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心迹败露
悠竹2019-11-19 14:483,413

  男人温热的胸膛令温绵小鹿乱撞,她想要从余锦枢的怀里挣扎出来,余锦枢却不给她丝毫机会。

  “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准确的回应。”

  “好。”

  温绵突如其来的回应令余锦枢震惊,他松开温绵,不可思议地看着温绵,仿佛刚才的话不是温绵说的一样。

  和余锦枢对视的一瞬间,温绵再一次开口。

  “我说,既然你想要和我尝试永恒的爱,那我可以答应你。”

  余锦枢满怀期待,温绵继续补充。

  “不过,我需要一些时间,请你给我点时间,可以吗?”

  温绵不排斥和余锦枢谈恋爱,可谈恋爱这种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她需要一个时间来确定自己能否和余锦枢在一起,也要让父母知道自己恋爱的事情。

  不过现在无论是对于她还是对余锦枢来说,都是多事之秋。

  “好。”

  余锦枢是个聪明人,温绵的顾虑他不可能猜不到。

  “你先回办公室吧,我要继续工作了。”

  “那晚上一起吃饭。”

  “好。”

  彼此将话说明白之后,两人之间的互动明显有粉红泡泡。

  余锦枢心满意足地从温绵的办公室离开,办公区的同事们都注意到余锦枢心情大好。

  余锦枢离开后,不少人开始议论纷纷,大家都在猜测温绵和余锦枢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

  到了下班的时候余锦枢亲自来找温绵,两人一起去餐厅吃饭。

  饭吃到一半,余锦枢就接到老宅管家的电话,得知母亲开始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余锦枢眉头紧锁。

  “吴叔,你先在家里安抚我妈的心情,我一会儿就回去。”

  挂断电话,余锦枢没有言语,对面的温绵见着忍不住问他。

  “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你要是着急就先回去吧。”

  “没事,一会儿我送你回家,再回去就行。”

  事到如今,余锦枢不愿意让温绵跟着自己担心,温绵看到余锦枢如此,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为了她甘愿面对所有人的压力,而她却被他保护的好好的。

  想到这里,温绵很认真看向余锦枢。

  “余锦枢,你还是先回去吧。你母亲既然想要找你,就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和温绵对视的一瞬,余锦枢心里颇为无奈。

  温绵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可他明白温绵内心还是很细腻的。

  他的种种表现,温绵不是看不懂。

  “那我让王特助送你回去,我回家一趟。”

  “好。”

  和余锦枢分开后,王特助送温绵回家。

  车子停到楼下,温绵透过车窗看到不远处的左缙。

  左缙手捧着一束玫瑰花,似乎在等人。

  王特助心上一紧,不确定地开口。

  “温小姐,我们要不要先离开?”

  “王特助,我先下去一趟,你让在车上等我,有什么不对,里刻出来就好。”

  “好。”

  王特助知道温绵公寓附近有余锦枢安排的人,就算温绵和左缙接触,也不会有事。

  温绵从车上下来,来到左缙面前,调侃着。

  “真巧,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左总,左总这是……”

  见到温绵出现,还是坐着余锦枢的车,王特助亲自送回来,左缙眯眼,打趣。

  “看来温小姐和余总的约会还不错。啧啧啧,也难怪余家和陶家会这么快解除婚约,想来温小姐手段高明。”

  “左总说笑了,这是我和锦枢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吧。”

  温绵对左缙从未有过好态度,最主要的是陶婉月之前告诉过她,包括余锦枢都说过左缙是一个危险的人。

  以至于温绵见到左缙,就会对左缙有充分的警惕心。

  原本左缙还没有确定温绵和余锦枢之间的身份关系,听到温绵直接称呼余锦枢的名字,左缙更加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余锦枢和温绵一定是恋人关系。

  左缙主动向温绵靠近几步,温绵下意识往后退,态度冰冷坚决。

  “左总,请你自重。”

  “温小姐可能误会了,我不过是想要送你一束花,恭喜你达成所愿,你大可不必对我有如此敌意。”

  “左总,我们之间连朋友都不是,我一点都不觉得你会如此好心。”

  “也对,温小姐对我的敌意看起来很深,我才余锦枢一定说了不少针对我的话。”

  左缙故意朝温绵眨眼发点,温绵不为所动。

  “左总,你和锦枢之间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实话,我对你的印象很不好,上一次的酒会就是你故意要让陶家和余家的关系僵持,而我不过是你的筹码棋子罢了。”

  温绵很聪明,她的聪明令左缙从心底里赞赏。

  “很好,我很喜欢直来直去的你。那我就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追求你。”

