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公布恋情
悠竹2019-11-19 14:483,617

  看着余俏此时已情绪崩溃,余锦枢很认真地看她。

  “余俏,有些话我不会再说一遍,只要你愿意放下这一切,我们还是一家人。”

  余锦枢目光满是真挚,可这样真挚的目光在余俏看来格外讽刺。

  “余锦枢,你知道吗?我对你的爱,一点都不比那个温绵少,可你呢?如果你爱的是婉月姐,我都输得心服口服,可为什么要是那个女人!”

  余俏情绪激动,余锦枢心里懊恼,再次劝她。

  “余俏,爱情这件事情是我们没有办法预料的,我喜欢谁,是我的事。”

  “是啊,你喜欢谁是你的事,那我喜欢谁,也是我的事啊!余锦枢,做人不要太残忍,我爱你是我的事,无关于你!”

  余俏想也不想转身离开,如果说在这段感情里是她奋不顾身的,那么余锦枢也是那个纵容她的人。

  看着余俏离开的背影,余锦枢心里很难受,他清楚如果自己当年可以和余俏挑明这一切,那么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可他也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余俏喜欢自己的。有些事情他不会过多解释,他只是希望余俏可以早点想明白这一切,不要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余锦枢早饭没吃就去了公司,余母因此抱怨不断。

  思前想后余母还是决定来公司找温绵,既然温绵是她和儿子之间的绊脚石,那么她就要亲自把这个绊脚石给解决掉。

  余母在余俏的怂恿下再一次来到公司,这一次余母没有去找余锦枢,而是直接找温绵。

  此时的温绵正在和助理办公区的同事们开会,作为会议的主持者,王特助看到余母的出现十分震惊。

  所有人的目光停留在温绵的身上,余锦枢和温绵之间的事情早就在公司穿的沸沸扬扬了,余母对温绵的不满也是人尽皆知的。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温绵淡定许多,朝余母笑了笑。

  “夫人这是……”

  昨天她和余母闹得很不愉快,现在想想不免有些后悔。

  如果她想要和余锦枢在一起,就要面对余家,面对余母。

  现在她把余母得罪了彻底,她不敢去想以后究竟要如何面对余母。

  余母怒视温绵,环视一周后,开口。

  “你们都出去吧,我和温秘书有话说。”

  众人面面相觑,在王特助的眼神示意下,纷纷离开办公室。

  温绵至始至终都在淡定地站在原地,等着余母的下文。

  余母上下打量温绵,嘲讽着。

  “我一直都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觊觎我的儿子,温绵,你果然是个有手段的女人。”

  “夫人,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是锦枢先和我表白的。”

  温绵只是想要告诉余母,在和余锦枢的这段感情里,她始终是被动的,所以余母没有理由来指责她。

  余母没有想到温绵是个狠角色,如此她也半点情面都不留。

  “很好,温绵,你真的是好手段!”

  余母怒气未消,一旁的余俏添油加醋。

  “温绵,我再说一次,你离我哥远一点!”

  余俏将昨天晚上的怒火再一次发泄在温绵身上,面对余俏的怒火,温绵心里委屈,面色不改。

  “我再一次重申,我和锦枢现在是自由恋爱,你们无权干涉我们在一起的权利。”

  不等温绵再说些什么,余母想也不想直接给了温绵一巴掌。

  清脆的声音在办公室回想,温绵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余母。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给她过巴掌!

  余母是第一个人。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余锦枢想也不想就把温绵搂在怀里,怒目而视。

  感受到余锦枢眼中的暴怒,余母心有余悸,不待她说什么,余锦枢冰冷的声音响起。

  “王特助,把人请出去。”

  这是余锦枢第一次如此强硬的态度面对母亲,余母心里难过至极,余锦枢却没有半点歉意。

  “不用!余锦枢,既然你选择了这个女人,那么我们之间也就半点关系都没有了!余俏,我们走,这样的人,我们不要也罢!”

  余母的态度令余俏震惊,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余母直接拽着人离开。

  办公室里只剩下温绵和余锦枢,看到温绵泛红的脸颊,余锦枢一把将人搂在怀里,语气满是自责。

  “对不起,害你受委屈了。”

  温暖的怀抱让温绵心中一阵安慰,她伸手回抱余锦枢。

  “没事的,这是我该做的,不是吗?”

  既然决定做余锦枢的女友,和余锦枢面对一切,温绵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谈恋爱本来就是要彼此坦荡并且付出真心,这是温绵向往的爱情。

  当天下班的时候,往上就曝出左缙追求温绵的新闻。

  办公室里,王特助亲眼看到余锦枢冰冷的面容,他思虑再三还是开口。

  “总裁,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余锦枢没有抬头,只是问着。

  “昨天晚上你确定没有遗漏什么?”

