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活着的大地
叶长青2020-03-12 04:101,631

  今天的苏沐曦依旧美丽,三千青丝披洒,轻薄的白色衣裙勾勒出动人的身姿体段,白色丝袜裹着小腿,略有几分百年前记载的二次元味道。

  而或许是害怕弄脏白裙,她正垫着小手坐着,双脚在空中摇啊摇。……

  江辞原本自告奋勇提议坐他大腿上,却被一双淡漠无波的眸子吓退,从此便不敢出声。

  徐爷低低笑着,浑浊的眼看向田地,道:“小江啊,最近感觉到我们这里有什么不对劲没?”

  “不对劲?”江辞听到这句话时猛地一怔,若是说青州中部地带不对劲,那倒是真的不只是不对劲了,简直就是灾难恐怖降临。

  而他们青州偏僻地带的这里,人烟稀少,民风淳朴,哪里来的不对劲?最多便是昨夜出现了从未出现过的暗血蔷薇武者,可那是追人的呀,而且也只是他的事。

  思来想去,江辞靠近身子,低低问道:“谁家的鸡鸭被偷了?还是徐爷你的库存没了?”

  “。……”徐爷瞪着眼睛,被噎住了。

  这时,苏沐曦出声,“因某人努力提升的异性缘,这些日子多出了很多人,很多女人!”

  “嘿嘿。……”江辞摸了摸脑袋,徐爷怔怔看着他,小子,没听出来暗藏杀机么?嘿嘿一笑是什么意思啊?

  “是不对劲了,三天前,我看到王哥的鱼塘里冒起了青烟,半夜时候,还发出淡淡的银光。”风姿尚存的美妇出声道,口中的王哥便是白衣老者。

  “可能是王老哥养的座头鲸有问题,它开始反抗了,不过也对,在这么小的鱼塘内养一头鲸鱼幼崽,是有些难受的。”

  白衣老者白胡子一飞,显然不同意这话,指着前方的田地,道:“关我的座头鲸何事,它都被封印了,今生就这般大,鱼塘足够它活了!不过,若说古怪,我看是我们脚下的大地有些诡异。”

  话音方落,便让江辞顿起了兴趣,平日里他沉迷于催眠修行中,极其少出门,也不对周围的山野有过多的观察,倒是不知这些异事。

  “此话怎讲?”徐爷也是微眯着眼,察看着郁郁葱葱的田地。

  “我发现最近的泥土呈现血红色,并且带有腥味。”白衣老者跳下田地,用锄头挖开深处的泥土,抓了起来,微微湿润的土质带着诡异的血红。

  “还有,掰开土块,我发现了一些细小的管道,虽然没有流淌着液体,但却像只是暂时干涸了。”

  江辞跳了下去,本想在下方护一下苏沐曦,以防弄脏了衣裙,却不曾想,这少女跳得比他还迅猛。

  一阵香风后,苏沐曦便来到了白衣老者面前,掰动着泥土块。

  “你也太快了吧?”江辞满头黑线。

  “是你太慢了。”苏沐曦皱了皱琼鼻,有些自得。

  江辞抢不过苏沐曦,只能蹲下身,用手去挖坑中的泥土,约莫数分钟后,他忽然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腥味,极为呛鼻。

  “咳咳。……”他连忙后退,用锄头代替。

  啪!第一下挖下去,便传递而来一声清脆的声响,像是土地内有东西被拍断了。

  “呀!冒出东西来了!”苏沐曦兴致勃勃的蹲在坑前,道。

  江辞瞧了过去,却是让他眉头不由紧皱起来。

  坑中冒出来的,是入血一般的液体,并且在土壁边,显露出一截崩断的管道,正激射出液体。

  “这太像血了。”苏沐曦惊疑道。

  “不,这本来就是血!”老人们也是围了上来,他们经验丰富,历经灾变,对血不陌生。

  苏沐曦赶忙一退,缩在了江辞身后,抓着他的手臂,江辞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几句后,道:“如果说这是血,那这些管道,便就是血管?!”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便让在场所有人不由颤栗起来,阴云滚滚而来,天地遽然间昏暗了几分,呼啸的风自远处黑压压的群山拂来。

  “麻烦了。”徐爷敲着烟管,一脸愁容,便连本是将军的白衣老者也是眉头紧锁。

  江辞洞悉到一些不对,“徐爷你们曾见过?”

  “没有,哪怕百年灾变时出现过诸多不敢想象的惊悚,我也从未见过这一幕。”徐爷摇头。

  “我倒是听过,不过那只是一颗小石头。”白衣老者王爷道,回忆往昔。

  “那是我从军征战二十年后的某一天,前方送来了一颗人头大小的石头,报告中记述是蕴藏诡异之物。我们切开了,却发现内里有着繁琐的晶莹管道,坚韧无比,只是它们没有鼓动,也没有液体,像是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灾变时代之最后的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灾变时代之最后的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