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前朝旧事
无垠22019-11-27 14:283,655

  “说到这,还得从一剑客说起。”马二哥终于放下了筷子道:“据说这剑客原是武状元出身,本也是极受皇帝老儿宠爱的,只是因他为人正直,被一群奸党排挤在皇帝老儿面前告了恶状遭贬,这才行迹江湖。”

  说到此处,又喝了一口酒,吃了几口菜,才继续道:“大概混了差不多十年,不怎么的就厌倦了江湖。有人说是因那些奸党担心他复萌,不肯放过他,又有人说他是因行侠仗义得罪了官僚,总之呢,后来他携着一双儿女到深山里隐居……”

  “不是说是徒儿么”小矮子忙插口道。

  马二哥摇了摇头,道:“时间太久远,各种说法都有;有人说那不过是他认的义儿义女,也有人说的一个亲生一个认的;说是徒弟也有,有的说是一男一女,也有的说两个都是男的亦或者两个都是女的……总之呢,他们就此与外界断了联系,住到了深山里去了。你想想,就他们三人住在那深山老林里,也不与其他人接触,时间一长,感情哪有不深厚的道理?”

  “那后来呢?”丁兄问。

  “后来那剑客年纪大了,身体上就有了毛病,渐渐地不行了。”马二哥继续道:“那剑客……此时他已成了老剑客,他也已清楚自己大限已到,便趁着自己还清醒之际做了一番交待。他说倘若他故去,两人也无需置办什么,就不远处挖个坑埋了,连碑也不必立,只要记得每年给他祭拜就行。”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可见自古以来人们对身后事的看重。没有说哪个会对自己的身后事一点儿也不在意的, 别的倒罢了,怎地连碑也不立?他就不怕他的后世子孙连坟都找不到么?”丁兄道。

  小矮子闻言,生怕插不上嘴,忙笑道:“这你就不懂了!人家那是担心仇家找来连坟都给刨了不得安息。”

  “就你懂?”马二哥白了小矮子一眼,“时间太久远,谁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不过都是后来人说的。”

  “那后来呢?”丁兄问。

  “后来那老剑客就去了!频临之际老剑客又交待了几句,说是让两人相亲相爱。当时他并没有刻意要求两人不下山,只说山下鱼龙混杂复杂得很,他们心思单纯,若想过平静日子,最好不要下山,即使下了山也要立刻回来。哪知两人转身就此立了个毒誓,说此生绝不下山,若谁下山,不被乱刀砍死,也要被对方的剑刺死。”

  “呀!这未免也太极端了些!”丁兄惊叹道。

  “可不?”马二哥也叹,“不过长期生存在大深山里,性子难免要比常人孤僻,而且当时说这话时,两人的心境是一样的,而这话也是用玩笑的语气说出来,可是谁也没想到时间会流逝,而心境也会随意时间的流逝而产生变化。”

  “才不是这么一回事呢!”小矮子又笑着插口道:“这不过是因为一人有仇家一人没仇家,有仇家的不能下山便想要没仇家的陪着,连哄带骗让人立誓不下山,可没仇家嫌山上太闷了,勉强待了几年……”

  “要么你来说?”不待他说完马二哥就睨了一眼不悦道。

  小矮子头一缩,噤声道:“你说……”

  “这么说后来其中一人变了心?”丁兄问。

  马二哥点头,“那也是几年后的事了。也不过就是其中一人厌倦了山上的枯燥生活偷偷下了次山,见了山下繁华、吃了山下的美食就再也不想回山,还扬言要闯出一番天地;而另一人却牢记着当日的誓言愤愤不已,提剑下山理论,还说什么倘若他不回去他就要一剑刺死他。不想那其中一人也是铁了心,似乎也吃定他不敢拿他怎样,竟是心一横,说什么‘要他回去,行,除非一剑把他刺死。’果不其然,那另一人提着剑抖了很久也下不了手,最终只好一人孤零零地回到了山上。回山之后,他终日抑郁寡欢,想起过往一切,心情又如波涛翻滚无法平静。他无法排泄一个人的寂寞,也无法释怀这种在他眼里的‘背叛’,于是在这种情绪的催动之下他研制出一种慢性毒,名为七叶子毒。”

  “噢,原来竟是这么一回事!”丁兄长叹道。

  “故事还没完呢!”马二哥道。跟着又抿了一口酒,“七叶子毒练成之后,他兴高采烈地找上那其中一人,并当场骗他喝下。那其中一人也未防他会来这么一手,竟毫无顾忌地喝了下去,加上喝下去也无甚异样,当时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可渐渐地身体就不适起来,他本以为是生身体出了毛病,就请大夫来瞧,可陆陆续续请来许多大夫也瞧来出个所以然,加之身体疼痛愈烈,这才怀疑到其中一人身上,便对他一番质问。那其中一人一质问他便和盘托出,还说他其实并不想让他死,只不过想让他在慢慢而又痛苦的折磨中说一声“对不起”或“后悔”的话。那其中一人哪知他的,只一个劲地问他要解药。其实他原是想让他慢慢而又痛苦的死去,可当他看到他那么痛苦,却在那一刻心一下子软了,后来见他越来越痛苦,终是不忍心想解救他,此后几年便又开始研究解药。他花了几年时间,到处收集有资料研究,最终也只得了一张药方子,都还未来得及配制,那其中一人就已在痛苦的折磨中死去。”

