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归程途漫漫心系千结
无垠22019-11-25 15:423,396

  白雨漠面容长得清俊,且周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淡淡书香气息,一出场倘不是发着怒亦或是冷着脸,就会给人人畜无害文弱书生错觉,但只要冷下脸,那幽地瞳仁里恍似会燃烧起熊熊火焰,而那火焰扫向哪哪仿佛就会被点着,跟着,一股阴冷气息顷刻笼罩了下来。这或许是这些的杀手生涯练所练就,若碰上个胆小的,首先气场就要占上三分。

  而且他做杀手这么多年有个习惯,那就是要么不出手,一出手断然不会留人任何余地,剑一出鞘必然会取上一两个人的性命,江湖中人谈论他这个人时,首先便会谈他的狠辣与剑,还夸张地说他的剑比闪电还快。

  四方脸最初虽未弄清白雨漠的年纪样貌,但有关于他的事迹却略有耳闻,听得最多的便是他那比闪电还快的剑。他原以为这样一个棘手人物,年纪必定在四十以上。

  他是万仞堂堂主的独子,自小被众星捧月恭维惯了,难免有些自以为是,尽管在这一年里他受了许多未曾遭受过的磨难,但这股傲气依然残留些许——他自幼跟随父亲习武,习得两招便有人称赞,便以为他是最勤快最有天赋的一个,因此一听说这人不过大他几岁,心中立时存有几分轻视之意,心想,即使他真比他强,再怎么说他们也有三个。后又见他一副弱不禁的样子,更是不以为然。,只是当他一接触到他的目光,身子登时就软了,气焰也消去了一大半。

  他是个落魄的公子哥,虽在这一年里虽受些磨难,却是没见过什么大场面,加之胆量本身就不大,这下子立马就怂了。他本想喝骂几声壮胆,哪知出口竟是,“白雨漠,你已是强弩之末,何苦还要苦苦挣扎?不如赏了我们哥几个做个顺水人情,我们也好给你留个全尸?”

  白雨漠闻言,眼光不由冷冷地瞥了过去。四方脸身子一抖,只见他青铜剑已出,剑光一闪,毫不犹豫如一阵风似般直刺过来,嘴里阴恻恻地说着,如地狱里夺魂曲。

  “那还不如直接赏你一个全尸,一了百了,可省却许多麻烦。”

  他冷哼着,眼睛闪现出一丝愤怒的火苗,又仿佛带着些许不屑。

  话未说完,那利剑已然刺进肉里,顷刻间,穿胸而过。那四方脸大骇,呆怔,甚至连剑也忘了提,只觉身子抖动一阵,便没了气息。

  另外两个见这阵仗,哪还有上前的勇气?两人只想逃,可奈何双脚抖动不停,竟使不出劲来,任由那剑噗嗤一声刺穿身体。

  鲜血飞溅了出来,如突如其来的一场红雨,打在了白雨漠的脸、以及雪白的袍子上,他没来由一阵恶心。

  这时那车夫已牵着马回来,见状,身子也不由一抖,但很快镇定下来,迅速从马车翻出一件崭新的袍子,含着笑讨好般递到了白雨漠面前。

  白雨漠爱干净,袍子一旦杀人沾了血迹他就要丢弃,这一路不断有人找他麻烦,他杀的人多了,也早早备下了干净袍子。

  白雨漠将沾了血迹的袍子脱了下来,就着袍子将脸和手擦拭一遍,然后又让店家打些水来洗了洗,才将袍子接过去。

  “你口渴吗?”他换下袍子便问。

  车夫一个劲地摇头。

  他哪还喝得下啊?

  “那好!我们上路。”白雨漠说着,便一头钻进了马车里。

  跟着,车夫双脚一蹬也跳上马车前坐,他一手拉着缰绳,一手将鞭子一扬,狠狠抽向马屁股。

  “驾!”马车再次起动,继续晃晃悠悠往前行着。

  白雨漠又往马车里一靠,恢复了刚刚那副懒洋洋之态,不过他仿佛更倦怠了,脸色更为苍白。

  这倒不是刚刚那一战的原因,对付那样的小喽啰根本毫不费力,就如同杀鸡一般。但如果要连日这样“杀鸡宰羊”,即使不累也磨人。何况他杀的也不是鸡羊,而是人,而且也并不是个个都“鸡”“羊”之类,有时还会出现个别难以对付的角色,他需得时刻警惕着保持体力;尽管他沾满血腥,但这样恍似无尽头地杀下去,心里怎会无丝毫压力?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他若不杀就难逃被杀的命运;但杀了,也还有人飞蛾扑火般来,还得杀。

  大概待到到生命结束,这样的厮杀才能停止吧!他想,这样日子大概也不远了!

  而现在唯一能做的不过就是争取最后的时光,奔向那生命里最后的光辉,而所期待的也只是身下的车轮子能滚得快一些。越快越好!

