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有灵
子墨2021-05-18 10:213,991

  夜幕时分,我趴在窗户上眺望远高出的闪亮群星

  我:清游?你还好吗?此刻的你应该在大地星域把,那时的我被乱坟岗困住不能出来,你在散仙城等了我足足百年,这百年你是如何度过的呢?陈道,你现在身在何处?你是如何吞噬药王转世的白星,如何吞噬女儿国的英红,东辰星的海龙王之女海露,铸剑山庄的小姐。现在回头再看往昔,事事皆如安排好了一般,就等我上钩

  一股惆怅让我仿佛回到了过去,畅想着我还是那个懵懂无知的我,敢爱敢恨,对谁都愿意去追求,对什么都充满激情。即便可笑的坚持,都是我现在成熟以后不敢去做的

  真是人越大,活着越可怕。怕这怕那,要这要那,无尽的欲望无尽的恐惧并存

  就在我思沉大海,万物皆空的时候,枝丫一声,门被推开

  我头也没回:放下吧,我待会儿再吃

  没多久,传来关门声

  我缓缓走到浮雕游龙的桌边,端起一碗汤药,仰脖而尽,一股火辣辣的仙气直冲头顶,灌输全身

  这玩意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迫于东方起的淫威,不得每日进食

  我能感觉到这是一种大补之物,我轮回百世的魂魄之力,也慢慢有了滋补。我为鬼王,可鬼王每一世的轮回,未能觉醒鬼王之力,导致魂力越来越弱,现在只剩下记忆。鬼王法技也只能依靠九荒十界中的神界鬼王魂切得意施展。战斗力只有一瞬而已矣

  我不肯接受这种恩惠,我……

  一种从未有过的触动,湿润了我的眼眶,我弱任我弱,我强任我强,我与你何干,如此关心我?

  东方起虽然强大,可毕竟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只是兽祖大战中,兽祖界虎瀑泉下的一缕孤魂,肉身早就被麻夫吞噬。他本就该休养生息,隐姓埋名,等待200年后的十祖法技回到时光倒流之后,才能现身。否则就会被这霸绝天下的技法反噬,灰飞烟灭。

  我明明如此警告,可他为何还要如此自寻死路?这每一碗甘露,都是他熬制,我从未见过如此滋补魂魄的汤药,我爱不释手,我贪婪而又假装慈悲……

  我只能不断地……不断的逃避……不敢面对这个世界

  忽然筋脉深处一股热流涌动,身体不断升温,我连气力都无法凝聚,脑海出现了无数女子的面孔跟身段

  我:不好,老人家给我下了药,我……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身体就冲入我的怀中

  女娃贪婪的大笑:师父让我给你送药,我一定要把握机会。鬼王,请你带我回到九荒领域吧,我受够了这里的丑陋,我就不该帮助人类

  我想要推搡,身体却十分诚恳的紧紧搂住,纤细腰肢,极富弹性的触感,让我有了久违的冲动

  看着这一双恳求的眼神,精致的面庞多添了一份引诱

  身体再也无法控制,摁倒桌上。

  屋外的妇人侧耳聆听,里面传出桌角摇晃的声音,抿嘴轻笑:小兔崽子,真当老娘想霸占你一辈子啊。就你这能耐,十个也不够你折腾的

  面色潮红的,偷偷退下

  第二天清晨,睡梦中的我,感觉有占满水的狗尾巴磨蹭嘴角,缓缓睁开惺忪睡眼,被眼前的一幕刺激的热血膨胀

  女娃蹲着回头看我:来啊,继续啊,我可一直等你醒呢

  一把抱住,融入其中

  这次是充满理智的占有,强烈而又没有尽头

  正在庭院教书的黄致良察觉到什么不对劲

  正欲散发神识,一探究竟

  素兰拂袖一挥,张开了结界阻挡,莞尔一笑:先生,你就安心教书吧,天一就交给我,这孩子就是一时钻牛角尖,要靠女人的柔润扭转回来

  黄致良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冷哼一声:哼,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扭过头继续朗诵古圣典籍

  七天后

  素兰站在方外附耳窃听,小声嘀咕:这孩子,有个没完?就不怕伤了根本?纵欲过度?

