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诡异的快件
时间微粒2019-09-14 10:013,321

  两年后。

  慕容街,又迎来了繁华热闹的一天,整条街上就是一个大杂烩,卖水果的,卖衣服的,卖旧书本的,卖小吃的,偶尔,还会飘过几声“磨剪子来”的复古叫卖声。不过这慕容街上营生最多的还要属古玩和化石,两边的店铺大都古香古色,多是做化石打磨,装裱,出售的买卖,整条街也可以说就是小城的古玩集聚地。我的逸名斋坐落在街尾,不太显眼的位置。经营类别比较杂,有风水玄术,帮人起名,也收藏和出售一些老物件。当然这逸名斋,是我父亲当年凭着一本《冥医宝典》残卷打拼出来的,所以在市井还有一个别称叫做冥医管,专门处理一些民间诡异的事件。 街道对面有一个广场,中央屹立着一座××朝代的古塔,四周有佛像,以往烧香拜佛的人不再少数,所以,我这店铺受其影响,客流量也还说的过去,但,不知今天是怎么了,整个一上午居然没有一个客人,我也是难得的悠闲。慕容叔叔出去办事,四个伙计围着一张桌子打扑克。我不愿意凑热闹,索性一个人坐在藤椅上打盹儿。

  “谁是肖乾,你的快递到了。”中午刚过,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进店铺,操着外地口音道。

  “哦!放那吧。”我眼皮沉得要打架,含糊着回道,别见笑,不是我懒,实在是因为——

  昨天傍晚我接到一单生意,来人自报家门,是××中介的一名职员,指名要我给他们做一场法事。我心说,法事我可做不了,只好邀请慕容叔叔出马。不过雇主倒是挺大方,只是催的有些急,迟一天都不行。我本想推掉,却经不起那家伙软磨硬泡,没办法只好和慕容叔叔一路驱车赶往附近郊区的王家村。更有意思的是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见过雇主,所有事宜都是通过这家中介代办的,我心说,现在的中介还真是高能,唉!时代变了!法事是在坟茔地里进行的,听说,里面埋的是名女子,三年前就自杀死了,离奇的是尸身竟然在下葬的前一夜被人偷了,一直没找到,为了告慰亡灵,就拿了几件她平时穿的衣服下葬,三年都没出什么事,可是最近却有些不消停,附近总是发生一些怪事,搞得村民人心惶惶的,只好请大师做场法事,希望能趋吉避凶,消灾纳福。从遗照上看,那女的应该年岁不大,模样也挺俊俏,别误会,我就是觉得年纪轻轻的就死了怪可惜的。当时荒山野岭,夜黑风高的,别提多渗人了,我和慕容叔叔折腾到后半夜才回家。所幸今天店里没什么事,我才有空在这打盹儿。

  “老大,你买了什么,也不给兄弟们分享分享!”伙计雪毛屁颠屁颠的问道。

  “那还用说,一定是一些私人物品,见不得光的。”小米挤眉弄眼的说道。

  “肖乾,你不是从来不在网上买东西吗?怎么?不怕受骗了?”阿秀这小美女的性子本来属于那种不温不火的类型,无论做什么事都很稳重,也从不会主动调侃别人,而我在她眼里却是个例外,我心说,好歹我也是你们老板,留点面子好不好?就连一向稳重的升文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

  “小爷我不就是网购了一次东西,有什么稀奇的?”我小声嘀咕着,啊!不对,我什么时候从网上买东西了?没有啊,难道是快递公司弄错了?还是快递小哥送错了?我起身来到门口查看快件,收件人,地址,姓名,电话,都没有错!但是,却找不到寄件人的任何信息。难道是我父亲,他有东西寄给我?不管了拆开看看。

  我露胳膊挽袖子的试了半天,呦呵!这包装还挺结实,费了半天劲愣是没拆开,“拿把剪子过来。”

  “剪子!”阿秀顺手递过来一把剪子道。

      剪开了外面的防潮袋然后又剪开了胶带,一股刺鼻的味道顺着纸壳箱的缝隙丝丝缕缕的飘了出来。

       “这味道好熟悉?”我皱眉道,“靠!福尔马林?”我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福尔马林,我在大学的时候学习的是中医药理论,虽然涉及不到解剖,但是因为好奇,曾经和同寝室的一个小子溜进去解剖室一次,那里面的瓶瓶罐罐,装着各种内脏器官和肢体,那股刺鼻的味道我记忆犹新。撕开纸壳包装,里面是一个湿漉漉的黑塑料袋,我小心翼翼的将塑料袋剥开。

  “啊!杀人了!”阿秀尖叫着躲到我的身后。

  “别慌!说不定是模型。”我看着袋子里的一双惨白的人手,故作镇定的说道。

  “模型?”阿秀疑惑道。

  “不知道,可能是吧。”

  “我去,老大昨天晚上你都干了什么?杀人越货,还是哪个妹子不听话让你收拾了。”小米打着哈哈道。

  “别闹,这好像不是模型。”升文凝重的说道。

  “那,那是什么?”阿秀问道。

  “是真正的人手,而且还是女人的手。”升文一边用剪子剥开塑料袋一边说道。“老大,你有仇家吗?”

