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不休
天魔圣2019-08-08 10:143,280

  老僧哈哈一笑道:“我这《大睡神功》世上绝无仅有,最高境界嘛,不好说,不好说。哼,学无止境,越练越深。”

  方剑明道:“师父,既然《大睡神功》这般神奇,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外界没有听说过呢?”

  老僧听了,突然双眉一挑,跳起来,像个孩子般,高声骂道:“都是天智那个老秃驴搞的鬼,要是让我得知他现在何处,我非把他的胡子全拔光了不可。”

  方剑明心头惊奇,诧异地问道:“天智是谁,他是我们少林寺的神僧吗?”

  老僧哼了一声,怪叫道:“屁,屁,屁,别人当他是神僧,老子才不把他当作神僧。当初把我骗进少林寺当和尚,其行为之卑鄙无耻,实在是罄竹难书。”

  方剑明听了更觉奇怪。听他口气,他是半路出家,之所以当了和尚,全是由一个叫做‘天智’的僧人将他“骗”进去的。听得出来,他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个草莽汉子,说话毫不在意带上什么不洁的字眼,就算做了多年和尚,也没把他的本性改过来。方剑明心中有不少疑问,一连串地问道:“师父,你和天智到底是什么关系?你的法号又叫做什么?你是哪个朝代的人?你认识‘慈航轩’的人吗?……”

  老僧听了他的一堆问话,双眼一眨,怪叫一声,双脚一跳,转眼到了平台上。方剑明跟着追了上去,老僧见他跟来,双眼一瞪,道:“你跟来做什么?”方剑明笑道:“师父,你不是有事要吩咐我吗?再说了,我想请你解答弟子的疑问呢。”老僧怪声道:“有你这么问师父的吗?你的口气简直就像在审问犯人一般,你把师父当作犯人看待,是吧?”方剑明双眼一翻,口气一点也不显弱,道:“谁叫你刚才陷害弟子?弟子知道你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师父,所以说话口气就很随便,我和我师父说话,也是这个样子的,要是你不喜欢,我就恭恭敬敬的问你老人家便是。”

  老僧哈哈一笑,骂道:“清成那个小小小小秃驴,能和我相比吗?”方剑明闻眼一愕,问道:“师父,你知道我的师父吗?”这话说得古里古怪,旁人听在耳里,只道方剑明说话不合逻辑。老僧吹了吹胡子,道:“别说清成,就是大方那小小小秃驴,我也知道得一清二楚。”方剑明惊讶地道:“看来师父是神仙了,师父究竟是哪个朝代的人?”

  老僧哈哈一笑,叫方剑明坐下,地上什么也没有,方剑明只得席地而坐。老僧看了看他,神色突然显出一丝伤感来,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沉思半响,缓缓地问道:“徒儿,你说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方剑明一愕,没料到他会问出这般问题来,沉吟地道:“师父,我年纪还小,经历的事不多,我也不知道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你问弟子,弟子却是回答不出来。”

  老僧抬头看了看远方,也不知他在看什么。方剑明见他先前嘻嘻哈哈的,此时居然多愁伤感起来,心中奇怪,想道:“难道师父当年有伤心之事吗,怎么突然间变了一个人。”过了一会,老僧这才缓缓地道:“徒儿……”语气和蔼、亲近,比之先前,又是不同。

  方剑明急忙恭恭敬敬地道:“弟子在此。”

  老僧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你不必如此恭敬,我的法号叫做‘不休’,你就叫我为‘不休’师父吧。”

  方剑明笑道:“原来师父的法号叫做‘不休’,那我以后就称你老人家为‘不休’师父,这个法号好奇怪,是你老人家自己取的吗?”

  老僧双眼一翻,怪笑一声道:“不是,是天智那个秃驴取的。”

  方剑明听他屡次提到天智,这个天智到底是什么人,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武功比他还要高明不成?

  “不休师父,你先给我说一下这个天智,他是少林寺的哪一代高僧,武功是不是很高?”

