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对决
塔米2019-10-01 14:433,186

  朱雄在楼上看了许久,终于总结一句话,“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但他还是不动声色的招来一名手下,耳语了几句,那名手下径直下楼把听到的指示传给了兴致正浓的沈志强,此时沈志强牌桌上赢了不少钱,本想多玩几把,可惜被扫了雅兴!

  “没长眼的东西,没看到我大哥在忙……”张义坤怒言,下人语塞,尴尬的站在旁边。沈志强见状,抬手示意,没让他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看到了楼上的朱雄了,其实他一早就看到他了,只是装作没看到而已,他缺少就是这样一个手下来请他而已,这样才能显示他的身份,沈志强看了看楼上的朱雄,四目相望时,竟然没有凛凛的寒意,但也没有擦出爱情的火花,只是和善,,两人都把表象掩饰的很好。

  “嗨,强哥!”朱雄下楼。笑嘻嘻的一把抱住沈志强,埋怨道:“你来了也不跟小弟打声招呼,你看你,太草率了!”朱雄是见惯大场面的人,自然不会被这点热情给捧杀了,甚至被他莫名其妙的热情冲的思绪有些混乱,只能勉强挤出尬笑。

  此刻沈志强才细细打量这个后生小辈,他穿着西服,短发圆脸,显得十分精干,油滑的像一个商人,其实说后生小辈是有点孤高自傲了,沈志强并没有比朱雄大多少,只是他成名甚早而已,要论江湖地位,朱雄声名在外,江湖老道,沈志强则是日落西山,他锐气不再,几年的牢狱之灾磨平了他的棱角,他忽然感觉自己在朱雄面前像一个木纳的人,这样的性格也就决定两个人不同的道路,沈志强干的是打家劫舍,好勇斗狠之事。而奸诈贪婪的朱雄则是在黑白两道,各路人马之间自由穿梭。

  “请进!”朱雄说道,随着指引,几人来到了一间豪华包间,包间是新装修的,一盏大吊灯使空间豁然明亮,三条沙发分布均匀的靠在墙边,白色的墙壁装饰着临摹的花鸟松竹,落款白父,没人会注意细节,只是整体会让人飘飘然!

  “多谢招待,费心了!”沈志强说道。

  “哪里,哪里,自家人!”

  “想不到短短几年,生意做的这么大,不简单呐。”

  “你看你说的真的一样,我这是小本生意,勉强糊口,养活一帮兄弟,要是不嫌弃,强哥入股,我能分一部分股份给你,强强合作,必然天下无敌!”

  朱雄左右恭维,盛情款待,沈志强忽然像是找回了感觉――相当重要的存在感,可是他不知道朱雄人称笑面佛,笑里藏刀,对谁都一样,除非是个弱鸡,就不配与其对话。

  他本想来赌场敲打朱雄,趁机讹诈一翻,但现在似乎没必要了,他被花言巧语给融化了,此时此刻他已经爱上了他,一见钟情那种,他的心跳在加速,忍不住想去上前亲吻。可恶,沈志强被自己变态的想法给惊醒了,吃下一颗救心丸,定了定神,环顾四周,确认没有精神病院的医生进来,这才安心,进来的是四个白衣天使,长相一流,身材一流,骚气逼人的大波妹子,号称赌场四朵妖花,平日里很会折磨人,手段极其残忍,杀人如麻,还吸人精髓,赌场能留住大富豪,妹子们的功劳居功至伟!

  “不知今天强哥大驾光临,有何贵干!”朱雄说道,终于切入正题,朱雄像一只大灰熊舔了舔爪牙,摩拳擦掌,它的爪子像钢刀一样锋利,刀身游离的强光照瞎了沈志强,使原本徜徉在美色之中的沈志强逐渐清醒过来,他用火眼金睛照射了一遍周遭,发现四朵妖花原来是四只狐狸精,坐在自己旁边的狐狸受到冷落,翘着二郎腿孤独的吞吐着香烟,比自己还猥琐,又十分滑稽。

  “因为他!”沈志强用力的指了指赖小宝,谁都知道赖小宝就如同他的亲儿子,把他打成木乃伊等于打了沈志强的脸,作为老大,任谁都不会咽下这口气。

  朱雄颓然变色,望了一眼赖小宝,此时他还陷入美色之中无法自拔,虽然他手脚打着石膏,条件它不允许,可是好在他有一双欣赏美的眼睛,可以保持着十二分的专注,紧盯着幺妹的波涛,唾液水流成河,瞳孔因放的太大,一不小心眼珠就掉到了地上,两个眼珠就像一对鸳鸯,在口水里畅游无阻,而身体却变成了雕像,无法动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后来他成为了柯镇恶,没多大本事,却爱装腔作势,收了个郭靖做徒弟,终生靠徒弟为荣,也算躺赢的典范,这是后话!

