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梦醒
萝小藦2020-05-21 12:192,707

  “陛下,陛下……”

  无边的黑暗透出一丝微光,纪明疏努力眨巴双眼,也无法看清眼前人的轮廓。

  “再去打盆水来,陛下又做噩梦了,出了很多汗……”

  声音不甚清晰,纪明疏竭力分辩,这似乎是尾鸢的声音。

  “阿鸢……”她无意识的呢喃。

  “陛下,奴婢在。”

  额头上贴下一片冰凉,让她浑浊的头脑有些清明,她忽然记起,自己吞下了毒药,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有意识?还能听到尾鸢说话?

  莫非东里青裁给她的毒药,竟然是假的?这不可能吧——

  还记得那日,东里青裁背上一个小小的药箱,郑重的告诉她,他要离开皇宫一段时日。

  纪明疏当时为一个律令的颁布而烦恼,闻言只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准了。

  却见案桌上划来一个精巧可爱的红色小瓶子,上面还凸起几朵海棠花的样纹。

  东里青裁一脸正色:“我这次离开,要一段时日……”

  “方才你已经说过了。”纪明疏用两根手指捻起小瓶子,一脸嫌弃:“这是什么?你又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药?”

  “陛下,这是毒,不是药!”东里青裁跳脚,“我这不是听宫里那个李嬷嬷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属的风格,所以……”

  “人家李嬷嬷是调香,香!你懂么?你这什么脑回路,也能相比?”纪明疏有点震惊。

  “哎呀,心意到了就好。”东里青裁笑的一脸羞涩,让纪明疏好一阵恶寒。

  “这是我给陛下做的,古往今来头一份!名叫‘相思绝’。”

  什么鬼名字?纪明疏放下瓶子,不再搭理他,满脸都写着“朕知道了赶紧滚麻利的滚”。

  东里青裁却有些委屈:“人家要离开一段时间,还特意做了一瓶毒药让你防身,陛下一点都不领情。”

  “你这是让朕去毒老鼠么?”纪明疏面无表情,“行了,你早去早回。”

  东里青裁满心欢喜的将药箱一背,跨出殿门,又掉过头补充:“其实这不是让你毒老鼠的哈哈哈。倘若我不在的这些时日,国师又惹了你生气,不如你就毒死他算了——这样相思就绝了哈哈哈……”

  “东里——”纪明疏咬牙切齿。

  但那个人已经溜的不见踪影。

  莫非……她被东里青裁给耍了?!这不是毒药?这个混账,以前就想着法子帮着国师做苦药整她,这下竟然连假药都制出来了!她非得下令狠狠打他几十大板才舒服是不?

  纪明疏心里窝火,缓缓睁开了眼睛。

  上方这明黄色的轻纱……有一点眼熟。

  莫非她真的已经死了?但是死后到了地下,她还是皇帝?咦,那她上辈子功绩很大啊!

  “陛下,感觉可有好一些?是否叫东里大夫再来看看?”尾鸢轻轻唤道,打断了纪明疏的胡思乱想。

  纪明疏看着尾鸢,心下茫然。

  咦,尾鸢她……好像稚嫩了许多啊!自打她及笄以后,头发一丝不苟盘于脑后,成熟稳重了不少,很衬她一品女官的身份,但是何时又将头发放了下来?其实这样才对嘛,大家都是妙龄少女,干嘛打扮的跟老嬷嬷似的,多不好看啊。

  尾鸢不知纪明疏心中所想,只是被这种“茫然转欣慰,欣慰转慈爱”的目光看的心里毛毛的,不禁伸出手重新将手帕翻了一面,柔声道:“陛下,您风寒未好,但是明日还得上朝。现下尚早,您还可以多休息几个时辰。”

  上朝?她都死了怎么又要上朝?难不成她没死?不对啊,那纪明岚呢?这么费劲心思夺皇位,怎么还由的她上朝?!岂有此理,简直天理不容!

