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亲前准备
几度夕阳红2019-09-15 09:023,453

  丘浪三十岁,未婚,槎城人。

  他是一个在生活上绝对无忧的男人,父母在槎城开有好几家很有效益的连锁超市,大学毕业后,回到槎城,在父母的店里上了一年多的班后,就开了二间品牌服装店,生意也不错。

  虽然他开店的钱,是父母所给,但他的店赚钱了,他就懒得去父母的店里上班,推说服装店要打理,其实他却天天无所事事,经常与一些朋友泡吧,或者躲起来打游戏。

  在他二十五岁那年,父母见他不长进的样子,就催他结婚,希望找个伴来管管他,可他却说,他早就有想结婚的打算,可没有婚房怎么结婚呢?

  他父母二话不说,给他在江边买了一套四居室,并很快就装修好,现在丘浪住进去都已经几年了,却都不见他有正式的女朋友,也不见他有要结婚的打算。

  这一下,他父母就觉得上当了,干脆找媒人给他说媒。这么一来,可把丘浪给烦倒了。

  他一听到去相亲,就头痛起来。可又有什么办法,这是他母亲大人的命令,他可不敢不服从。

  这天一早,他还睡得迷迷糊糊的,他母亲张娣南就来电话了。

  丘浪用被子把头蒙住,但那电话就是响个不停,一个接一个的。

  丘浪终于被这电话打败了,他摸到电话接通,他还来不及说话,电话那头就噼里啪啦的一阵话语:

  “丘浪,你在干嘛?你怎么还不起床,你难道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是不是昨天妈和你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你胆子变肥了?”

  丘浪等母亲说完后,才敢说话:“妈,我今天头痛。”

  “怎么会头痛的?”

  “昨晚空调开的有点低,我忘了盖被子……”说到这,丘浪故意打了一连串的喷嚏。

  “我说你呀!明知道今天要相亲,你怎么可以弄感冒了呢?”

  “我听到要相亲,昨晚就一直兴奋,一兴奋就喝了点酒,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今天就感冒了,打喷嚏,这要是让对方见到,会留下很不好的印象。”

  “这个也是。”

  “妈,我现在就起来,等会去医院挂二瓶针水,如果时间来的及,我就赶过去,如果来不及,你就帮儿子看好,这你看怎么样?”

  “也行。你先去医院看看。”

  “我会的我会的。”

  挂了电话后,丘浪将被子一脚踢开,然后就起床来,伸了个懒腰。心里不觉得意起来,这样就将老妈子蒙了过去。

  他去刷牙洗脸后,便在厅里打起游戏来。

  在他打得正酣时,门被轻轻的打开了。

  “这游戏打的挺熟练的吗?”

  “天天打,不熟才怪呢?”丘浪说完这话,突然一惊,他抬头望去,是他母亲张娣南来了。

  丘浪立即将游戏关掉,温声的说:“老妈,你来了。你坐,我给你倒杯茶。”

  张娣南突然尖高声的说:“你不是说你感冒了吗?你还在这里打游戏?你不是说要去医院挂点滴吗?你怎么打起游戏来了?你连老妈都骗。”

  丘浪忙去给母亲倒水,“妈,我吃了二片感冒药,有点犯困,所以我就玩一下游戏,打算精神好点了,我就赶过去的。没想到妈你这么关心我,还亲自来看我了。”

  张娣南大声的说:“你别那么多屁话,你赶快给我换衣服,去相亲。”

  丘浪忙将水送向母亲,“妈,你先喝杯水,别那么大声,还有邻居呢。”

  张娣南:“我就要这么大声,我不怕人家知道,倒是你,三十岁了,还来骗妈妈。”

  丘浪见母亲没接水杯,便将水杯放在茶几上,温声的说:“我这就去换衣服,马上去,我一定去,你先回店里忙,我答应你去,这还不行吗?”

  这下张娣南声音放低了一些,“丘浪,你知道你多少岁了吗?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非要妈妈来发脾气,你才会懂?”

  丘浪不敢再作声,忙进房间换好衣服出来。

  张娣南一看到丘浪穿着一条带花的沙滩裤,和一件碎花的短袖衬衫,立即大发雷霆的说:“你是不是想气死我,早日拜山?”

  丘浪一脸茫然的说:“妈,我还没弄懂你什么个意思?”

  张娣南指着丘浪,尖声的说:“你穿成这样是想干嘛?你是去相亲,人家姑娘是一老师,你这不是想气死我吗?”

  丘浪撇了撇嘴说:“现在天气这么热,穿成这样挺清爽的,这不是在应季节吗?”

  张娣南一下子去拉丘浪的衣服,丘浪忙一闪,张娣南没拉到,突然收势不住,往前倾倒,丘浪忙将张娣南扶住,低声的说:“妈,有什么事,好好说不就完了嘛,还动手干嘛呢?”

