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是否坚持
叶长青2020-03-12 04:101,595

  中年男子踌躇着,似乎是想要述说出一些难言之隐。

  “既然不能说,那就喝口水,慢慢说。”江辞道,“我不着急的。”

  “。……”中年男子目露无奈。

  “我曾看过年少光芒万丈的你,认为你不过是在掩藏,蛰伏这些年,境界不会低。”

  “呵呵。……”江辞翻了翻白眼,真当他是白痴不成?这么简陋的理由都能说出口,还指望他相信?

  “不,你多想了。”江辞起身,准备送客,既然对方不肯述说原因,自己也不具备如此能力,何必要去趟这淌浑水呢?

  中年男子似乎急了,坐立不安,怀中的包裹在颤动。

  江辞就这般伸着懒腰,斜瞥着他。

  终于。

  “是他告知我的,你是他的传承人,具备这样的能力!”中年男子低语,说出隐秘,继而陷入沉默。

  江辞怔在原地,惊骇的盯着中年人。

  宗师传承一秘,知晓的人并不多,除了他与父母,便唯有不相信他的苏沐曦了。

  而此刻,眼前的中年人却说出他的隐秘,这在他看来,无疑是与那惊雷一般!

  “你和他,是好友?”江辞回神,语气略显压抑地问,似乎在极力压制着什么就要涌出的东西。

  “不,我何德何能能与陈宗师做友!”中年男子目露敬仰,“陈宗师可是有着惊为天人的大能,我只不过是他的追随者,仰慕其天资罢了。”

  江辞沉吟片刻,“虽然我是他的传承人,可我并不具备帮助你的能力,他的传承,这些年来并未给我带来实质性的增强,甚至,为了维持以前的实力不坍塌,我还要比以前赋予更多的汗水。”

  “你所说的惊为天人的陈宗师,似乎并不怎样!”

  江辞看着中年男子的双眼,渐渐深邃起来,语气愈演愈烈。

  “这些年,我甚至总有一个念头,这所谓的传承,是否只是个噱头罢了,那些所谓的以精神催眠入武,蚕食不详,崩断枷锁,拟态映照,都是虚无捏造出来的!”

  中年男子浑身发颤,在江辞质问般的眸光下,面目煞白。

  “陈宗师不可能会欺骗你,他与你的父母都是旧识,他们不可能会因欺骗你而编造出这些本不存在的东西。”

  “可我爸妈在我承载下传承的那个夜晚,便消失了!”江辞冷冷道,“你们不是旧识么?能告诉我,这些年他们究竟去了哪里?为何要让我舍弃武途,以精神催眠入武?!”

  中年男子低着脑袋,江辞冷眼看着他,给他时间组织语言!

  同时,他在舒缓如今自身暴动的怒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保持清晰的头脑,唯有这样,才能更加窥测出隐秘中的东西。

  多少年了,便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宗师传承,让本是天骄的自己活得像烂泥一样,受尽冷眼嘲讽,眼睁睁的看着昔日仰望自己的同辈后辈带着嗤笑超越自己,赶往更前方。而他自己,却因为仍对这个传承心存念想,而选择不吭不响,继续蚕食不详物质,欺骗着自己再坚持一会,将会迎来曙光。

  只是,这到底是曙光?还是永夜?

  他自己,也不敢肯定,他所能做的,就唯有相信父母,以及继续坚持下去。

  只是,在中年男子述说出他与那位宗师,甚至于自己父母都是旧识时,他忽然动怒了,仿佛是挤压许久,有不甘,有悔恨,也有委屈。

  他发现自己似乎在此刻坚持不下去了,什么狗屁传承,简直就是垃圾!平白浪费了几年时间!

  “我等你一个答案,只是你需明白,这关乎我是否继续坚持承载传承,望你认真。……”江辞眼眸迸射出璀璨的光芒,宛如欲要刺入中年男子的身体中。

  时间在渐逝,临近午夜两点,中年男子终于是长叹一口气。

  江辞坐下,凝神静听,只是下一刻,中年男子的话语让他大失所望。

  “我只知道,他们早已不存在此界中。”

  “你什么意思?!”江辞遽然起身,整个人骤然一变,可怕的威压似乎自虚空凝现压来!

  中年男子摇着头,看向他,低沉道:“就是类似百年前那些神话体载中的,渡劫,飞升,甚至是,超脱!总而言之,便是他们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

  江辞怔怔后退,这信息量过大,自己父母的能力在何种程度他是一清二楚的,最多也是尊武巅峰,怎可能会出现渡劫飞升,乃至超脱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灾变时代之最后的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灾变时代之最后的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