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盗窃之人
萝小藦2019-12-04 16:572,201

  初春的太阳并不滚烫,反而透着一股被风浸透过的凉意,洒在人身上,增添了几分光华。

  皇宫内载种的树木渐渐褪去冬日的枯败,抽出了几分绿意,勃勃生机蓄势待发。

  人生重新走一遭便遇上春天,这真是个很好的兆头。

  虽然万里长征漫漫之路才刚开始,但是她坚信,在她不懈的努力下,和国师的关系肯定会越来越好。

  当然,这是官方的说法。

  要说她自己想的么……哎,怪让人害羞的。

  这一世国师有没有可能会……

  “那也是你能肖想的?!”

  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喝,生生打断了纪明疏美好的幻想。

  “……”她捏紧了拳头,他大爷的,是哪个混账好死不死的接了她的心理活动?!

  “看你成天端腔作姿,居然怀了这种龌龊的心思!给我打!狠狠的打!”

  随之而来的,便是拳打脚踢之声。

  “……”

  纪明疏皱眉,“阿鸢,去看看。”

  尾鸢应了一声,带着几名宫女上前探路。

  不多会,便见着太监总管带着几名小太监,拖着一人从一旁的树丛中绕了出来,跪倒在地。

  “奴才不知惊扰陛下与国师大人,奴才罪该万死,奴才罪该万死!”

  可不是么,纪明疏凉凉的看了赵总管一眼,甭管是不是说她肖想,但是既然正巧撞上,那就是一种缘,孽缘。

  “这大清早的,嚷嚷什么呢。”

  下朝已久,抬头一看,已经是日上三竿,哪来的什么大清早。

  但是赵总管不敢反驳,只得拼命抽打自己嘴巴:“陛下息怒,奴才该死……”

  见着他抽了好几下,纪明疏才觉有些气消。

  她不耐的挥挥手:“你们这是作甚?”

  赵总管道:“回禀陛下,昨儿有个小宫女来找奴才,说是竟然有太监窃取……重华宫的物件。奴才不敢怠慢,今晨便在太监们的房内搜了搜,果不其然……”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支金厢猫睛顶簪,递在尾鸢手上。

  重华宫?

  纪明疏一愣。

  她默不作声的接过发簪,握在手上掂了一掂。

  蜜黄色的猫眼石在阳光下流转着淡淡的光晕,石头内的眼线平直且均匀,清晰而不混浊,像是封印了一段静谧而美好的时光。

  赵总管悄悄瞄了瞄纪明疏的神色,不敢吭声了。

  重华公主纪明岚已经失踪好些天了,陛下心里定是极为难受。

  啪嗒。

  一声脆响。

  纪明疏手一松,发簪摔落在地。

  姜竞淅目光随去,在纪明疏被阳光拉长的身影之中,猫眼石已经失了先前那般光华。

  但是纪明疏却懒得一看。

  她眼神漫不经心扫了开去,最终落在中间那名小太监身上。低垂着头,背却挺得笔直。

  “抬起头来。”

  小太监罔若未闻。

  赵总管暗骂了一声,一脚踹了过去,那人才似有触动,缓缓仰起了头。

  这便是东麓至高无上的皇帝么?

  分明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

  纪明疏也在低头打量着他。

  相貌有些难以辨认,似乎拳头都是朝着脸上来的,嘴角浸出血丝,颧骨也有擦伤,这一块青那一块紫,姹紫嫣红的,倒像是开了一个春天。

  许是被打的狠了,他神情漠然木讷,不哭喊也不求饶。

  “他偷的?”纪明疏有些狐疑。

  赵总管连声应和:“回陛下,是的。这东西便是从他枕头底下搜出来的。”

  “便就是在枕头底下,也不代表是他偷的吧。”

  赵总管皱巴着一张脸,“回陛下,后来找了那个举报的小宫女对质,才确定就是这个人。”

  纪明疏好奇的打量着那名顽强的小太监,从头至尾,不哭也不吵,若不是他的睫毛在微微颤动,她还以为他是个木头人呢,“哑巴?”

  赵总管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纪明疏是在问他,立马答道:“回陛下,不是。他平日里就不爱说话,很少同我们打交道。俗话说不爱叫的狗会咬人,没想到这人手脚不干净,竟然妄想偷窃重华公主的饰品——”

  “我没有……”小太监哑着嗓子开口,一字一句说的艰难,虽然被打的鼻青脸肿,模样有些可笑,话却是满是倔强,“欲加之罪……”

  姜竞淅沉吟道:“陛下,不如叫那名宫女来问问?”

  纪明疏刚也想这么说,见姜竞淅先开了口,顺势也点了点头,“依国师所言。”

  ……

  很快,小宫女被领了过来。

  她几乎是有些瘫软的跪倒在地上,有些发抖:“参……参见陛下……”

  纪明疏猛地皱起了眉头。

  这般抖如筛糠的模样……似乎……有些眼熟。

  但是一时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纪明疏在脑海中翻江倒海的搜索记忆,但是那些回忆像是扰乱的一团线,始终理不出正确的那一头,不由有些气闷。

  “你速将事情详细的汇报一边给陛下。”赵总管勒令道。

  “是。奴婢……昨日打扫重华宫,见着小太监偷偷拿走了……重华公主梳妆台上的发簪……奴婢……便报告了赵总管……”

  “你既然瞧见了,怎的不阻止?”姜竞淅问道。

  “奴婢也是怕打草惊蛇……”小宫女瑟缩了一下,“另外,奴婢也担心自己看错……若是冤枉他人……就不好了……”

  说的是有几分道理,纪明疏转过身。浪费了小半天功夫,却是这么一个结果,实在是有些扫兴。

  “那便依宫规处置吧。”纪明疏淡淡道,欲走。

  不曾见到小太监眼中微弱的烛火渐渐泯灭,只残留下灰烬。

  他嚅动了嘴唇,终究什么也没说。像他们那样高高在上,尊贵的人上人,哪会去管他们死活呢……

  他闭上了眼,由着别人将他拖了下去。

  纪明疏走了几步,复而回过头。

  她看向那名小宫女,那声“陛下”的熟悉感像蛛网一般弥漫开来,缠绕着心中。

  也许是在宫中偶有遇见过吧。

  她不仅嗤笑了一声自己,摆摆手,驱散了心底隐隐的怪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与国师相皎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与国师相皎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