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怎么穿着寒声的衣服
明月白2019-10-25 10:562,179

  【NGI牛逼啊,LPL的第一个女教练!】

  【我小破队终于知道买点欧洲那边的教练和分析团队了,呜呜呜……】

  【呵呵,女人能当教练?靠脸上位的吧?】

  【女的怎么了?人家拿世界冠军的时候你咋不拿着键盘上去质问啊?】

  【理性分析,这个江教练是有点东西的,据说JVG很多骚东西都是她提出来的。】

  【再骚也只是适用于欧美赛区好吧,什么时候LPL会用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都他妈文艺复兴欧洲赛区拿冠军了,版本一直变你LPL就不会变一变?】

  ……

  时寒声也翻了翻微博评论,抬头与江灵修的视线正好对上,江灵修睡醒下楼忘了拿手机,此时看几个人埋头翻着评论心中很是好奇。

  “好了好了,别看了,都给我上楼睡觉。”段鸿收了手机,打着哈欠跨出了训练室的门。

  江灵修此刻也想赶紧开溜,回自己房间看看微博评论,道了句晚安就也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叮咚”

  训练室的灯刚关,于明朗和林杨手机不约而同响起,和刚躺下的段鸿怒气值冲顶的打开手机。

  时寒声转发了NGI的官宣微博,并说,一起去拿冠军吧。

  好家伙,于明朗指着时寒声,手指有些微微抖,“时神,你你你……你的女友粉估计还有两分钟到达战场,赶紧关手机装死吧。”

  时寒声送他个白眼,揣着兜回楼上睡觉了。

  那是他和江灵修在年少时一起的向往,而切着小号看戏的江灵修猝不及防刷到这一条,屏幕的光亮映在精致的轮廓上,愣了很久之后她才反应过来。

  像是心中存在很久的倒刺突然被人拔掉,江灵修轻轻“啧”了一声。

  第二天上午江灵修往饭厅一坐,预料之中的只有顾钦一个人在那慢悠悠喝着咖啡看平板上回放的训练赛,其余几个人估计都还在床上会周公。

  下午的训练赛只打了三场,江灵修算着每个选手的英雄池,不再给中上拿偏功能型的英雄,以爆发和aoe伤害为主。几场打下来这战绩算不得好看,中上的配合明显变得奇怪,辅助更是频频出现失误。

  于是几个人带着痛苦的心情进了会议室,一场场的进行复盘。

  战绩打得不算好的时候,这种回放加放大比赛全程的形式就尤为痛苦。几把的问题出在于明朗和林杨的配合上比较多,操作上没有什么问题,大多是出在拿到C位英雄的游走和支援上。

  但曾泽洋的问题显然就大了很多,江灵修把小龙团那波三指放大,对着辅助的塔姆发出了灵魂质问,“为什么这里要吃一个酒桶的尸体?”

  曾泽洋耳根通红,嘴唇蠕动两下却什么都没说。江灵修本就是职业辅助选手出身,对于辅助的要求自然更高一些,三局比赛,把把公开处刑曾泽洋。

  “于明朗林杨,多双排,但别开直播了。”江灵修一只手写着东西,一只手去关投影屏。

  “曾泽洋……”江灵修皱了下眉,收回左手看似随意地甩了甩,“状态很不好,自己调整。”

  “待会有电竞媒体过来做访谈,江教练?”领队探了个头进来。

  “好。”江灵修点了点头,“回训练室吧。”

  左手的不适越发强烈,江灵修埋着头装作看战术板上的东西,等队员陆陆续续离开了会议室才缓慢起身。

  却在拐角看到一个人影,时寒声靠在墙上听到动静后微微偏过头,“为什么退役?”

  “还有你的手,怎么回事?”

  走廊的灯光细碎,零散的铺在时寒声俊挺的五官上,纹理细腻而又清晰。眼下的血管是淡色的青,那是熬夜训练留下的印记。

  寒冬是个蒸发缓慢的季节,窗外朦朦结了一层浅薄雾气,江灵修觉得自己的眼睛也快和窗子一样,浮起弥漫整个世界的水雾。

  “没事的。”江灵修尽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平静又随意,然而鼻头的酸楚感抑制不住,嗓音也带上了一丝黏糊的委屈。

  真的是很奇怪,在异国孤独的几年职业生涯,在受到无数质疑拿下最高荣誉,甚至在那场意外醒来后,都没有这种掺杂着异样的委屈的感觉。就像是脱离轨道的车厢身负着重担缓慢前行,无惧风雨吹淋和枝桠刮擦消磨最初的颜色,却在写着终点的地方毅然停下。

  “没事的。”似乎是为了欺骗自己,江灵修重复了一遍刚说的话,抓着战术板的右手显现出细细的青色血管,左手却藏在了身后。

  时寒声叹了口气,“明明这几年是你的职业黄金期,刚拿了世界冠军你不可能会放弃职业这条道路,更不可能甘心留在这个圈子却再也无法上场比赛。”

  “算了。”

  时寒声抓了抓头发,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情绪融入这寒冬之中。

  “左手腕横韧带至深肌腱桡侧断裂,腕管正中神经损伤。”

  绕口的专业名词被江灵修说得很慢,通体锐利的话语在肌肤上画出细碎的伤口。

  这下轮到时寒声愣住了,关于江灵修退役的原因他不是没有做过设想,只是没想到是这种最直接也最无可奈何的方式。

  谎言从不伤人,真相才是快刀。

  江灵修垂着睫,细长的手指杂乱无章的一下下弯曲用力着,还是年少时的习惯。时寒声也不想去追问这么严重的手伤是因为什么,沉默两秒后只是脱下自己的队服披在那个人的身上。

  那你看,我以前的习惯也没有改变。

  “诶!时寒声!不是让你回训练室嘛,采访的人都找一圈了!”段鸿在训练室休息室都没看见人影,拐了个弯终于在会议室的门口看见人,“你说你,该训练的时候不在训练室,那你干脆休息的时候也别在房间里了。”

  “靠……”时寒声深吸一口气。

  江灵修反应过来想离开,可惜已经迟了,段鸿带着电竞媒体扛着摄像机越来越近。

  “灵修?”段鸿有些惊讶,“你怎么穿着寒声的衣服?”

  “……”

继续阅读:第六章 采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热爱所以联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