  “呵,左总,你大概是白日梦做多了。”

  温绵不愿意面对左缙,可左缙明显是要咄咄逼人。

  “温小姐不用如此,这花你收着,至于你能不能和余锦枢那小子在一起,我们还是往后看。”

  左缙不由分说就把话塞给温绵,不等温绵拒绝他就开车绝尘而去,留下温绵捧着那束花在楼下站着。

  温绵嫌弃地看了眼那束花,想也不想直接将花丢进垃圾桶里。

  王特助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他在心里忍不住赞叹温绵和余锦枢果真是一样的人,都是那么敢爱敢恨。

  因此,王特助更加认为余锦枢和温绵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温绵这边安全地回答了公寓,余锦枢却回到老宅。

  老宅里,余俏在余母身边不断哭诉着,余母只觉得心里气不顺。

  直到余锦枢出现在二人面前,余母想也不想就把烟灰缸直接砸在余锦枢的脚边。

  清脆的声响令余锦枢皱眉,他看向母亲,语气还算不错。

  “妈,你究竟想做什么。”

  余锦枢知道母亲和在意和陶家的婚约,可他更清楚母亲在意的只是余氏集团的利益。

  见到余锦枢如此淡定,余母恼羞成怒,怒吼着。

  “你这孩子还有脸回来!余锦枢!你是打算气死我吗!”

  “妈,您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好吗?”

  余锦枢在沙发上坐好,面对母亲,他还是有着应有的态度。

  母亲辛苦将他养大,他不会不孝,可他也应该有自己的空间。

  余俏注意到余锦枢的不对劲,忙在一旁劝着余母。

  “妈,哥哥已经是成年人了,这么多年他做的事情从来没有和我们商量过,或许这件事情他有自己的考量吧。”

  余俏的话看似在替余锦枢说话,可话里话外都是在挑拨余锦枢和余母之间的关系。

  余锦枢别有深意地看了眼余俏,余俏下意识躲避余锦枢的目光。

  余锦枢掩饰眼中的震惊神色,面上仍旧格外镇定。

  余母没有余锦枢的淡定,反而表明自己的态度。

  “余锦枢,和陶家的婚约取消就取消了,但我把话放在这里,那个温绵绝对不要痴心妄想进余家的门!”

  “这是我的事,你无权干涉。”

  说完,余锦枢不管余母的暴怒,直接上楼回了卧室,看着余锦枢的背影,余母顿时泪如雨下。

  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也开始违背她的意思。

  一旁的余俏看着余母如此,心里忍不住开始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只要让余母对温绵厌恶至极,她再找机会对付温绵,温绵那个女人迟早会从余锦枢的身边离开。

  余俏正在心里谋划着接下来的打算,余锦枢给她发消息让她去天台。

  余俏精心打扮过后来天台,远远地就看到余锦枢孤独冷漠的背影。

  她来到余锦枢的身边站好,语气满是温柔。

  “哥,你找我。”

  余锦枢转过身来仔细审视着余俏,神色恍惚,余俏不知道余锦枢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是在那里静静地站着,等着余锦枢的后话。

  “余俏,你真的变了很多。”

  “你说什么。”

  余俏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看起来仍旧是那个单纯的她,可这样的她在余锦枢看来格外讽刺。

  “我还记得以前你刚来余家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的存在让爸妈很开心,我也愿意有你这个妹妹。”

  “哥……”

  余俏不清楚余锦枢为什么要说这些往事,她心里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余锦枢应该是知道了什么。

  “余俏,你喜欢我,对吗?”

  “我……”

  余俏沉默不语,眼神不断闪躲,满是恐慌。

  余锦枢没有理会她,自顾说着。

  “我一直都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可你是我的妹妹。要不是这一次你一定要针对温绵,我不会和你说这些的。放手吧,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余锦枢语气平静,余俏瞬间爆发,朝余锦枢怒吼。

  “这么多年你明明清楚我对你的心意,为什么要视而不见!为什么!”

  倘若余锦枢不知道自己的心意,余俏还能痴心妄想,以为自己可以将秘密守护好。

  可现在余锦枢亲口告诉她,他什么都知道,只是没有告诉过她。

  她演了这么多年的戏,好像跳梁小丑一样,真讽刺。

  “余俏,你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余锦枢!你真的好残忍!”

  这些年余俏对余锦枢的好,余锦枢照单全收,可他对她只有哥哥对妹妹的感情,余俏是知道的。

  就算是知道这一切,余俏也不愿面对。

  她爱他!爱到疯狂!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公布恋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