  纪明疏猛地坐起身,沉着脸问道:“怎么回事?告诉纪明岚,她可不要欺人太甚!”

  尾鸢吃了一惊,看着纪明疏,一时有些结巴:“陛下?您在说什么呀……”

  “朕说……”纪明疏顿时哑口无言。待看清后,她心中一震。

  这是她的房间?!怎么不大一样?

  就比如柜台上那个孔雀翎素雕,后来分明换成了礼部上贡的泥金真丝绡麋竹扇啊,还有墙上那副《洛神赋图》,换做了后来国师绘制的《夜落海棠》……那黄梨木雕花椅……紫檀木折枝梅花贵妃榻……

  这分明是她十四岁那年,寝宫的模样。

  “朕说……”纪明疏回头看向尾鸢,开口有点艰难:“阿鸢,我们……没死?”

  她伸手扒拉开尾鸢的衣领,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尾鸢的喉咙一丝疤痕都不曾有,哪里像自刎过的人呢?

  “陛下不可胡说。”尾鸢赶紧呸了几声,眼神里满是心疼:“奴婢知道陛下心里难受,但是也请陛下节哀顺变。”

  纪明疏目瞪口呆,是她睡糊涂了,还是尾鸢失忆了,这一切,完全不对呀!

  “纪明岚呢?”

  尾鸢一愣,有些不明白今日纪明疏的一举一动,只得回答:“已经派人去寻找重华公主了,二公主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

  纪明疏深吸一口气,前事仍历历在目,纪明岚好好的在她眼前站着,怎么又失踪了?

  她拍拍自己的脸,嗯,有痛感,确认不是在做梦。她径直下床,鞋都懒得穿,猛的推开窗,窗前——一排排垂丝海棠温柔的弯坠,不见凤凰木的影子。

  纪明疏呆了。及笄之后,她分明命人换栽了凤凰木,如今怎的又变成了垂丝海棠?

  尾鸢拎着鞋履奔了上来:“陛下若是风寒加重了,如何是好?”

  纪明疏恍若未闻,拉过尾鸢,严肃的问道:“今夕何年?”

  尾鸢一愣:“民兴一年的四月初二。”

  纪明疏扶靠窗边。

  这竟是民兴一年?!

  头疼,头巨疼,她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

  她想起宫中老嬷嬷经常训斥犯错的宫女:“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连这点事都做不好……”

  她怕也是越活越回去了……回到了她十四岁,刚刚登基,改国号为民兴的那年。

  她凌乱了,大脑思考无能了。

  她用她仅存的意识,气若游丝的问道:“那、那……国师呢?”

  尾鸢顿时为难起来。

  但凡话题与国师沾亲带故,这就是一道送命题。

  她偷偷看了一眼纪明疏,再三确认纪明疏并无暴跳如雷、勃然大怒、火冒三丈、怨恨等一系列负面情绪后,才斟酌着开口:“国师他……不是先行回府了吗?其实陛下,国师虽然严格,但是真真真的是打心眼里为陛下好……”

  纪明疏更混乱了,她竖掌,止住了尾鸢的话头:“等会等会。你这是什么表情?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了什么,您心里还不清楚吗!尾鸢只觉心好累。

  “就是……您……恩……前几日……国师他……陛下您……”尾鸢吞吞吐吐,不知从何讲起。

  哎,你说她尾鸢容易吗?陛下和国师水火不容,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她一名小小的宫婢,这是在用生命谏言啊!

  纪明疏抬起手,尾鸢吓得赶紧闭上眼,得,她就知道陛下听不进去。也是,这大吵了一架没过几天,哪能这么快释怀呢?

  但是今天却没有预想中的咒骂。

  尾鸢悄悄睁开一只眼,原来陛下只是挠了挠痒……

  尾鸢心中松了一口气,也不知说什么。

  点到为止,说多了只会引起反效果。她相信,陛下定能理解的。

  纪明疏却走神了。

  她想起来了。

  那是民德二十一年的最后一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与国师相皎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与国师相皎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