  张娣南一下子扯住丘浪的上衣,“都是被你气的。你穿成这样像什么?你知道吗?”

  丘浪一皱眉,问:“像什么?”

  张娣南喘了口大气说:“就一‘金山佬’,你知道嘛?”

  丘浪见母亲在喘大气,便温声的说:“好好好,我去换不就成了嘛?你用的着这么生气嘛?医生说你血压有点高,你就不要老生气了。”

  说完又看了一下母亲的头发,“妈,你今天的头发盘的不错,我们走在一起,人家还以为你是我的姐姐。”

  张娣南听丘浪这样一赞她,脸上不觉露出了点得意之色,温声的说:“我一大早就出去盘了个头发,是不是精神了很多?”

  丘浪立即竖起大拇指,说:“你今天要去喝喜酒嘛?”

  张娣南立即反应过来,“你别扯开话题,我这是要和你爸一起在现场监督你,每次让你自个去,都没下文。”

  丘浪一听,立即张开大口“啊”了一下。

  张娣南立即板起了脸来,厉声的说:“你快去换,要穿西装。”

  “妈,你有没有搞错?还要穿西装,这么热的天,会不会让人笑死?”

  “大把明星都这样穿的,我觉得很好,人家是老师,你知不知道?”

  丘浪面有难色,张娣南立即又高声的道:“你去不去换?”

  丘浪:“妈……”

  “我不是你妈,你也不是我儿子。”张娣南冷冷的说,眼睛里发出二道似刀一样的锋芒来。

  丘浪摊了摊手说:“我不是你儿子,是谁的儿子?看你说的。”

  “你是我祖宗。”

  丘浪不敢再说,立即回房里关门换衣服。

  丘浪刚穿上一条黑西裤,门就被推开,丘浪吓了一跳,说:“妈,我都已老大小了,你这种行为就不对了。”

  张娣南白了他一眼说:“哦。你现在就知道自己老大不小了?还吊儿郎当的,快点!”

  张娣南说完出了房间。

  丘浪换上西装出来,张娣南又是眉头一皱。

  丘浪又是一愣,“又怎么啦?我这是在认真的执行你的命令啊!”

  张娣南:“你有按规定来嘛?你的领带呢?快点打上领带。”

  丘浪“唉”了一下,又进房去打了条领带出来,这下张娣南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并道:“嗯。这才对嘛,多精神多帅。”

  丘浪也笑了,低声喃喃自语的说:“我就怕被人笑话。”

  张娣南:“你说什么?神神叨叨的。”

  丘浪忙说:“没说什么,我意思是说,我像你们谁,都不会难看到哪里去。”

  张娣南得意的点了点头,突然又皱了一下眉头,说:“好像少了点什么。”

  丘浪:“少了什么?”

  “对,眼镜。”

  张娣南说完立即从手袋上拿出付眼镜来,要给他戴上。

  丘浪忙挡住母亲,说:“妈,你那付老花镜,还是你自己戴吧!我还没到老花的时候。”

  张娣南白他一眼,“什么老花?我来的路上特地为你买的,是平光不带度数的。”

  “妈,有这必要嘛?”

  “有。人家是老师,你也是大学毕业的,戴付眼镜,就和老师很配。”

  丘浪摇了摇头,接过母亲手上的眼镜戴上,“我怎么觉得这样太假了?”

  “假什么?这是第一印象,很重要的。”

  “人家是老师,一看我就知道我几斤几两了。”

  张娣南又厉声的说:“你别废话,每次都依你,你都是空手而回的。”

  丘浪叹了口气。

  张娣南看了一下手表,说:“你快去拿上你的包,我怕等会迟到就麻烦了。”

  丘浪忙去房里拿包,路过镜子前,照了一下自己,立即惊叫了起来,“妈,你快进来看。”

  张娣南立即紧张的走进他房间,关心的问:“怎么了儿子?”

  丘浪叹了口气说:“我这打扮,不是推销保险,就是搞传销的,一点都不像知识份子。”

  张娣南立即打了一下他的手,“你别皮了,就这样,我觉得挺好的。”

  丘浪摇了摇头,心里突然一亮,立即想到:对,就这样,就要让她误以为我是搞传销的,这样她就不会看上我了。

  想到这里,他几乎要从心底里笑出来,并立即去拿出一个黑色的皮挎包。

  张娣南又突然的说:“你快给你的发型上点发胶。”

  丘浪点头说:“对对对,我去弄一下发型。”

  丘浪立即在洗手间里,将头发上上发胶,然后用梳子梳了一个中分出来。

  他一出来,张娣南就怒了,“你能不能正常点?你是不是非要让我爆血管?”

  丘浪:“又怎么啦?”

  张娣南白眼向他,“你这发型就是带鬼子进村的那个汉奸,你这是故意的。”

  丘浪摇了摇头:“这那是汉奸……”

  他看向母亲,见母亲在生气,立即转身去洗手间,“好好好,我再去整理一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槎城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