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记忆回溯
恩泽宇宙2019-09-11 09:361,650

  2019年8月,美丽的南方城市峡州秋高气爽,到处孕育着希望。金秋时节,是收获的季节,更是丰收的季节。而对于峡州市森威电子集团有限公司白领刘雨桐一家来说,是崭新的丰收。此时三十岁的刘雨桐正焦急地坐在峡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的产房外,两只修长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纤长的眼睫毛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汗珠,白皙帅气、棱角分明的脸上写满了紧张,吸引不少路过女护士的目光。今天是他妻子王晓燕生产的日部门副经理办公室里子,比预产期提前了差不多一个星期,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作为准爸爸的刘雨桐措手不及。中午刚一从公司的食堂走出来,刘雨桐的手机便接到了家里保姆打来的电话,说小姐快生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整个下午刘雨桐在部门副经理办公室里都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刘雨桐终于还是敲开了部门经理办公室的门。

  “经理,我老婆今天生孩子,您看能不能…”刘雨桐一副卑躬屈漆的奴才样。

  而经理倒也通情达理,缓缓地说道:“都是男人嘛,我知道,快去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向公司开口!”

  经理话音刚落,刘雨桐匆忙地撂下句“谢谢”便马不停蹄地冲了出去,半小时后,终于赶到了产房外。

  不多一会儿,一对两鬓有些斑白的老夫妻缓慢走了过来,男的穿着一件褐色的短袖衬衫和一条灰色的灰长裤,脚踩着双沙滩凉鞋,女的穿着件中年人型深红底色连衣裙,右手手腕上戴着个翡翠色手镯,脚上套着双平底鞋,两人看上去都是五十多岁差不多六十多岁的人了。

  刘雨桐正焦虑地低着头思索,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白色工作衬衫,把他健硕的身材映衬了出来,由于燥热,他把系紧的领带松了一些,扣子也解开了几个。隐隐听到安静的走廊上有脚步声后,刘雨桐终于抬起头来。

  “老爸老妈!”刘雨桐看到两位老人后喊道,自打他懂事起,已经习惯这么称呼自己的父母了,显得有些逗趣又不失亲切。

  刘雨桐的父亲叫刘安祁,退休前是峡州一个小县城农业局的副局长,是个正儿八经的公务员,母亲呢叫蒋芳芬,退休前在峡州一家国营服装公司上班,不过也只是个小小的部门财务副总监。如今两人都退休了,领着国家的退休金,赋闲在家,准备享受着子孙满堂的天伦之乐。为了不打扰儿子儿媳的生活,二老住在退休后刘安祁单位分配的一个五十多平米得小房子李。

  “雨桐啊,不是说预产期还有一个星期吗,怎么提前了?”蒋芳芬疑惑地问道。

  “估计是我们的乖孙急着出来见我们了呗!”刘安祁打趣地说道。

  “想想三十年前,你爸也是这么在产房外等我的!”蒋芳芬眼神充满慈爱看着刘雨桐,笑着说道。

  十分钟后,产房上的灯终于灭了,主刀的医生走了出来 ,喊道:“哪位是王晓燕的家属?”

  医生话音刚落,刘雨桐一个健步直接冲到了医生跟前。

  “我是我是!”刘雨桐喘着粗气,说道。

  “恭喜啊,您的妻子为您诞下了一对龙凤胎,男孩七斤四两,女孩六斤六两。”

  刘雨桐听完后脸上立马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色,并向医生道了句“非常感谢!”,而站在不远处的刘安祁夫妇俩正窃窃私语:

  “原本想让雨桐生完第一胎后再生第二胎,响应国家“二胎”政策,没想到这第一胎就来了个双喜临门!”蒋芳芬此时已无法控制住内心的喜悦。

  “这下我们家可谓是人丁兴旺了。”刘安祁稍显淡定。

  不多一会儿,王晓燕被推了出来,由于麻药劲还没过,此时她还在昏睡中。

  “病人刚生完孩子,还需要休息,请暂时不要去病房打扰她。”一名护士严肃地对刘雨桐说到。

  “好的好的。”刘雨桐立马回答道。

  傍晚时分,刘雨桐和两位老人看着保温箱里的两个宝宝,满眼欣慰。

  “老爸老妈,你们看,这男孩长得像晓燕,女孩长得像我,真的是应了儿子随妈,女儿随爸那句话啊!”刘雨桐不禁感慨。

  “看到了这两个孩子,我和你爸就想到了三十年前生你的那个夜晚。”作为母亲,蒋芳芬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母性。

  “是啊,那个时候你刚出生时也这么可爱。”刘安祁神情和蔼地看着刘雨桐,说道。

  此时,两位老人的记忆开始渐渐回溯到了三十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家三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