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登门造访
悠竹2019-11-19 14:483,418

  温绵眼中幸福的神色令奉初寒恍然,一想到余锦枢和温绵在一起的甜蜜时光,奉初寒只觉得心里一阵酸涩。

  就在奉初寒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温父已经收拾妥当出现在客厅,看到客人是奉初寒,温父脸上露出灿烂的笑。

  “奉先生今天怎么来了?”

  “上一次得到您的画,觉得您的画很好,今天过来也是想看看伯父还有没有更好的画作。”

  “最近状态不是很好,可能没有好的作品。”

  温父当着奉初寒的面不敢把家里面不好的事情说出来,奉初寒注意到温父的不好意思,也没有要拆穿的意思,面上带着笑。

  “我是觉得以您的本事,您的作品一定会被大家看到的。”

  “这倒也是。”

  温父对于自己的能力还是有很大的自信,一旁的温绵看着父亲和奉初寒的对话,心里一阵酸涩。

  她不清楚父母之间还有没有可能继续在一起,不过看到父亲在自己工作上是很认真的状态,她就觉得一切值得了。

  就在奉初寒和温父侃侃而谈的时候,门铃声打断了所有人。

  温绵不知道是谁来访,透过猫眼清楚的看到来人就是余锦枢,温绵的心不由得漏跳了一拍。

  心里没有半点犹豫,温绵打开门,余锦枢眉眼带笑出现在温绵面前。

  “想我没。”

  余锦枢语气温柔,温绵下意识去看客厅里的两个人,没有急着回应他。

  余锦枢注意到温绵不对劲的地方,他整理了下衣服,潇洒地出现在温父和奉初寒面前。

  奉初寒看到余锦枢,忍不住调侃他。

  “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果然,你来了。”

  “是啊,最起码我还有思念的人,不像某人。”

  余锦枢和奉初寒之间的电光火石看在温绵眼里,温绵没有看出这其中的不对劲,一旁的温父则是一头雾水。

  余锦枢没有理会奉初寒,而是看向温父,将礼物放到一旁,恭敬地说着。

  “伯父您好,我是温绵的男朋友,余锦枢。”

  “你、你好。”

  温父将内心的不解暂时放到一旁,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有这样优秀的男朋友。

  温绵脸颊绯红,直接去厨房准备喝的,余锦枢则和温父开始聊起来。

  奉初寒本身就是余锦枢的好哥们,三人在一起聊天也不会显得突兀。

  等到温绵回到客厅,三人已经聊得不亦乐乎。

  看着三人如此样子,温绵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余锦枢朝温绵招招手,温绵来到余锦枢身边,余锦枢将温绵手中的茶杯放在茶几上,目光满是柔和。

  “你就不要忙了,坐,我们一起聊聊。”

  温绵下意识坐在余锦枢的身边,两人依偎着坐在一起,看起来就是一对璧人。

  温父暂时把心里的不满压制下来,他认真看向余锦枢,试着问他。

  “不知道余总今天来我家,是为了什么?”

  温父的客气态度令余锦枢和温绵都觉得不自在,温绵想要开口辩解什么,余锦枢给了她一记安心的眼神。

  “伯父,是这样,我和小绵也是开始交往一段时间,正好今天有时间,就想来拜访伯父。”

  “是这样啊。”

  温父没有继续问下去,奉初寒在一旁起哄。

  “锦枢,我今天来是打算向伯父求画的,没想到就遇到你了。既然你和温绵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那我向伯父求画的事情就更加好办了。”

  奉初寒的话引来余锦枢吐槽。

  “奉初寒,作为晚辈,求画就要有求画的态度,我希望你能出个让伯父满意的价格。”

  “作品这东西要是被附上价格就显得庸俗了,小奉喜欢,我可以送你。”

  温父最忌讳的就是别人用金钱衡量他的作品,余锦枢这个人他不喜欢。

  温绵意识到父亲的话是有意要针对余锦枢的,她表面没说什么,心里却是波澜起伏。

  温父话里有话,余锦枢不是不清楚。

  “伯父说得对,正好我也打算为伯父办一个画展,只要伯父愿意。”

  余锦枢此话一出,温父眼前顿时一亮,随后收敛心神,故作镇定。

  “锦枢啊,我知道你是好心,不过我现在状态不好,可能没有办法有新作品出来。”

  “没关系的,以前的作品就好。只要伯父愿意,画展晚几个月筹办也没有关系。”

  余锦枢摆明态度,温父对此十分满意。

  温父当即送了余锦枢和奉初寒一人一幅画,奉初寒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

  余锦枢打算离开,温绵作势也要跟着离开,温父立刻不满起来。

  “小绵,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不打算住一晚上吗?”