  “狗改不了吃屎,真她妈丢脸!”沈志强气急,本想来耀武扬威,没想到丑态百出,所以特想把赖小宝掐死,但作为老大,他只能是忍,不能被外人取笑,轻罚还是必要的,他改成一巴掌呼过去,毕竟是兄弟,效果很明显,成昆捂着头,重新被激活,以凶神恶煞示人,惭愧的说道:“小宝比我更差劲,怎么不打他。”沈志强轻声说道:“我不打你打谁,打赖小宝?再打就成植物人了!你不是不近女色吗?被狐狸精迷惑的像条哈巴狗,丢不丢人,干正事!”

  成昆无言以对,厉喝一声,把蓄积的能量发泄在了朱雄身上,说道:“我兄弟被你打成了植物人,这账怎么算?”

  “太不像话了,你们下手也太狠了吧!”朱雄一边说,一边用凶恶的眼神看着身边的下人,一时气氛变得十分尴尬紧张,谁也不敢喘着大气。

  手下像一只委屈的小猫,哭着鼻子说道:“我们只是轻轻推了他一下,绝没有打他。”

  “是吗?”朱雄不可置信的说道,虽然他知道赖小宝的伤势绝不是自己手下所为,而对方明显是来讹诈的,但他不能轻易发作,撕破脸皮,毕竟对方有些实力。他看了看沈志强,发现对方竟然面色如水。波澜不惊,“强哥,都怪我没管理好手下,你看怎么处置。”朱雄自责的说道,随便试探沈志强的态度。

  “别误会,我听说小宝在你们赌场欠了不少债,特地教训了他一顿,顺便送过来任你处置。”沈志强说道,情节一百八十度反转,听这意思是承认了赖小宝是自己人打的,朱雄舒了一口气,暗想:“把赖小宝交给自己处理是绝不可能要的,沈志强只是客气客气,自己肯定要知趣,况且赖小宝留下只会浪费粮食。”

  “原来是这样,哈哈!”朱雄面带笑容,敬了沈志强一杯酒,一笑泯恩仇,开心之余说道:“小宝欠的钱就算了。”可是沈志强坚持要给,朱雄坚持不要,两人互相吐了口水,问候了对方的老母,差点为此打了起来。

  “既然你这么执着,不如我们俩赌一把,我赢了给你钱。”朱雄说道。

  “还有这么玩的?你真是个奇葩,要不我们玩个大的。”

  “怎么玩,赌一个亿?哈哈哈!”

  “就赌一个亿,敢不敢!”沈志强不屑的说道。

  朱雄的笑容凝住,感觉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好像是中了套路,只得硬着头皮说道:“谁怕谁,就赌一个亿!”

  妖花充当荷官,取出一副新的扑克牌,两人各发了三张牌,朱雄按住牌,挨个看,沈志强则摊开在桌面上,当朱雄看完最后一张牌时,大喜,说道:“运气真不错。”掀开第四张后竟然是龙头,所有人俱是惊讶,至少是吃了定心丸,而沈志强前三张牌只开出了八点,第四张依然没有结果,朱雄却拿到了九点,最绝望的是第五张牌,沈志强没摊牌,他犹豫了……

  “边边……”朱雄嘴里不停的喊着。同时又有手下和四朵妖花助阵,口号可谓响亮。

  “我看是大便吧!”成昆讥讽道,同时喊到:“没边,没边……”可是声音却随着开牌慢慢减弱,只得大骂一句,真的开了一张没边的皇后,朱雄开小龙,已经十拿九稳了。

  沈志强龙头还没拿到,第四张牌是张花牌,如果他第五张牌够幸运拿到花牌,他能开出八点,可是依然只有八点,照样是输,运气不好开出没边的,赢得几率微乎其微。

  “大便,大便,没边,没边……”朱雄喊道,他已经神经错乱,极尽疯狂,因为现在在无论开出什么牌都大不过他的九点,胜券在握的感觉比毒品更加过瘾,沈志强不慌不忙的慢慢卷起牌边,似乎没受到天吃牌的影响,可是两个猪队友却已经如同霜打的茄子,放弃治疗,放弃挣扎!

  “花边,啊哈哈……看到了!”朱雄大喜的说道。

  “朱老板,你怕是眼花了吧!”沈志强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掀开手上的牌,竟然是一张二点,正好凑成一条小青龙,不多不少,刚好压住朱雄的小龙。

  沈志强这边一阵狂喜,扭动着风骚的舞姿,朱雄傻眼,桌上的二点似是在嘲笑自己,“不可能,你是在玩我呢?”朱雄正要发作,腰间的枪还没拔出,就感觉背后被硬物顶住。

  “别动,不然一枪崩了你!”成昆冷冷的说道。

继续阅读:再次重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在天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