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金屋藏娇?
悠竹2019-11-19 14:483,387

  温绵在医院住了近一个月才出院,本来病情没有那么严重,可余锦枢坚持,她也不好拒绝。

  这一日在王特助的陪同下,温绵把东西全部收拾妥当,坐车回家。

  回到家里,温绵发现爸妈都不在家。

  她给老妈打电话,电话打不通,给老爸打,也是如此。

  意识到事情不简单,温绵在家里各种寻找,找不到家里关于母亲的丝毫印迹。

  这下子温绵彻底慌了,想到之前每次爸妈吵架老妈说的那些话,温绵只觉得这次老妈是要动真格的了。

  思前想后,温绵决定联系老爸没有用,她直接打车去了老妈的学校。

  在学校温绵得知老妈请了三个月的假,看样子是不在本地。

  她又来到老爸经常去的酒吧,看到老爸喝得烂醉躺在沙发上,温绵二话不说冲到父亲面前,怒斥着。

  “爸!你这是做什么!”

  沙发上的人睁开眼,迷离之际看清眼前的人,顿时一个激灵,却还是昏昏沉沉。

  “没什么,就是和哥们喝点酒。”

  “那我妈呢。”

  温绵故作镇定,要不是考虑到是在公共场合,她真的想给老爸一巴掌,让他好好清醒下。

  “你妈,你妈要和我离婚,走了。”

  温父风轻云淡的话,彻底激怒了温绵。

  温绵拽住温父的衣领,态度坚决。

  “我妈这么多年和你过日子,受了多少委屈我是看在眼里的!爸!你真没担当!”

  一想到母亲这么多年很少一个人出远门,温绵只觉得情绪激动。

  自己父母的婚姻的确不幸福,可他们给自己的爱从未少过,可她清楚父母之间迟早有爆发的那一日,只是她没有想到那一日居然来的这么快。

  面对女儿如此态度,温父也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他将酒瓶丢到一边,骂骂咧咧。

  “我当初追你妈的时候你妈最欣赏的就是我的艺术,说我和她是灵魂伴侣,现在呢,她开始嫌弃我了!”

  “你没资格这么么说她!”

  温绵不愿过多停留,想也不想就要离开,却被一旁的服务员拦住。

  “这位小姐,您父亲在我们这里点了不少东西,还没付钱,您看……”

  温绵回头看了眼自己不争气的父亲,想也不想就把钱包里的一千块留下来。

  如果是以前,她不介意给他一张卡,可现在他把老妈都气走了,那么她也没有必要继续和他理论下去。

  回到家里,温绵越想越觉得气愤。

  她没有联系到母亲,只好在母亲的银行卡里打了两万块。

  不管怎样,她都不希望母亲在外面的日子过得不好。

  就在此时,门铃响。

  温绵坐在沙发上,没有要开门的意思。

  既然有人想要当酒鬼,那么她也没有必要给某人留门。

  那门铃声渐渐消失,随后温绵的手机响了,她朝手机瞄了眼,注意到是余锦枢打来的,温绵心下一惊。

  她接听电话,态度诚恳。

  “余总,有事?”

  “开门。”

  “啊?”

  温绵不明所以,电话那头的声音愈发不耐烦。

  “我在你家门口,开门。”

  什么情况?!

  温绵不可思议地看着手机,下意识站在门口,透过猫眼看到来人的确是余锦枢。

  将门打开,温绵仍旧不可思议。

  “余总,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

  “……”

  “不对,你来找我有事?”

  “温绵,你能不能让我进屋回答你的问题。”

  “不好意思啊!”

  温绵赶忙给余锦枢拿干净的脱鞋,又给余锦枢准备了咖啡,只是她始终不明白这个时候余锦枢来看自己,目的是什么。

  想到之前和余锦枢的默契合作,温绵也不觉得余锦枢会做自己不利的事。

  “怎么?我来看你,你很紧张。”

  “没。作为领导体恤下属,这对于下属来说,是好事啊。”

  温绵大方地坐在余锦枢身边,笑呵呵地看他。

  可余锦枢看得出来,她在强颜欢笑。

  “要是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明天来公司上班。”

  “好,不过在那儿之前我得搬个家。”

  “哦?”