  “我确定,温小姐还是保持警惕的,估计是左缙背地里安排了这一切。”

  王特助还是很相信温绵对余锦枢的真心,余锦枢满意一笑。

  “既然是这样,就没有必要理会这些的。你联系媒体,就说我和温绵会订婚,至于左缙,警告一下他不要骚扰我的未婚妻就可以。”

  事到如今,余锦枢也没有要继续隐瞒自己和温绵恋情的事情。

  爱一个人就不应该藏着掖着,从前他没有爱过一个人,现在他不愿放过这一切。

  得了吩咐,王特助将一切处理妥当。

  很快,往上公布了余锦枢和温绵要订婚的消息,一时间众说纷纭。

  能够得到左缙和余锦枢的双重追求,温绵一下子成为众人关注的对象。

  有人查出来温绵的成长环境,得知温绵是高材生,除了家庭配不上余锦枢之外,其余都很优秀。

  有人会觉得酸,有人觉得两人很般配。

  不过大多数的人都会下意识地认为温绵是有些手段让余锦枢对她欲罢不能。

  余俏那里得知消息后,跑到酒吧借酒浇愁。

  她以为余锦枢只是玩玩,却没有想到余锦枢要和温绵订婚。

  那是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可现在余锦枢的所作所为令人作呕。

  左缙得到消息赶到酒吧,在包间里看到余俏一个人买醉,面露嘲讽。

  他来到余俏身边,试探着。

  “余小姐怎么一个人喝酒。”

  听到声音,余俏抬头一看,见来人是左缙,眉头一皱。

  “你怎么在这里!”

  作为余锦枢的死对头,一直以来余俏对左缙是有防备的意思。

  左缙也不恼怒,伸手拿过余俏喝过的酒,喝了口,语气嘲讽。

  “你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最终选择和丑小鸭在一起,你一定觉得很讽刺吧。”

  心里的痛被人戳穿,余俏不满地怒视。

  “这件事和你没有半点关系!”

  “呵,余俏,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要霸占余锦枢吗?”

  面对左缙的挑拨离间,余俏想也不想直接站起来,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左缙,我是不会背叛余锦枢的!”

  望向余俏离开的背影,左缙眼中满是笑意。

  就算是此时余俏没有站在他这边,他也有的是方法。

  爱感情中沉溺的女人,恰巧是最好掌控的那一个。

  一连几天,温绵没有去公司上班。

  如今公司的人对她的态度明显和以前不同,大家都知道她是未来的总裁夫人,对她也是百般客气。

  这样的工作氛围令温绵不适应,思前想后她还是打算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等到风波过去了,再面对这一切。

  余锦枢理解温绵,并且选择给温绵足够的空间和时间。

  这天温绵受到奉初寒发来的消息,奉初寒称想要拜访一下温父。

  对此温绵有些犹豫不决,她已经快半个月没有见自己的父亲,父亲现在是什么样子她也不是很清楚。

  奉初寒是欣赏父亲画作的人,温绵也愿意卖给奉初寒这个面子。

  说不定奉初寒还想要找父亲买画,这么想着,温绵主动和奉初寒约好去她父母家。

  两人来到家里就发现这里乱的不成样子,温绵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奉初寒,解释着。

  “我从家里搬出来之后,家里只有我爸在,我估计他应该是没什么心思收拾吧。”

  说着,温绵打量了下家,她注意到卧室的响动,下意识要去,奉初寒抢先走在她前面。

  “我先去看看。”

  出于安全考虑,奉初寒担心卧室的人会是坏人,温绵感激地看他一眼。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卧室,就看到温父一个人颓废地躺在地上,身上醉醺醺的。

  温绵皱眉,想也不想就去了洗手间接了一盆冷水,径直浇在温父身上。

  奉初寒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于心不忍,可他没有立场指责温绵。

  他大概猜到温绵和温父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

  冰冷刺骨的寒意让温父清醒起来,他睁开眼看到了温绵,眼中闪过不可置信。

  温绵冷冰冰地注视着自己的父亲,开口说了句。

  “家里来客人了,你换身衣服就出来吧。”

  说完,温绵带着奉初寒来到客厅等着温父。

  温父纵使醉着,也清楚这个时候不能不给女儿面子,他开始整理自己,温绵也把客厅收拾妥当。

  奉初寒始终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温绵整理客厅,他看得出来温绵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女人。

  一想到温绵和余锦枢即将要订婚,奉初寒忍不住问了句。

  “我很好奇你和锦枢是谁先追的谁?”

  温绵似乎没有想到奉初寒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她想了想开口。

  “你对我们的事情真的这么好奇吗?”

  “是啊,我想知道像余锦枢那种油盐不进的男人,居然会主动爱一个女人,这很有意思,不是吗?”

  “应该蛮有意思的吧。”

  想到自己和余锦枢经历的事情,温绵也忍不住露出幸福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