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白衣少年郎
无垠22019-11-19 12:003,725

  两人各自沉默了一会,青儿又开了口,但话题仍没绕开了廖公子。

  “那廖公子今儿一早半路将我截住,问我你起床没有,又说要来看你,他估计没来吧?”

  叶梦梦点头。

  青儿乌溜地眼珠子一转,黠慧一笑:“我估计他是不敢。”

  叶梦梦不解,嗤笑道:“难不成他还怕我?像这种情况不是应该我躲着他么?”

  “小姐,这你就不懂了!”青儿得意起来,一副很懂的样子,“当一个人一门心思对另一个人时,却是怕见那个人。”

  “这我的确不懂——怎地还有怕见心上人的?当时我可是巴不得天……”话未说话,脸已如飞霞。

  青儿眼睑往上一抬,生怕叶梦梦难为情,只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小姐,这是不一样的。至少你那一头是稳稳地系着,不是?而他根本就拿不准你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若是和颜悦色倒好,倘若被甩了脸子岂不是难堪?”

  “这个……或许吧!”叶梦梦不置可否地道。

  “ 所以我说他怕你嘛!”青儿一笑,然后又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既然对你存了那番心思,胆子那般小怎么行?你的终身大事又不是全凭老爷一人作主?就是那些财大气粗的浪荡公子,哪个没有被拒绝过一两次的,你说是吧?”

  叶梦梦不言。

  青儿舒展了一下腰肢,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脸上竟现出几分难为情。叶梦梦惊奇,正待要问,忽听青儿道:“你大概不知,那大管家的儿子都缠了我好一阵子呢!”

  “那后来呢?”叶梦梦绕有兴趣地问。

  “后来就被我一脚踹进池塘了!”说着,青儿不由乐了,又是“咯咯”两声,“自那以后他可是怕了我,见了我就躲。”

  叶梦梦秀眉一蹙,“这不大好吧?这大冬天的……是冬天吧?要是给人弄出一身病来……”说着这,似有所悟,怀疑地看着青儿,“他个头也不小——你有那样大的力气?”

  “哈哈……”青儿笑了,“是我夸大其词啦……其实不是踹的,是我趁他不留神之际推他下去的。”

  叶梦梦秀眉蹙得更紧,“要死!不喜欢拒绝就是,怎能这样捉弄人?”

  青儿不服气地小嘴一努,“你是不知道他有多讨厌?一上来就给来些也不知道从哪搬来淫词烂调,什么‘山有木兮,木有君兮’,又‘什么沧海难为水,又不是云’,明知道我大字不识几个,最反感就是那文绉绉的东西了!”

  叶梦梦不觉好笑,又很有耐心地更正道:“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说完便有些赞同青儿,觉得这人的确不讨喜。

  她那股子偏执病又犯了!她觉得女子倒罢,若为男子必定要像白雨漠那般才算有气概——有没有满腹才华不重要,重要的是得身强体壮,最好是练得一身好武艺,这样看上去才有一身阳刚之气。堂堂七尺男儿,一个不慎就被推落了水,这像什么样子?还没事舞墨弄文装模作样?果真一股子酸味!不过就算是这样又怎样,也不能成为她捉弄人的理由啊?叶梦梦仍是觉得这样不大好!

  “更重要的是还三心二意。你是不知道他先缠了萍儿一阵子,后又缠我,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萍儿早告诉了!”青儿还继续往下道。

  叶梦梦秀眉仍锁着……他确实不对,但还是觉得她这样做也不大好!

  青儿仿佛看穿她心思,又道:“你不用为他打抱不平,他水性好得很,一个小小池塘淹不死他的。他没过一会就从池塘里爬了出来,你猜他爬出来那一瞬又文绉绉地说了些什么?”

  “他说,‘唯女子与小人难也!’”

  话音未落,叶梦梦已噗嗤一声笑出声。

  跟着青儿也笑。

  笑毕,叶梦梦感激地看向青儿,心想,这丫头在逗我笑呢!

  说话之间,两人已走进了梅子里。

  “我没骗你吧?今年的花确实比往年开得好?”

  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粉白色的小花朵一朵朵拥簇在褐色的树枝和碧绿嫩叶上,远远看去就如同压了一层厚厚的雪,一大片大片的,今人目不暇接。青儿目光游离在那小花朵之间,兴奋得快跳了起来。

  叶梦梦也痴痴地看了一会,忽秀眉一蹙,又警惕起来。

  据说文人墨客都喜欢弄什么风雅,闲来没事就会寻一个环境优美之所对着花啊草之类哼哼唧唧,那廖公子既然喜欢谈诗论文,想必也爱这一套,这里的花开得这样好,不知他有没有跟爹也来此转转?万一恰巧来了,撞上可不大好!

  想到这,脚步警觉性一顿,问青儿道“你说……那廖公子和爹会不会也来林子转?”

  “啊!”青儿一时没悟过来她问这个做什么,先是一愣,然后又偏头想了想,老实地答道:“这个……不无可能啊!”

  “那我们还是回去!”叶梦梦立马道,说着便要转身。

  青儿瞬间领悟过来,一把拽住她,道:“小姐,你这是做什么?这好不容易来了……而且这个可能性不大啊!何况就算他们凑巧,多半也不会在林子转,大抵会到前面凉亭里喝茶之类,要不我们去那偷偷瞧上一眼?倘若他们真也在,再走不迟?”