  这七天七夜,房内就没停歇过,总是有浪声传出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天一的声音有时叫的比女娃还销魂……

  素兰实在不能忍了,身体早就被这种高强度的诱惑,引发,不能自拔

  推门而入

  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反了,反了你们……

  气急败坏的冲入房内

  房门自动闭合

  就这样房间又传出了二重奏……

  月落蒙尘雨

  润泽万物苏

  小孩又昨夜

  从此不一人

  三天后

  黄致良站在躺椅旁喋喋不休的说着:师祖,师祖,你还不管管?这你还不管管?我们儒释道三家,何时容得下此等败类,他嘴上学问滔天,可身以力行,哪个不是逆三家之大道?妄为我圣贤门生

  东方起缓缓摇晃躺椅,闭目不语,身体也比之前虚弱了很多,面色苍白:最后的一味药引已经种下,成败在此一举。女娃乃九荒之体,可补世间万物,老夫已将毕生之力传授与你,能否以索魂汤引发内在魂魄气力,再让女娃心甘情愿为你所用?这全看你的造化了……

  黄致良:师祖,师祖,你在说些什么呢?这,这事儿到底有没有人管了,还有没有人管了,喂……

  东方起缓缓睁开空洞的双眼:致良,我知你心善,学问在我之上。可你知道为什么我能称圣,而你连这方寸之地都难以聚众吗?

  黄致良默然垂首

  东方起缓缓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世道永远不公,这世道本就如此,哪有什么太平盛世,哪有什么文化昌盛。人心自古如此。你也该出了这学渊,践行你的学问了。这儒释道只修不行,哪能算什么本事,纵使你有天圣大脑,可四肢百骸不做不行不动,与茅蛐何异?

  黄致良痛心疾首,紧握右拳于胸:可是,可是我若一走,这东来学渊岂不遭人涂炭,我……

  东方起抬起掌心,摇头苦笑:圣人者,人自圣人,万物皆虚幻。心中有渊,脚踏头顶皆是我东来学渊,心中无……

  黄致良噗通跪倒:师父,可世间早已无圣久矣,我等蝼蚁后生,唯有此圣地膜拜,以光后人替临。我能做到心中有渊,可有更多的平明百姓不能,他们需要精神寄托,如果连最后的东周之地都不能保全,恐华夏亡矣

  东方起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我堂堂东周七千载,何患蛮夷百来呼?历朝往圣慷赴死,有曾断绝后来人?

  东方起猛然摇晃躺椅,站起身,拍打肩膀:致良,你还是不够了解我们的民族啊,你还是对我们东周底蕴不够自信啊。你且放心修你的道,将你脑海的道付诸实践,做到了才是道,学到不是道,你可知晓?很多时候,理论的完美主义者,在我们这片大地,是最大的妖僧。致良,你能在修行中感悟我华夏大地的高等智谋,栖身圣贤之列吗?

  轻轻拍打肩膀三下:圣贤有更替,我已过去时,代代兴亡史,处处缺人才。舍你其谁啊?

  黄致良脑袋翁的一下,犹如浩瀚无边的宇宙,在某一个点发生了敲击,发出觉悟之音。

  起身看着东方起:老师,学生知道了。我要去追心,我把他落下很久很久,我要去拾回

  东方起点点头:去吧,去吧。别让世俗名利耽误了你的前程。只有践行大道才能帮助更多百姓,开人们的智慧。

  致良:可是,这……

  指着这富丽堂皇的东来学渊,这客来涌动的学子,脸上的那份饥渴与满足

  东方起拂袖一挥,一切的美好化作虚幻,恢复了往西的破旧模样:致良,东来学渊他已经不能够帮助你学习更多的文化,反而,他是限制你修行的一大障碍,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对世俗名利誉放不下,那你也只是沧海一粟的水滴,无法成为灌海通衢,敷衍后代的男人。那你就要沉心静气做好水滴,不要妄想有多大的作为。你要心甘情愿,你要理所当然……