  “没有。”我摇头道。

  “这下麻烦了,不知道邮这快件的人有什么意图?”升文道。

  “那现在怎么办?”我道。

  “埋了吧!希望只是恶作剧。”升文道。

  “你见过邮寄人手恶作剧的么?”我蹙眉道。

  “要不报警吧。”雪毛道。

  “你缺心眼啊,手是在咱们店里发现的,报警只会惹祸上身。”小米敲了一下雪毛脑袋道。

  “那你说怎么办?”雪毛道。

  午后的太阳依然毒辣,我却觉得周围的空气阴冷异常,恐怖的气氛骤然增加。好在这个时间段店里没有客人,我让雪毛把门关上,窗帘也拉下来,在没有弄明白事情真相之前,这件事情是绝对不能外传的,我严令,在场的包括我在内一共五人,一定要严守秘密。

  “听升文的,埋了吧。”沉默了半晌,我咽了口唾沫道。

  “那我们现在就去。”雪毛道。

  “你傻啊!大白天的你去埋人手。被警察逮着你说的清楚吗!”小米道。

  “不要争论了,慕容叔叔一定有办法。”我思索了一下道。

  “怎么了?小兔崽子们,我就这么会儿功夫不在家,你们就惹事了,怎么还闭店拉帘了?不做生意了?”一个略带沧桑的声音响起。

  “慕容叔叔,你可回来了。”我像是遇到了救星一样。慕容叔叔边推开门边拍打身上的灰尘,坐到了我的藤椅上,“可累坏了老朽!兔崽子们也不给你叔叔我弄杯茶喝。”

  “慕容叔叔,您先别忙着喝茶,看看这事怎么办。”我忍着恶心和恐惧将盛人手的箱子移到了慕容叔叔脚边。

  “我不在家,你们都干了什么?”慕容叔叔盯着人手吃惊道。

  “不是我们干的,是快递寄过来的。”我道,又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末了我问道,“慕容叔叔,我们该怎么办?”

  慕容叔叔沉吟了片刻道,“等晚上我招来魂魄问问再说。肖乾你去准备招魂用的东西,天一黑我就作法,这件事,恐怕不简单,千万不能外传,否则可能威胁到我们每个人。”慕容叔叔郑重地说道。

  天色渐黑,逸名斋地下密室。

  这招魂是要讲究时辰的,最好在半夜,夜深人静,阴气最旺的时候。我准备好香案,香炉,长香,蜡烛,一碗白米,红绳,铃铛,符咒,纸钱。将浸过那双手的液体涂在红绳上,一头拴在门把手上,一头拴在摆在桌案上的其中的一只手上。因为招魂需要死者的贴身物件,我们没有只好用浸了死者双手的液体涂在红绳上代替。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子时一过慕容叔叔作法。我在做这些的时候,慕容叔叔一直坐在沙发上擦拭他的那把据说祖传了十几代的桃木剑。看看时间还早我也凑到沙发上眯着,迷迷糊糊的我竟然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我梦见,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看不见脸,确切的说她根本没有脸,只有一张惨白惨白的面皮,按理说,没脸就没有表情,但我总觉得她的面目狰狞可怖,她向我缓慢的飘过来,我想跑,却挪不动步,就眼睁睁的看着她离我越来越近,突然,她伸出她那只剩下森森白骨的手,扯掉了脸上的面皮,露出下面血肉模糊的脸,我惊呼:“救命啊!”却发现我根本发不出声来。这时,我听见有人喊我,腋下还火辣辣的疼,猛然睁开眼。发现慕容叔叔的手正放在我腋下。

  “慕容叔叔,你……”

  “小子,你灵魂出窍了?怎么叫你都不醒。”慕容叔叔拍拍我的脸说道。

  “呼!”我拍着胸口长出一口气道:“幸亏你叫醒我。还以为回不来了呢?”

  “臭小子!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哪那么容易出窍,我看是魇着了吧!”

  “您不知道,那家伙有多恐怖……”我还想继续说下去。

  “别啰嗦。快起来干活,时辰到了。”慕容叔叔打断我道,“这事情不弄明白,恐怕到时候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那么严重吗,说不定还真是谁的恶作剧。”我嘀咕道。

  “少他娘瞎掰,恶作剧会手把切下来给你玩吗?”慕容叔叔凛然道。

  我一想也对,默不作声继续干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袭之都市神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袭之都市神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