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人头
时间微粒2019-10-01 09:312,406

  “这包裹怎么办?”升文问道。

  “先放着。”我心说,无非就是尸体上的物件,打开也是恶心人,都已经知道结果的事情没有必要再做一遍。现在问题的关键还是找到幕后黑手,这件事情才能结束。

  “刘先生,我们现在就去医院。”为了不出意外我们行动必须要快,我这样想着,抬腿就往外走。

  “等等。”说话的是阿九,他目光锐利的盯着包裹,“恐怕没那么容易走。”他话音刚落,就见屋里的灯忽明忽暗,连灯光的颜色都起了变化,从白亮变成暗红色,透着凄惨的气息,墙壁缝,棚顶,泛是有缝的地方都开始往外渗鲜红的液体,包裹不安分的抖动,膨胀着,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再看墙壁棚顶印出一张张可怖的鬼脸,一共七张鬼脸,居然都是同一个女人的模样,每一张鬼脸的表情似乎又都各不相同,最可怕的应该是那张怨毒的鬼脸,这张鬼脸的视线一直都只盯着一个人,那就是升文。

  “不,不是这样的!”升文发疯了一样尖叫。

  地上的包裹抖动的更厉害了。

  “九哥,怎么办?”我问身边的阿九道,他现在在我眼里那就是大神。

  但他只是摇摇头,我心说你别光顾着摇头啊,说句话能死啊,都什么时候了。

  “砰砰”,包裹炸开,里面的东西悬浮到了半空,是一颗人头,长长的头发,在空中飘摆,惨白的脸,眼睛是闭着的,似乎是还没有苏醒,墙壁上的七张鬼脸开始慢慢融合,慢慢靠近人头。看着那人头我竟然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七张鬼脸就已经和那人头融合在一起,她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慢慢的睁开眼睛,怨毒的眼神扫过众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升文身上。再看升文吓得脸都绿了,直直的跪在地上。

  “陈升文,还我命来。”那人头说道,声音中透着凄惨,她用极快的速度向升冲过。整个房间被浓浓的暗红色烟雾笼罩还混合着福尔马林的味道,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霎时对面都看不见人了。

  “啊!”一声惨叫从升文那里传出来。

  “不好,她的怨气太大了。”听声音应该是阿九,然后就是什么东西碰撞在一起的动静,一番打斗之后,悠扬的笛音响起。浓雾开始消散,露出房间本来的模样,人头依旧悬浮在空中,表情有些木讷,升文躺在地上,我赶紧把他扶到墙边坐下,试试鼻息,粗略的检查一下,他并没有受什么伤,应该是吓晕过去了。

  “哈哈哈哈!”一阵红光以人头为中心扩散开来,尖锐的笑声,透着歇斯底里的凄厉,“今天就先到这里,陈升文,你欠我的,我会让你加倍偿还。”说完之后,那人头吧嗒一声掉在地上,而我却清楚地看到一个虚幻的身影朝着窗外飘去,我们几个大活人就这么的眼睁睁的看着她穿过玻璃消失在夜色中。

  笛音嘎然而止,阿九脚跟有些踉跄,脸色苍白,似乎刚刚的笛音耗去了他的大部分精力。

  “九哥!”我担心道。

  他摆摆手,示意我,他没事。我心说,你就不能说句话。

  “那是什么鬼?”刘大卫问道。

  “这就要问他了。”阿九指着地上的升文,出奇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以你的力量不能直接灭了那东西吗?”我疑惑道,阿九的能力我是见识过的,黄泉客栈的群鬼,还有就连那黑白无常都要恭敬施礼的人,我不相信,连这么一只女鬼他会没有办法,除非他喜欢人家,我很奇怪我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心思。

  “肖乾,你要记得,在这世上,一味地杀戮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杀人很简单,但是要想度化一个人却很难,鬼也一样,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上你。”阿九很少会说这么长的一段话。但是,当时的我还不明白其中的深意,直到很多年后……

  “啊!不要找我,不要找我!”升文蜷缩在地上大声的叫着,这家伙真的是吓得不轻。

  “升文,升文,没事了,她已经走了。”我抓着他的肩膀大声喊道。可他像是根本听不见似的。

  “求求你,不要找我,当年都是我的错,不要杀我。”他开始抱头痛哭。

  “九哥,他……”我投向阿九询问的目光,却看到阿九咬破食指凌空画出一道金色的符文,直接没入升文的头顶:“醒来!”他的声音带着魔力,令我的心神也为之一震,灵台清明了许多。

  升文的情绪从抓狂到清醒只用了一秒钟。

  “事到如今,你还打算隐瞒事实吗?”我问道,从升文看到鬼脸的反常,还有女鬼指名道姓的要找升文报仇看,无论如何他都与这件事情脱不了干系。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升文哭丧着脸说道。

  “你不说实话谁也救不了你!”我道。

  “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只能把你当做嫌疑犯交给警察。”刘大卫道。

  “我……唉……”升文叹着气还在犹豫。

  “隐瞒,不解决任何问题,因果循环,该来的总是回来的。”阿九道。

  “唉!那女的叫王子萱,是我的初恋,那一年我19岁,她十八岁,我们私定终身。”升文讲到这里脸色有些惶恐,“她怀了我的孩子,我便将她领回去见了我的母亲,那个时候的农村是很封建的,我母亲要了那子萱的八字找了阴阳先生为我们披了八字,之后母亲说我们八字不合,犯大冲,而且阴阳先生还说是子萱天生克夫之命,我问母亲可有破解之法,母亲说就是能破解我不允许她进门,原因是身为姑娘家行为不知道检点,没结婚就跟男人在一起,还怀上了孩子,结了婚也不会和我安分过日子,最后母亲一顿谩骂将子萱从家里撵了出去,我再三恳求他们,都无济于事,母亲还放出狠话,如果我执意要娶子萱,她就跳井自杀,我父亲死的早,是母亲一个人辛辛苦苦把我养大的,为了我她落了一身的毛病,我不忍心伤她的心。在这种两难的境地,我选择了和子萱分手,于是,我找到了子萱和她说明了缘由,希望她能谅解我,把孩子打掉,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可是她说,她为了我已经和她的父母闹僵了,现在又被赶了出来,已经无家可归了,事情再度陷入困境,没办法我只好将她安顿在一个废弃的古庙里,有空的时候,出来看看她,给她送些吃的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月。在这期间我也想过带着她走,可是我母亲怎么办,终于有一天,被我母亲发现了,她严令禁止我和她来往,还把我关了起来。我当时很担心子萱,但是,我没办法。”升文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袭之都市神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袭之都市神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