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山顶告白
悠竹2019-11-19 14:473,390

  招标会开始当天,温绵跟在余锦枢的身后,要应付国内各大公司。

  原本D市和A市相比真的不繁华,可这一次和D市当地政府合作,对于余锦枢和余氏集团来说都是志在必得的一件事。

  因此,温绵跟在余锦枢身后半点压力都没有,因为她坚信只要有余锦枢在,这一次的招标绝对没有问题。

  在等待区,余锦枢遇到了自己的老朋友,奉初寒。

  奉初寒和余锦枢也算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只不过两家公司存在竞争关系,好在她们默契地认定工作是工作,私交是私交,他们是不会把这些事情混为一谈的。

  见到余锦枢,奉初寒显得亲切许多。

  “我就猜这一次会不会遇到你,果然。”

  “看来你对这块肥肉也比较上心了。”

  余锦枢满是自信,奉初寒笑意渐深。

  “你放心,这次我来只不过就是走个过场,你之前说过对D市旅游业感兴趣,我可不和你抢。”

  目光停留在余锦枢身后的温绵身上,奉初寒愣住,不可置信。

  感受对方的目光,温绵只觉得此人很熟悉,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温绵想起来了。

  两人之间眼神的互动被余锦枢看在眼里,余锦枢忍住心中的不满情绪,他倒是要看看眼前的两人究竟有什么情况。

  “好巧。”

  奉初寒面露笑意,温绵也笑得灿烂。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好巧啊。”

  “你们认识?”

  不等奉初寒开口,余锦枢试探着问,温绵没有隐瞒。

  “之前他买过我父亲的画,我们就认识了。”

  “是啊,你是不知道,他父亲画的画真的很不错。”

  提到那幅画,奉初寒顿时激动不已,开始滔滔不绝和余锦枢讲述那幅画究竟有多好。

  眼见着有人欣赏父亲的作品,温绵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动,她不得不承认父亲还是有有魅力的时候的,只是父亲在家庭上面投入的精力永远没有家庭要多。

  虽然在兴头上,奉初寒也清楚现在招标会很重要,便和余锦枢在位子上坐好,等待招标会开始。

  招标会进行的空档,余锦枢突然说了句。

  “没想到你还认识奉初寒,看来他对你蛮有好感的。”

  “啊?”

  温绵不明所以地看向余锦枢,她实在是不明白余锦枢话里的意思。

  余锦枢看破不说破,心里说不出来的酸涩感觉令他愤怒。

  明明温绵是他的秘书,看着奉初寒对温绵一脸欣赏的样子,他就是气愤。

  招标会开幕结束后,余锦枢打算带温绵离开,奉初寒却来到他二人面前,提议。

  “锦枢,你们要是有时间的话,我请你们吃个饭。”

  温绵下意识去看余锦枢,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余锦枢做主。

  感受到温绵期许的目光,余锦枢心下生怨,面上波澜不惊。

  “好啊。”

  见余锦枢答应,温绵心里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老板今天有些不高兴。

  三人找了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奉初寒和余锦枢同时要为温绵拉椅子,温绵受宠若惊,还是奉初寒讪讪一笑,撤了手,

  温绵忐忑入座,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余锦枢倒是极为镇定地坐在温绵身旁,好似在宣誓主权一样。

  奉初寒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打量,意味不明,余锦枢不以为意,温绵却有些不好意思。

  刚才余锦枢的种种表现的确会让其他人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

  “温绵,你现在在哪里工作?”

  奉初寒的话打断了温绵原本的胡思乱想,她抬头,刚想回答,就被奉初寒抢先。

  “她在我公司工作。”

  余锦枢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奉初寒敏锐地捕捉到余锦枢语气里的不爽,他眼中笑意更深。

  奉初寒看向温绵,试探着。

  “他给你的工资待遇好吗?”

  “啊?挺好的。”

  温绵下意识去看余锦枢,当然好了,公司5%的股份都给她了,还不好吗?

