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从父母下手
悠竹2019-11-19 14:483,647

  当晚温绵和温母聊了很多关于他和余锦枢的事情,对此温母愈发对余锦枢满意。

  不过在得知余锦枢为了温绵取消婚约,温母心里难免会不痛快,不过好在自己的女儿过得开心,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不好参与太多。

  温绵第二天到公司上班的时候,正好遇到奉初寒来公司。

  奉初寒准备了生日礼物给她,这让温绵受宠若惊。

  奉初寒提出要和温绵单独坐坐,温绵只好暂时把工作交给其他人,和奉初寒来公司附近的咖啡店。

  注意到奉初寒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温绵忍不住关心着。

  “我看你气色不是很好,看来最近工作应该很忙吧。”

  “还好,这个行业就是这个样子,我忙,你家那位也忙。”

  奉初寒说这话多少带着几分戏谑嘲讽,温绵明白自己的话是多余的,索性开门见山。

  “你今天来找我……”

  “是这样的,上次我去你家拜访你父亲的时候锦枢也在,当时你们商量着办画展的事情,我就想来问问画展的事情有没有落实,看看需不需要我这边帮忙。”

  奉初寒目光真挚,得知奉初寒的来意,温绵笑得灿烂。

  “这件事就不用麻烦了,画展的事情我会替我爸办好的,不过要是真的需要帮忙,我会和你说的。”

  有这样一个乐于助人并且好说话的朋友,温绵还是打心底里高兴的。

  “我这边有几个比较适合办画展的场地,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把相关内容发给你,你抽时间好好看看。”

  “那就麻烦你了。”

  温绵略显感激地看了眼奉初寒,奉初寒对于她的神色十分受益。

  “对了,之前我和你说过,要是你在锦枢的公司待不下去,完全可以去我那里,我的话一直都算话,你以后要是有这方面的需求,可以随时来找我。”

  奉初寒神色认真,温绵却是感到浑身不大自在。

  “这个就先算了吧,不管怎么说我现在都是锦枢的女朋友,我这个身份去你的公司估计也不合适。”

  温绵说的是实话,对此奉初寒不好多说些什么。

  和温绵寒暄了几句,奉初寒也不好继续打扰温绵工作。

  和奉初寒分开后,温绵回了余氏集团。

  人来没有回到办公室,远远地温绵就注意到那抹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果然,是余锦枢。

  余锦枢早上开完晨会就从王特助那里得知奉初寒来找温绵,对此他心里不爽,面上却不好说什么。

  将手头的工作处理好,余锦枢就来到温绵的办公室,他倒是要看看温绵什么时候回来。

  来到办公室,温绵还来不及和余锦枢说些什么,余锦枢直接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温绵始料未及。

  一回头,便撞进一个温暖的胸膛,余锦枢抱着温绵不肯撒手,温绵静静地感受这个拥抱。

  “怎么了?”

  “没事。”

  余锦枢当然不会告诉温绵他吃醋了,这种事情可不好说。

  “我刚刚就是和奉初寒一起喝了杯咖啡,你不会吃醋了吧?”

  温绵和余锦枢相处的这段时间,意识到余锦枢表面看起来十分高冷,实际上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很多时候,只要哄哄余锦枢,让他高兴了,事情也就变得简单很多了。

  被温绵这么问着,余锦枢下意识条件反射般的否定。

  “没。”

  “好吧。”

  温绵没有拆穿余锦枢的小心思,这个男人心里有她,这就足够了。

  余锦枢松开温绵,语气温柔。

  “今天下班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啊?”

  “我家。”

  温绵愣住,心里百转千回,余锦枢解释。

  “你要是不想去的话,我们可以不去……”

  “去吧,反正都要面对。”

  温绵不是小孩子,既然选择和与余锦枢在一起,就要学会面对他的家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为难。

  温绵笑容灿烂,可眼中的犹豫不决看在余锦枢眼里,余锦枢将人搂在怀里,承诺着。

  “放心,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知道吗?”

  “嗯。”

  温绵当然选择相信余锦枢,她是个敢爱敢恨的人,既然选择和余锦枢爱下去,那么她就会义无反顾。

  下班后,余锦枢先是陪同温绵去商场准备给余母和余俏的礼物。

  就算是温绵不喜欢余俏,可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余锦枢清楚温绵的用心,他心底里感激温绵所做的一切。

  两人来到老宅,管家看到温绵时面露尴尬,温绵注意到,心中了然。

  以余俏和余母对她的态度,估计一会儿看到她,一定会火冒三丈的。

  余锦枢给了管家一记警告,管家一阵瑟缩,没有动作。

  温绵有些同情的看了管家一眼,默默地跟在余锦枢身后。

  余母和余俏正在吃完饭,看到余锦枢和温绵出现,余母脸色瞬间变了。

  “你来做什么?”

