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取消婚约
悠竹2019-11-19 14:483,447

  她不打算和父母解释什么,她想要看看余锦枢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很快,余锦枢来到陶家。

  陶母早就派人准备了晚饭,本以为余锦枢会好好地和他们一家人吃一顿饭,顺便商量出来他和陶婉月的婚事。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余锦枢直接说明了要取消婚约的来意。

  客厅氛围一度冰冷到了极点,陶父脸色难看至极,陶母也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感受到两道冰冷的目光,余锦枢显得格外淡定,一旁的陶婉月也早就料到余锦枢会如此,态度也算是不错。

  陶父看向陶婉月,又看了看余锦枢,怒吼着。

  “这件事情是你俩商量好的,对吗?”

  如果陶婉月不同意取消婚约,想来余锦枢是不会来这一趟的。

  也就是说余锦枢和陶婉月是联合起来,势必要取消婚约。

  面对父亲的质问,陶婉月没有要隐瞒丝毫的意思。

  “爸,我和锦枢根本就不爱对方,就算是结婚也是对彼此的不尊重,为什么不试着彼此解脱呢?”

  陶婉月对余锦枢是真的没有意思,她要是很早之前就爱余锦枢的话,他们之间也不会混成了兄弟。

  陶父沉默不语,陶母却恼羞成怒。

  “余锦枢!以前你父亲去世的时候余氏集团需要帮助,是我们家伸出援手的,凭的就是两家这么多年的交情!可是现在呢,你是打算过河拆桥吗!”

  陶母越说越觉得心里气恼,她的女儿这么多年都被冠名为余锦枢的未婚妻,要是现在两人取消婚约,对于陶婉月和陶家都是影响。

  面对陶母的气势,余锦枢下意识去看陶婉月,他想知道陶婉月的想法。

  和余锦枢对视一眼,陶婉月基本了解余锦枢的打算,她认真看向父母,解释。

  “爸妈,事情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要是还继续和余家纠缠不清下去没有意义的。婚约取消是我们的打算,不管你们是否同意,婚约肯定是要取消的。”

  陶婉月态度坚决,余锦枢在一旁附和。

  “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于两家来说是有影响的,所以我会补偿你们的。最近陶家的一个项目不是很顺利,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从中帮忙,不然陶家的危机能不能顺利度过,我也不确定。”

  “看来你是打算用公司的事情来威胁我们,对吧?”

  陶父终于开口,与余锦枢对视,余锦枢丝毫没有胆怯。

  “陶伯父,您现在比我清楚陶氏的境况,要不是陶氏越来越撑不住了,您也不会急着让婉月和我结婚。当初陶氏的确是对余氏集团施以援手,可我们彼此都很清楚后来我给了你两个亿,我想你我之间也算是两清了。”

  余锦枢一字一句令陶父无法辩驳,陶父看向陶婉月,质问。

  “看来你也是想要取消婚约的,可你要明白婚约一旦取消意味着什么。”

  “爸,女儿只想要认真遇到一个彼此相爱的人,锦枢和我有缘无分,不是吗?”

  陶婉月话说到这个份上,陶父也清楚现在不是再继续讨论余锦枢和陶婉月婚事的时候。

  既然两个当事人都不愿意继续下去,陶家也得到了利益最大化,那么有的时候就没有必要计较太多了。

  “好,这件事情先这样,明天陶家就会宣布和余家解除婚约的消息,希望余总说话算话。”

  “伯父放心,我向来说话算话。”

  余锦枢从陶家离开,陶婉月亲自送他,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

  “现在你可以追求温绵了,她是一个好女孩,不过我还是劝你一句,左缙已经开始盯上她了。”

  左缙这几年来和余锦枢一直是站在对立面上,要不是陶婉月和左缙是高中和大学同学,左缙早就把手伸到陶婉月身上来威胁余锦枢。

  当然,左缙很清楚陶婉月和余锦枢之间是没有爱情的,陶婉月也称不上是余锦枢的软肋。

  可是现在,余锦枢已经有了软肋,温绵的存在只会让余锦枢暴露在左缙面前。

  “放心吧,这件事我心里有数。”

  余锦枢有信心会把温绵保护的很好,至少现在他的力量可以让温绵毫发无损。

  眼看余锦枢如此自信,陶婉月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第二天,果然余氏集团和陶氏集团一起发声明,表明婚约取消。

  当天余氏集团闹得沸沸扬扬,余母亲自来公司找余锦枢,余锦枢没有见余母,王特助好不容易才让余母离开。

  余俏来到公司第一时间冲进温绵的办公室,当着助理办公区同事的面和温绵产生冲突。

  面对余俏的质问,温绵显得无厘头。

  余锦枢取消婚约的确是为了她,可是并不是她让余锦枢取消婚约的。

  至始至终她现在都没有正面回应余锦枢,她只不过是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面对余锦枢的告白。

  没想到陶家和余家解除婚约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这不是温绵想要看到的结果。

  “温绵,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要不是因为你,我哥和婉月姐也不会取消婚约!你就是个图谋不轨的女人!”

