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上门找茬
悠竹2019-11-19 14:473,376

  温母最先意识到不能这么僵持,最先开口。

  “余夫人,我还真的没想到你能来,不知道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作为大学老师,温母无论是从气度还是各方面来说都是很不错的。

  余母看着温母的态度也没有办法联想到温母是温绵的母亲,不过余母没有忘记自己的来意。

  清了清嗓子,余母态度明确。

  “其实按理来说这么冒昧打扰的确是不好,可有些事情孩子们拎不清,不代表咱们做家长的也是拎不清的。”

  余母带着明显火药味的话语一说出来,温母顿时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你说的这些,我们实在是听不明白。”

  温母下意识去看温父,温父接着说。

  “是啊,在这之前我们也没有见过,说实话,我们实在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别看温父平时很多时候让温母看不上,但是温母不得不承认温父在一致对外这件事情上还是做得很不错的。

  余母打量着温父温母,她算是看出来什么叫做揣着明白装糊涂。

  只是余母并不知道,温绵和余锦枢的事情温父温母的确是不怎么知情的。

  不等余母说些什么,一旁的余俏便开口。

  “伯父伯母,可能你们对余家的了解不是很多,但是余氏集团这么大的一家企业是我哥哥打理的。这几年来哥哥让公司的发展越来越好,这也是业界都有目共睹的事情。我们余家的儿媳妇,那也得是千挑万选的……”

  余俏喋喋不休的说着,余母用眼神打断余俏要说的话。

  一旁沉默无言的温母和温父对视一眼,温父了解温母,他清楚温母现在已然是强忍着怒气的。

  “余夫人,你们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可是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孩子们自由恋爱我们做家长的也不好参与太多,不是吗?”

  温母如果是个没有多少能力和本事的,余母的话还会让她心里不痛快,不过她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余母的这点把戏对她来说还算不了什么。

  温母的态度令余母心生不满,她算是明白了温绵的那点伎俩究竟是和谁学的了,很显然这就是和她母亲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如此,余母也没有客气。

  “我不管你们做家长的对于子女们的恋爱是怎么看待的,我的儿子的妻子那必须是百里挑一的,像这样门不当户不对的,压根就入不了我们的眼。”

  “看来你今天就是来警告我们,让小绵离开你儿子的,是吧?”

  温母索性也和余母开门见山,这样的亲家就算是给温母,温母也不见得会要。

  “对。”

  余母以为温母是一个识时务的女人,不过接下来温母的话令余母震惊。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就算是豪门也没有必要用这样的姿态出来逼迫人啊。余夫人,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是觉得我的女儿配不上你的儿子。可是不瞒你说,在我看来着有钱人家的孩子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家虽然不是大门大户,可是对女儿也是用尽了心力培养的。我的女儿什么学历,什么能力我想是不需要别人来置喙的。”

  温母平时最看不惯的就是那种有点钱就看不起别人的人,她的女儿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啊,也犯不着受这样的气。

  温母一番话令余母愣住,她没有想到温绵的母亲居然会有如此伶俐的口才。

  “你的女儿的确是很优秀,这一点我承认,可是就像你说的,我们余家是大门大户,还真的要不起你们家的女儿!”

  说完,余母就要起身离开,余俏在一旁补充着。

  “我哥和温绵在一起只不过就是一时兴起,时间会改变一切的,到时候我哥一定会甩了温绵的。”

  余母和余俏把该说的话都说了,也就离开了。

  两人离开后,温母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温父亲自给温母倒了杯水,安慰着。

  “这一家子人没有一个是让人省心的,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在孩子的事情上温父基本上是没有发言权的,温母很多时候起着决定性的因素。

  被丈夫问着,温母叹气。

  “小绵已经长大了,这种事情我们不好给孩子施加压力,再说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只要孩子们过得幸福,就足够了。”

  温母不是担心温绵的抗击打能力,她只是怕那个余锦枢真的只是要和温绵玩玩,要真的是这个样子温母实在是不敢继续往后想。

  温父看得出来温母的顾虑,他向温母保证。

  “要是那个余锦枢真的对咱们女儿不好,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你先把你自己的事情弄明白再说吧,好过不好过也不是现在可以说得明白的!”