  余母的话明显是说给温绵听的,对此温绵脸色微变。

  余锦枢下意识将温绵护在身后,态度明确。

  “小绵是我的女朋友,她和我来看望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余锦枢语气平静,余母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余俏注意到忙在一旁嘲讽。

  “我们余家什么时候认可这个女人了!”

  余锦枢不满地看了眼余俏,却是看向余母。

  “妈,我之前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作为晚辈,我们来看望你。”

  “我不接受。”

  余母态度坚决,她的儿子是什么样子她很清楚,可她就是不能接受!一点都不能接受!

  一旁的温绵看着余母和余锦枢争执不休,心里不是滋味,面上却要故作镇定。

  “伯母,出于礼貌我来看您,不管您同意不同意我和锦枢在一起,我们现在都是男女朋友关系,我想这是改变不了的事情。”

  温绵态度坚决,她就是想要和余锦枢在一起,只要余锦枢不放弃她,她就绝对不会放弃余锦枢。

  余锦枢紧紧握着温绵的手,两人的坚持看在余母和余俏眼里。

  这样的一幕直接击溃了余俏心里原有的防线,内心升起的怨念让她不愿意面对这一切。

  “想要进余家的门,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余母想也不想就直接把温绵送来的礼物丢到一边,如此余锦枢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他看向温绵,试着开口。

  “我们走吧。”

  “可……”

  温绵还想说点什么,她觉得这个时候不好让他们母子之间关系变得更僵。

  可她很清楚,自己的存在对于他们母子来说,就是最大的问题。

  “走吧。”

  余锦枢不愿让温绵成为众矢之的,他拽着温绵离开,见此余母脸色难看至极。

  余锦枢离开后,余母余怒未消,一旁的余俏却是沉默不语。

  余母看了眼余俏,不满。

  “平时你不是总愿意说那个温绵是如何配不上你哥的,怎么着?现在沉默了?”

  “妈,您都已经那么不喜欢那个女人了,我再说什么有意义吗?”

  余俏的话说的有道理,余母也不纠结,只听余俏继续说着。

  “要我说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我查过温绵的父母是本地的,既然没有办法从温绵入手,我们完全可以从温绵的父母那里入手啊。”

  余俏的话让余母眼前一亮,她之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

  余母满意地看了余俏一眼,她就知道自己的女儿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感受到母亲满意的目光,余俏心里的怒火跟着消退几分。

  余锦枢,我得不到的爱情,你也别奢望可以得到!

  温绵那边和余锦枢一起从老宅离开,车上,温绵注意到余锦枢脸色不好,她小声劝着。

  “你也不要不开心了。”

  她答应和他来,就抱着会被嫌弃的态度。

  果然,事情也是她预料之中。

  余锦枢将车停到马路边,转头认真看向温绵。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锦枢,我们之间不要说对不起。”

  这种事情没有谁对不起谁,她愿意选择和他面对一切,这是她的决定。

  在她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她会选择不放弃他,因为她想要和他走下去。

  温绵真挚的目光令余锦枢动容,他在心里暗自承诺,一定会尽他所能给温绵想要的一切。

  当晚温绵回到公寓,温母便询问温绵下班的去处。

  温绵只是告诉温母自己拜访了余锦枢的母亲,却没有说余母对自己并不满意的事情。

  温母对于女儿的回答没有丝毫猜疑,第二天她做了丰盛的早餐,温绵吃过早餐上班,温母则在家里收拾家务。

  温父出现的时候,温母十分不满,却没有把人烂在门外。

  “你过来干什么!”

  “我给孩子买了点东西,就给送过来了。”

  温父说着把东西拿进屋,温母即使不满意,面上态度还算是不错。

  “算你有良心,知道替女儿考虑。”

  温母对温父的态度不是很好,但也不是很差。

  归根结底,那也是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不争气,她也不会如此。

  温父还想说点什么,公寓的门铃响了。

  温父和温母对视一眼,温父去开门。

  门打开,一个看起来打扮精致的女人出现在他们面前,身边还跟着一个年纪小的。

  温父诧异,温母更是如此。

  他们没有见过余母和余俏,自是忍不住来她们。

  “你们是……”

  “你好,我们是余锦枢的家人。”

  余俏开门见山,反而让温父温母反应不过来。

  温母最先反应过来,招呼着她们坐。

  “原来是锦枢的家人啊,快来坐吧。”

  余母上下打量了温母,她的人查到的资料是温母是大学老师,想来也不是粗俗的人。

  这样一来,余母态度还算不错,和余俏坐在沙发上。

  温父准备了茶水,余母只是瞥了一眼,没有动作。

  一时间氛围尴尬到了极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上门找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