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见面礼
悠竹2019-11-19 14:483,495

  余母还想说些什么,见陶婉月都不在意这件事,她也就不好在意。

  余俏不甘心的样子落在陶婉月眼里,陶婉月灿然一笑。

  “伯母,没什么事咱们就回去吧,锦枢也挺忙的。”

  “好。”

  “妈,我哥刚才不是说那个助理是余家的大功臣嘛,我想去看看她。”

  余俏跃跃欲试,心里早就想好要如何对付那个勾引他哥哥的贱女人。

  余锦枢眉头微蹙,陶婉月抢先开口。

  “余俏说得对,是该好好看望一下她,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我吧,锦枢,你说呢?”

  对视的一瞬,余锦枢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不确定地点头。

  这个女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好,那就你去看看。”

  余母很欣慰,和那个不争不抢的陶婉月相比,现在的陶婉月才是她心目中标准的儿媳。

  凡事都不争不抢,注定一塌糊涂。

  “妈,我……”

  余俏想要和陶婉月一起去,可余母要她陪着回家。

  不甘心也没有用,她是余家的千金,她要有千金的样子。

  余俏陪着余母离开,余锦枢来到陶婉月面前,目光真挚且温柔。

  “谢谢你替我解围。”

  陶婉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喜笑颜开。

  “这些都是小事,你那个小助理看着好像有点意思,我去看看她。”

  “你……”

  余锦枢想要伸手拦人,陶婉月朝他吐舌头。

  “好了,我又不吃人,我先过去了。”

  温绵想要忘记刚刚的事情,打算睡一觉,没想到自己病房出现了不速之客。

  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余锦枢未婚妻的女人,温绵心情跌落到了极点。

  “陶小姐,我没事了,您不用来看我的。”

  温绵尽量调整措辞,让对方看不出丝毫破绽。

  陶婉月似笑非笑地看着温绵,如沐春风的笑令温绵头皮一阵发麻。

  一般电视剧里正宫对自己男人身边的异性都会有十二分的戒备心,看来这位是把她当做假想敌了。

  “温小姐,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你为公司,为锦枢做了很多。”

  “陶小姐,您就不用客气了,余总把我的酬劳都付给我了。”

  温绵俏皮眨了眨眼睛,那是一笔丰厚的酬劳,她很乐意多做几次间谍。

  陶婉月从包里拿出一个礼盒,递给温绵。

  “之前锦枢就和我提过你,还让我给你准备一份礼物,喏,总之,谢谢你了。”

  “这……”

  收,还是不收?

  温绵望向礼盒,一时不知所措,陶婉月脸上笑容愈发深了。

  将礼盒塞到温绵怀里,陶婉月解释。

  “你不用考虑这份礼物是否收的心安理得,我认识锦枢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对下属如此关心。你的确值得他关心,你是一个好下属。”

  “我想你可能是误会……”

  温绵想要解释什么,话到嘴边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对啊,她和余锦枢之间就是单纯的上下属关心,她解释什么啊!

  “好了,我走了,你记得好好休息。”

  看出温绵有些排斥自己,陶婉月也没有停留。

  余锦枢和温绵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温绵始终在躲着他,余锦枢也因公司的事情多没时间关温绵。

  这一日,余锦枢刚在病房开完视频会议,王特助告诉他温绵生病的事。

  他想也不想就把手头工作放到一边,陪在温绵身边。

  病床上温绵面容憔悴,高烧不退,余锦枢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熟睡的温绵。

  王特助来到病房看到的就是如此温馨的一幕,他将公司文件放到一旁,想了想还是开口说了句。

  “总裁,温小姐这边有我在,您要是忙得话……”

  不等王特助把话说完,余锦枢冰冷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王特助沉默不语。

  “你出去吧。”

  “是。”

  王特助小心翼翼地离开,走的时候还不忘记把门关好。

  温绵只觉得自己在睡梦中晕晕乎乎的,嗓子发紧,疼的难受,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床上的人举动引起正在看文件的余锦枢的注意,他抬头看了眼温绵,他看得出来温绵难受。

  “要喝水吗?”

  男人独特的声线散发出的魅力令睡梦中的温绵下意识睁开惺忪睡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男人精致的面容,夕阳照耀下,熠熠生辉。

  “我……你……”

  沙哑的声音令温绵原本被冲昏了的头脑瞬间恢复理智,悬浮在半空中想要触碰余锦枢的手也缩了回来。

  “醒了,喝点水。”

  温柔的目光,温和的嗓音,一度令温绵分不清自己是否在梦里。

  她在余锦枢的帮助下喝了几口水,嗓子舒服许多,温绵不好意思。

  “谢谢。”

  “没事,你好好休息吧。”

  “那你呢?”

