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灰姑娘与王子
龙芯2019-10-08 14:432,259

  (1)我。

  1991年12月24的小年夜里我来到了人世间。

  我的家是在湖南地区的一个偏远的山旮旯里,母亲39岁时候认识了我的父亲,改嫁后生了我,属于大龄产妇,她豆蔻年华在红卫兵里随过部队,在那个年代里算是一个文化人。听说年轻时候的父亲也是一表人材,属于村里一等一的帅哥,但因为爷爷是国民党党部成员,父亲一直不得志,到了38岁才与我妈妈结婚成家。

  或许在那个年代里生活在农村的缘故,我傻里傻气的,停留的记忆并不多。只依稀记得到了4岁左右的时候我们家搬去了城里,我第一次吃到了火腿肠,第一次吃到了方便面,第一次进了幼儿园……

  记忆仍然是少得可怜。(那时候我真是实打实的呆头呆脑的傻妞)

  6岁那个夏天的某一天早晨,我本普通的人生,像晴天劈了一个响雷,彻底改变,那段记忆就像锈刻进我的脑海,让我一生难忘。

  那天,父亲手里提着一袋面,一袋盐,妈妈走在中间,我走在最前面,我们一家三口在晴朗的早晨心情愉悦的准备回家做早餐。

  通过一条窄巷再转一个弯就到家了。

  我兴高采烈的往家跑,到了家门口,见到四五个男人突然从角落窜了出来,速度极快地制住父亲将一副银色的手铐戴在了他的手上。

  “你是不是叫汤金凯?”

  “是。”

  母亲撒泼的不让他们带走父亲,我在旁边被突发的事情吓得哇哇大哭。

  ……

  父亲入狱之后的我的童年记忆,全都是灰色的。

  母亲一个人带着年幼的我去给人家餐馆刷盘子,从早上一直刷到夜晚11点,而工资却是十分的微薄。这样艰苦的日子坚持了多久的时间我已经不记得,反正我依然特别小,她将我送出去两次,一次送去了乡下伯伯家,一次把我丢在了街上……

  我或许是寻着记忆找回了家,也或许是母亲心软又将我带回去了,反正之后的日子里我们相依为命。

  母亲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从事捡垃圾的工作,尤其是她背着一百多斤的水泥袋子被压弯了腰的情形,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都会泪湿衣襟。

  我自小在食不果腹的家庭中成长,没有好吃的糖果,没有好看的衣服,就算是每次进行学校的主持人活动,我也是永远的校服……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境遇,我从踏入小学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了学习才是我唯一的出路。小学,初中,高中,乃至后来入了社会,我都要求自己要全力以赴,所以各种奖项拿了很多很多……

  可这样的我却特别的白皙漂亮,而且性格温婉淡然,一路成长,遇到了许多的恩人,恩师。因为外貌和气质的原因,在学校里导致了很多不了解我情况的同学和老师,以为我是出生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

  记得学校安装校园广播电视台后,我第一次在教室里观看校园自由录制的节目的时候,我被一个特别漂亮的扎着两个辫子的女孩惊艳到,脑子里瞬间就冒出来:这女孩真是太漂亮了……下一秒自己才反应过来,原来那个女孩就是自己。

  而我,终究只是一个在尘埃里挣扎的灰姑娘。

  (2)他。

  钟楚冉和我是同年的,只是他是9月份的羊。

  他和我的出生截然相反。他的爷爷奶奶都是优秀教师,爸爸是大学教授(之后升任了校长),妈妈是高中英语老师,就连舅舅都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人,他们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书香门第。而他,一个从小在优越环境里成长的男生,又常年经文化熏陶,自然而然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高雅贵气的气质。

  与他同读高中的三年里,他每一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有一次因为我他故意考到了年级20名开外)。后来我们熟悉了之后,我才知道他从小就拿第一拿到手软,学习对他来说就是小case,而且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他一直都是学校的各种标杆,各种代表。

  钟楚冉学习好,体育好,长得好,家境好,就连学校的大部分活动还都由他主持……这样的人仿佛天生下来就不知道人间疾苦,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的王子。

  ……

  这样无论怎么看都不会有任何CP感的结合,从第一眼开始,我们却彼此纠缠了整整十年,并且延续一生。

  钟先生说,这叫磁场效应,正极与负极注定了要相互吸引。

  (3)新生代表。

  2008年9月1日。

  我从Z市的第一中学的初中部直升到了本学校的高中部。

  开学第一天永远是不会缺少的开学大会,从校长致辞,教师代表发言,再到新生代表发言,最后排队回教室,没有一个半小时不会完结。

  我个头不高所以坐在前排,全程看似都在认真的听大会内容,而实际上我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听进去,周边响起一阵小骚动,接着就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学校的这种大会一般学生不会这么热情)。

  这时候,一张写满字的白色文件纸飘落到我的脚边,我条件反射的弯腰拾起,正好穿一双白鞋的长腿男生走到了我的面前。我伸出手将纸递给了他,听到一声低低的道谢,隐约记得他的声音纯净,爽朗。我微微点了下头,继续神游。

  后来据钟先生说,他当时给我说谢谢的时候我都没正眼瞧他一下,他就觉得这女孩真酷。因为他在市里是十佳少年,经常会参加一些公众活动,成绩好,气质佳的钟楚冉在小小的Z市还算出名。他代表新生发言完毕回到座位时,正好坐在我的旁边,直到大会结束,听说我都没瞟过他一眼。

  他到底是不是坐在我旁边我一点映像都没有,但学生时代的我似乎除了学习外对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关心,这种事情确有可能发生。

  钟先生说,他从台上发言下来后,一直有偷偷观察我。我问他看出点啥了没?这时候他都会递给我一个万分关爱的眼神,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去把近视手术做了?

  这时候我都会拿出镜子做样子的照一照,眨巴眨巴迷蒙的小眼睛,自信满满的说:我这眼睛多么清澈透明,简称极品啊!

  而这家伙会更自恋的回到:那你怎么可能没发现我?

继续阅读:一 灰姑娘与王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钟太太,我喜欢你所有的样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