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求助与我?
叶长青2020-03-12 04:101,786

  “那又如何?”司轻衣身子猛然前倾,整个人几乎都要贴近江辞了,淡淡的芳香扑鼻而来,婀娜身姿彰显无疑。

  “你还能吃了我不成?”她轻轻的低语,宛如在江辞耳畔响起,透着挑衅意味。

  “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的呀!”江辞笑眯眯的看着她,整个人突然前倾,残影闪烁,刹那间便将司轻衣的玉臂抓住,朝前一拉!

  “啊!”一声娇喝,司轻衣直接趴到在木桌上,尖俏下巴抵着桌面,满面寒霜,美眸恨意满满的盯着江辞。

  她想暴起,只是,如今却浑身无力,整个人轻飘飘的,任人宰割。

  一旁的陈音连忙起身,欲要擒住江辞,却眼眸中有着深深的忌惮。

  司轻衣与她一样,是中天位的武徒,肉身坚炼,具备超前的身体素质,已然是无惧一些锋锐冷武。

  可司轻衣却被江辞一个照面就放倒了,还是徒手!眼前这个普通模样的少年,似乎并不简单。

  可是,下一刻。

  她前动的身形遽然停滞,宛如怔在了那里,面目恍惚。

  司轻衣不明所以,想要偏头看去,却被一只手捂着双眸,耳畔还传递而来一道清朗嗓音,“少儿不宜,别看。”

  “放开我!”她挣扎。

  只是,啪!

  “乖乖躺着,不然吃了你!”

  青锋嗡鸣,嗓音威胁,司轻衣双耳失去听觉,随后的她便是感觉到翘臀被冰凉的东西猛拍了一下,顿时满面通红,银牙紧咬!

  心中早已将江辞撕碎千万遍!

  而她不知的是,此刻的江辞双眸正蔓延上金红,璀璨而妖艳。

  前方,陈音如同木偶,呆立在那。

  “来找人的?”虚空中,仿佛有一声质问。

  “他看到了真实,应该被封压,却妄想逃窜。”陈音说。

  “死了很多人吧?”江辞双眸眯起。

  “近乎全军覆没,里面比我们想象得要复杂,险象环生,恐怖遍地存在。”

  “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知,目前得到的信息是,最深处的那个房间,可能就是答案。”

  江辞沉吟几分,再问:“暗血蔷薇如何看待此事?”

  陈音忽然抽搐起来,小脸带着难以承受的苦痛,“青铜裹尸,血葬荒骨。”

  江辞闻言,眉头紧皱,看向昏暗的屋内。

  。……

  “我杀了你!!”司轻衣猛然暴起,扑向江辞。

  “还想再来一次么?”江辞坐在椅子上,玩味的看着她。

  司轻衣停滞,娇躯打着寒颤,她有了阴影,之前的她可是根本动弹不得,任人宰割,若非陈音在,怕是会被眼前这个家伙吃了!

  而此刻,陈音不知为何睡着了,自己若是再被他放倒,岂不是替自己与陈音招灾?

  “你等着!过几天我会回来找你的!”司轻衣皱了皱琼鼻,背起陈音离开。

  “慢走!”江辞起身送客,做好主人家的本分。

  关门,江辞回到座位,白猫抹茶静静的站在桌子上,看着他。

  一片静寂。

  许久后,有了声响。

  昏暗的房间内,走出了一道染血的身影。

  这道染血的身影略显佝偻,浑身伤痕,衣衫褴褛。

  赫然就是今天江辞在新闻中看到的那名疯癫的男子!

  此刻的他怀里抱着一个被血液染红的毛皮包裹。

  江辞看了他一眼,神色并未惊讶,早在此前惊醒的时候,他便发现屋内多出了一些东西,只是不为所动而已,想要看看究竟是何事。

  而在看到暗血蔷薇的武者上门时,他便明白了。

  这几日频繁报道的怪事,应该是出现了变故,这个变故或许是有知晓信息的人员逃窜出来了。

  而这个人,便藏在自己的屋内。

  这本不关他的事,却让他有些好奇,为何这个人会不惜费力从青州中部地域逃窜到这个偏僻地带,还隐藏在他的屋内。

  是只是恰巧?还是,另有原因?

  “她们没喝过的。”江辞示意中年男子先喝口水,奔波劳碌,真的很累。

  中年男子点头,豪饮而下。

  “说吧。”江辞看着他,有了倦意。

  “我想求助于你!”男子的话语让江辞一怔,求助于自己?

  什么情况?!自己在外界看来,不就只是个在偏僻地带开家催眠屋,普普通通,不思进取,苟活于世的少年人嘛?

  何德何能,能让人求助?

  江辞懵逼了。

  貌似有些不认识自己。

  “我帮不了你,我只是个普通人。”江辞微微一笑,道。

  “你能帮我的,肯定能!”中年男子坚信的神色让江辞不由有些尴尬,只是,自己貌似真的不具备有那种神秘强大的能耐啊!

  若是真的拥有,那该多好!

  接着,他想到。

  是不是找错人了呢?他不由朝这个方向思考而去,毕竟中年男子曾见过那些恐怖一幕,神智或可能早已被损伤,找错记忆中存在的助力,也是情有可原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灾变时代之最后的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灾变时代之最后的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