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撵出去
悠竹2019-11-19 14:483,443

  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在夜晚也格外散发光彩,温绵目光始终停留在余锦枢的身上,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余锦枢伸手去触碰温绵的脑袋,笑容蛊惑人心。

  “怎么办,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脑海里不断重复这句话,温绵错愕不已,不知所措。

  “我、你……”

  余锦枢笑容更深,见惯了温绵张牙舞爪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温绵娇羞的模样。

  念及此处,余锦枢没有逼她,继续说着。

  “温绵,我是一个做事谨慎的人,我今天说的话希望你可以往心里去,只要你想,我身边的人只能是你。”

  真挚的目光令温绵一阵脸红心跳,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一句话却说不出。

  余锦枢第一次见到温绵脸红,也不着急,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过了许久,余锦枢开口。

  “走吧,我送你回家。”

  “好。”

  温绵想也不想直接回答,现在的氛围好尴尬。

  突如其来的表白,她需要时间缓缓。

  与此同时,陶家。

  客厅,陶父陶母脸色难看至极,一旁坐着的陶婉月极其淡定。

  陶母和陶父对视一眼,陶母最先开口。

  “婉月,你难道不打算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解释什么?”

  陶婉月不明所以看向父母,陶父恼怒。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打算包庇那个男人吗!婉月,他是你的未婚夫,在酒会上把别的女人带走,把你丢在会场,这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吗!”

  陶父越想越觉得此事令他气恼,陶婉月放下水杯,淡定地看着父母。

  “当初是你们要让我和锦枢订婚的,可我俩没爱情,你们何必呢。”

  “你这孩子!”

  陶父气的想要破口大骂,陶母拦住陶父,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陶婉月一眼,极为不满。

  “本来我们以为两家订婚对你们,对公司都好,可哪成想!不行!婉月,今天你就告诉我们实话,那个女人是不是和锦枢那孩子有什么!”

  见母亲抓着这件事不放,陶婉月想也不想转身回屋,临走时还不忘嘱咐父母。

  “爸妈,你们不要忘记了如今锦枢掌握着整个余氏集团,只要是他不愿意做的事情,你们要去改变他,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总之,你们就不要在这件事情下功夫了。”

  说完,陶婉月直接回屋。

  客厅里留下陶父陶母独自气恼,陶父不满地看了眼陶母,抱怨着。

  “你看你平时把女儿惯得,无法无天,要是真这么继续惯着,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你每天没时间管孩子,这个时候反而还抱怨我!”

  陶母不愿意和陶父理论,她已经打算找余母好好谈谈,孩子们不懂事不代表两家也不懂事。

  余母那里很快就得知了陶母的抱怨,直接冲到公司找余锦枢理论。

  余俏那边得知余母怒气来公司,就料到余母一定是来找余锦枢的。

  余俏立刻跟在余母的身边,摆明了是要找余锦枢的麻烦。

  路过助理办公区,温绵正好在处理事情,余母路过温绵身边想也不想就给了温绵一记白眼。

  对此,温绵觉得无奈,面上却不好说什么。

  余母来到余锦枢办公室,余锦枢正在开视频会议,余母耐着性子等着余锦枢开会结束。

  余锦枢猜到余母是因为什么事情来找自己,他将事情放到一边,耐着性子看向母亲。

  “妈,你有事?”

  余锦枢不咸不淡的态度令余母十分不满,她将不满的情绪一次性发泄给余锦枢。

  “昨天左缙的酒会上,你直接把你那个秘书给带走,把未婚妻留在现场,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余锦枢淡定地看向余母,态度明确。

  “妈,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你不用管了。”

  余锦枢这么多年来是尊重余母的,可他并不是那种凡事都听母亲的孩子。

  余母早就料到余锦枢会对自己是这个态度,她再一次怒吼。

  “你以前就和我说对陶婉月那孩子不感兴趣,我说给你物色其他千金,你又觉得陶婉月是那个不阻碍你的人!可你现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还要真的拿陶婉月敷衍我啊!”

  余母情绪激动,她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继续为所欲为下去,余锦枢的婚姻不是属于他自己的,而是整个余家的。

  办公室里充斥着余母怒吼的声音,余锦枢眉头微皱,刚想要说点什么,余俏抢先开口。

  “妈,你先消消气,我哥也不是故意的。他和婉月姐认识了这么多年,不着急结婚也是正常的。至于那些阿猫阿狗想方设法地要接近我哥,妈,你就放心吧,那种上不了台面的女人永远都上不了台面。”

  “余俏!”