  不过这种话她可不好和奉初寒说,本来就有人误会她和余锦枢之间,她可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温绵的小动作没逃过奉初寒的眼,奉初寒仍旧不死心。

  “余锦枢,我对温绵挺有眼缘的,要我说,你让她来我公司,做我助理挺不错的。”

  余锦枢抬眼看向奉初寒,语气淡定。

  “这件事你不应该和我说,和她说。”

  见皮球提到自己这里,温绵只觉得有些尴尬,不过就算是尴尬她也是要淡定面对的。

  奉初寒将目光停留在温绵身上,似乎在等着温绵的回答。

  感受到那迫切的目光,温绵没有半点犹豫。

  “不用了,我在余氏集团工作挺开心的。”

  温绵当然不会告诉奉初寒是因为她手里有余氏集团5%的股份,这样的待遇可不是任何一家公司都有的。

  奉初寒听了温绵的答案,难免心里不舒坦,不过他还是不死心。

  “余锦枢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啊,他给你什么待遇,我可以双倍给你。”

  “你给不起。”

  余锦枢想也不想就打断奉初寒的话,温绵跟着点点头。

  的确,奉初寒给不起。

  眼看着余锦枢和温绵一唱一和的,奉初寒只觉得心里有点堵,他看得出来余锦枢对温绵的在意。

  不过,就算是余锦枢在意,也没用。

  余锦枢和陶婉月的婚事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就算是余锦枢坚持,也没有意义。

  想到这里,奉初寒也没有那么不痛快,他笑着举杯。

  “也好,不过温绵,锦枢的脾气可没有那么好,要是哪天你在他公司受欺负了,我公司随时欢迎你的到来,我奉初寒说话算话。”

  奉初寒的承诺令温绵一阵尴尬,她没有去看余锦枢此时的表情,而是格外真诚地回答。

  “谢谢你的好意了,我想只要老板不放弃我,大概我是不会选择放弃公司的。”

  温绵郑重其事的一番话令奉初寒同余锦枢同时愣住,余锦枢从未想过温绵会说这样的话,奉初寒则是一脸玩味地看着余锦枢和温绵。

  他笃定,这两人之间关系,一定没有那么简单。

  结束饭局,奉初寒乘车离开,余锦枢却提出和温绵在路边走走。

  温绵不好拒绝余锦枢,只好乖乖跟在余锦枢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昏黄的灯光照应在身上,谁也没有打破原本无言的沉默。

  直到回到酒店,余锦枢才开口。

  “今天你的话让我很满意。”

  “啊?”

  温绵没有反应过来余锦枢的话,余锦枢淡淡一笑,径直走着。

  温绵这才彻底反应过来,余锦枢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温绵有些不大自在。

  “我又不傻,你把公司5%的股份都给我了,难不成我还跑啊!”

  温绵话说的随意,余锦枢却觉得温绵的话很有道理。

  之前他还感动温绵的决定,不过现在看来是他多心了。

  招标会仍旧如火如荼的进行,不出意料,余氏集团中标。

  余锦枢没有过于开心,仿佛这件事再简单不过,温绵却激动无比。

  自从她开始在余锦枢的身边工作,接二连三的胜仗让她觉得余锦枢是一个了不起的leader。

  一大早温绵就被余锦枢的电话声吵醒,对此她很不满意。

  明明招标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她实在是想不通余锦枢还有什么理由要她早起。

  直到余锦枢带着她来到山顶,她才意识到余锦枢的用意。

  清晨,天空泛起一抹鱼肚白,朝阳渐渐升起,眼前的美景让温绵陶醉。

  “这里真美。”

  “是啊,真美。”

  余锦枢的目光停留在温绵的身上,朝霞映衬的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只一眼就让人移不开视线。

  感受到一道目光在自己身上,温绵有些不大自在,她下意识要去躲避,余锦枢却突然开口。

  “温绵,你有喜欢的人吗?”

  突如其来的问话令温绵猝不及防,她不可思议地望向余锦枢,似乎不明白余锦枢这句话的意思。

  “我是说,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余锦枢再次重复,温绵沉吟,随后认真开口。

  “我不知道,可能有,也可能不应该有。”

  此时温绵脑海里闪过的是余锦枢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不知为何,她没办法控制自己小鹿乱撞的心。

  “我有。”

  余锦枢直直地望向温绵,目光柔情似水,仿佛要将眼前的女人融化了一般。

  炙热强烈的目光令温绵胆怯,她别过去不肯看余锦枢,可一颗心早已不受控制。

  温绵始终都是愣的,直到回到酒店她都不会忘记余锦枢的那句话。

  他说,他有喜欢的人。

  可他喜欢的人,是她吗?

  她不敢去想。

  与此同时,A市。

  余俏特意约陶婉月见面,陶婉月对此很不满意,可碍于余俏的身份不好推辞。

  咖啡厅里,陶婉月摆弄着汤匙不断搅拌咖啡,沉默不语。

  余俏看得出来陶婉月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不过,她也不生气。

  “婉月姐,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那个温绵居然和我哥一起去D市出差,你就不怕他们之间……”

  “余俏,你是余家的一份子,按理来说你是那个无条件相信你哥的人,不是吗?”

继续阅读:第十章 你喜欢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