  温绵下意识开口,迎上余锦枢的目光,她眼神闪躲,吞吞吐吐。

  “我是不想麻烦你,你是我老板,我怕耽误你工作。”

  “呵呵,你是怕我在这里,你不自在吧。我回去了,有什么事再说吧,你好好休息。”

  “好。”

  望向余锦枢离开的背影,温绵强忍住内心的悸动。

  刚才,她动心了。

  可是,她应该动心吗?

  她是喜欢钱,可她真的要介入别人的感情里吗?

  温绵,你清醒点!

  A市,余家老宅。

  余母在客厅看时尚杂志,余俏在一旁百无聊赖地待着,一想到那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情,余俏就觉得心里余怒难消。

  余俏抬眼偷偷打量着余母,试探她。

  “妈,你是不是很喜欢婉月啊?”

  “她是你哥的女朋友,是我们家认定的儿媳妇,你觉得我会不喜欢她吗?”

  余母理所应当地认为,看似不经意的话却让余俏心中思绪泛滥。

  “妈,你说我哥的那个助理那么受我哥器重,不会出事吧?”

  余俏看似无意地说着,嘴边扬起一丝讥讽。

  被余俏问着,余母放下手里的杂志,似乎在脑海里回忆了那个被儿子夸赞却看起来上不得台面的助理,面露嫌弃。

  “那种女人,是注定进不了余家的门,除非我死了。”

  余母态度坚决,她的儿子如此优秀,只有陶婉月那样的女人才勉强配得上,那种没有家世背景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与自己的儿子相提并论。

  野鸡变成凤凰,本质也只是野鸡。

  心里如此想着,余母神色如常。

  余俏默默地将余母的情绪看在眼里,眼中满是羡慕。

  “我哥就是命好,一出生就和婉月姐定了这门亲事,只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结婚。”

  余母斜眯了余俏一眼,满脸骄傲。

  “你哥是一个有计划的人,这么多年来他和婉月也算是风风雨雨一起走过来的,只要他们好好的,什么时候结婚都好。”

  “可是我听说陶家的生意这几年不是太顺利,妈,我是怕以后陶家会成为咱们余家的拖累。”

  余俏转动着手腕上施华洛世奇的镯子,故作嘲讽。

  余母神色一顿,似在想什么。

  “这件事就不用我们操心了,就算是陶家有一日真的不行了,余家也可以顺便把陶家收购。”

  陶家在A市不管怎样都是家大业大,余母一点都不担心陶家会如何,她只是担心在陶婉月和余锦枢的这段感情里,会出现变数。

  余母言尽于此,余俏不好再多说什么,她气闷回到房间。

  坐在梳妆镜前,余俏握紧拳头,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不管是温绵,还是陶婉月,或是其他的阿猫阿狗,只要是觊觎余锦枢的,她余俏都不会放过!

  余俏并不知道,今日的话在余母的心里扎了一根刺,余母特意找来王特助询问关于温绵的相关事宜。

  王特助从老宅离开后就回了医院,将余母询问的事情详细告知给余锦枢。

  病房内,余锦枢将文件放到一边,深邃的目光幽幽落在王特助身上,语气平静。

  “看来我妈对我还是不放心。”

  “总裁多虑了,老夫人也是怕您会上当。”

  那些想要巴结总裁的女人多了,老夫人有顾虑情有可原,不过王特助看得出来温绵是个聪明的女人,也是对余锦枢事业有帮助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跟在余锦枢的身边,对于余锦枢说不定是件好事。

  余锦枢随手端起咖啡喝了口,神色如常,眼神晦暗不明。

  “以后我妈要是再问什么,你自己衡量着回答。把出院手续办一下,这段时间在医院待得够久了。”

  那个女人糊里糊涂,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他可不愿意在创造更多的麻烦。

  “那温秘书那里……”

  “让她继续在医院养病吧,还有背地里保护她的人千万不要让她知道了。”

  “是。”

  当天晚上余锦枢离开医院前,不忘记偷偷站在温绵的病房门口向里面看去。

  他想过要和温绵告别,可一想到自己心里的情绪波动,余锦枢立即打消这个念头。

  他从来不认为哪个女人会成为他的软肋,陶婉月不会是,温绵也不会是!

  至少,他不想自己心爱的女人成为软肋。

  他要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永远保护心爱的女人。

  病房内,病床上的温绵强忍着心中悸动,眼睛紧闭,看起来仿佛睡着。

  那道炙热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只觉得脸颊发红,却不敢有丝毫动作。

  知道一阵脚步声渐渐变小,温绵睁开眼,大口喘气,平复心情。

  果然,长得帅的男人连眼神都有杀伤力。

继续阅读:第六章 金屋藏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束手就亲:总裁太放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