  叶梦梦见她如此,犹疑着看着她,但见她一副真诚,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好吧!”说着,便任由着青儿拽着她往亭子方向走,三两步便能清清楚楚看见一座凉亭。

  “我就说他们不在吧?”青儿欢呼起来。

  “那我们到凉亭里坐坐?”她又道

  叶梦梦不答,腿一抬,用行动告诉了她。

  “对了,早上问你那事你还没告诉我呢!”走着,叶梦梦忽然问道。

  “什么事?”青儿一愣。

  叶梦梦脸一板,直觉告诉她她是故意的,定是有什么事要瞒着她,是以回过头瞪着她,“你给我装傻?我看你是不想告诉我吧?”

  青儿被她这么一瞪,随即恍然“噢,你说萍儿啊!……她今儿运气不好,出了一趟门显些把命都给丢了!”

  “啊?她是跟人打架,还是遇着了强盗?”叶梦梦吃了一惊。

  青儿噗嗤一笑,“小姐你又糊涂了!就她那身板子能跟人打架?遇着强盗也不能活着回来啊!”

  “那么……”

  “确实是打架,不过不是她跟人打架,而其实是她恰巧碰见别人打架。地点在圆月楼。也是她运气不好,恰恰走到楼下就有个人连同武器被打飞了出来,差点就砸到她了。”青儿说到这,不由用手比划,脸上惊惶之色竟像是她就是那个当事人,“你不知道……那武器把她裙角都划破了道口,差点就伤身她的人;而那个坠下来的那个人是个大胖子,竟直挺挺落到她跟前当场就断了气,断气时那人的手还搭在她的脚上……想想都不禁令人毛骨耸然啊!你想想,别说是武器,就是楼那么高,掉下来那么一个人,萍儿那么瘦小,又没练过武术,这压下来还有命?”

  叶梦梦也不由跟着一阵紧张,唏嘘道:“这么说她运气也算好的,不然哪还能毫发无损地回来?”

  “可不就是!”青儿不禁又得意起来,“我就这么跟她说的。”

  “可是这青天白日的——现在街上都这么乱吗?”叶梦梦眉微蹙。

  “平常哪这么乱啊?这也是有原因的。你有所不知,前儿咱们县的县老爷及他儿子、师爷同时被杀,现在官差正在拿凶手呢!”

  说着看向叶梦梦道:“你猜那凶手怎么着?他居然不避不躲大摇大摆跟人跑到圆月楼去喝酒,官差上前拿他,他就公然与之动起手来。与官差动手,这岂不是摆明与朝廷做对,你说大不胆大胆?”

  叶梦梦眉仍蹙着,“这么狂,那人想必有两下子吧?”

  “小姐这你可说对了!那人武功确实不低,三两下子就把那些官差打得满地找牙,死的死伤的伤。”

  “哟!他还敢杀人,这样目无王法,就不怕朝廷追究?”叶梦梦语气隐隐透着几分担忧。她不相信世间还有如此无畏无惧不怕死之人,难道是亡命之徒不成?

  “小姐,你这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估计方圆五百里都知道咱们这个县老爷是个何等样人物,你该不会不知?”青儿的语气带着几分嘲笑。

  叶梦梦随即醒悟,“莫不是这县老爷是个坏蛋?”

  “他可不是一般的坏!你猜现在城里人都怎么说?他们都称痛快!说杀得好!还说什么官就是王法,官官相护,而百姓是不和他们讲王法的,因为他们的王法就是逼急了跳上去直接取其狗命,大不了一命抵一命。”

  叶梦梦眉蹙得更紧,“就算这县老爷是个坏人,可这城里的百姓也未免太能说风凉话了——别人杀了人他们便这么说,若事情落在自个身上指不定怎么着。一命抵一命说得轻巧,若不是迫于无奈,谁愿意走这一步?”说着,话音一顿,“哦,对了,这凶手是本地人对吧?他定然是给县老爷逼得无路可走,而杀人之后恐自己也不想活了?”

  “是不是本地我就不清楚了!”青儿答道:“我听萍儿说,现在百姓们都在议论,说凶手不像凶手,竟是个弱不禁风的白衣少年郎,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而长得也是眉清目秀……我说这怎么跟……”话至此处猛然打住,心里想道:刚刚萍儿还在提醒别说漏了嘴,怎么就差点给说了出来了呢?

  后又想,小姐那么聪明,会不会已然猜出下面的话?

  想着,眼睛骨溜溜地转动了几下,然后眨巴着小心翼翼地瞥向叶梦梦,只见恍似未听闻,不由暗松了口气。但随即又不由心中思揣道:半年前的那晚小姐也是这般,恍似没什么事,但实际情况并不乐观,她时常有些恍惚,如今才有所好转,她琢磨好久才琢磨出个所以然——她这是心绪越不宁就表现得越为淡定,这个样子也说不准!

  青儿思到此处,忙冲着叶梦梦掩饰性地一笑,又补上一句道:“这怎么会是姑爷呢!他跟县老爷又没仇!”

  此话不说还好,这一说已然不用再猜,且还有几分“此地无银”的味道。青儿暗悔失言,但话说出口又不能收回去了,便顾而言其他将之淡化,她左顾右眄地看能否找到一个可岔开的话题,忽地眼前一亮。

继续阅读:第十章 画上美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