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茶棚话旧偶遇白衣罗刹
无垠22019-11-25 15:403,150

  “到麗县城就算是连夜赶路最快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到达,前面是祥云堡,天黑之前便可抵达进城,公子可是要借宿一晚明儿一早再赶路?”隔了一会儿,车夫又语气紧张地说道。

  “那就连夜赶路吧!”白雨漠不假思索地答。

  眼看就要到了,白雨漠自是不愿多作片刻逗留,为免夜长梦多,届时连回不了家乡,更别谈见叶梦梦了。

  这一路杀他的人很多,而他每天至少要杀上两三个人,大多都是些不自量力的小喽啰,不过偶然也会有个别顶尖高手,当然只是对他而言也算不得什么,他白雨漠可不是什么小角色,他在杀手界敢称第一,可没人敢称第二。

  像杀手这样危险职业,一般顶多就混过三五年就消声匿迹了,当然也不泛不出一年,甚至三五个月、三五天就被人解决掉的,而他能怎么说也孤身闯荡十年,可想而知。但他毕竟没有三头六臂,双拳难敌四手,他现在最怕就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杀手集团出手。

  杀手分两大类,一种就如白雨漠般,没有门派的个人职业杀手;另一种就是经过专业培训的集团杀手,江湖人称恐怖集团。

  个人职业杀手惯常情况下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而且他们也绝对自由,受人委托时,还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接或不接。当然,也有个别的会两三个组一队,不过很少,但即使三五成群,白雨漠也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因为这跟杀手集团比起来却是远远不及。

  杀手集团一般由头领接任务,然后再分派下来,报酬就如月俸一般,都是按月领的,而且每做一次任务,都会根据任务所得报酬以及个人功劳得到一份分成。

  他们武功不会很差,但也高不到哪里去,大多数时候依靠的是团体精神。像这样的集团,是往往不接报酬低的任务,也不轻易出动,一出手基本百发百中。据江湖传言,哪怕碰上是顶尖一流高手,若碰上这样的集团,也难逃一死。关于此,白雨漠早有耳闻,而且他也认为一万两黄金也足够让他们出动,他怎能不怕?所以他必须要尽快到达。

  “我们到祥云镇用些晚膳,顺便给马喂些粮草,歇息片刻养足精神再赶路。”白雨漠又道。

  “好的,公子!”车夫仍是一副小心翼翼而又恭谨的态度。

  又隔了一会,白雨漠突然又撩开了帘子,问道:“我记得十里坡这里有个茶棚,不知还在不在?”

  “前面就是了!”车夫往前指了指,白雨漠便顺着所指地方放眼望去,果见不远处有个茶棚。

  “那么我们先到茶棚歇息片刻吧!我也有些渴了,正好这附近粮草颇多,待会你喝完茶,便去弄些粮草喂马。”

  “好!”车夫答应着,将马车停一棵大树下,让白雨漠下了车,也不待喝茶就先牵着马去喂粮草。

  白雨漠也不管他,下了马车就径直走向茶棚。

  正值黄昏,茶棚的生意不旺,也不过五个人,坐成两桌;左边是一对年轻夫妻,右边是三个二十出头的汉子。

  白雨漠扫了众人一眼,一拉头上黑色斗笠 ,低着头向店家要了碗茶水,然后就着中间的位置坐下。

  茶棚里的人虽不多,但却很热闹;左边的年轻夫妻正交头接耳着,你浓我浓呢喃着情话;右边桌上的汉子也正高谈阔论着,其中坐正中央的那四方脸话语最为大声。

  “你道我爹是谁?”他一面喝茶,一面与分坐左右的两人道。他双目炯炯有神,神情微现得意,“他可是山西万仞堂堂主。万仞堂堂主你们知道么?”

  那两人闻言纷纷摇头。

  “这你都不知道,这也太孤陋寡闻了吧?”四方脸故作吃惊状,然后又慢悠悠呡了茶,才道:“那么,一代剑客万里远可听过?”

  “可就是剑客排行榜第五的万里远?”

  “据说当年他也不过十八九岁年纪,竟一人连胜五名倭寇武士?”

  “可不就是!”四方脸得意之色更甚,“我的武功便是他所授。也不止如此,他的拜把儿兄弟还亲自指导过我;一个就是前面祥云堡上一任堡主南宫霁景,另一个是西安大刀堂堂主司马云。一个剑客排行榜第二,一个剑客排行榜第六。”

  “这可都是正派之人,以你这样的家世怎会干起杀手这一行?”那其中一人问。

  四方脸闻言神色黯然,眼里突转哀伤痛苦的神色,他叹息一声才低声道:“难道你们不知万仞堂在去年就被人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呀!这是谁干的?

