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何为真相
断梦2019-09-20 15:502,245

  我们三人在叶辰家乡呆了整整一周,每天过着的都是固定的生活,医院,警局,酒店。而那段时间,我的签证也已经办妥,父母催促着我出国上学的事宜。可我,且依旧呆在完全陌生,经济落后的这座小城中。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选择等待,也不知道我究竟要等待一个什么样的结果。直到那个周末的午后,我和安瑶去医院,给叶辰父母送过饭,自称狱友的男人,便兴冲冲地冲进了病房。

  “阿姨,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现在关于叶辰的事情,警察已经准备在网上公开证实他的清白了。”

  “什么清白真相?”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们,原本都在为消失了一个多星期的叶辰感到高兴。但是叶辰父亲,却在众人的欢欣中,冷不丁冒出了这么一句。我当时久违的开心,在那一刻,再次坠入了冰窖。

  没错,何为真相?你相信他是真相,那他就是真相。这句名言是谁说的,我已经不记得了,也许他,曾经也经过一段被谣言毁谤围绕的日子吧?

  而我们,全部相信了当时的真相。但是真正的真相,只存在于对他的信任之中。

  我独自默默地离开了病房,打车去了刑警队。进入那扇冰冷的大门,大院中央蹲着几名发型各异的年轻人,其中最正常的身影,是我熟悉到厌恶的身影。看来我的猜测没错,这一切,果然和李俊有关。

  熟悉的几名警员见我到来,将当年娜娜自杀的整个事件经过,向我讲述了一遍。而消失了一周半的叶辰,正是协助警方,在全国对蹲在地上的六名犯罪嫌疑人进行抓捕。

  所有的事件经过,都是由几名嫌疑人亲口供述,而知道真相的叶辰,却用了错误的方法,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所有的一切,若不是这次大学城论坛的帖子事件,也许永远都只会烂在叶辰的肚子里。至于所有的真相,叶辰至今依旧只字未提。

  “叶辰一心维护的,也只有一点。”

  女警员将一张纸条递给了我,上面字迹潦草,显然书写之人当时的心情极不稳定。可是即使再潦草,那熟悉的字迹,除了他,还有谁能写出独特的狂草风格。

  ‘就让她去吧!我已经背负了两年,无所谓。’

  当我看着那简简单单的16个字,我的心深深地刺痛了。这16个字,比他留给我的那3个字,分量更重。那是一个耗费了自己两年时光,又蒙受上百万斥责压力下默默承受的背负。他为的,只是让一个生命中的路人,走的干干净净。这种爱,绝非我认知范畴中的爱情。

  “我可以见见叶辰吗?”

  那一刻,我只想见到他,当着他的面,告诉他,我爱她,我想他,我对不起他。可是警员们却纷纷摇头,此刻的他,谁也不想见,更重要的是,他拒绝警察公开整个事件的真相。

  我明白,他不想再让一个所谓的真相继续传递下去。也许传着传着,真相的面目,又会变成另一副嘴脸。我站在警局门前,望着车水马龙的路上,每个人匆匆而过的年轻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而笑容背后不为人知的那件事,也许只有每个人自己知道。

  我没有再做停留,买了机票,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异国他乡的旅程。

  风云吧中,那个颓败的背影,是他留给我的最后记忆。而在飞往异国的班机升空的那一刻,在窗外的天空中翱翔的七彩蝴蝶,却成了我最后一次见到风筝。因为我心中的风筝,已经在我的不信任中,断了线。

  我在国外独自生活的几年,对于叶辰父亲所说的那句话,渐渐有了全新的认知。

  每件事,只有一个唯一的真相,但这个唯一的真相,不一定是所有人认同的真相。虽然真相是唯一的,但人心中,却各有一个唯一的真相。而叶辰心中的真相,只是信任二字而已。

  那几年我的生活中,出现过不少人,也出现过三段所谓的爱情。但是最终,所谓的爱情,都过成了欲望背后的索引。

  有时深夜,难以入眠的我,总会拿瓶红酒,独自一人坐在阁楼外的屋顶上,望着异国他乡的明月繁星。其实它们除了出现的时间地点不同,一切都是毫无分别。一样的阴晴圆缺,一样的闪闪发亮,唯一不同的,只是身边少了那个曾经陪自己吟诗赏月数星星的人。

  有段时间,我联系过杨凯和安瑶。大学毕业后,杨凯回了老家,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收入一般,生活一般,用他的话说“生活和凉白开一样”。

  他家境不错,父母都是当地生意场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是因为杨凯撕毁了留给前女友逼迫下的诺言,放弃了家中的强强联姻的婚姻抛弃了荣华一生的金钥匙,最终和整个家族闹翻。净身出户的他,和安瑶简简单单领了结婚证,连婚礼都没办,匆匆租了一套三居室,过上了心满意足的生活。

  安瑶毕业后,去了学长男友生活工作的大都市。虽然她每天看到学长男友在朋友圈中的各种精致生活照片,但是到了之后,才知道,一切只不过是她自以为是的真相。而真正的真相,是学长男友,每天奔波十多个小时,只为能够有人签单。每月所挣的钱,一半花在了应酬饭局上,一半的三分之二,用在了十五平米的房租上,剩余的三分之一的一半,用在了他的外观上,另外一半才是两人用来生活的唯一资本。

  安瑶和学长男友同居半年,意外中标。一心想做一个妈妈的安瑶,提出结婚后,得到的居然是学长男友的四千元,和一句你自己去医院吧。

  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犹如芒刺在心。而电话那端的安瑶,却语气平淡,好像那只是别人的故事。

  她说:“现在我有了自己的服装店,杨凯的工作也挺顺利。上周,他的升职通知也已经下了。对于过去,她已经将记忆留在了那座城市,而现在的所有,只在那间一百平米,每月还款八千六的房间中。”

  我听到她的话,明白了,24岁的安瑶,终于长大了。她不再是当初因为男友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前女友而伤心一个月的小女生。她已经成为了内心足够强大,将整颗心沉浸在家庭中的妇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筝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