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思顾佳人不见,黯然神伤遇袭
无垠22019-11-25 15:343,076

  他们果然出动了!

  白雨漠心头一震,一股凉气自背脊骨涌出。他不由倒抽一口气,一瞬间仿佛闻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他想,所幸他早有心里准备,也时时警惕着,不然,此刻怕已是网中“鱼”,可思来仍不免吃惊——他已有十年不曾来这里,不想真有人在此提前设下了埋伏?

  白雨漠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也很有主意,做事情总有自己那一套——就像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都会选择走隐蔽的小道,可他却要大大方方走官道,他认为这样会减少许多麻烦,尽管这些天他的麻烦也不少,但始终坚信着比之走小道要好得多。

  不过确实,走官道要比走小道要快得多。而这些天他马不停蹄地赶路,昨晚还是连夜赶来,若他们是一路跟踪他而来,那么又怎能超过于他?但如果是通过调查后揣测,这未免太准了!总之呢,像这样的对手总是不容小觑的。

  白雨漠心里想着,可手上丝毫不放松。

  眼看着黑衣人举剑扑过来,然后在上方结成成一张“剑网”往下压,他身子急速一蹲,将剑一举,一道内力自掌心发出。

  内力迅速与剑溶为一体,化作一道剑气喷薄而出,“剑网”受力,往上一弹,犹如喷泉般迅速向四周荡漾开来。

  黑衣人被一股力道往后一推,然后齐齐展臂,如同树叶子般飘然落地,待脚跟一落地,足尖又是一点,又迅疾往前一扑,很快又将白雨漠包围在一个大圈之中。大圈之上,一道道寒光如利刃般喷射而出。

  白雨漠眸光一扫,将无数寒光尽收,剑光与寒意一齐撞击了出去。

  白雨漠这些年来可谓是历经百战,可多数时候都只是单打独斗,就算偶然被人围攻,也不会超过五个人以上,他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包围过,瞬间有种无形地压迫感。但他表现得极奇冷静;他身为杀手,老早就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越危险的时候就需要能冷静。

  这些年,他就凭着这股冷静、以及机智打了不少胜战,他的手下败将,甚至还有不少武功在他之上的。

  他也知道,像他们这种打团队战必定有他的章法与规律,他仔细观察了一会却瞧不出个所以然,索性提剑一阵乱舞,将所熟识的招式一并发挥出来。

  他想他绝不能花太多时间在思考之上,像这样的团队必也是经过长期训练,再加上以战经验做累积,各人之间想已形成一种默契,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思考与暗示,倘若他多思考一分,那么就要比别人慢一分,在这生死相博的当头,慢上一分那么就会离危险多一分;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若主动转换成被动,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而且他们怎样有章法规律,终归是要攻击与防守,他若能将攻与守做到位,有何必再去费心神去摸纹理章法?他觉得这样打总没错的。

  果不其然,这样的打法很有成效,不一会儿,便有三五死于他的乱剑之下。

  白雨漠见状,顿时信心大增,又举剑一阵张牙舞爪乱刺,几个回合下来,鬼屠宫的人被打得个七零八落。可双拳难敌四手,打得再好也终归有疏于防守的时候,因此,与之同时他也被剑划破了好几道口子,鲜血汩汩而出。

  所幸他觉得精力还算旺盛,眼见对方人少了一大半,有渐占上风之感,心里稍宽。

  可哪知就在这当头,他不经意一抬头,又见屋顶瞬间又多出几十人,似是凭空出现,然后举着长剑又扑了过来。

  白雨漠大骇。为了“迎接”这一波的到来,他即刻凌空飞起向周围划了一个圈,将围攻的人逼退,再横剑发力一挡。

  目前本已难对付,可又多出这么些来,如何能敌?

  而且谁又知道呢,那可怕的屋顶还会不会有人潜藏着?

  白雨漠不敢想,他怕想多了使自己灰心,只好硬着头皮打起精神奋力迎战。

  冷汗涔涔而落。

  又是一阵乱刺,鬼屠宫的人接二连三地倒,而白雨漠也接二连三被剑划破了好几道口。

  由于伤口增多,血液不断流失,他渐渐有种力不从心感觉,身体微微摇晃起来。

  再看对方,人手只似乎消减了一小半,不由心一灰。

  难道今日真要丧命于此?

