着职位上的劳作着……。新娘张贞菊蒙着红盖头,端坐在喜炕沉上,沉思在新婚春梦中……。自己夫君是高大威武雄壮,象传说中射日后羿,还是文韬武略英武的周武王的形像……。新郎孟合是诡异的笑视着,红衣饰裹中高俏新娘。他在好奇的想去知到,红盖头下面的新娘,是否长的俊美如花似玉的好看。孟合早以按耐不住无比喜悦的心情,但他又没有胆量去探视新娘的容貌,就是新娘身躯高大,自己弱小的身躯也抓不到新娘红盖头。他多少也有些畏惧,红衣饰裹着的新娘,是否敢打人揍他。中午时间到了,新郎孟合被孟喜派人来接去,给齐国人敬喜酒去了。侍女大红开始忙碌着,新郎的汤药和午饭了……。等新郎孟合喜事礼仪完了,又被奴仆送回喜房。大红在前揣着汤药,二红在后揣着汤食进了喜房。孟合是先用了些汤食,时隔一刻时后,大红是试了汤药的温度适宜,她是默契的向新郎示意。新郎孟合是精神抖擞的跳下了喜炕,是不用扬鞭自奋马蹄的揣汤药碗,大口大口的基本上将汤药喝没了。大红惊喜的忙为小主人,擦拭去了嘴角上的药渍,喜悦的赞叹的说:“奴婢去禀报大夫人,大少爷大婚冲喜见成效了,是能吃药了”,她高兴的领众奴仆离开了喜房。新娘衣饰的张贞菊,被刚才喜房里的主仆二人话语,她惊蒙了头脑,和美好的喜庆春梦了……。她刚才被室内,一阵刺鼻反胃的药汤味,就惊下了一身的寒颤了,又被大红的话语惊炸了春心芳肺。新娘张贞菊在也压抑不住了,心中的疑惑和恐惧了,她是惶惶不安的冲动了。她猛的揿起了头上的蒙头红绸……。她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惊恐万状的寒冷到了骨头……。喜房里只有个大不点男孩,要不是一身新饰的新郎装。张贞菊真干敢去想信,大男孩就是自己的新郎……。自己喜梦春情破灭了,自己的芳心花容又向谁绽放情爱,眼前的大男孩,不,不……。那不是性情豪爽奔放的张贞菊的春梦,她要愤怒要反抗,这不谐和的婚姻。孟合见自己的新娘,虽然在愤怒情恨中,但,是娇艳欲滴的妩媚动人魂魄大美人。孟合喜悦的笑着说:“真好看,太美了,真好看……”。新娘张贞菊愤恨怒意的说:“好看,也不许你看,小不点病孩子,你也不配看……”。孟合心里有个阴霾,是最怕别人说他矮小病弱,他也气愤了说:“小怎么了,小也是你的夫君,我娘亲说了,秤砣虽小压千斤……”。张贞菊气愤的骂大夫人,说:“你娘亲是恶魔,你娘亲太坑人了,我是让她坑害了……”。孟合是千户侯府千人奴仆的大少爷,若大的孟府只有老夫人,和大夫人和弟弟孟长志共四人之府主。他是孟府男主人,是千人尊敬礼仪服侍的主人。孟合第一次听到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辱骂大夫人,自己的娘亲。孟合气愤的跳下喜炕来,是来到新娘张贞菊的面前,怒吼道说道:“你,反天了,这里是孟府,你胆敢骂我娘亲,我揍你……”,他是来到了张贞菊跟前,意图是向新娘示意权威,要打新娘张贞菊。张贞菊被矮小的孟合气乐了,她杏目大睁气恼的说:“我一脚踢你娘亲那里去,你信不信”。孟合畏惧新娘张贞菊的愤怒,但,他是机智的后退了,仍是霸主的说:“哼!我去告娘亲去,以家法责打你”。张贞菊是仇恨的说:“你娘亲来了,我当着你娘亲的揍你个小病孩子”。孟合是气恼了,他唠叨说:“妻打夫反天了,我去叫人来揍你”,他说着便要走出新房。孟合同回来的大红,正撞在了喜房门口上。大红受了大夫人的夸奖,正心情喜悦着呢!忽听小主人话语,她惊吓一跳忙拦住了小主人问:“新郎大少爷,这是和谁生气呢”。孟合听大红回来了,他有了力量了,向大红传府令说:“大红,新娘骂我娘亲,传家丁,我要揍新娘”。大红笑了拥抚着小主人,又转到喜炕边,劝阻小主人说:“新郎大少爷,今天,你同新娘大少奶奶拜了天地,入了喜房了,你们是一家人了,你们就是亲人了。大少爷,你们的事情是不能向外传说。有的话,是不能向老夫人,和大夫人去说,那是你们的夫妻之间的私房事”。孟合有侍女大红的介入了,他退让一步的说:“只要新娘不在骂我的娘亲了,我就忍让她一次,不在去前府堂了”。张贞菊听有侍从来了,她忙扯起了红盖头,又盖上了红盖头了。自己喜梦春情破灭了,她伤心的莺泣起来了。大红知道新娘哭的因果,她来到新娘新主人面前,劝说新娘张贞菊说:““新娘大少夫人,新郎大少爷大婚冲喜,这些多年的病情己经好了一半了,这长大成人是不愁了,你看大将军威武雄壮的向座山,大夫人也是女人中的凤凰。这买牛犊子看母子,大少爷病好后,最启码长的和大少夫人肩头一样高,是不成问题吧!”。张贞菊是被眼前突发的事情,她是迷惑无了大智了,心情低落了无可奈何了,她停止了悲情的泣声了。大红听新娘停止了哭泣,她向新郎打了个手示,主仆二人是心神默契的有共识了。孟合病黄的小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齐国送亲的宾客,在主贵宾张齐田的筹谋下,宾客们不贪酒宴,早早吃完了喜酒宴席后,人人都得到了喜赏钱。主仆人员都有章有规的,听从主人们的府令。孟吉祥陪着三位主贵宾,来到新房同新娘告别,回驿馆回齐国。新娘张贞菊听四叔和二舅的声音,她是渴望着挣脱婚姻的架锁的欲望。张贞菊是猛地揿起红盖头,急情的迎四叔张齐田和二舅晏庆德,后面是张孟氏在就是孟吉祥。张贞菊哭叫着说:“四叔,二舅,婶娘,救张贞菊回齐国,我不要嫁个新郎病孩子……”。孟吉祥听事情不妙,是刚入进喜房的前脚,是又后退了出来了,心情尴尬了不知所措,退到隐藏处了……。齐国的三位男女主贵宾,是被新娘突然的举动,都是惊恐万状了。但,都立刻清醒了,新娘伤悲的情怀。三人都是暗然泪下了,各自伤感的劝说新娘。张齐田说:“贞菊呀!这是世代祖亲的沿袭,你的婆婆是你的姑姑,你的婆奶奶是你的娘家的姑奶奶。她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张贞菊反抗不谐调的婚姻说:“四叔,我不学她们,我要回齐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现代孟母兴夫教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