  温母不满意地看了眼温父,好听的话谁都会说,关键是要看如何做的。

  在公司上班的温绵并不清楚家里面会遭遇这样的事情,温母也没有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温绵的打算。

  接下来的一周里看似风平浪静,温绵和余锦枢每天在公司忙着工作,下班后一起吃饭,除非余锦枢又很忙的事情需要处理,大多数的时候他们都是彼此陪伴的。

  这天温绵下班没有和余锦枢一起吃饭,想到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和母亲吃晚饭了,她就和余锦枢商量。

  余锦枢那里也不想让温绵时时刻刻陪着自己,毕竟父母也是很重要的。

  就这样温绵提前回家,无意间偷听到了母亲和同事之间的对话。

  玄关处的温绵开了门,没等走到客厅,就听到客厅里温母和单位教务主任的对话。

  “林老师啊,其实这件事情我们也是比较为难的。之前你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学校也是给假了的。只不过咱们学校也是余氏集团和实验合作校,余夫人那里的压力我们也承受不住啊。”

  教务主任为难的说着情况,温母点头。

  “张主任,您的话我都明白的。说到底这件事情也是我们家和余家的纠纷,牵连到学校实在是没有必要,这样吧,明天我就去学校办理辞职手续。”

  “林老师,校长也和我商量这件事情了,你毕竟是咱们学校的骨干,离开之后学校会给二十万的遣散费的。”

  “这件事是我给学校添麻烦了,遣散费什么的就算了吧。”

  温母还是很识大体的,对此教务主任也很不好意思。

  就在两人还想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温绵出现在她们面前。

  温母震惊之余不忘记给教务主任使眼色,温绵开口。

  “行了,你们刚才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也没有必要对我藏着掖着了。张主任,我只是想知道我妈工作的事情,是不是余锦枢的母亲施加的压力。”

  温绵说话时语气颤抖,目光死死地盯着主人,她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小绵啊,张阿姨知道有些话不好多说什么。不过你妈妈的这件事情的确是和余夫人有关系,听余夫人那意思,就是要把你们一家子逼上绝路,可能这只是一个开始。”

  张主任和温母也是这么多年的同事,关系也是很不错的,她只是说了句实话,希望温绵可以有所取舍。

  “张主任啊,时间不早了我就不继续留你了。”

  温母注意到温绵的不对劲,这个时候她也不好继续把张主任留在这里,她生怕张主任接下来还会说出一些话,让温绵压力更大。

  “那好,那我就先离开了。”

  张主任也是个能看得懂颜色的人,张主任离开后,温母回到客厅,温绵则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

  温母叹息,来到温绵身边坐好,宽慰着。

  “我现在年纪也渐渐大了,工作上也是比较吃力的,就算是不继续工作了,日子也还能继续啊,你就不要担心我了。”

  “妈,可是你这样真的甘心吗?”

  温绵倔强地看着母亲,强忍住情绪没有让泪落下来。

  和女儿对视的一瞬间,温母的情绪也瞬间变得低落起来,她将女儿抱在怀里,安慰着。

  “小绵,不管怎么样母亲都不会去干涉你恋爱的事情。人这一辈子遇到喜欢的人并且彼此相爱的不容易,母亲只是希望你可以开心快乐。”

  “可是你的工作都因为我的事情泡汤了,妈,我真的不知道我和余锦枢要不要走下去。”

  温绵心里开始犹豫不决,她和余锦枢恋爱不到两个月,就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她实在是不敢想象接下来温家还会面临什么。

  明白了女儿的担心,温母叹息。

  “小绵,以前我一点都不相信什么门当户对,可是现在你也看到了,余家的手能伸那么长。现在余锦枢对你是真的好,可是我们谁都不能保证这样的好是长久的。你说万一哪天余锦枢对你没有兴趣了,不爱你了,你又该怎么办啊?”

  作为母亲,温母不希望看到女儿受到伤害,可很多时候她都要把事情考虑的长远一些。

  母亲的话仿佛在温绵的心里扎了一根刺,她清楚母亲话里的意思是什么,正因如此她心里才难受的要命。

  “妈,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您让我好好想想吧。”

  有些事情想要做出决定,总是需要付出时间的。

  温绵不知道她究竟要思考多久才能得出结论,但是她看得很清楚,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的确需要面临很多的困难。

  而这儿,只不过就是刚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