  “有没有找到凶手?”

  分坐左右两人你一言我一语。

  “这是自然。”四方脸神情凄楚地道:“不止我知道,连我家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人家是官啊!”

  两人这才明白,原来人家得罪的是官,其中一人便隔靴搔痒大言不惭愤愤不平道:“官又怎么了?我就不信他能一手遮天,再往上头告去啊!实在不行,私了,一刀子结果了他性命。”

  “这年头官官相护你懂么?”话音未落,四方脸便反驳道:“而且人家有钱,前后左右都是保镖,我人单力薄,怎会是人家的对手?我能捡回一条命,都已是大幸。”

  “不过这也不怪不得别人。”四方脸喝了一茶,唉声叹气道:“谁叫我爹古板,把人家给得罪了呢?只是他们不应该赶尽杀绝,他一把火把我们万仞堂烧了便罢了,竟还不解恨,生逼得我们家破人亡。我爹被逼自杀,我娘受辱自尽,我连仅十五岁的妹妹被强行卖到了青楼。”

  “岂有此理!”

  “真是岂有此理啊!”

  两人皆附和着语气愤愤。

  四方脸眼眸中忽闪现一丝晶莹似有泪光,他咬了咬牙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仇不共戴天。如今我身无分文自是不能与之相抗,也只好强忍着,但我相信有一天,赚到足够的钱,定将他碎尸万段。不过这前提是先得活下来,因此所以我便做了杀手这个行业。本来嘛,我是打算入七杀门的,可是那门主听说我是万仞堂的人,便不肯再要我了!我没法,只好跟两位老兄混了!”说着便向二位拱了拱手。

  “跟着我们有什么好?”其中一人没好气道:“一天担惊受怕不说,还攒不了银子。我们干这行都两年了,除去开销,真的是所剩无几。”

  话音未落,另一人又接口道:“依我看,既然都干了这一行,那么就得干出点名堂来。你道那白雨漠做一单任务多少钱?那至少也是上百两黄金。”

  “我们怎么能跟他比?人家可是杀手界数一数二的人物。”

  “怎么就不能跟他比?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六扇门悬念万两黄金要他人头这消息可有听过?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只要三人合力将他给……”说着,手掌往脖子跟前一划,“届时,别说是万两黄金,我们名声也因此大震,此后我们还怕接不到任务?”

  四方脸闻言,顿时精神大振,忙问:“那这白雨漠生得何等模样?只怕年纪也不小了吧!”

  “非也,非也!”左边那人道:“他道他为何叫白衣罗刹王?除了惯穿白衣之外,那就要涉及他的年纪与长相了。据说他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生得那是眉清目秀的,且常配一把细长青铜剑。 ”

  “呀?”四方脸一抬头便看见对面喝着茶白雨漠,不知害怕还是惊喜,顿时惊叫出口。

  白雨漠瞥了他一眼,隐约感觉出麻烦又不要上身,忙一口将茶碗里的茶水倒了个干净,起身便要离去。

  三人见他要走,各自使了个眼色,跳了出来将他围住。

  “啊!”那对小夫妻与茶棚老板仿见每人手里都握着剑,一副要打架的阵仗,为免惹祸上身,俱惊叫着直往茶棚最深处钻。

  白雨漠冷冷地瞥了三人一眼,脸顿时如蒙上一层寒冰。

  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白雨漠心中默念了一句。

  白雨漠虽是杀手,但一般情况下是不轻易杀人,除非撞上来的,可是这一路这样的人却多如牛麻,他知道又到了非出手的时刻了,可仍不禁劝道:“我劝各位还是识相的好,我与各位无怨无仇,本不想伤你们性命,若非要苦苦相逼,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白雨漠冷冷地将这句话说完,说得生硬无比,就如跟戏剧里背台词一般。不过却是顺溜得很,仿佛到了滚瓜烂熟的地步,这也怪不得他,这一路上他这句话他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可是有什么用?结果哪一次没有血溅当场?因此,话未说完,已本能性抓起青铜剑的手柄。

  与之同时,他的目光又再次扫向三人,眼光所到之处,寒光乍现,凝结成一层层冰。

继续阅读:第三章 归程途漫漫心系千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