  “这个老秃驴,三番五次把我骗得好苦,我多年来都在找他,可是找遍了天下,始终不见他的踪迹,不知他跑到何处去了。按道理来说,我还没有死,他也应该也没有死,他不过比我大上十多岁而已。他一身武功,说实话,我也不得不佩服他,当年为师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如今就说不定啦,我的《睡觉经》已修炼到极高境界,想来也不会弱于他。”

  方剑明听了,暗自心惊,这天智僧当真这么厉害?不休这么厉害的人物,找了他多年,居然都找不到他的踪迹。

  不休向方剑明看了一眼,笑道:“你道他是什么时候的人,他是隋朝末年的高僧。当年,李渊曾礼聘他为国师,可是他不愿意,说国师一职另有他人,他只是在适当的时候指点一下,国师一职他不挂名。而李渊的二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唐王李世民把他当作长辈看待,对他敬若叔父。后来,李氏夺得天下,有一些功劳是要算在天智头上的。想当年,和李氏争夺天下,争得最厉害的一位就是一个叫做‘虬髯客‘的家伙,此人不仅雄才大略,一身武功更是了得,这一点李世民就比不上他。天智这个老秃驴为了帮助李家,特意去和虬髯客打架,他武功比人家要精纯,人家当然不是他的对手,但他又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假装和虬髯客打了一个平手,然后对虬髯客说:‘秦王身边人才济济,猛将如虎,文将如龙,天下共戴。金先生虽武功盖世,却也难以力争。’虬髯客不是傻子,自忖不是对手,只得退出了角逐,退居海外。后来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得了天下,论功行赏,要封他为国师,他执意不肯,只是叫李世民分封他的十三个弟子,他一个人则是躲在少林寺内修炼武功,是以当时的武林很少有人知道他。”

  方剑明听得暗自称奇,问道:“这么说来,不休师父也是隋唐时期的人?”

  不休哈哈笑道:“不错,为师就是隋唐时代的人,说来又要是长篇大论,我长话短说吧。我俗名李不休,不休的法号就是从我的字中所取,别无来历。我小的时候拜得异人为师,从他那里学了一身了不得的刀法。后来,我到江湖中闯荡,正值战乱,我因为姓李,和李氏家族又有些关系,在我出外的时候,家人被杨广杀害,我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十分伤心,恼怒之下,一个人跑到皇宫大内,要取杨广人头。谁知知道皇宫大内高手实在太多,尤其是那宇文成都,武功和我不相上下,眼看就要筋疲力尽被他们捉住。这时,天智那老秃驴突然出现,把我救走,说要带我到少林寺出家。我当时哪有心情出家,骂他是个疯子,也不在意他救我之事,更不向他告辞,偷偷跑掉。之后,我在江湖中游荡了一年多,一心要修炼出一门绝世武功,以报一家被杀之仇。一日到了雁荡山,找到一把宝刀,这把宝刀就是‘天蝉刀’(方剑明听到这,微微一愕)。我练了多时,自忖刀法精纯可以报仇。谁料山中无岁月,此时已是天下太平,到了贞观五年。我一气之下,到江湖中见到坏人就杀,不管人家是不是真的该死。后来杀坏人出了名,武林中人都叫我为‘一刀魔’,说我一刀就能杀人,杀人入了魔道。

  那时,我的名气着实不小,武林中人一提到我,均是提心吊胆,尤其是那些做了亏心事之人,更怕我找上门去。没多久,来了两个人,我见了其中一个,又喜又怒,这人是我的未婚妻,但是我们分分离离,聚散无常,她暗自喜欢李世民,我对她又恨又无奈,只怪苍天作弄。和她同来的人就是天智。天智劝我不要再乱杀人,给我说了许多大道理。我不听,自以为天蝉刀在手,天下无人是我对手。我那未婚妻也劝我放下屠刀,我听了,大怒,说她是一个朝三暮四的女人,如今来为李世民说情。我说出这番话,把她深深地伤害了。其实,她那次前来,是因为天智的邀请,并不是李世民的原因。

  天智听了我的话,笑着说出一个办法,要我和我的未婚妻比武,要是我输了,就让我去做一件事。我听了,哈哈大笑,我那未婚妻的武功我还不知道吗,没有天蝉刀的时候,她尚且不是我的对手,何况我如今有了天蝉刀,我怕一刀就把她吓昏过去,当下就一口回绝。天智见我不肯答应,就用激将法激我,说我胆小,根本就是害怕。我听了,心头气愤,答应下来。

  不料,我和我那未婚妻一交手,才发现这些年来她修炼了一门奇异的神功,端的是厉害无比。起先因为我们有婚姻关系,我们两人都没有倾尽全力,到了后来,越打越惊险,竟成了真的。数百招之后,我竟没能将她击败,心头非常失望。正相持不下时,她突然使出一招古怪的招法,我一时想不到破解之术,顿时就给她打败。我见这一招不像是她的武功,分明就是高手在暗中指点,我就质问天智,是不是他暗中搞鬼。天智那老秃驴说:‘我在一旁旁观,我要搞鬼,难道你这个武功盖世的人还看不出来吗?’我心中狐疑,始终认为是他搞鬼,但又找不出破绽出来,只好答应他的要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林八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