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窦浩云得知天策军
天策军军爷2019-09-26 10:102,247

  洛阳城东西两门抵抗狼牙军张刘二将猛烈攻势,差点破城的关键时刻,狼牙军中军大营却被城内的守军奇袭。

  窦浩云倾巢而出,将大部兵马调去攻城,狼牙军大营却几乎成了一座空城。窦浩云也是疏忽大意了,着急之下只顾攻城,狼牙军帐大营未留多少兵力防范。好在中军大帐亲兵顽强抵抗,不然还不知道究竟是洛阳城先被攻破还是自己的中军大帐先被攻破。

  窦浩云不由得心里直犯怵,心里暗想:“今日实乃万幸,逃过此劫。”

  张、刘二将各自先行领着骑兵回救窦浩云。二人一路马不停蹄往中军大帐来。回营时,只见营中混乱不堪,到处都是被斩杀的狼牙军士卒的尸体和伤兵和被砍倒在地东倒西歪的狼牙军军旗。

  二人穿着重甲赶紧跑去窦浩云的中军大帐。见窦浩云无恙,二人方才安心。只见窦浩云静静的威坐于帅案之上,旁边矗立着的是受了些不重不轻的伤的随行校尉。

  张建公二将赶紧俯身跪拜道:“末将奉将军之命攻城,始终未攻破洛阳城,末将有罪。我等不仅未攻破城门,还致我军大营被袭,中军大帐差点为敌所破,若将军有何不测,我等纵然万死也难辞其咎。请将军责罚我二人,以正军法。”

  张建公二人跪在帅案之下,只说话不敢抬头看窦浩云。

  “二位将军请起,今日之事责任在本将,你二人无罪。你二人不仅无罪,还有功。幸亏得两位将军及时回救本将,如若不然只怕今日本将命休矣。”窦浩云对张建公二将竟毫无责备,还大谢二将救援之功,二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末将不敢居功,此番攻城和往日无异,洛阳城防坚固,难以破城。还折损不少兵将,今又回救大营,将士疲惫不堪,只怕一时之间难以再调集大军攻城。”张建公也是一副疲态的向窦浩云说道。

  “攻城再次受阻实在本将意料之中,无妨。我军虽然折了不少兵将,但是守城的朝廷大军损耗也不小。本将也深知不可长此以往的相持于这洛阳城下,我等再寻良机破城。今日你等攻城将士皆已疲惫,命大军速速收拾营帐休整。”窦浩云遣散张、刘二将。

  张建公二人领命拜别窦浩云,出中军大帐各自带着将士回营收拾营帐休整。

  待二人退去,张建公这才回头来与随行校尉说道:“今日本将幸有你率亲兵护卫拼死抵抗,还负伤突围掉攻城大军回援,你功不可没。本将有你等忠心护卫,方能无恙,本将在此谢过。”窦浩云微微的向随行校尉施了礼道。

  校尉赶紧深深还礼于窦浩云道:“将军严重了,末将怎能受将军大礼。将军提携之恩,末将才得以一直跟随将军左右。今能保将军无恙,我等纵然万死也在所不惜。只是今日这中军大营的亲兵护卫实在是折损不少,他们都是常年跟随将军左右的士卒,甚为可惜。”校尉略带感伤的说道。

  窦浩云怎会不知,的确如校尉所言。这些中军大营的亲兵护卫,皆是跟了窦浩云不少时日的,对他是忠心耿耿,毫无二心。窦浩云平日里也是十分器重这些亲兵,而且对这些亲兵皆是重重赏赐。今日折损不少,窦浩云心里也难免难受了点。

  “传我之令,厚葬今日阵亡的亲兵。受重伤的一个都不许死,命军医用最好的药救治,活着的没人重赏五十两。”窦浩云向校尉交代了一番。

  窦浩云心中甚是疑惑,脑子里一直在想今日这支袭击狼牙军大营的队伍。窦浩云中军大营的一队亲兵皆是他自己亲自挑选的,个个皆是身长七尺以上,孔武有力且皆是军中挑选出来的精锐,几乎个个功夫不俗。平日里窦浩云也是十分重视这支亲兵队,少不了亲自**他们。按说即便是城内的守军出其不意来攻大营,纵然难免会有损伤,也定不会折损如此之多。那这究竟又是一支什么队伍呢?

  正在窦浩云费解之时,随行校尉传命回营与窦浩云道:“将军,末将有一事禀告。”

  “你且说来。”窦浩云朝校尉点头默许道。

  校尉赶紧说与窦浩云道:“末将认为今日袭击大营的队伍与洛阳城楼之上守城的大唐神策军大不相同。”

  听校尉如此一说,窦浩云倒也不惊奇,而且正好印证了他刚才的猜测。

  窦浩云急忙问校尉道:“本将刚才也是一直在琢磨此事,你且快快说来,今日袭击我大营的这队兵马有何不同之处?”

  “是,将军。”校尉赶紧说道:“今日这队袭营兵马异常凶狠,且颇有战法。特别是攻我中军大营这队兵马,装束与其他入营的士卒不同,与洛阳城楼的神策军装束也不同。这些人个个皆腰胯剑,手执长枪。最特别之处在于,他们不仅个个武功了得,而且精通阵法。不瞒将军,末将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中军大营的亲兵护卫队是将军亲自**的精锐,但是也难以抵挡这支兵马。”

  窦浩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心有余悸。倘若这支兵马不惜代价攻击中军大营,那怕是在劫难逃。想到此处,窦浩云明白了过来。窦浩云也不愧是难得的青年将才,一下就能反应过来。

  “这支兵马莫非就是名震天下有东都狼之称的天策军?”窦浩云一语道出。

  “天策军?就是李承恩天策府的天策军?”校尉显然也是对天策有所耳闻的,不由得也说出了这句。

  这支兵马如果真是天策军,那折损如此多的亲兵也就不奇怪了。

  洛阳本就城高池深,粮草军械充足,又有名将封常清统领神策军镇守,攻城本就不易。如今竟又多了这天策军,对于窦浩云和狼牙军来说无疑不是好事。

  “能想出这围魏救赵之计想必也不是封常清这般安于常规稳健的老将。此人若是天策军将领,那必定是我今后之大敌。今日敌将为首之人为谁?”窦浩云问与校尉道。

  “此人身长七尺有余,仪表非凡,手执一杆银枪,和将军年岁相仿。此将指挥自若,颇有章法。且武功高强,恐不在将军之下。”校尉答道。

  窦浩云说道:“此将日后必是我大敌。”说罢,不由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好像有“既生瑜何生亮”的叹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策军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策军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