  “不想时隔百年余,这毒王竟给流传了下来,还到了毒王手里。这些年来,有不少江湖人身受其害,受尽痛苦折磨而死。”马二哥说完也不禁长长叹了口气。

  跟着三人一阵沉默。

  “罢了罢了!”丁兄终于开口打破沉默,他摆了摆手道:“这我们也管不着,多说无益,还不如喝一杯来得痛快!”说着,举起了酒杯。马二哥慷慨一笑,举杯与他碰撞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喝完,将酒杯往桌上一搁,“我觉得时候也差不多了!若然在外面耽搁太久,万一头儿当家的回来……”

  马二哥也将酒杯搁在了桌上,“罢了罢了,反正我们也吃饱喝足了,要走我们一块走,一同回去。”

  一个故事长长讲下来叶梦梦不由信了几分,但仍抱着几分怀疑,她总觉得这个故事不够完善,但若说有漏洞似乎又说不上来,听他们说要走,不由急了。

  “等等!”正待他们要起身,忽然一个娇柔的女声响起。

  三人侧过脸一看,见是个美貌女子,不由发愣。

  “你们刚刚说什么浪淘客,这人是何模样?”叶梦梦问道。

  “姑娘问这个做什么?”丁兄打量了她一眼,诧异道。

  “这个……”叶梦梦正思付着该如何说,不料马二哥身旁的小矮子却是呵呵笑起来了。

  “你傻乐什么?”马二哥不悦地翻了他一个眼。

  “这你就不懂了!”小矮子一副见过识广博模样,“这毒王儿子好色,见哪家漂亮,便想要凌辱一番。这位姑娘生得如此漂亮,想必也曾深受其害,这会子听闻浪淘客把杀了,心里痛快极了,便想着去报恩……”

  “闭嘴!”不待他说完,马二哥就一个巴掌拍在他脑袋瓜子上,“胡说八道些什么?”

  小矮子顿时委屈极了,他实在不知说错了什么。

  “罢了罢了!”马二哥豪气转向丁兄,“你究竟是见过没见过?若是见过,就坦白跟这位姑娘说了,若是没见过,也给人一个答复。”

  “刚刚不是说了吗?我确实有幸见过一回。”丁兄立即道,然后又思付片刻,“大概是在半年前吧!此时年纪虽有四十以上,但也玉树临风、威风凛凛……姑娘若是要找他,其实只需记他一个特点就行。”

  “他有什么特点?”叶梦梦忙问。

  “他腰间挂着一块状似辣椒的玉璞!你说,要挂配饰谁人不挑好看的,有谁会挂一块粗糙难看的玉璞?这可不就是特点?”

  未待他说完,叶梦梦只觉脑中轰隆隆一阵响,再无法做任何思考。

  到了此刻她终于弄明白父亲所谓心愿是什么。她自然是无法理解父亲,因为她至始至终都觉得普普通通的生活才最为舒心,但人各有志,父亲若真喜欢那样的生活,她当然也不会反对,身为女儿的她觉得只要他能真正快乐就心满意足了,可这是安好的前提下的,倘若这人真的他,她身为他唯一的女儿又怎能见死不救、袖手旁观?

  “我打听到我爹的消息了!”回到酒坊叶梦梦便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向青儿复述了一遍。

  “你说老爷中了那种毒?”青儿吃惊道。

  “这也不一定是真的。”叶梦梦道:“目前我也只是有些怀疑而已,具体什么个情况,待我明日去神医馆探个究竟。”

  “小姐你想进神医馆,这恐怕有进难度。”青儿道:“你有所不知那莫神医脾气古怪着呢!他立了一个怪规矩:说是非病重的人不得入神医馆。因此但凡能进神医的都是病重的人,就是不是,也会被当作病重的人看待,亦或者当场直接被丢出来。而一旦进了神医馆,在未被放出来之前,无论是谁,也休想进去探视。小姐恐是连神医馆的大门都进不去。不过……”青儿话锋一转,又道:“楚公子神通广大,指不定有法子!”

  “不用了!一点小事哪用得着劳烦他?”叶梦梦不悦道。

  这三年,青儿总是动不动说楚公子这楚公子那的,叶梦梦一听到这个名字只感觉耳朵都快要起茧了,因此几乎不作考虑地回绝,脸跟着也冷了下来。

  “小姐……”青儿还待要说,叶梦梦已大步迈进了屋子,跟着便是“砰”的一声,大门被关上。

  就在关门那一刹那,紧跟在后的青儿警觉性地往后一闪,成功地让鼻子躲过一劫。

  近三年来叶梦梦已养成一个毛病,那就是只要一个不高兴就会往屋子里钻,然后“砰”的一声把门一关,也不管身后有没有人。青儿根据经验,到了屋子门口,要么抢先一步进门,要么就是迅速往后闪。不过青儿虽然机灵避开,但同时也知这话题也没谈下去的必要的了。且以叶梦梦的固执程度说再多也无用,除非让她撞个鼻青脸肿,说不定还有回旋余地。因此此刻她所能做的只有四个字,那就是静观其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