  “我妈什么时候回家,我什么时候回来住,不然,你就一个人住吧。”

  温绵态度坚决,也不管此时温父的脸色有多么地难看。

  一旁的余锦枢从始至终没有多说一句话,这是温绵的决定,而他要做的就是尊重温绵所有的决定。

  温绵的话顿时让温父觉得难堪,最终温父没有挽留温绵,温绵就跟着余锦枢一起离开。

  车内,温绵坐在副驾驶沉默不语,余锦枢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也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温绵突然转身看向一旁的余锦枢,试着开口。

  “你怎么不问我,也不劝我啊?”

  余锦枢的注意力都在开车上,他想了想认真回答。

  “你已经做了决定的事情,我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不是吗?既然是你要做的决定,我尊重你就好了。”

  余锦枢的话令温绵心里一阵感动,同时也有些不是滋味。

  “我知道我对我爸的态度过于冷漠了,可我就是觉得他真的很对不起我妈妈。”

  这么多年来母亲受到多少事情,温绵一直都记得,她以为父母可以好好在一起,可现在看来连这件事情都是一种奢望了。

  余锦枢将车停在一家餐厅外,柔情看向温绵。

  “我们先吃饭,一会儿我送你回家。”

  “好。”

  她还有事情想问余锦枢,想来余锦枢也有事情问她。

  在余锦枢的安排下,一桌子饭菜上齐。

  余锦枢抬眼看向温绵,温绵眨着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

  “怎么了?”

  “你就不打算问问我为什么要讨好你父亲。”

  “没什么要问的,你想要和我在一起,讨好我父亲很正常。不过画展的事情还是算了吧,我爸那样的人嘴边总是挂着不喜欢庸俗,不喜欢提钱,可是每一次他都是那个愿意为了金钱折腰的人。”

  话说到这里,温绵眼中满是嫌弃,余锦枢见此淡淡开口。

  “俗话说投其所好,你父亲如果真的像你说的这个样子,我想他应该会对我很满意。”

  “是,但你就不怕我对你不满意吗?”

  温绵就是不想让自己的父亲飘起来,办画展的这件事情她是真的不赞成。

  余锦枢没有急着回答温绵的话,而是替温绵夹菜,认真解释。

  “你父母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你父亲的职业不是很稳定,我想如果为他举办了一场画展,让业界认可他的才华,说不定你母亲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会得到缓和。”

  余锦枢话说的认真,温绵突然沉默。

  她不知道余锦枢居然会把事情想的这么长远,内心涌起一阵阵感动。

  “锦枢,谢谢你。”

  余锦枢笑了笑,转念想过什么,突然认真地看向温绵,试探她。

  “奉初寒怎么来你家了,要不是我今天主动来拜访的话,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去你家?”

  “他就突然联系我,和我说要来家里拜访我爸,我就带她来了。”

  温绵话说的随意,她根本就不把奉初寒来找她的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温绵不放在心上的事情,不代表余锦枢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你觉得奉初寒怎么样?”

  被余锦枢问着,温绵陷入沉默,她想了想,认真回答。

  “他是你的好哥们啊,觉得人还好吧。”

  看温绵的样子,余锦枢就知道温绵是不明白他的言外之意。

  如此一来,余锦枢开始犹豫要不要把事情说的再直白一些。

  “你觉得奉初寒和我,哪个好?”

  “啊?”

  温绵不可思议地看着余锦枢,心里仔细回味着余锦枢的话,随后笑容灿烂。

  “你吃醋了,对不对?”

  余锦枢没有理会温绵,温绵更加肯定余锦枢是吃醋了。

  心情顿时变得愉悦,温绵故意逗他。

  “奉初寒的确是不错的人,不过呢他还入不了我的眼,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

  温绵的话让余锦枢心情舒畅,他满意地看了眼温绵。

  吃过饭,余锦枢亲自开车送温绵回家。

  在楼下,温绵很认真的开口。

  “说实话,办画展的事情你还是谨慎考虑一下。”

  “嗯,放心,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

  余锦枢没有给温绵准确答复,他也在心里开始衡量这件事情的利弊。

  温绵没有继续说什么,她相信这件事情余锦枢会有自己的决断。

  回到家里,温绵受到父亲的短信,温父婉转地表明自己想要办画展的想法,对此温绵没有理会什么。

  之前余锦枢答应他办画展的时候,他不断推脱,现在却找到她希望可以促成这件事情。

  父亲的虚伪令温绵不耻,可她也不好说太多。

  不管怎样,那都是她的父亲,她再对父亲不满,也不能怎样。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自掏腰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