  白雨漠到达麗县之时,天果已蒙蒙亮,他找了间客栈将先前备下的衣物寄下,再让车夫载他到叶家庄外的梅子林,然后给了些银两将他打发。

  叶家庄是麗县一偏僻的地方,正因为偏僻它的景色才分外宁静幽美,恰恰此时天边旭日刚刚升起,一大片梅子树挂满了累累果实沐浴在一片霞光之中,远远望去朦朦胧胧的,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白雨漠向那片梅子林望去,不知怎地,心头却骤然一暧,一股归宿感油然而生,就如那远归的游子般。他不由又想起了叶梦梦。

  他想起她那双眼睛,也是朦朦胧胧的,就如这梅子林般,美丽中透着一股宁静与祥和。它如春水般脉脉,又如阳光般和煦,是那样让人舒适而温暖。他想,像她那样的女子,无论是谁娶了她都一件幸福的事,她必定会成为一个好妻子的,可是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永远——

  白雨漠想着,暖意渐渐转至冰凉,但他这股凉远远不及梅子林所给他带来的。

  梅子林的静谧之美是完全不带半点人间烟火气息,他走进梅子林瞬间就有种走进深山老林错觉,一种孤寂感弥漫而至。他很快便明白原因所在。这原因便出在异乎寻常静谧之上。静!太静了!

  他心头不禁泛起许多疑问,跟着整颗心“砰砰”跳动起来而,脚下的步伐也逐渐趋于沉重,但他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带着一股探索的意味,让他更加迫不及待起来。

  叶家庄以酿酒为生,而梅子酒是他们的招牌之一,若在以往,一踏进梅子林便能闻到一股带有淡淡梅子香味的酒气。梅子酒其他地方也不是没有,但叶家的风味独特,气味特别,白雨漠再熟悉不过,这些年,他在外漂泊,这股味成为他对家乡,对过去的缅怀,他常常还在梦里梦到,而今,恰恰也是梅子成熟的季节,为什么他什么也闻不到?

  叶家庄是做酿酒为生意的,每天都会有人进进出出,生意好的时候梅子林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即使生意不好,也不时有三两个人走动,因此这条小道每天都被打扫的很干净,并且还能清晰看见重重叠叠的马车印与脚印。可是如今看这情形看来,这条小道似乎很长时间没人走动了,布满枯枝枯叶不说,似乎透着几分荒凉。这又是为什么?

  难道是生意不好了,亦或者攒够了钱不营业了?白雨漠安慰自己道,同时,亦怀着几分惶惶不安、以及难以抑制的激荡一步步地穿过了梅子林。

  很快,白雨漠便来到了叶家庄大门前。

  可是大门却是紧闭着的,上面还布满了蜘蛛网,就连门前的青石台阶也有了青苔。

  白雨漠不由心一慌。倘若只是没生意,他们是不可能连门都不出的,就算是一年半载也不出一趟门,也不可长期闭着连门口都不打理,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里根本就许久没人住了。为什么会没人住呢?难道说……都死光了?

  想到这,他身子不由一颤,一瞬间脑中闪过十年前白家的惨状。

  这十年来,这一幕成他的恶梦,至今他还无法从这恶梦中走出来……啊!不!叶梦梦不会有事的。

  白雨漠心一慌,三步并两步地踏过青石阶,砰的一声推开大门。

  随着大门的打开,门楣上洒落下些许灰层,跟着一股发霉的气息迎面而至,可待他看清里面一切,却不由松了一口气。

  庄内依稀还保存着当年的样子,虽是一片萧条的景象,杂草、蜘蛛网、青苔、以及刺鼻发霉味无所不在,但一切井条有序,并无甚异状。

  各处门窗都紧闭着,连院子的石桌木椅都摆放得整整齐齐,这一切仿佛都在说明,这座庄子只是许久无人居住而已。

  白雨漠仍是不放心,边走边细细观察了一番,看看有无打斗痕迹、以及兵器、尸骨之类,所幸地上除了杂草便是枯叶,再也无其他。

  难道庄上的人都只是离开了?也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都活着,而叶梦梦自然也还活着?可是他们为什么要离开叶家庄?又去了哪里呢?

  白雨漠思索了一阵,但转瞬又想,罢了,罢了,反正他已是一个将死之人,只要她活着,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关系呢?

  或许他根本就不该来,万一有人提前在这里设下埋伏等着他入圈套,那么岂不是要将她置于危险之中?他如今已然自身难保,又如何还能分心顾及于他呢?哎!或许他真的不该来的,或许这也是最好的结果……

  正思着,倏忽间一张大而结实的网从天而降。

  白雨漠即刻惊觉,迅速往旁一闪,咣当一声抽出手中那把细长的青铜剑。

  抬头,只见屋顶闪出几十个蒙面黑衣,手举长剑,凌空一个翻身迅速向他扑来。

  他们腰间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白雨漠定睛一看,只见他们每人腰间都挂着一块腰牌,上面竟赫然刻着“鬼屠宫”三个字。

继续阅读:第四章 思顾佳人不见,黯然神伤遇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