  他不禁想,可他想着,一分心,又身中数剑。

  “啊!”随意一声惨叫,他踉跄着脚步不由向后退了数步。一俯身,又见一身雪白袍子已被鲜血染了个通红,更为心灰意冷。

  难道……

  自做上杀手这个行业就想过或许会有这么一天,可是,可知他有多么的不甘?

  白雨漠一旦有了灰心的迹象,即使仍奋力顽抗着,可气势却会发生很大的转变。此刻他手中那把青铜剑仿佛已无先前的威力,就如同一下子失去了灵魂,一瞬间在剑与废铁之间作了转换。

  他这一变化,鬼屠宫的人很快觉察,他们各人对视一眼,然后很有默契地向四周分散开来又围成一个圈,再不约而同举剑向中心刺去。

  被围在中央的白雨漠,如同筋疲力尽的猛虎,眼神涣散、身躯摇晃,手脚也仿佛已不再听他使唤。眼看着下一秒就要被刺十几个大窟窿,倏忽间,数十把飞镖似是从天而降,如同一场冰雹倾泻而下,砸向一干人等。那举剑的人不及闷哼就此纷纷倒下,即刻毙命。

  “啊!”白雨漠瞪大双眼瞧着这惊人的一幕,不由惊呆。

  “是谁?”待到最后一个鬼屠宫的人倒下去,白雨漠终于找回一点神智,竟发现自己还活着,不由大叱一声,然后拼尽最后的力气跃上屋顶。

  可惜他什么也没看见——到底是谁救了他呢?

  叶梦梦?可是她向来使剑的。

  那么……是七杀派?七杀派惯使飞镖,可是他们为什么鬼屠宫的人下手,难道他们的目标不应该是他么?

  片刻后,白雨漠又到了那片梅子林。

  梅子林很大,待走到正中央时,他恍惚了。

  他仿佛回到刚刚去叶家庄的路上,想到即刻见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心情一阵激荡,可是身体上的疼痛、疲惫的身躯,以及被鲜血染红和那把没有剑鞘的剑,这些都在提醒着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浴血大战,又让他找回了神智。

  可又不到片刻,他又再次恍惚。他仿佛看到一对红白璧人在梅子林乱舞,梅子叶漱漱而落,如同仙女散花一般……

  又恍惚间,那个红衣的女子在他身后追赶着,一遍遍在呼喊着他:“雨漠,雨漠……”。可是他没有回头,他知道这是假象……

  白雨漠最近时常这么恍惚,只要静下来,脑子就会如波浪般闪过无数画面,忽而闪过叶梦梦的身影,忽而又是逝去亲人们的面貌,忽而曾经那个斗志昂然的自己出现,忽而脑子一片空白。

  他仿佛忘掉了许多事,已故的人、那双朦朦胧胧柔情似水的眼睛、曾经那一身干净白衣而有着一双清澈明净眼睛的自己……甚至都忘了为何拿剑。

  可是当他感受到手中那紧握着的剑柄时,仿佛所有的记忆又回来了,然后画面开始重现……

  许多做过的事恍如没做过一般,可是有些事却在时刻提醒着他,比如杀戮。

  杀戮如同一个漩涡,在无尽地循环着。

  白雨漠就这么恍惚着,可脚步并未停下。他一步步前进着,表情木然,肢体僵硬,犹如一个木头人。他手上仍握着那把剑,只是剑鞘不是去了何处,剑刃上满是血迹,有的开始干枯,有的化作一粒粒小血珠滑向剑尖,渗进土壤里。

  风迎面而来,果实累累不堪重负的梅子树吃力的摇摆着,最终因承受不住重量“啪啪啪”落得满地都是,而他恍若未觉。

  不知不觉间,他走出了梅子林,也就在这一刻,他猛然回过神来,望着东方升起的旭日,一时间茫然竟不知该去往何处。

  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何时会死,也许仅仅是下一秒。可是当再有人拿剑刺向他时,他还是会本能性抵抗,不是么?

  命运……

  一片泛黄的梅子叶在他面前飘啊飘,他痴痴地望着,不由想——当叶子离开了树枝,它命运就仿佛脱离了轨道,它要承受岁月无情的冲刷开始渐渐腿色,最终渗进土壤里与之溶为一体;而他的命运也将是这样吗?

  叶梦梦……难道今生真的无缘再相见了吗?

  想到叶梦梦,他不禁回过头向梅子林深处望去,刹那间,时光在穿梭,他仿佛看到十年前。

  十年前的这一天这里一定很热闹吧?而热闹过后……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佳人伤春悲秋如幽兰,美目盼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