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活我接了
叶长青2020-03-12 04:101,623

  “我知道目前的你不会相信,但也请你明白,这不是谎言!陈宗师留下的传承,更像是一种新的体系!他们一直在寻找传承人,却因紧迫的时间而被逼让你承载。”

  “不可否认,这体系或许存在瑕疵,但也请你相信他们!”

  江辞怔在那里,一阵恍惚。

  “为何你会知晓这一切?你难道曾参与过?”江辞忽然惊醒过来,询问出声。若只是追随者,只是旧识,为何会如此清楚的知晓那些密谋的事宜。这不对劲!

  只是中年男子连连摇头,仰望而起,喃喃道:“我说了我只是个追随者,怎可能有资格参与一个全新体系的构建?能知晓这一切,只是在某个星辉璀璨的夜晚,我偷听而来的。……”

  “那是陈宗师消失的前一天,碧空万里,他驻足在大漠边疆,眺望前方黑色绵延山脉,怔怔自语着。”

  江辞双眸遽然眯了起来,有精芒乍现!

  “你怎么确定那真的是在自语?而不是正在与某个你看不见的存在说话?!”

  “不可能。……”中年男子摇头,予以否定,“陈宗师的境界颇为高深,气机已然可笼罩周身百里,若是真的是在与某些秘密存在对话,我怕是早已死去。”

  “那你为何仍然能偷听到?!”江辞反驳,神色略带有些许嘲笑。

  中年男子终于是神色惊变,是啊,陈宗师气机外泄百里,他怎可能在那个夜晚那般轻松的偷听到这些而不死呢?

  而江辞则明悟了,一字一句缓缓道来:

  “他并非是在自语,而是再向你述说,他怕是早已推测到会有如今的这一天。”

  江辞惊疑不定,太恐怖了,后文明时代竟然会诞生出这般可怕的大能,能推算将来!

  果真是几近天人的人!

  啪!江辞打开电视,午夜时段一般都是在循环播放此前的新闻。

  而此刻,画面中便是那座染血的大楼!

  江辞神色略微有些严肃,少有的认真起来,既然多年前那个宗师为今日的变故预留了后手,那必定是有着他的目的或是担忧。

  既然如此,他不能再以事不关己的态度去对待此事。

  说来也是有些可笑,白日时分苏沐曦嚷嚷着要自己陪她前去,自己不愿,可如今却仿佛已经是逃离不了此事了。

  “太子集团。”江辞低语。

  约莫半响后,江辞彻底冷静下来,他看向中年男子一直怀抱着的染血包裹,其中似乎掩藏着什么,在之前的对话中,任他再如何激烈,男子再如何颤栗,这个包裹也从未打开过。

  显然,其中之物,必定不凡。

  “这些是何物?”江辞好奇问,“给我带来的吗?”

  中年男子无奈耸肩,江辞的话语似乎并没有留给他退路,只能轻轻掀开粗糙毛皮布,待显露出其中之物时,遽然间,空气中微微泛起了异样的血腥味。

  那是两颗如头颅大小的圆球,通体黑红,其表光滑如镜,仍然流溢着血色波动。

  在见到此物时,江辞好奇希冀的目光咻然凝固,瞳孔猛地收缩,显然是察觉到此物的不一般,而且,那股游荡的气息,他似乎有些熟悉。

  “这是不详?”江辞再度略微感应了一番,方才惊疑问道,只是言语间的语气仍然透露着不敢置信。

  他不是未曾见过不详物质,数个小时前他才吞噬过一道,但比起此刻眼前的这两个,未免是有些不够看了。

  无论是精纯凝练程度,还是深浅体量上,白晴留下的不详远远比不上这两个血黑红球。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这让江辞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心头起了兴致,“哪里来的?”

  中年人朝四下张望了几眼,低沉着声音道:“我摸出来的,差点还被留在里面了。……”

  江辞闻言微微一怔,那栋大楼么?

  看来里面的确不是他所想的那般,只是存在着诡异。

  “好了,那啥,东西留下,活我接了,而你可以走了。”江辞抢过包裹,打着哈欠,有了倦意,让白猫抹茶送客,却被一个极为人性化的白眼瞪了回来。

  中年人苦笑着,对江辞抱拳躬身,带有几分尊敬,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遁入夜色中。

  江辞目送他离去,随后抛了抛手中的不详物质,走进昏暗的房间,准备吞噬。

  黑暗中,突然泛起一抹殷红,逐渐的,一双璀璨而妖艳的眸瞳继而闪烁而起。

  江辞看了两个不详物质几眼,也不再滞留,啃咬上去,咀嚼声悚然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灾变时代之最后的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灾变时代之最后的荣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