  黄致良猛然转身:不,生逢乱世我需出世济道,不容我大好男儿蹉跎一生。东来学渊亡了就亡了,若华夏大地被我播下民族的种子,将来还会有东周学渊、东起学渊、东龙学渊。若民族亡了,我守着东来学渊又有何用?这不过是一些做工精良的遗址,它失去了文化的灵魂,与废土无恙。

  东方起缓缓点头:我的后代啊,我们虽不同姓,但我们同生长于这片土地。我们虽不同宗,但我们血脉早已贯通。我们虽不相逢,但我们祖祖辈辈总有际遇。或许我们现在没了联系,有了各自的家族利益,可这片土地同生同长人啊,有什么比我们共创未来,驱除鞑虏,建设华夏更让我们感到幸福。造福后世,遗留子孙,我们世世代代的先辈皆是如此,才有了我们今天,我们又怎敢怠慢,欺师灭祖,毁了千年积淀。若是他们问我们为什么,因为我们叫华夏……

  黄致良被这平静而又铿锵的语句渲染,脑海里的民族感不断的攀升,强烈到了灵魂深处:华夏,华夏不能亡,民族不能忘。即便我终将孤身一人,我必无悔孤寂无闻……

  黄致良再阔步,释怀罔替,再昂首,阔达盖天,再拂袖,儒释道浑然一身,默默独行

  东方起缓缓点头,苍老的眼中渗出泪水:我东周后人,若皆如尔等,天神难欺。即便我输了,你们也是我最骄傲的后人,我亲爱的炎黄子孙。

  落寞转身,静静地看着那唯一还保持华丽装扮的卧室,想要继续支撑,口角献血喷涌,整个人若隐若现,即将消失

  灵空中传来一个邪神般的戏谑:自身难保,还装什么高人?老夫可不想欠你人情

  一阵阴风拂过:死亡结印,定……

  东方起身体被定格在了消失与凝视中间,变成了模糊的存在。

  空中缓缓出现一个黑袍男子,俊朗冷冽,邪气逼人,全然没了做凡人的那般虔诚憨厚模样

  让任何生灵看到,都会心生恐惧,灵魂颤栗,想要逃离

  男子右手虚空一握,轰的一身,刚才停止动弹的天一,身体化作血雾喷涌,魂飞魄散

  房中传来女子惊叫声:啊~

  黑衣男子转身,沿着废墟缓缓往外前行:哼,卑微的人类,给我灌输了什么思想?唤醒我,不就是让我屠戮人间吗?哈哈,哈哈哈

  身后跟来一个女子,她一边奔跑着,一边穿衣服:主人,主人,等等我……

  我猛然抬手想要杀了这个攀高枝的女人

  却不知为何,下不了手。我明明是一个极度讨厌活物的鬼王,想要把世界变成充满魂魄的亡灵国度,可不知为何,我现在不愿杀生。有了慈悲之心

  嘴上露出了不该有的笑容,虽然牵强,但的确是笑:女娃,你还好吧,有没有把你吓到

  我开始陷入极度的人格分裂

  女娃猛然抱紧我:我还以为,你跟那些人类一样,会把我抛弃。因为我没有利用价值了

  我爱怜的抚摸脑袋:傻瓜,怎么会呢。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你了

  随着我的灵魂慢慢熟悉这个身体,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人情味,拉低了冷峻颜值,让生灵有了接近的好奇感

  与此同时,刚才强大的鬼王之力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跟自己的身体对话:我是鬼王,我们本来就是一体,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

  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

  以前的我会着急,会恐惧,可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我已经学会了尊重,尊重每一个人,每一个人花草树木,每一缕空气

  其实他们要的并不多,只是被同等的对待

   万物有灵,鬼王之力,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一辈子,你说是吧。

  人生最大的难题是自我修行,如果我把勤劳当做一个人跟他对话,来说服自己勤劳一点。那我就会成为勤劳的我。如果我把懒惰当成一个人,体谅懒惰的想法,适当给予他懒惰的空间,我才会在关键时刻不懒惰。这就是万物有灵,身不自控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门屠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门屠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