  “余经理,凡事我们都要讲究证据,我觉得你现在这样是污蔑我。”

  温绵没有惯着余俏,她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就算余俏对她百般质问,她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余俏原本心里是开心余锦枢和陶婉月取消婚约的,可当她得知余锦枢是为了温绵才和陶婉月取消婚约。

  余俏心里顿时窝火,她想也不想就来到余氏集团和温绵理论。

  办公室外,不少同事透过玻璃窗看着两人的争执不休。

  温绵见此十分无奈,她看向余俏,理智说着。

  “余俏,这件事情你应该去和你哥哥理论,而不是和我。”

  说完,温绵坐在椅子上,没有要搭理余俏的意思,余俏心中愤怒,想要继续和温绵理论。

  这时,余锦枢和王特助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大家看到总裁的到来心中惊讶,大家自动让路。

  余锦枢和王特助来到温绵的办公室,看到余俏故意为难温绵,余锦枢想也不想就直接挡住温绵,怒目看着余俏,语气冰冷。

  “余俏,你这是在做什么!”

  余锦枢从来不会凶余俏,看着余锦枢如此对待自己,余俏眼眶顿时红了,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意识到自己对余俏的态度过于严苛,余锦枢态度温柔些。

  “余俏,这件事情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回去吧。”

  “哥,就是为了这个女人你不顾脸面一定要和陶家取消婚约!这个女人有那么好吗!凭什么一定是她!”

  余俏不甘心地怒吼着。

  这么多年她默默守候在余锦枢的身边,只是希望余锦枢可以多看她一眼,好不容易等到余锦枢取消婚约,却发现在余锦枢的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女人的位置,这是她没有办法面对的!

  想到这里,余俏的心里怒火中烧,她的眼神早已经说明了一切。

  温绵注意到余俏的不对劲,她的目光流连在余俏和余锦枢的身上。

  联想到余俏和余锦枢是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温绵心里多了几分猜想。

  “王特助,把小姐送回家。”

  “是。”

  王特助有些为难地看向余俏,态度十分诚恳。

  “小姐,和我走吧。”

  “这里没你什么事!”

  余俏想也不想来到余锦枢面前,和余锦枢对视,丝毫不露怯。

  “哥,你一定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吗!如果我说,你必须在这个女人和我选择一个,你会选谁!”

  余俏咄咄逼人的其实令余锦枢感到陌生,他神色恼怒,语气不容置疑。

  “你回家,这里没你什么事!”

  “我要你亲口说!你一定要非这个女人不可吗!”

  余俏此时已然失去了理智,看到余俏这个样子,余锦枢心里有些心疼,可温绵在他心里要比余俏重要。

  “王特助,小姐最近状态不好,公司暂时不需要她来上班,送她回去。”

  “是。”

  王特助是了解自家总裁的,总裁已经这么说了,他做下属的肯定要把事情办好。

  就这样,余俏被王特助和公司保安们被带走,办公室里只剩下温绵和余锦枢。

  没有同事在看热闹,温绵的情绪也稳定很多,余锦枢看向温绵,眼中满是歉意。

  “温绵,对不起。”

  “没事。”

  温绵不愿责怪余锦枢,刚才余锦枢全力护她,这些她都看在眼里。

  “最近正是风波不断的时候,你要是觉得有压力的话,就先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

  “不需要,老板,这是你的家事,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工作是工作,私人感情是感情,两者没有冲突,不是吗?”

  “温绵,我都已经取消和陶家的婚约了,你难道还不愿意面对我们的感情吗?”

  真挚且热烈的目光令温绵悸动,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余锦枢,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实在是不知道你为什么选择了我。在我看来,我除了脑子好,学习好,也没有什么。我的家庭条件和你的家庭条件,本质上是有区别的,你究竟为什么喜欢我?”

  心里多日的不确定终于说出来,温绵迫切的目光让余锦枢心里没由来的心疼。

  他伸手一把将温绵搂在怀里,认真回答。

  “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没有理由的,我喜欢你,这种喜欢我不确定是永恒的爱,但我愿意和你去尝试永恒的爱。所以,给我个机会,好吗?”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心迹败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