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时间微粒2019-09-12 10:232,398

  夜,静谧的夜。一丝萧瑟的风吹过,吹落了我发际上的枯叶。没错,今夜的主角是我,肖乾。

  我一个人行走在街头巷尾,连续十几天没有头绪的寻找,已经彻底摧毁了我最后残存的那一点自信。

  父亲,你到底在哪里?我在心里反复的呐喊,因为我喉咙沙哑,已经不能再发出正常的声音。月光惨淡,以往令人着迷的夜景,如今在我眼里全部失去了原本的色彩。因为,父亲的失踪,我开始蓬头垢面,因为父亲的失踪,我的世界开始崩塌……

  我三岁的时候,母亲就走了,留下我和父亲,相依为命。在这繁华的都市里,我们无依无靠,父亲也算的上是一个传奇人物。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仅凭着,老祖宗留下的一本《冥医宝典》残卷,在这小城的慕容街上开了一家逸名斋。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身价不菲,他用了二十几年的时间打拼。而我,也从从不谙世事的少年,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儿。如今他却毫无征兆的失踪了,没留下只言片语,没有任何讯息,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店里的男伙计,人称九姑娘的阿九。

  为此,我颓废,我抓狂,我恨自己的无能。可这些负面的情绪依然改变不了——我父亲失踪了的事实。

  这些天,我沿街行走,逢人就问,将父亲的照片打印成寻人启事,贴满大街小巷。这些天,我食不终味,夜不安寝,将寻人的帖子发遍了各大网络。可父亲依旧是杳无音信。

  已经午夜了,街边的路灯昏黄,暗淡,我像行尸走肉一般穿梭在大街小巷,我抬头,看见天上晦暗的星星,而父亲的脸却突然出现,我按捺住心中的狂喜,想要抓住他。

  砰!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冰冷的地面上,头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眼前模糊一片。

  “他不会死了吧?”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哪那么容易死,取了他的灵识,我们任务就算完成了。”男人说道。

  我奋力地睁开眼,无奈,血水淌到我的眼里,只能看到模糊的两个人影,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微微闪光的东西,慢慢地靠近我的额头,我不知道他所说的灵识是什么东西,但我隐隐地有一种预感,如果我的灵识被取走,后果将会很严重,所以,我不能让他得逞,我试着活动手指,很庆幸,还能动。当他蹲下身的时候,我猛的抬起手,死死的抓住他的胳膊,我感觉,自己的指甲都已经嵌入了他的皮肤里。

  “啊!”他痛的惨叫。

  “还能反击,你不是已经控制了他的行动么?”女人说道。

  “这小子体内有灵?”男子捂着自己的胳膊道。

  “让我来!”女人一把夺过男人手中的发光物体,高跟鞋踩着地面发出“哒哒”的响声,仿佛死神降临一般。

  “有人?快走!”模糊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发动机启动的声音。我知道,我安全了,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

  等我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身边趴着着老狐狸(慕容笙的绰号)慕容叔叔。

  我伸手拔掉脸上的氧气管,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是因为牵动伤口,痛的直咧嘴,又躺了回去,却也惊醒了还在做梦的老狐狸慕容叔叔。

  “臭小子,你醒了。”他揉揉昏花的老眼骂道,“我还以为你……,唉!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慕容叔叔,我睡了多久?”我试着说话,但发出的声音却怪异非常。

  “七天了!医生说,你声带受损,尽量少说话,静养一段时日就没事了。”他给我解释道,“臭小子,你知道你有多命大么?全身三十一处骨折,肋骨断了三根,其中一根离心脏只差半毫米。”

  “找到了么?”

  “肇事司机逃逸了,事发地段没有监控,现场也没有目击者!”

  “我是说我的父亲。”

  “没有。”

  “一点消息都没有么?”

  “没有!”

  虽然,结果都在意料之中,却还是有一些失望。我望向窗外,浓密的云层里射出一丝阳光。像是希望,却又极其的渺茫。

  “你到底遇到了什么?”半晌,他问突然道。

  “我……”我的思绪回到那天晚上,仔细过滤每一个细节,却始终记不起来那两个人的样子,“我只看到两个模糊的影子,大概是一男一女。”

  “那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将他给我的东西,拿到眼前仔细观摩,那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皮屑,怎么形容呢,像是人的皮肤,但从纹理上看,又比人的皮肤粗糙的多,可以清晰的看见毛孔。

  “这是哪来的?”我问道。

  “从你的指甲上取下来的。你真的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

        我摇摇头,整理着烦乱的思绪。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好好养伤,我要回店里看看!一会儿阿秀过来给你送饭,晚上,我再过来。”老狐狸起身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出了病房。

  我将目光埋进他的背影里,这些日子,也多亏了他,我父亲的店铺才没有关门大吉,老狐狸慕容叔叔是我父亲的战友兼拜把子兄弟,又是我母亲的堂哥,同时也是逸名斋的驻店大师,逸名斋虽然是我父亲经营的,里面也有他的不少股份,他从小看着我长大,除了父亲,就只有他最疼我。父亲失踪后,逸名斋一直由他撑着。我目送着窗外的人钻进车里,渐渐消失在视线里。

  半年后,北街星点传媒。

  “臭小子,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吧!”老狐狸坐在我的转椅上,一身唐装。翘着二郎腿,摇着折扇,悠哉悠哉地说道,“你老子丢下这么大一个乱摊子,总不能叫你叔叔我一个人奔波吧!”

  “慕容叔叔,能者多劳,能者多劳!”我尽量装作谄媚道,“您看,我这也离不开呀!”

  “少糊弄我,如果我记没错的话,你这星点传媒开张一年有余了吧!目前只接过一单生意,还是为逸名斋做的网络宣传。”

  “额!我这不是起步阶段嘛!”

  “哎!少不经事啊!”老狐狸收了折扇,摇头晃脑的出门,没走多远又折反回来神情复杂地看着我道,“他失踪了你还不活了么?想要查清楚你父亲的去向,就早点接手逸名斋。”

  父亲,我心头一震,是的,父亲失踪了,是生是死,我全然不知。经过几个月漫天查找,都毫无结果,至此,我窝在这星点传媒大门不出二门不入也有段时间了,不行,我的父亲,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的拳头使劲的捶向墙壁,直到传来酸麻胀痛的感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袭之都市神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袭之都市神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