  余锦枢上下打量着她,又打量了下温绵的家。

  很温馨的两居室,实在是想不到这女人为什么搬家。

  意识到余锦枢可能会误会什么,温绵解释。

  “我妈和我爸大吵一架之后走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我爸相处,我在想搬家的事。”

  有些话言尽于此,不会避免尴尬。

  “找房子的事情,我替你安排。”

  “太麻烦了。”

  温绵嘿嘿笑着,她倒是不介意老板给解决住房问题,作为一个标准的财迷,就是能不花一分钱,就绝对不花一分钱。

  “这是你应得的。”

  “那就谢谢老板了。”

  温绵朝余锦枢灿然一笑,可那笑容背后带着些许感伤。

  余锦枢将一切尽收眼底,他不是会安慰的人的人,可他知道,温绵没有看起来那么坚不可摧。

  站起身,余锦枢就要离开,温绵嘟囔了句。

  “刚来就要走。”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我的时间很金贵吗?”

  “是,您时间金贵,都用来算计竞争对手,还有我这个帮凶。”

  想到之前两人的默契配合,余锦枢和温绵一起笑了。

  从温绵家离开,余锦枢就吩咐王特助把找房子的事情安排好。

  王特助的办事能力一向很强,余锦枢说是要找一个离公司近的两居室,王特助以为余锦枢是想要躲着家里人。

  结果得知是为温绵找房子,王特助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样,找了一个保密性极强的小区,为的就是帮助自家总裁金屋藏娇。

  第二天一早,温绵接到王特助的电话,得知王特助已经开车等在楼下,温绵收拾好行李箱就离开了家。

  路上,温绵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感慨最近发生太多的事情。

  副驾驶的王特助透过后视镜看到温绵,安慰着。

  “总裁让我安排的园区安保很好,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安保什么的我还真的不在意,离单位近可以睡懒觉就行。”

  温绵想得简单,王特助心里却在嘀咕。

  自家总裁从来没有金屋藏娇过,这次说不定总裁会fall in love。

  温绵并不知道王特助心中腹诽,她只是在想余锦枢会给自己安排什么样的地方。

  车子在高档小区停下,司机做了登记,温绵也将自己的信息录入。

  来到单元门,温绵就看到了不速之客——余俏。

  见到余俏,王特助也是一惊,急忙打招呼。

  “小姐,您怎么在这儿?”

  余俏沉着一张脸,满是嘲讽。

  “王特助每天跟在我哥身后日理万机的,又怎么可能知道我在这个小区也有自己的房子?”

  “这个园区的设施和安保很好,小姐在这里有房产真是好眼光。”

  王特助见势头不对,连忙在余俏面前开始转移话题,余俏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你不用在我面前打马虎眼,我来不是找你的,我是找她的。”

  余俏的目光径直看向王特助身后的温绵,挑衅的目光令温绵打心底里反感。

  眼前的人是老板的妹妹,温绵很清楚。

  所以分寸,她也要懂得把握。

  “余小姐。”

  脸上保持着十二分微笑,温绵让自己看起来态度还算是不错。

  “温绵是吧,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要警告你。你要认清你自己的身份,俗话说什么身份的人做什么身份的事情,你只不过就是我哥的小秘书,和王特助比都相差十万八千里。你不要以为我哥现在对你满意,你就可以有恃无恐了!”

  “余小姐,有些话还是不要胡说的好。”

  温绵极力保持冷静,笑看着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女人。

  余锦枢看起来是那么地风度翩翩,怎么就有这样一个蛮不讲理的妹妹?

  难不成余家还有这样的基因?

  不等温绵继续心里的腹诽,余俏那边难听话继续说着。

  “什么我胡说!我哥现在都开始学会金屋藏娇了!温绵!你不要以为你会嫁进余家,婉月姐姐比你强数百倍!”

  呵!果然!她就知道这女人是来找茬的!

  可是,这是她自己要住的房子,和余锦枢有什么关系啊!

  打定主意,温绵没有给余俏半点好脸色,态度坚决。

  “余小姐,饭可以乱吃,可是话不能乱说。我承认这个房子是老板替我安排的,可这是我自己居住的地方,和老板没有多少关系。还有,我受到的是良好的高等教育,在我的观念里,一个人的素质和家教很有关系,余小姐还是要记得,你代表的是余家。”

  温绵字字珠玑,令余俏双颊绯红,怒火中烧。

  一旁的王特助眼睁睁看着这一幕,不可思议。

  余俏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只是他不知道温绵居然也有和余俏正面刚的本事。

  果然,女人都不是好惹的,无论是哪一种女人。

  “你!”

  许久余俏都不知该如何反击,温绵也不理会她,带着王特助离开,留下余俏一人在风中凌乱。

  余俏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走远了,她越想心里越气,可她不得不承认温绵的话。

  她代表的是余家,她要懂得分寸。

  温绵,你等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