  余锦枢不满地看了眼余俏,余俏没把余锦枢的目光放在心上。

  反正有余母在自己身边,余锦枢还能把她怎么样!

  “公司最近事情比较多,你们要是没有太多事情的话就先回去吧。”

  余锦枢不愿和母亲理论丝毫,在他感情的这件事情上,他还是要坚持自己的打算。

  见余锦枢态度这个样子,余母更加恼怒。

  “锦枢,你……”

  就在余母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温绵拿着下面刚送来的文件,交给余锦枢。

  办公室的门打开,温绵自动忽略余母和余俏,将文件放在余锦枢的办公桌上,余锦枢看向她的目光格外温柔。

  温绵忽略掉余锦枢的目光,温绵态度平静。

  “老板,这是策划部发来的方案,我大致分类看过来,您有时间看一下,我先去忙了。”

  “等等!”

  温绵打算离开,余母想也不想就直接把人叫住。

  温绵停下脚步,心有余悸,面上波澜不惊。

  “余夫人有事吗?”

  “温小姐,我听说温小姐是高材生,而且帮了我儿子很大的忙,可我觉得温小姐这么优秀,一定能够到别的地方高就。”

  余母咄咄逼人,余锦枢有意想要阻止,温绵笑着应对。

  “余夫人,如果是以前您和我说这样的话,说不定我还会有所动容。可是您应该是不知道,我手里有余氏集团5%的股份,现在也是董事会的股东之一。我想,我要是离开公司,应该不符合常理吧。”

  温绵原本是不打算将这件事说出来的,可奈何余母咄咄逼人。

  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别人要是让她感觉到不痛快的话,那么她也不会让对方感觉到痛快。

  余母诧异地看向温绵,她还想说些什么,余俏最先不满意。

  余俏怒视着温绵,恨不得破口大骂。

  “你这个女人,我就说你接近我哥没安好心,果然,你开始惦记余氏集团了!”

  面对余俏的怒吼,温绵显得格外淡定。

  “余经理,我想有件事情可能你真的误会了。我当初得到余氏集团股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找人查证。”

  温绵不愿意和余俏理论,余俏却还要坚持。

  一旁始终沉默不语的余锦枢,瞬间爆发,吩咐一旁的王特助。

  “王特助,把我妈和余经理请出去。”

  “这……”

  王特助有些无奈,要把夫人和小姐都请出去,实在是让他比较为难。

  “把人请出去!”

  余锦枢神色冰冷,众人一惊,温绵在一旁站着,目光停留在余锦枢身边,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余锦枢这个样子。

  余母和余俏被王特助请了出去,温绵想了想主动开口。

  “我工作还有事,先走了。”

  余锦枢不由分说直接将温绵的手拉住,目光满是柔和。

  “之前我和你说的事情,你还没有给我答复。”

  “什么?”

  温绵故作镇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昨天晚上的告白令她慌张,她还没有想好要如何答复余锦枢。

  不等温绵开口,余锦枢继续说着。

  “我知道你心里有负担,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明白我对你的一颗真心。陶家不足为据,和陶家的婚约我会解除掉。”

  “老板,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不想在工作时间谈关于工作以外的事情。”

  温绵强忍住内心的悸动,这么帅的男人向自己告白,她怎么可能淡定!

  只是,余锦枢有未婚妻,无论余锦枢和陶婉月是否相爱,这都是既定事实,没办法改变。

  在这儿之前,温绵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和余锦枢在一起,甚至是给余锦枢丝毫答复。

  温绵的态度是余锦枢早就料到的,他很清楚在没有和陶家接触婚约之前,他说再多都是空话。

  如此,余锦枢打定主意。

  “我要去陶家一趟,你今天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

  温绵没有要继续和余锦枢待在一起的打算,余锦枢这边也亲自开车去陶家。

  有些事情,的确是要好好解决一下,不然会后患无穷。

  余锦枢提前给陶婉月打电话,告知陶婉月他即将要做的事情。

  他们之间的婚约,的确应该取消了。

  收到余锦枢的消息后,陶婉月从卧室出来,正好陶父陶母都在家,陶婉月慵懒地坐在沙发上。

  “爸妈,一会儿锦枢过来。”

  陶婉月漫不经心的话让陶父陶母对视一眼,陶母略显满意地说了句。

  “还算锦枢这孩子有点眼力见,知道过来哄你,不过这一次你可不能轻易就饶了他,现在你们要做的是赶紧订婚,知道吗!”

  面对母亲的唠叨,陶婉月顿时哭笑不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