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艳福不浅啊
叶长青2020-03-12 04:101,816

  江辞笑笑,猛然提速,轻松超越,并在差身而过之时,浑身运气侧身一压!

  伴随轰鸣,整个人竟然硬生生的撞上车身,随后便是可怕的将车横移数米,撞下湖泊。

  身后传来了骂声,江辞未曾理会,握了握手掌。

  昨夜吞噬两个精纯的不详物质后,凝实而出的兵更坚韧了,已然撬开了部分枷锁,让他的肉身能力有了提升。

  在刚才的试探中,江辞估算,自身的实力应该能与中天位的武徒正面一战,而无需像昨夜面对司轻衣两女时那般,只能用措手不及与催眠手段制敌。

  途径田地,早起的人们早已在其中忙活,后文明时代虽科技发达,早已能制造出热量更强并具备各种美味味道的元液,却依旧有人在乐此不疲的栽种着瓜果蔬菜。

  “热腾腾的饭菜总不会被舍弃,只是,又有多少人因地位前途,而舍弃掉尊严?”江辞漠然看着,心中暗道。

  “小江啊,这么早就出来,有事要办呀?!”不远处的田地内,一位满面红润的麻衣老人扛着锄头走了过来,龙行虎步,蹲在大路边磕烟。

  “是呢,徐爷。”江辞也是笑着点头,周围锄地的老人们应声而来。

  江辞一一打着招呼,神情尊敬,这些老者往昔的身份地位皆不普通,是历经那场灾变存活下来的人!

  渐地,大路边围满了人,江辞也是停下,蹲在路边,和老人们说笑。

  在这青州偏僻地带,人群稀少,多为年老的人退下在此休憩,所以如江辞这般长久驻留在此的年青一辈,也是受到了老人们的关心与注意。

  更重要的是,这些老者大多是昔日江辞的客人,抱着感激。

  “去找沐曦那丫头呢?”老人们洞穿了江辞的想法,江辞尴尬一笑,倒是没有否认。

  “艳福不浅啊!当年老子怎就没这般便宜!”有白衣老者捋了捋胡子,神情洋溢着艳羡。

  只是江辞却是翻了白眼,您不是将军么,统御军团征战岁月,怎可能会缺少献媚的女子?便是而今您身边,不也还是存有当年的风流债?

  江辞隐晦的看向人群外,风姿尚存的美妇正以怨恨的目光盯着白衣老者,几乎刹那,江辞便被洞觉,赶忙移开视线,缩了缩脖子。

  惹不起惹不起。

  这时,磕着烟的徐伯慢吞吞的挪了过来,一脸古怪的盯着江辞,眼神盯得江辞直发渗:“小江啊,昨夜没事吧?听声音貌似挺激烈的。”

  “没事,就是半夜有生意上门了。”

  “注意一下影响,最好压制下声音,我隔你家数条大路都能听到,你的确还年轻,能闹,可我们这些老不死的,血气早已不方刚,听不得喽。……”徐爷敲着烟管,意味深长的嘱咐道。

  “是是是,晚辈受教了……”江辞接不上话,只能点头应着,希望功成身退,心中在低低吐糟。

  压制声音?怎么做?在你们这些昔日强者面前,除了不说话能不被听到,其余一切怕是连呼吸声都能在百米外听得一清二楚。

  “徐爷说反话呢。……”白衣老者插嘴道。

  随即,周围的老人也是哈哈大笑起来,侃侃而谈,这样的聊天江辞不由投降,有了退意。

  可刚一起身,江辞便感受到一股大力从身后传递而来,接着他便是凌空飞跃,被踹进了田地中。

  不明所以的江辞摇晃脑袋看去,顿时寒芒倒竖,满面寒霜的苏沐曦不知何时驻足在自己的身后,修长白皙的长腿仍保持着踢出的状态。

  “什么时候来的……”江辞重新跳上了大路,询问道,自己竟全然感知不到?难道苏沐曦这丫头已然练就了蒙蔽气机的功法?

  只是下一刻,他便看到周围的老人们一脸坏笑,不由仰望青天,哭嚎出声。

  “很累吧?”苏沐曦美眸冷冷地注视着江辞,老人们说得话语从始至终都被她听清楚了。

  “瞎想什么呢,什么事都没发生。”江辞拍拍她的脑袋,想要捋三千青丝,却被一只冰凉柔润的小手抓住,传来隐而不发的巨力。

  完了。江辞猛地心中咯噔。

  下一刻,他忽然哀叹着,缓缓回身坐下,把徐爷的烟管抢了过来,眺望远方山田,有些落寞。

  这让在场众人都有些不明。

  “沐曦啊。……”微弱的声音忽然传递而来,有些苦涩。

  “昨夜我差点就给人吃了,我想反抗,但她们太强大了,肉身坚炼不说,还魅惑万分,令人沉醉着迷。”

  “若非关键时候你出现在我脑海内,让我生起了反抗的动力,怕是真的会被那两个空虚饥渴的女人榨干。”

  江辞遽然起身,走到苏沐曦身前,一脸委屈,“沐曦,我差点,就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

  随后,作势抱了上去,这接二连三的举动,看得一旁的老人们神色古怪,这小鬼头,在演呢!

  砰!下一刻,江辞再次凌空飞跃而起,苏沐曦一脸笑容,“关我屁事!”

  江辞委屈巴巴的上岸了,坐在苏沐曦身旁,一动不敢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灾变时代之最后的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灾变时代之最后的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